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4章 《看不见的客人》

第4章 《看不见的客人》


综艺的录制地颇为偏远,不直通飞机,先坐早班飞机再转汽车。

        盘山公路的信号断断续续,车足足开了2小时40分钟,没有到达目的地。刘璐璐吃饱喝足后在经济舱睡了几个小时,没事人似的,肿胀的扁桃体都好了。

        别人没她这样霸王龙般强壮的身体,

        当刘璐璐举着自拍杆,饶有兴致地拍外面云雾缭绕的景色,一回头,孙曦的脸白得要命,她捂着胸口,轻拢黛眉,来回地说要吐,很恶心,受不了。

        车在山路旁,停了六次,孙曦什么都没吐出来。

        这么一闹腾,刘璐璐面对不停说想干呕的孙曦,也有一点感同身受的晕。

        节目组已经派来导播,摄像机从下飞机就开了。刘璐璐抬起手腕看表,随后从包里抠出一个泰国的青草膏,硬涂在孙曦的太阳穴上。

        孙曦身上原本娇兰定制的香水,一瓶价格高达1000欧元,此刻完全被盖住,只剩下一股青青葱葱的大妈味。

        车在终点停下,刘璐璐先蹦下来,随后面对的是一条将近八百米长的水泥大台阶。

        节目录制点的客栈就在上面,她们两个女孩必须要步行到那个客栈里。

        刘璐璐僵硬地回过头。

        她身后跟着两个举着摄像机的pd。头顶还有一台无人机嗡嗡地取着全景。

        她说:“大哥,我们是要自己搬行李吗?这……有帮手吗?”

        摄像机对着她们点点头,再摇了摇头。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大雾彻底散去,地面湿漉漉的,气温飙升到30度。

        刘璐璐自己带一个20寸的登机箱和帆布包,孙曦带了两个30寸的托运箱,装满调味品,大米、腊肉等各种食材,在机场托运是卡着头等舱的托运限重过去的。

        刘璐璐交涉的过程中,孙曦还坐在车里吹空调。

        半个小时后,她从车里清清爽爽地走出来,已经在车里换好白色帆布鞋,把所有爱马仕和香奈儿都扔到箱子里,穿着没有logo的连衣裙,而手里拿着那一本封面很烂的博尔赫斯。

        孙曦看到那长长的台阶,同样脸色发白。

        她问刘璐璐:“怎么办?”

        刘璐璐犯愁地研究着地狱十八层陡峭的台阶,再看了看两人的行李箱,提议孙曦先在原地歇着,自己下去找常驻嘉宾祖老师和古老师,让他们那几个男生过来帮着搬行李。

        孙曦有点不情愿:“这样显得我很娇气。”

        刘璐璐哦了声。

        她不傻,孙曦才是节目邀请的飞行嘉宾,要注意荧屏形象。自己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艺人,就是过来蹭一波通告费的,在综艺成片里估计也没几个镜头。

        大部分时间,刘璐璐把孙曦看成boss,boss开口,就要坚决执行。

        接下来的半小时,她徒手拽着巨大的行李,挽着晕车的孙曦,分两次,把女明星和行李安全地送上来。

        主持人阿祖和古老师终于知道她们两个女生到了,忙带着其他嘉宾出来迎接,再嗔怪着她们,问怎么不打电话,

        孙曦举着刘璐璐的手持usb小风扇,她俏皮地吐着舌头:“是有点辛苦,但见到阿祖老师,感觉完全不累。”

        阿祖呵呵地笑起来。

        古老师的目光却看向正毫无形象坐在一个石头上,累得根本直不起腰的刘璐璐。

        一番劳动,她早已脱掉羽绒服。

        黑色长款羽绒服里面,刘璐璐穿一件简单的辣妹款紧身毛衣,勾勒出胸,而下半身是一条短到能露半个屁股的牛仔短裤,搭配破渔网长筒袜,露出两条长腿。

        “妹妹,地上凉。”有人好心提醒。

        刘璐璐回眸一笑,叠腿坐着,惬意地吹着山里的凉风。她身材比例好,简单的几个伸展动作,就把旁边的年轻男嘉宾和工作人员的目光直勾勾引过去。

        正在这时,台阶的尽头,突然出现一个人。

        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穿着快递员的衣服,唯一吸引人注意的,是他手里捧着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送花的男人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他直接绕过人群,朝着孙曦走过去。

        大家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这是节目组安排的环节,没人拦着。

        孙曦虽然是被刘璐璐拽上来,但实打实地爬了台阶,此刻累得腿发软。晕车的不适感还在,胸膛里一直好像有什么堵住。冷不防的,手里被塞来一捧花。浓厚的花香混合泰国青草膏,刺激到鼻尖。

        刘璐璐原本坐在最外面,层层围着孙曦的人群传来尖叫,大家迅速地散开。

        八卦的力量,支撑着她一下子从地面蹦起来。

        刘璐璐拍拍屁股,好奇地挤过去:“怎么啦怎么啦?”

        人群当中,孙曦正厌恶地拿着一大捧玫瑰花,摇摇晃晃地站着,刘璐璐下意识地扶住她胳膊,孙曦抬头看到是她,喉咙滚动,接着一低头,哇啦一声,胃里没消化的牛肉,吐在那捧鲜艳夺目的玫瑰、孙曦手里拿着的诗集和两人的鞋子上。

        温暖的呕吐物覆盖在皮肤上,令人毛骨悚然。

        刘璐璐心想,博尔赫斯和她都沉默了。

        花了几秒钟克制住自己想推开孙曦的手,她的余光,瞥到了缺德节目组唯恐不乱凑上来的镜头——刘璐璐跟个愤怒大太监似的,尖声跟pd说:“退下!这段不能播!别拍了!找医生来。这到底是谁送的花?谁啊?”

        &&&&&&

        节目组把刘璐璐和孙曦安排进了同一房间里,让她们先休息。

        因为打着“原生态”“慢综艺”的旗号,换句话说,她们的住宿条件不是很好。

        把房间里的摄像头关闭后,孙曦指挥着刘璐璐,让她把床单被罩都换成自己带来的丝绸四件套,再让刘璐璐拿抹布,擦拭房间所有物品表面,这还不够,孙曦坐在椅子上吹风,又要稀释消毒水,拖至少三遍的地。

        刘璐璐从来没有洁癖,也不太愿意干活。

        她转了转眼珠,先躲进卫生间假装上厕所,十五分钟出来,尊贵的格格已经体力不支地在床上睡着。

        刘璐璐给她盖上被子,就在房间里巡逻一圈,仔细查看有没有漏掉的摄像头。

        综艺都会发人设和流程的本子。嘉宾一般不怎么读,但刘璐璐这辈子第一次参加综艺,她的勤奋和热情被通告费熊熊点燃。

        她读了三遍台本。

        这一次,她的综艺人设是:活泼且天然呆的小艺人。

        刘璐璐托腮坐在椅子上,琢磨怎么装天然呆,但随后,她的思绪就一转,乐滋滋地想着综艺报酬到手后怎么花。

        先把半年的房租和取暖费交了,再用余钱,打个超光子和三文鱼水光针。她要攒钱打热玛吉,打超声炮等高端抗老项目。啊,娱乐圈打拼的女人好花钱!

        刘璐璐回到卫生间脱掉脏衣服,换上一件连帽衫,她随手扎个丸子头,想了想,又把发际线弄得凌乱点。

        客栈,坐落在一个荒山野岭。交通方式奇葩,但青山影斜,四周堪远视,颇有几分仙境缭绕感觉。

        好久都没有接触大自然,刘璐璐收拾完自己行李,就戴着一个大草帽,背着手到小院附近瞎逛。

        她很活泼地发了几张图片,更新朋友圈。

        不远处,古老师正好从河渠捞鱼,遥遥地上来,刘璐璐看到,他的前前后后跟着三个导播。

        刘璐璐赶紧收起手机,特别会来事地说:“古老师古老师,我来帮您拎鱼。”

        这一档慢综艺,古老师是固定的三大mc,负责给每位来宾做饭,他原本是电影学院的老师,厨艺高超,爹味十足,但综艺塞来的嘉宾越来越多,古老师一改话痨,基本都在后厨忙。

        回到厨房,古老师说打算在晚餐时炖一个鱼汤。

        鱼汤显然特意做给孙曦,她吐过后什么都吃不下去,就说想吃清淡的。其他人就吃点包子和牛肉丸汤。

        古老师边刮鱼鳞边和刘璐璐顺口闲聊,问她知道不知道做包子的秘诀。

        刘璐璐说当然。

        古老师低头说:“你们这些年轻的小朋友,都不做饭——等一下,你说你知道?”

        “做包子时,小葱要单独拿出来,绝对不能合着肉馅一起搅。否则,葱和肉馅混在一起,就会窜味儿。正确步骤是,捏包子时的最后一步,把小葱洒在肉馅上面,然后封口,直接上笼蒸熟。”

        该小窍门,是古老师发明的。他身为慢综艺的老油条,在另一个饮食节目里反复提到过这诀窍,毕竟,做包子能打造男明星亲民的形象。

        刘璐璐去年疫情待业在家,她看过为数惊人的综艺和电影,牢牢记住这话。

        古老师哈哈一笑,他让刘璐璐过来,两人一起剁包子馅。这是一个释放的暗号,代表在最终剪辑里,至少有十几秒她不会被剪的镜头。

        在古老师综艺节目招待的形形色色新人里,刘璐璐不怎么让人讨厌。

        再一细问,他知道刘璐璐的家乡、毕业学校和简单的履历,古老师惊讶说:“我看你就有点眼熟,你那先锋话剧还拿过奖,对不对?现在来当演员?”

        刘璐璐只是埋头咣咣咣地剁着肉馅。

        等一切停下,她简单说:“我,得活着。”

        我国,是带有社会主义特色制度的剧院制管理,这两年,才慢慢放开民营剧团。

        话剧的市场小,在疫情前,话剧演员的底薪是1600元,有排练的时候,排练费100元一天,餐补80元,演出费是500元一天,零七八碎的,刘璐璐当时参演了200多场演出,算下来,当话剧演员时一个月到手4500人民币。

        在北京,这点钱,就真的很难活。

        对学艺术、野心勃勃且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来说,那日子更是难熬。很多人中途跑走了。她们拍广告,一个月就能拿一万多,好的话,两三万都是有可能的。

        古老师这两年在做推送话剧走向市场化的项目,一听刘璐璐的复杂语气,就懂了。

        他熟谙这个套路。

        飞行嘉宾上这种慢综艺节目,恨不得等于参加免费的心理辅导,越是年轻艺人越爱强调自己不易,但在娱乐圈里混出名的人,谁没有满腔的血泪史,谁不曾为现实放下梦想,跌跌撞撞走到人前?

        身为成名许久的艺人,古老师自觉有提携后辈的义务,年轻人诉说烦恼时,他也能扮演导师,顺便给节目输出点正能量的花絮。

        千篇一律的自怜,形形色色的嘉宾。仅此而已。

        刘璐璐说:“哈哈,幸亏我们这种强大的艺术工作者在哪里都那么优秀,适应各色环境。在剧组的时候,很多人就夸我台词好,记词牢,一看就是话剧院出来的,和其他配角不一样,闪闪发光啊!咳,当然,我绝对不是说其他人不好的意思。”

        古老师的台词再次噎回去。

        “古老师,你这包子蒸多久?我追了您上次的节目,无麸质饮食真的能治疗湿疹?我去年过敏得一塌糊涂。但身为山西人,有几天不吃面啊包子,才真的觉得人间不值得。”

        女孩子用鼻子哼着歌,继续洗菜刀洗案板。那个沉重话题,被她轻轻松松地搁下来。

        刘璐璐边哼歌边瞄着厨房,她很快看到,旁边的案板是孙曦从北京带来的澳洲白芦笋。价格被导播撕去了,但那一捆,应该是150人民币。

        她再次危险地一眯眼。

        古老师用的蚝油,是深圳沙井的纯蚝油,一瓶50多,用的黄酒也是绍兴的老牌子。

        娱乐圈的人,吃的少,但舍得在高端食材上花钱。

        刘璐璐之前是认认真真地看过这档节目,印象最深刻的一期,某知名男艺人带来五斤进口牛肉,后来被弹幕网友科普,那是5a西冷神户牛,高级西餐馆是要上千块一斤,所以他们那顿烧烤,光是吃牛肉就吃了五千多。

        机会难得。

        她抱着蹭不了镜头也得蹭顿饭的朴素想法,娇滴滴地说:“古老师,我剁馅饿了。冰箱里有什么剩的东西,能让我吃口?”顿了一下,她提出更直接的要求,“有肉吗?”

        古老师笑眯眯说:“你可别吃牛肉了,我给你下碗米粉吧。”

        晚上八点多才吃晚饭,众人坐在同一张桌子聚餐。

        现在风声不一样,没人敢抢c位,大家争先谦让,最后,他们推举最小的虾米刘璐璐坐在中央。刘璐璐冷眼旁观,但想到自己综艺的人设,也一脸天真地坐下。

        但她把孙曦拉到旁边,这样,前排的一溜摄像机能对准孙曦。

        古老师蒸了四个巴掌大的小包子,其中有一个是给刘璐璐的,但孙曦看了她眼,一筷子把盘子里另一只小包子夹走。

        刘璐璐无所谓。

        她在后厨吃了古老师特意给她做的米线,里面有卤鸡,卤蛋,青豆苗,虾米,鲍菇丝,炸了半个狮子头,吃了半盘西班牙火腿。古老师还给她泡了万元级别的特级单丛茶。

        因为孙曦不舒服,所以第一天晚上,大家说会话就散了。即便如此,节目录制到凌晨两点才收工,山里已经升起一弯,皎洁明月。

        孙曦先进去卫生间洗澡,刘璐璐坐在桌前,掏出一个带锁的日记本。

        写日记,大概是小镇姑娘共同的精神消遣。

        刘璐璐用过的日记本,全是男生追她时送的。

        十七岁前,她独自辗转于太原的各大艺考辅导班,因为长得漂亮,身后有小男生或土豪追她,但她都会高冷地拒绝“我志不在黄土高坡”。

        大学后,刘璐璐才交了一个正式意义上的男朋友。

        尹力,是大她一届的导演系才子,北京人,从入学考到读书期间系里第一,打架时在眼角处留下一条疤。老师爱他恨他,但也要承认他是个惊艳绝伦的刺头。

        尹力有艺术家的通病,风流且自大狂,前女朋友一打,且,都是大美女。

        刘璐璐那会没有任何女权思想,只觉得找到北京土著当男友,就鸡犬升天了。而她和其他大美女泡到一样的男友,这就证明自己也是大美女,与有荣焉。

        两人的恋爱都谈到带彼此见过家长,但最后还是分了。

        分手的原因,不是狗血小说写的出轨,而是,尹力嫌刘璐璐“不懂艺术”。

        导火线是他俩一起去音乐节,在公交车上拿手机看雷尼·科莱曼,刘璐璐天真烂漫地评论了一句:“这电影有什么好的,我更想看《嬛甄传》,可火了,我室友都在看。”

        音乐节结束后,尹力发短信提出分手。

        他是导演,大学毕业后好像就去深圳去拍艺术片,从此再无音讯。

        刘璐璐刚奋笔在日记里写:“时光如飞逝,我们博尔赫斯说的特别好——我是朦胧时间的囚徒……”

        正在这时,微信突然有条新信息。

        是一天没联系的沈砚。

        他问:“你那里,几点了?”

        显然是没话找话。毕竟,全中国都用的一个东八区时刻吧。

        刘璐璐却想到什么,试探地说:“晚上好,对了,孙曦今天收到99朵玫瑰。”

        对方回了一个淡黄色笑脸,微信自带的死亡表情。

        他说:“嗯。怎样?”

        她觉得很不详,打下一个字:“你?”

        “是我送的花。”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21558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