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59章 出事

第59章 出事


在家补了一个月,  白羽未来总算是养得能出门见人了。只不过因为长期宅家,他的皮肤都有种异样的苍白。

        总算不被室友教育留在家里的白羽未来终于能够出门了。虽然他宅,但他也不是一点阳光都不需要的呀!

        更何况快到年底了,签他的会社那边要举行年会,  虽然白羽未来作为新出的不火但是也不冷的漫画家,  主编还是让石井编辑联系了一下他,  问他参不参加会社的年会。

        虽说是会社举办的年会,但实际上也是要进行现场直播的,  这就不能等闲视之了。

        如果是明星和偶像,他们需要借助这样的机会来推销自己,  漫画家不需要推销自己,  毕竟他们不需要自身的热度来让自己不被忘记,  但他们的作品需要热度。

        当然,  这是指的名气并不大的漫画家,名气大的自身就是热度。

        除了宣传自己的漫画之外,  这样的年会还是一次扩大圈子和人脉的机会。有知名的前辈的推荐,也会带动一部分读者去看新晋作者的漫画,  所以漫画家们,  尤其是知名度还不够的漫画家们,  通常不会错过这样的集会。

        石井编辑知道自己这位漫画家有多宅,还特意劝了他去参加。白羽未来本来没想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心里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去。

        所以他这次出门也是为了买一套合适的衣服去参加年会。

        这样的大型活动好像挺正式的,  但因为聚会的性质,  说正式,  好像也没有那么正式。白羽未来决定买一套西装,  休闲款的那种。

        虽说一般买西装都要定制,  但如果是休闲的就没必要那么讲究了。多试了几家,白羽未来才找到还比较合身的衣服。

        他本身就有一米八的身高,甚至身体比例也属于偏向标准的那种,要买到合适的西装其实不难。

        试完衣服,白羽未来捏起自己有些长了的头发,又有些犹豫。

        他是不是该剪一下头发了?

        将选好的衣服打包后,白羽未来提着购物袋从商场出来,看着周围平静而热闹的街道,突兀地松了口气。

        今天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出事,看来还算幸运。

        这么想着,他又往四周多瞄了几眼。

        奇怪,是错觉吗?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白羽未来的思维忽然一顿,该不会又是组织的人吧?

        在白羽未来提着购物袋离开商场之后,一个电话忽然打到了他的手机上,白羽未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居然还是有备注的,只不过这个号码的主人自从上次见过面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喂,野崎君。”

        对面顿了一下,随即回道:【你好,白羽君,或者应该叫你,罗曼老师。】

        白羽未来愣了一下,思索着应该怎么回答这句话。虽然他基本已经确定自己确实是这个罗曼了,但没有属于罗曼的记忆,他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野崎梅太郎见他没有回应,不像是惊讶的样子,了然道:【看来这个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白羽未来是新手漫画家,可罗曼是早已有代表作还是那种爆火代表作的漫画界老前辈,好几年前就作为漫画家出道了。作为这两年才火起来的新晋漫画家,对上罗曼,野崎梅太郎也是要尊称一声前辈的。

        白羽未来叹了口气,【虽说早就查到了一些线索,但果然没有记忆就没有真实感啊。】

        更何况他还没有以前作为罗曼时的证件。

        这种事野崎梅太郎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倒是能理解一点。作为漫画家,他在看别人的漫画时,通常还抱有一种学习的心态。作为一名少女漫画家,这种因为没有记忆而对自己所拥有的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的情节他实在是太懂了!

        且不说前世今生这种类型的了,就算是失忆时和沒失忆时,都要把自己分得清清楚楚然后拿来为难别人。什么“失忆前的我是什么样的?现在的我是不是不像你记忆中的那么好”,什么“你是不是更喜欢失忆时候的我?毕竟她那么温柔,我可就不温柔了”之类的。

        虽然感觉有点扯,但时下的读者们都喜欢这种剧情,就算是野崎梅太郎本人也画过类似的东西。

        不过没想到罗曼老师也会有这个心情啊。野崎梅太郎这么想着更加上心了些。他以前虽然画过类似的剧情,但当时的人物反应都是靠凭空想象和参考其他老师的类似剧情,毕竟失忆这种情节,他身边还真没出现过,没办法在现实中观察取经。

        但是现在不一样啊,罗曼老师不就是个非常好的观察对象吗!

        ……如果他的助手知道他在想什么,估计又要说他了吧。

        白羽未来倒是没想那么多,上次见面的时候对方跟他说如果记起来就再联系自己,时隔这么久没联系,他都以为对方是忘记这回事了呢。

        【说起来还有一件事很奇怪。】

        “嗯?”

        【罗曼老师也算是知名的漫画家了,我以前还在会社漫画家年会的直播上见过老师,按理来说,我不应该对老师毫无印象才对,但之前确实一直想不起来。而且之前我还特地打电话问了一下会社里的前辈们,他们也说对罗曼老师没有印象。】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跟罗曼老师只是单方面的认识,并不熟悉,所以才想不起来,因此他才想到去问一下罗曼老师以前的同事,结果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记不起来,那还可以说是我对老师不熟悉,但老师以前的同事也是这种情况,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

        虽然这种事情听起来怪玄乎怪灵异的,但确实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科学的解释。

        白羽未来:“……”

        白羽未来谢过对方后挂了电话。

        他不期然地想起了上门之后肯定地认为他就是罗曼的石井编辑,想起了上门来就是满口“魔术礼装”的诸伏景光,想起了曾经在案发现场揪住他说一定见过他但就是想不起来的松田警官……

        范围太大了。

        整个编辑部和对接的漫画家,记得他的只有石井编辑,而那个坚持自己一定认识他的松田警官,恐怕以前也确实认识自己。但横跨到不同行业不同身份的这么多人,记忆都被影响到,也不像是组织研究出来的药物能够做到的。

        白羽未来觉得这可能和自己漫画中的神秘侧扯上了关系,但漫画里的内容不一定全都是真实的。

        神秘侧的规则是保持神秘,这点漫画中有提到。魔术师的存在是不允许向普通人透露的,如果魔术师真的存在,那么像他这样明目张胆地画到漫画中,那他肯定是要被找上门清算的,而且就连漫画也一定会被封杀掉,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但现实情况是,漫画不仅没有被封杀清除,还被做成了动漫和游戏,这就说明,认识罗曼的人记忆出现问题,而他自己也失去记忆的事,并不是所谓的魔术师做的,这个世界上大概率魔术师并不存在。

        排除掉这个可能性,就只剩下组织出手的嫌疑比较大了。可组织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白羽未来对此表示怀疑。

        ……

        降谷零的好心情持续了才没几天,就持续不下去了。

        原因来自于不久前和诸伏景光的一次通话。

        【zero,出事了。】

        幼驯染的声音带着一种克制的慌张。降谷零立刻皱紧了眉,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诸伏景光深吸了一口气:【之前边井君带出来的那个实验体,不见了。】

        降谷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色也跟着变了,“是组织的人?”

        他的话虽然只说了半截,但诸伏景光已然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降谷零是在怀疑那个实验体是被组织的人盗走的。

        但是面对这个问题,诸伏景光却意外地犹疑了一下,这才不确定地说道:【我觉得可能不是组织……那个封装实验体的器皿,不像是从外部破开的……】

        听到诸伏景光的分析,降谷零的思维也不禁卡了一下,他迟疑地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说,是那个实验体自己破开封装器皿跑出来的吧?”

        不是说在极低温的状态下实验体的活性几乎为0,不存在活动的可能性吗?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前段时间我们不是在为库拉索的事情忙碌吗,那段时间我就没怎么顾得上这边,这个实验体……无法确定它从这里出去多久了,而且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追查这个东西的下落。】

        这个实验体的存在,他们并没有上报,一个是因为他们只能确定警方这边有组织的眼线,把实验体上报很有可能会让组织得到再次找到实验体的线索。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与实验体相关的实验对人类的诱惑,很可能会让很多政要高层为此与黑衣组织勾结起来。

        想到之前被琴酒杀害的研究员边井志带出来的实验资料,以及自己在假死之前发现的一部分实验日志,诸伏景光就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1053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