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61章 案情

第61章 案情


白羽未来现在坐在警视厅里,  在做笔录。

        作为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者。

        是的,时隔这么久不出门,甫一出门,  他又撞上了事。就是这么的倒霉。

        给他做笔录的高木警官公事公办地问:“那你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一般人应该不会特意去关注那种比较隐蔽的地方吧?”

        案发现场在一个绿植公园植物最茂密的角落,那个位置旁边都是高大的乔木,树下就是一些几近半人高的花草和灌木,  人只要弯下腰就能被遮掩得七七八八,如果是卧倒的姿势和躺下的姿势,  那就能完全遮住。

        警方之所以怀疑白羽未来的动机,  就是因为那个地方十分隐蔽,又有高大的乔木和茂密的花草,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不会往那个位置走的,  偏偏白羽未来不只往那边走了,  还在那里发现了两具尸体!

        白羽未来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  “那只是碰巧,我发现那个位置的时候刚好来了点灵感——啊,  对了,  我是画漫画的,就,那个位置,好像很适合嗯……的样子,你懂的吧?”

        虽然还没有决定要画那样的剧情,  但是可以作为预备素材啊!不管是画银子跟黑井秀人还是银子和黑羽柯南,那种激烈的斗争中产生的暧昧,  对于读者来说那肯定都是香极了!

        高木警官的笔顿了一下,  秒懂地尴尬笑了笑,  继续询问白羽未来当时可能发现的线索。

        ……

        之前几天出事都是现场都是一具尸体,  这次突然出现了两具,警视厅这边非常重视,除了警方自身的人员在加班加点地调查,就连目前在东京都的侦探也几乎都被请来了。

        包括毛利小五郎和降谷零在内,都因为这次机会来到警视厅得知的案件的全貌,就连柯南也趁机过来摸了情况。

        “这三次案件中,前两次只有女性,一个是14岁的初中生,一个是16岁的高中生,而且又是模仿吸血鬼作案,当时我们怀疑凶手选择的目标是这个年龄阶段的少女,并且极有可能是模仿那个匈牙利历史上的吸血女伯爵作案,但是这次的死者中出现了男性,所以这个推测显然不成立。”

        警视厅刑侦科的会议室里,目暮警官站在一块支架式黑板前讲述案情,黑板上分别贴着四名死者的照片。虽然有关于之前的两起案子刑侦科内部都一起讨论过,但这次来的还有之前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侦探,所以目暮警官又简略地把之前的案情讲解了一遍。

        这次案件距离第一起案件的发生也就刚过去了半个星期,死者数量就达到了四,比起之前那些只在死者身上出现的奇怪现象,这次事件显然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不说警视厅的刑侦科重视,整个警视厅,现在的重心都放在这个案件上。

        之前的案子已经在民众之间小范围地传开了,如果继续放任下去,引起恐慌,那对警视厅的声望将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听到目暮警官的讲述,有侦探笑了一声,“那这个凶手的模仿也太不专业了吧?凶手不知道那位女伯爵夺取少女的血并不是用来喝而是用来沐浴的吗?”

        走在时尚前沿的一位年轻侦探道:“说不定并不是模仿吸血女伯爵,而是模仿普通的吸血鬼?我记得很多故事里吸血鬼都对少女甚至是处女有着特别的偏好。”

        毛利小五郎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黑板上最新的两个死者的照片,无语地吐槽道:“这次的死者好像和之前的推测完全不符合吧?又是男性,又不是处女……”说着他还加了一句老父亲的控诉,“那个男的是什么品种的臭小子啊?人家女孩子还是未成年呢,他就把人家小姑娘……真不是个东西!”

        “也不一定就不是嘛,万一那是人家女孩子是第一次被骗出去呢?”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新的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女生是江古田高中的二年级生,男生是一所二流私立大学的三年级生,女性倒是在之前推测的年龄范围内,但男性怎么看都已经超过了这个年龄。

        况且现场的第一目击者那边的问询也是跟这边实时转达的,那位说是漫画家的目击者也说当时他是因为那方面的思路才往那边去的,更何况法医那边检测出来的死者死亡时间大致是在昨天晚上,那么在那里被发现的两位死者死前想要做什么就很明显了。

        旁边有妻有女的刑侦科警官忍不住跟着点头。

        孤男寡女的,一个大三男生约一个高二女生到公园的小树林,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谁看不出来啊?这要是他们女儿,他们非得把那臭小子打残了!

        “通过之前两个死者,我们判断过凶手可能是个并不强壮的对象,女人、未成年、老人都有可能,但是这次的对象中有青年男性,那这个推测就要被推翻了。”目暮警官说出自己的推测,“能够放倒一个成年男性,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未成年或者老人能够做到的。”

        降谷零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挑眉问道:“这个男性死者在死亡方式上是不是和另外三个有点区别?”

        目暮警官赞赏地看向他,“没错,男性死者背部有灼伤,而且伤口直接烧出了一个孔,我们判断那才是男性死者真正的死因。不错嘛安室君。”

        “都是毛利老师教得好。”安室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却有些意外。

        灼伤吗?这他倒是没想到。刚才目暮警官没有直接说凶手应该是个比较强壮的男性,而是用‘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未成年或者老人能够做到的’来代替,很显然他的意思就是说从事特殊工作的弱势群体也有可能做到,比如特工、杀手、雇佣兵之类的。

        能得出这个结论,想必也是从尸体上发现了什么。

        另外一位年轻侦探目不转睛地盯着死者的死亡现场照片说道:“男性死者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恐惧的表情,不过这样子倒像是在吃惊,应该是受到攻击时还并没有死亡,但距离死亡的时间时差应该不超过几秒钟,所以表情还没来得及转换,再加上他的致命伤是在背后,大概率死前并没有看见凶手。至于那个灼伤的伤口,恐怕是什么温度极高的金属条状物,所以才能以灼伤的方式刺入人体给予对方致命伤。”

        “女性死者面目惊恐,看见的应该比男性死者多,而且你们看,她旁边的草茎有明显被压倒的痕迹,裙子上面有细碎的草叶,但男性死者就没有,显然,她有过一个躲避的过程,所以她明显是在男性受害之后被杀的,而且很有可能看见了凶手的正脸。”

        说着这个年轻的侦探小小地调侃了一下,“如果凶手没有蒙面的话。”

        刑警那边有人给他鼓起了掌,“不愧是白马总监的儿子啊,这么快就看出了这么多东西,当真是青出于蓝啊!”

        白马探自信满满而又矜持地微笑着接受了这个赞赏。

        毛利小五郎往那边瞥了一眼,不开心地啧了一声。

        啧,又一个新一那臭小子一样的小鬼!

        柯南也不服气地往那边瞅了一眼。

        什么啊,就这个,我也看出来了好不好。

        突然,他眼光一凝,直直地盯在了那个女性死者的照片上。他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啊咧咧,那个姐姐的姿势好奇怪哦!”

        刑侦科的一众人顿时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接着一个个也都发现了不对。

        从女性死者裙子上的草叶基本上集中分布在后面和侧面,并且量相对较大,这说明死者生前有过坐在地上的动作,并且还在坐在地上的状态时有过移动的动作。但与此相对的是,死者的手臂并非是向两边摊开的。

        按理来说,死者坐在地上移动的行为,大概率是为了躲避凶手而后退,如果她是以这个姿势死去的,那么就应该是完全正面朝上、双臂向两侧摊开的,就像那个正面朝下倒下的男性一样,双臂在两侧摊开。但现实并非如此。

        这个女性死者虽然是正面朝上,但左臂却是压在身体上,脚掌也有侧倾的趋向,这并非仰面倒下该有的姿势。所以,她死前一定不是坐在地上的姿势。

        毛利小五郎设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提出疑问道:“可是死者是个受到惊吓的高中女生,而且既然会被吓到坐在地上躲避,这种情况下她还能站得起来逃跑吗?”

        在突然而至的极度恐惧的情况下,人可能会被吓到跌坐在地上,这个时候就说明这个人的腿已经软了,想要自行站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最后死者做的其他的动作,基本可以确定并非是死者自行完成的。

        “警部,刚刚传来消息,说是发现那个女性死者下颌位置有非常浅的指痕。”

        一屋子的人立刻转头看向进来报告的人,随后又忍不住地凑到黑板前仔细观察那个女性死者的照片。

        “指痕?哪里呀?这有指痕??”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06084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