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82章 卧底吧

第82章 卧底吧


警局炸了,  目前在办的案子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比如在从者的保护下从警局逃出来了的从者,警方暂时都无力追回。

        没了从者的白羽未来这次是彻底闲下来了,他找了家点心店坐下开始在游戏里享用甜品。

        不得不说游戏的细节做得还挺到位的,  至少这个食物的味道就很不错,  让白羽未来在游戏里享受到了吃甜品的美好。

        他的草莓蛋糕才吃了几口,一道人影在他对面坐下。

        白羽未来抬头一看,  愣住了。

        啊哦,  搭档君。

        橘发的女服务生拿着菜单在桌旁站好,  热情地问:“这位先生,  要来点什么吗?”

        降谷零看了服务生一眼,表情微妙了一瞬,随后又露出一贯的微笑:“来点店里的招牌特色吧。”

        “ok!”

        降谷零收回盯着服务生背影的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白羽未来,  不由感慨道:“你这个脚本写得……有点夹带私货了吧?”

        白羽未来偏过头咳了一声,“那什么,细节部分也不是我设定的。”

        所以这个普通的小店里的普通的服务员,那也是游戏制作方设定的,和我无关。

        “上午警局被炸了,  什么情况?”

        “一群从者和御主在局子里打起来了,  死伤惨重,  我还是靠着archer才勉强没有退场。”白羽未来习惯性地回答了搭档的话,然后才反应过来,  “你是黑方还是红方啊?”

        “黑方。”降谷零轻飘飘地抬眼,  笑了一声,  “红方的archer。”

        白羽未来:“……”

        “现在局势怎么样?你既然在现场的话,  当时有几个退场了?”

        反正都已经退场了,  白羽未来也不介意给自己的搭档送情报,“快一半了吧,像是红方的berserker……”

        外面在聊战况,厨房内两个小脑袋借着门帘的遮掩偷偷摸摸往外看。

        “总感觉医生好像比上次见到时的气色还要差啊。”橘色的小脑袋不满地说道。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梅林之前说罗曼医生现在好像又卷进什么不得了的事了。”粉色的小脑袋如是说。

        “玛修,”橘色的小脑袋面容慎重地说,“你还记得我们过来之前吉尔伽美什王说了什么吗?”

        粉色的小脑袋玛修回想了一下,“下一次进入那个世界的时候,你就要忙起来了?master,吉尔伽美什王的意思是……”

        master藤丸立香面色沉重,“我总觉得那不是什么好话。”

        一种退休master即将返聘重新上岗拯救人理的感觉油然而生。

        玛修迟疑道:“应该不会吧,这个世界不是挺和平的吗?”

        “我的小茄子,你是认真的吗?”藤丸立香回头看她,脸上是真情实感的不解,“一个月至少超过十次的案子,十次里面必有一次有炸弹,这是一个正常的城市应该有的案件频率吗?”

        要照这么说,那冬木市岂不是可以排上全国和平城市榜前十了?

        烹饪台那边,浅绿色长发的女性不满地做着点心,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真是的,人家本来是想来给安珍大人做点心的,谁想给那个大叔做啊!”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偷偷瞟着在门口偷看的藤丸立香。

        “唔姆,毕竟我等是败者嘛,败者接受惩罚也是理所当然的。”金发的女性在一旁打下手,看上去有些蠢蠢欲动,“况且正因为我们退场得过早,才能有此机会与奏者一同留在这里不是吗?”

        “嗯……这里好像不该感到自得?”

        绿发的从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块手帕,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咬住手帕,“人家本来是想在安珍大人面前好好表现的——”

        “只能怪这次匹配的人太辣鸡了吧。运气不好而已。”黑方的退场saber尼禄如是道,“倒是警局里那个assassin匹配的master很不错啊,恩奇都也是,都很有一手嘛。不像梅芙那个女人,明明匹配的master还不错,结果就这样送掉了。”

        “清姬?点心做好了吗?”

        “来了master!清姬会好好努力,让你看看人家的手艺的!”同样已经退场的黑方lancer热情高涨地保证。

        “唔姆,奏者,真的不需要余出去热一下场子吗?”

        藤丸立香一个激灵,“不用了不用了!陛下您在里面休息就好了!”

        五音不全的尼禄陛下出去唱歌真的不会把客人都赶跑吗!

        ……

        冬木市教堂。

        “你说你要申请教会的保护?”

        “是。”小泉红子点头道,“希望教会能给我个住的地方,并且保证我的安全。”

        言峰神父神色微妙,毕竟这还是第一个从者退场后向他请求保护的master。啊,顶着来帮忙的同事这个名头藏在教会里的那个家伙不算。

        怎么说呢,该说不愧是那个魔女也看好的人吗。

        “这当然可以。”言峰神父和蔼地点了点头,“教会里还有空的房间,提供给需要帮助的人暂住的,你跟我来吧。”

        然后他就把小泉红子安排在了赤井秀一隔壁。

        “希望您住得愉快。”

        “谢谢。”

        待言峰神父离开后,小泉红子便把目光投向了隔壁房间。

        那里,有隐约的魔力流动的痕迹。魔术工房?还是阵地建造?黑方的caster住在这里吗?魔术工房和阵地建造都是caster特有的职阶技能,而这次参与游戏的玩家,应该也只有她一个会使用神秘侧的力量,而她本身又是红方的caster组……

        小泉红子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

        不,不应该,教会只接受保护失去从者的御主,黑方caster到现在都没露过面,目前应该是没有退场的,教会不可能保护他,除非……

        caster组把教会,或者说言峰神父收买了。

        她微微眯起了眼,伸手敲了敲门,决定趁现在试探一波。

        教会地图内任何伤害都是无效的,也就是说,无论对方打着什么算盘,至少在教会地图内都是无法让她退场的。

        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刚刚理好目前局势的赤井秀一神色一凛,看向坐在他房里的柯南和杰基尔,示意柯南藏起来,并让杰基尔灵子化。

        哪怕柯南在完全没有参与进主线的情况下成为了最后拥有从者的五个人之一,但他之前并没有对上过其他servant,而是在魔法游戏里经历了一场速度与激情,可以说是幸运地避开了所有战局,才成为了这最后五个人之一。

        换句话说,除了那个可能藏在警局里盯人的家伙,其他人压根没有见过杰基尔这个从者。

        而且杰基尔到现在根本真正没出过手,战力也完全没法确认,但他是个医学研究员,按照英灵的形成方式来看,他的战力不可能有多强。对他们而言,藏在幕后才是最好的计策。

        等柯南藏好了,赤井秀一才去开门。见到门外是那个疑似松田警官女友的女性,他拿出了普通玩家见到其他玩家时的态度,打起了招呼:“你好,你的从者也退场了吗?”

        小泉红子微微敛眸,打量着把门半开堵在门口的赤井秀一,半晌才开口道:“教会人员也能参加圣杯战争啊,真稀奇。”

        赤井秀一露出无奈的笑容:“没办法,抽到了这个身份卡嘛。”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怎么说我们都同是失去了从者的玩家,可以一起讨论一下怎么从别人手里抢到从者嘛。”

        赤井秀一微微一顿,笑着点头道:“也好。”

        不得了,是个麻烦的角色啊。

        ……

        借着与赤井秀一密谋的理由暗中查看了一下对方房间里的异常后,从他那里得到了新的情报的小泉红子马上就用使魔联系了回到间桐家的松田阵平。

        虽然知道对方告诉她警局里藏了玩家的情报,无非也存着想让她去解决那个玩家的目的,但是无所谓。反正她这次进入游戏的真正目的已经达成了,接下来当然是怎么爽怎么玩。

        “喂,联系我有什么事?”

        接到了使魔送来的联系方式的松田阵平警惕地问道。

        虽然他刚刚才做了一波大的,正是该开心的时候,但这个魔女联系他一般没什么好事,松田阵平不由自主地就起了戒心。

        “警局里藏了一个玩家。”小泉红子说,“松田警官,潜入警局对你来说应该相当简单吧?在警局里找出一个假警官对您来说应该不算难?毕竟你也是警官呢。”

        松田阵平:“……”

        合着你是想让我一个真警察在游戏里潜入警局卧底是吗?那您可真会玩!

        松田警官面无表情。

        他就知道这个魔女找他没好事。

        “换个思路想,你这也算是在警局里抓卧底了对吧?你就把这当做抓卧底特训如何?”

        松田阵平:“……”

        我可真是谢谢您了!

        松田阵平选择挂了电话。

        小泉红子看了一会儿被挂断的电话,突兀地笑了笑。

        是时候开启最后一个阶段的计划了。

        ……

        “所以说,黑方的caster是陈宫是吗?”

        把上一个队友卖了提供情报的白羽未来看着自己的搭档,紧张兮兮地点着头。

        反正都是黑方,而且野崎也是进来划水的,莫得事,莫得事。

        “你还记得陈宫的技能和宝具是什么吗?”

        啊这……

        白羽未来努力回想了一下,硬是只想起了他在俄刻阿诺斯那一卷出场过,毕竟是个不是很重要的配角,能记起一个名字就很不错了。

        看的时候就把重点放在罗曼医生身上的降谷零见他努力思索的模样,就知道在他这里是得不到什么答案了。

        算了,还是看下别的方面吧。

        根据白羽未来提供的情报,除去他自己和已知的恩奇都及陈宫,就只有黑方的berserker和红方的assassin了。

        之前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打上门的事让他知道,有人用着织田信长的样貌去袭击了她们,这跟白羽未来提到的恩奇都变换了自己的容貌潜入警局的情报也对上了。

        真行啊阵平,用这种方法来对付自己的老同学。

        这么想着,降谷零又把探究的目光放在了白羽未来身上。

        据说漫画家对每一个自己设定的人物都耗费了大量的心血,那么在这样一个由过去的你所创作的漫画为基础所制作的游戏里,你能不能想起你的过去呢?

        组织派我进入这个游戏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16839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