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71章 身份卡

第71章 身份卡


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白羽未来按照自己的剧情收集了召唤阵的图纸和绘制召唤阵的材料,接着就开始召唤从者了。

        特殊角色可以走特殊渠道得到圣遗物,没有特殊渠道的可以自己想办法在地图里找――场景里很多看上去跟剧情无关的东西其实都可以用来作圣遗物,  或者也可以直接靠相性来召唤。很显然,  圣遗物属于定向召唤,靠相性那就是随机抽卡了,  看脸。

        白羽未来倒是无所谓,  反正他只是进来看看他的剧本有没有bug,  顺带体验一下游戏的,没什么非要争得胜利的心思。

        他按照图纸画好召唤阵,  根据自己记下来的召唤语――做脚本就是这点好――进行了从者召唤。

        水银画出的召唤阵闪耀出一阵银光,  召唤阵的正中央,一个矮小的身影在光影中出现――

        “你好哦,  master,我是archer,名字的话,你应该知道的吧?”金发红眸的小少年嘴角含笑地看着他。

        啊……这个英灵他在漫画里看到过。

        白羽未来神情微妙:“嗯……吉尔伽美什?”

        ……

        降谷零觉得自己的运气吧,  不知道该说好还是鬼――他抽到了【黑手党】的身份卡。

        说好吧,  组织弄来了游戏名额,  且不说组织和这个游戏的制作方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首先组织的注意力在这上面,  他抽到这个身份的卡牌在组织面前反而是一件好事。

        ――要是这游戏里还有什么警察的身份卡,  然后还有配套的剧情要走,那么要走警察剧情的他很有可能不自觉地漏出什么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破绽,  这要是被组织的人看出来了,  那就糟糕透了!

        要说鬼吧,  这个游戏明显是以魔术师为主的,  想来身份卡也以魔术师居多,偏偏他在这么多张卡里面抽到了【黑手党】卡,也是很绝了。

        抽取好身份卡后,降谷零选择了进入游戏。

        进入游戏后的第一个地图是一间公寓单身,不论是作为卧底还是作为组织的情报人员,降谷零第一时间选择进入了公寓的卧室。

        按他的推测,这间公寓大概率是他这个身份卡所持有的个人财产,想得到有关这个身份的情报,去卧室里搜索是最好的选择。

        果然,他在卧室里的床头柜上找到了一本日记,日记上写着:

        【之前在一处废弃的地下室发现了一本笔记,上面写着画着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说是什么能召唤古代或者传说中的英雄的,一开始我也不信,直到前几天我的手背上出现了笔记上说的像是的玩意。】

        【我决定参加这个圣杯战争。听说那个圣杯能够实现愿望,我希望我死去的妻子能够活过来,然后把当年害死我妻子的人全部杀光!!】

        【笔记上说拥有圣遗物可以召唤指定的从者,地点在本国的话,出身本国的从者还有相当的地域加成……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召唤天照大神,但遗憾的是我没有那个本事得到相关的神器。】

        【我去福冈市博物馆偷来了压切长谷部,这是我能找到、并且能弄到的与英灵本身联系最深的圣遗物了,只要提到它,一定就会想起那个人!如果是那位从者,说不定真的能够赢!我要赢,我一定要赢!!】

        降谷零面不改色地放下笔记,在卧室里翻箱倒柜起来,最后在床垫下面找到了日记上说的那本笔记――

        【召唤阵图纸:1/1】

        【召唤语: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召唤阵的图纸和召唤语弄到了,接下来就是绘制材料和圣遗物了。就像那本日记里说的,对于日本人来说,只要提到压切长谷部,就一定会想起那个人――差一步的天下人,织田信长。

        在本能寺之变以前,他的人生简直可以说是天选之子,按照他之前在《救世jk》漫画里了解到的有关英灵形成的资料,就能猜到这个英灵会有多强。

        ――毕竟是各种传说的升格化。

        那么,现在就要收集材料,并且找到日记里所说的圣遗物压切长谷部了。身份卡自带剧情都把圣遗物送到面前来了,还是这么一张好牌,不收白不收。

        就是不知道织田信长的性格是个什么设定。他之前也就是看到白羽未来在看那本漫画,要不是前几年特别火,广告到处都是,他就跟着被了解了一点,现在恐怕就真的落后在起跑线了。

        不过既然漫画中的亚瑟王都是女的了,谁知道织田信长又是个什么设定呢?

        ……

        赤井秀一进入游戏之前还有点担心,这个虚拟现实游戏的扫描是怎么扫的,会不会把他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可是组织对这个游戏关注度这么大,他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可以调查组织在意的到底是什么的机会。

        好在他抽取身份卡进入游戏后在教堂的窗户玻璃上看到,倒映出来的仍然是他的假脸――冲矢昴的身份。

        【圣堂教会代行者】啊……

        赤井秀一借着头晕的借口让教堂的npc把他扶到了自己的房间,关门之后立刻恢复了清明精神的模样。

        和降谷零一样,这个曾经当过组织卧底的fbi搜查官确认门锁好之后,立刻就开始在卧室里翻箱倒柜,最终在床头柜里的日记里找到了【召唤阵图纸】和【召唤咒】,甚至在日记里找到了圣遗物和绘制召唤阵的材料的位置――

        衣柜里侧的角落,用一个锦盒包着的,是圣遗物;床底下用垂下来的床单遮住的,是绘制材料。

        日记中没有写这个圣遗物指向的是谁,但既然专门找了圣遗物,那指向的对象肯定不可能弱。

        召唤英灵的条件都集齐了,但赤井秀一并不打算现在就召唤。

        日记里写到过,圣堂教会的代行者要么是被派去做监督者,要么就是去清除异端,他的身份是个相当大的优势――所谓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他甚至可以假装是监督者,只要不被其他玩家看到自己的脸就行了,毕竟之前在外面大家可都是见过的。

        在这里召唤动静太大了,瞒不住教会的其他人。知道的人一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他决定先去冬木再进行召唤。

        ……

        小泉红子坐在复古典雅而又低调奢华的厅堂里,瞥了眼佣人npc们送来的圣遗物,眼尾一挑,不屑地收回了目光。

        比起使用圣遗物,她更相信自己。

        与其召唤来与自己合不来的从者,不如相信自己的相性度。更何况,她来之前就占卜过了,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会有好事发生。

        【沃戴姆家族的魔术师】?呵,她小泉红子更相信自己的赤魔法!

        按照npc管家送来的图纸和召唤咒文,小泉红子将家族准备的圣遗物扔在了一边。

        “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

        “宣告,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

        看着召唤阵中央逐渐显露的身影,小泉红子的嘴角逐渐浮起兴奋的笑意:“来吧,让我看看,所谓的好事――”

        灵光褪去,穿着黑色袍子的紫发女性出现在召唤阵中央。

        “servant  caster美狄亚,你好啊,我的master~”

        ……

        松田阵平现在觉得自己不太好。

        不,应该说是非常不好!

        他忍着冰凉滑腻地从自己手掌边、脸颊旁蠕动过去的、近距离看造型堪称恐怖的虫子,他感觉自己真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嘴都不敢张一下、眼睛都不敢大睁开地从活虫子堆里爬出来爬到高出虫堆一截的楼梯上坐下后,松田阵平赶紧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下,不想再去看那堆污染眼睛污染心灵的东西。

        这到底、这到底……这到底是哪个傻【哔――】设计的阴间剧情!?这也太掉san了吧!不怕给人造成心理阴影吗!?这种剧情到底是怎么过审的!?你们分级了吗!?这次来的玩家里面有小孩子的吧!?

        幸好他今天穿的长袖衬衫,不然连手臂也要跟这些虫子接触,那也太恶心了吧!?

        深呼吸完了,松田阵平转身上楼,在楼梯尽头看到了一扇关上的门。

        他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很好,打不开。

        这特么是想让他在开局之前先玩一次密室逃脱是吗?说好的【御三家间桐家魔术师】呢!?这狗游戏就这么对待御三家的魔术师!?

        松田阵平用力地深呼吸了好几下,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决定了,要是敲门敲不开、钥匙也没有放在显眼的地方的话,他就撬锁!不然就暴力撞开!

        如果非要让他去那堆虫子里面找钥匙,等他出去了,他就去把那个游戏策划打一顿!啊,还有那个给游戏写脚本的,一起打一顿!

        召唤出了幼吉尔正准备上飞机去往冬木地图的白羽未来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幼吉尔好笑地抬头看他:“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吗?”

        白羽未来摸了摸鼻子:“大概是有人在骂我吧。”

        毕竟他设定的身份千奇百怪,连非人类都有,而且在召唤从者前还有一堆必须要过的前置剧情。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就我这身份卡,凭相性度居然能召唤一个吉尔伽美什出来,真是神奇啊。”

        幼吉尔笑了几声:“如果召唤出的是梅林的话,你大概会把他从召唤阵里摁回去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18780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