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78章 魔王三段击

第78章 魔王三段击


为了找出上门袭击的黑方archer组,  铃木园子大肆动用了自己持有的使魔技能,将从爱因兹贝伦带来的使魔大礼包全部放送了出去,在冬木市各个不显眼的地方巡查。

        虽然原本想找的是黑方的archer,  但就显眼程度而言,铃木园子和毛利兰反而先发现了未远川附近那场声势浩大的警匪追击。由于被警方追击的那台车横冲直撞走位神奇,就连使魔都跟不上那台车的速度,完全没有办法探查车里坐的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是平时,  米花町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倒是觉得稀松平常,但游戏里显然不会安排这么一个剧情就为了做背景板。

        ——这出大剧,不是游戏安排的玩家可以参与的剧情,  那车里面的人就可能是其他玩家。

        铃木园子有理有据地分析。

        我“推理女王”铃木园子绝不认输!

        然后他们就看到,  那台被追击的车,忽然打了个转,  撞坏了未远川大桥的护栏,  从未远川大桥上飞了出去,向未远川坠落。

        黑色的轿车落水后迅速沉没,  未远川大桥紧挨着被撞坏的护栏的那条道路被紧急封锁,  警方的人员连夜组织打捞工作。

        沉水后让柯南大吸了一口气后敲碎车窗玻璃,杰基尔抱着柯南从车里出来游了好长一段距离,  才在河岸边出水。

        柯南双手撑在岸边大口地喘气。

        “这样一来,  我们应该能躲过警方一段时间了。”杰基尔说。忽然,  他将目光从柯南身上移开,  神色警惕地看向前方。

        穿着黑色衣装的男人携着轻巧的脚步声靠近,  柯南猛地抬头看过去,  对上了褐发男人眯起的双眼。

        “冲矢先生……”柯南大松了一口气。

        不管他们的阵营是不是对立,  他们进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调查黑衣组织为什么对这个游戏这么在意,  以至于把代号成员都派进来参与游戏,根本目标是相同的。

        就算他们阵营不同,也可以暂时结盟,先把其他人排除出局。

        鉴于这款虚拟现实游戏可能有工作人员实时监控以防万一,柯南没有表现出对方还有个fbi探员赤井秀一这个身份的样子,只是像普通孩子在玩了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刺激游戏后见到熟悉的大人时那样,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为了防止被人知道他们之间共同持有的秘密,两人关于组织的事都缄口不提,只是用眼神和一些模糊的手势来表达和组织相关的事。只不过跟组织相关的事两人也没交流多久,柯南直接问道:“冲矢先生,你是哪个阵营的?”

        “黑方。”赤井秀一习惯性地扶了一下眼镜,“你呢?”

        “也是黑方。”柯南又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总算……对了这是我的从者,杰基尔先生,你的从者呢?”

        赤井秀一神色微妙,“在家里打游戏。”

        柯南:“……??”

        你们在搞什么啊?

        ……

        大概是由于派出的使魔数量足够多,没多久铃木园子就在一家酒店的楼下发现了黑方archer的踪迹。

        黑发的弓兵进了电梯,为了防止被发现,使魔并没有跟进电梯,而是倒挂在酒店走廊天花板的角落里,看着电梯的显示屏在7这个数字上停下来。

        目标在7楼。

        铃木园子控制着使魔从酒店外侧飞上了7楼,围着外面转了一圈,终于在706号房发现了黑方的archer组。

        但是这个人选嘛……铃木园子不由陷入沉思。

        真看不出来啊,安室先生原来是这种人吗?平时看着温柔和善,但在游戏上争强好胜?

        毛利兰见她神色有异,不禁问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铃木园子有点纠结地回答道,“那个黑方的archer,就是织田信长的御主,好像是安室先生。”

        “诶!?安室先生!?不会吧?”毛利兰大吃一惊,怎么看安室先生也不像是会偷袭女孩子的人啊?

        “毕竟现在是在游戏里嘛,都说男人至死是少年,说不定安室先生也是这样,心底藏着一个小少年呢?”铃木园子半月眼坏笑起来。

        她倒是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还给自己加油鼓劲起来:“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能输!兰,我们要打赢他,让安室先生好好看看女子高中生的厉害!”

        既然找到了位置,两人也不准备浪费时间,带上从者就气势汹汹地朝黑archer组所在的酒店过去。

        还没到法定年龄的铃木园子从爱因兹贝伦堡的车库将一辆白色的车开了出来。

        “早就想试试了,这次正好。”

        新上任还没考驾照的铃木园子在上车之后就陷入了困境,坐上驾驶座的她虽然因为家世对车型和品牌都有一定的了解,但并没有一同学习过驾驶的她完全不知道车启动的正确流程。

        阿尔托莉雅lily表示自己有乘骑技能,还是让她来开吧。

        不会开车的铃木园子无奈只能把驾驶权交给了阿尔托莉雅lily。

        阿尔托莉雅lily作为少年时期的亚瑟王,心态也处于少年阶段,拿到驾驶权的她十分畅快地顶着冬木市的最高限速冲向了黑archer组所在的酒店。

        酒店在冬木市内,爱因兹贝伦堡在冬木郊外,阿尔托莉雅lily风驰电掣的驾车行为很快就让一车人到达了酒店楼下。

        除了开车开到爽的阿尔托莉雅lily和完全没有收到影响的源赖光,两个人类完全承受不住这种待遇,下了车眼前都是一阵天旋地转。要不是他们是在虚拟游戏里,恐怕现在已经吐了一地了。

        虽然对方是认识的人,但游戏中分什么认不认识?是敌人就要打!更何况还是对方先动手的!

        两人完全没打算跟对方谈,只想速度地解决掉对方。毛利兰用自己得到的催眠魔术技能催眠了酒店的前台,拿到了备用的房卡,直接往7楼上去。

        一直站在窗边的archer戏谑道:“他们上来了哦,master。”

        降谷零有点头痛,他是打算自己单干的,所以才一直隐藏身份,把自己隐于幕后。而且他还要探查组织让他来参加这个游戏的真实目的,就更不适合与别人合作了。

        更何况他并没有打算对上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在他的计划中,这两个小姑娘应该是由黑方其他人来解决的。他要是真的动手,有可能会在认识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另一面,这对他以后的行动相当不利。

        “她们是怎么找过来的?”他怀疑地看向织田信长,但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对,你回来也有一会儿了,他们不至于是跟踪你过来的。”

        降谷零有些纳闷,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再过一会儿那两个女生就要上来了,而且……

        “那两个小姑娘看着像是来找茬的呢,气势汹汹的样子。”

        降谷零无语地看着一脸看好戏表情的织田信长:“信长公……”

        好歹我也是你的master,你这么喜欢看我的笑话,不合适吧?

        织田信长无所谓道:“有什么关系?反正之前的炸弹也没把他们的阵营试出来,这次刚好试一试,如果是红方阵营的人,那就直接解决掉好了。”

        降谷零头痛地捏了捏鼻梁。在进游戏之前连夜补了番之后的现在,他一眼就认出了铃木园子和毛利兰的从者。对面一个亚瑟王一个源赖光,两个都是超级强的从者,源赖光还有地域知名度加成,他这边一个织田信长怎么打得过?

        织田信长倒是与他相反,兴致高昂得很:“master,我想开宝具。”

        降谷零:“??”

        “怎么突然说这个?”

        织田信长直接在他手边坐下,占着桌子的一角,低下头看着他,“既然要玩就玩个爽嘛,如果是红方的人,就送她们一个开门杀?”

        降谷零嘴角一抽:“战术?”

        织田信长神色坦荡:“战术。”

        感受到另外两个从者的魔力已经到了门外,织田信长虽然仍然坐在桌上没动,但视线已经落在了门上,并且迫不及待地自行下了决定:“那就这么说定了master。”

        “曝尸于三千世界吧——”

        降谷零:“??”

        等等我什么都没说吧?

        在房间的门被暴力破开的下一秒,织田信长接上了释放宝具的最后一句——

        “天魔轰临!此乃魔王的三段击!”

        火绳枪密密麻麻地出现在织田信长和降谷零的周围,枪口一致指向门口,在大门撞击墙壁的声音响起之际,铺天盖地的枪声响成一片,刺目的火花一刻不歇地炸开。

        浓烟遮蔽了视线,烟中子弹撞击到什么坚硬的物体上的声音,直到烟雾散去一点,才看到门口四人的状态——

        阿尔托莉雅lily浑身都是弹孔地挡在铃木园子前面,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纯白的衣裙。她手中握着的剑此刻仍然勉力举着,但身体已经开始溃散,化为金色的灵子消散在空气中。

        “saber!”

        铃木园子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从者会就这样退场,更何况虽然她的saber只是一串游戏数据,但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们还是很开心的。阿尔托莉雅lily就这样退场,她既不开心也不甘心。

        她控诉的目光直接投降了稳坐屋内的降谷零,“安室君,太过分了!”

        安室透此刻看似稳坐钓鱼台,但实际上却是因为强烈的耳鸣而处于一种贤者状态。

        虽说织田信长在500年前的那个时代创造了前无古人的火绳枪三段式战术,这是这个人物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以宝具的形式呈现出来就真的是……

        太吵了。

        数不清的火绳枪就在耳朵边上轰鸣,哪怕用了这么多年的枪,他的耳朵也从没遭过这种罪呢。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17501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