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52章 守楼待透

第52章 守楼待透


事态的转变发生在当天晚上。

        从邻居那得不到线索,  毛利小五郎只好躲在楼道间的死角处,等着那位白羽未来的同居人出现。

        虽然他也不是不能调用楼道间的监控来看,  但那得经过警署的协调,  否则一般人没有必须的理由想要看监控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以前当过刑警,在警视厅里有一定的人脉,但现在已经不是了。如非必要,  他并不适合老是麻烦警视厅的朋友。

        然而刑警出身并且还卸任了有几年的毛利小五郎,  反侦察能力并没有现役卧底的侦察能力强,他一个人悄悄地躲在楼道间的死角处,  刚好被下班回家的降谷零撞了个正着。

        作为卧底的降谷零几乎从没有放松过警惕,  一察觉到楼道间的不对劲,立刻就谨慎地把本就轻盈的脚步放得更轻,第一时间往楼道监控和普通人通常不会去注意的视觉死角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黑暗处鬼鬼祟祟的黑影。

        一个是有目的地等在这里守株待兔,  一个是日常小心谨慎脚步都下意识放轻,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没有触动声控灯。

        以为是什么不法分子,  降谷零瞬间就警觉了起来,在一片黑暗中悄悄朝那个人影摸了过去。

        在调查完这一层的住户以后,已经有些疲乏的毛利小五郎又在这个角落里守了快大半天,  要不是怕错过什么惊动什么,  他早就一个呵欠打出来了。

        人在高强度的紧绷之后很容易疲倦,就算强度没那么高,  年纪不小又没刑警时期那么精神的毛利小五郎也有点撑不住的疲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被一个擒拿手抓住手臂按住肩头压在了地上。

        还没反应过来的毛利小五郎:“???”

        他还没出声质问,  对面已经压低了嗓音阴狠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躲在这里做什么?”

        毛利小五郎:“……”

        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也有点耳熟。

        但是楼道间黑灯瞎火的,  对方又刻意压低了声音,  他不只听不出这个声音在哪听过,也不能刻意大声触动声控灯刺激到对方。

        这种时候回来,又能完全不惊动他就这样把一个前任刑警制住,这个人肯定不简单,说不定就是石井编辑嘴里说的那个可能是混黑的白羽未来的室友。

        这么一来,石井浩人担心的白羽未来可能被黑方的人控制、迫害的猜想,就并不是空穴来风了。

        这么想着,毛利小五郎也绷紧起精神来。他试图表现出无害的样子,好声好气道:“那什么,我不是坏人,只是有朋友住在这边,不过他还没回来,所以我打算躲在这里给他个惊喜来着,哈哈、哈哈哈……”

        对面诡异地沉默了一下,甚至连抓住、按住他的手都松开了一点。正当他就要反制住对方时,对面迟疑地问道:“……毛利老师?”

        毛利小五郎也沉默下来。

        这次对方并没有压低声线,所以毛利小五郎很轻易地就将声音和他的主人对上了号。

        “所以……是安室君?”

        降谷零在楼道间跺了一脚,触动了楼道间的声控灯,两个人的脸立时出现在对方眼中。

        降谷零:“……”

        毛利小五郎:“……”

        相对无言。

        啊这,这就真的是,相当尴尬的场面了啊。

        怀着满腹的尴尬,毛利小五郎被降谷零请进了他的公寓,正是他之前从石井浩人那里了解到的白羽未来的住处。

        意识到这一点的毛利小五郎兀地又忍不住狐疑地悄悄去瞅降谷零。

        毛利小五郎以前也是刑警出身,还是那种身手很不错的刑警。降谷零能在那么短短一瞬间就控制住他,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在夏威夷学过就能解释的。

        他不免又开始回想起石井浩人跟他说过的话。

        【——我怀疑白羽老师的那个室友可能身份不太干净,他可能对白羽老师做了什么伤害他的事。】

        安室君不会真的有什么隐藏的黑方身份吧?

        毛利小五郎不着痕迹地把室内扫视了一圈。有另一个人的痕迹,但是没看到另一个人。

        “安室君,你是一个人住吗?”

        降谷零其实也在猜测毛利小五郎突然来这守人的目的,不过他可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只是以为是他接了什么委托来调查什么案子,所以才守在这里。

        尽管对于自身的情报非常小心,但白羽未来住在他这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因此降谷零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不,我是跟另一个人一起住的。”

        “他是出去了吗?怎么没看见他?”毛利小五郎作势左右看了看。

        降谷零往紧闭的房间门看了看,道:“他在休息。前几天在东都水族馆的时候出了点事,现在还没好透。”

        毛利小五郎顿时就回想起了那天仿佛奇幻大片的现场,不过这都过去几天了,还没有醒过来吗?那难怪那位石井先生会怀疑安室透的身份了。

        说实话,就算是他自己现在也有点怀疑了。

        “我能看看他吗?那什么,我们也算认识,我想看看他的情况。”

        几人都在同一个案发现场遇见过,而且柯南也跟他算是有点熟悉,降谷零也不怀疑毛利小五郎的话。虽然一直觉得夏布利有点危险,但自从猜到夏布利可能是组织的实验体,而且还是七年前救了萩原研二的人,他对夏布利的感情就复杂了起来。

        一个他想把可能原本是无辜者的夏布利救出苦海,另一个,没有过往记忆的夏布利是完全的组织的人,轻易相信他的话,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万劫不复。

        “当然可以。”降谷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认识的人出于关心来看看他并不奇怪。

        更何况,没有意识的夏布利就更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了。

        降谷零带着毛利小五郎打开了白羽未来房间的门,只不过门一开,他就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事——

        白羽未来直挺挺地平躺在床上,睁着眼双目发直地看着天花板。

        降谷零愣了一下快速回神,惊喜道:“白羽,你醒了?”

        虽然按照他之前给白羽未来检查得出的结论,以他的身体状况应该不会这么快醒,这么早醒,也不知道是不是组织的实验引起的效果。

        降谷零心中一沉。

        毛利小五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到白羽未来醒了,当即打起了招呼:“白羽先生?你还好吗?”

        白羽未来的眼珠缓缓转动,目光落在了毛利小五郎脸上。

        “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东都水族馆的事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了吧?你当时伤得那么重吗?怎么没在住院啊?”

        白羽未来默默地偏过脑袋看了他一会儿,迟钝地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水……”

        降谷零迅速给他倒了一杯水来,扶起他喂进了他的嘴里。

        毛利小五郎看着白羽未来老老实实地被他喂水,表情呆滞,手也没伸起来扶一下杯子,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他不会是伤到了脑子,傻了吧?”

        降谷零的动作顿了一下,看着白羽未来的面容心里咯噔一声。

        伤傻的肯定不是,但万一是组织的什么实验的副作用给他弄傻了呢?这好像也不是没可能啊!

        他忧心忡忡地看着白羽未来:“白羽,你还好吧?还认得我是谁吗?”

        白羽未来:“……”

        他直愣愣地看了降谷零一会儿,然后才缓缓开口,低哑地回答:“安……安室君……”

        毛利小五郎啧了一声,“糟了,看样子是真的傻了!”

        安室透的行为看上去不像是跟石井浩人说的一样有问题的,不然白羽未来不会一点排斥都没有。就是他手下的漫画家傻了,他的工作估计有段时间要不好过了。

        白羽未来慢慢地扭头看向他,迟缓地说:“我不傻。只是精神状态不太好而已。”

        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可能是由于身体状况的原因,他的思维现在十分迟钝,像是卡机的电脑一样,对于信息的处理有一定的延迟,但不存在脑子不清醒的情况。

        但正因为他是清醒的,他才清楚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并不是虚假的。

        在组织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后,他才有心思去思考这段时间的经历。

        既然魔神柱是存在的,那么他上次在梦境中见到的藤丸立香是不是真的呢?

        如果那部漫画是真的,那么漫画中与迦勒底有联系的梅林是个梦魔,他完全有能力操控梦境将藤丸立香送进他的梦里,或者把他送进藤丸立香的梦里。

        以这个推论为前提,他真的完全有可能是那个迦勒底的医生兼指挥官罗曼医生。如果组织把这些联系在一起,可是罗曼医生只是个普通的医生而已,又不是英灵,更不是御主,组织那边为什么非要在魔神柱出现的时机来抽取自己的血?

        还是说罗曼医生其实有什么不得了的身份,只不过是在他还没有看到的位置,所以他还不知道?

        白羽未来的神色慢慢变得慎重起来。

        看来他得尽快把那部疑似少女热血漫的漫画给看完了。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22520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