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7章 《妙想天开》

第7章 《妙想天开》


刘璐璐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和沈砚接通语音,而为了给自己留出思考余地,她愣愣地反问他在哪儿。

        “我?我今天在大厂。”沈砚居然也真的回答她了。

        大厂是哪儿?那是一个挨着廊坊的影视小镇。她呢?她在机场。

        互相交换完地理位置,空气里就传来一股很硬的尴尬。

        两人只听到彼此交错的呼吸声。

        幸好机场大巴行驶过来。刘璐璐赶紧说自己要登车,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他们还是打字聊天吧。

        沈砚再次回了一个黄色的死亡微笑表情。

        他说:打字时你挺能聊的,为什么语音就不敢说话了?

        刘璐璐也忍不住奇怪,沈老师的手机里难道没有别的表情包了吗?

        沈砚说:我有自己的真人表情包。想看?

        算了,还是用系统的吧。刘璐璐说只要不涉及孙曦隐私的,她都可以回答,但沈砚只能问她三个问题。

        沈砚上来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叫什么名字?

        她忍不住扶额。什么叫纯纯工具人?两人都加微信好几天,他才想到问自己名字。

        “第二个问题,刘璐璐,你能保证接下来回答我的都是实话吗?”沈砚在那边补刀,“我发现,名字叫abb的,品质都很可疑。”

        刘璐璐感觉她的心脏还在砰砰跳。

        沈砚要是带着他现实里的智商和那一股捕猎者的狠劲,在那部古装剧中,应该会苟到结局。

        她说:“我不想回答的问题就闭嘴。但是,我保证能回答你的,肯定是实话。”

        “那么,孙曦除了我,有别的追求者吗?”

        机场大巴在四环路上飞驰,刘璐璐捧着手机抬头看着窗外。

        这两年,大家除了叫孙曦小仙女,还会叫她京圈格格,也是因为昊天公司的缺德营销,他们觉得,需要在孙曦身上多加几个差异化的记忆点。

        孙曦是童星,饰演的角色陪伴很多人的童年,每次“美商盘点”都有她。这么多年来,她在娱乐圈的一线沉沉浮浮,除了不食人间烟火,就没有树立任何人设。包括,她身边鲜少有绯闻,微博上也只是发一些看书和看电影的记录,偶尔转发的视频,还是什么俄罗斯国家交响乐队演奏的巴赫《f小调钢琴协奏曲》

        孙曦身边一小圈的人都知道,她其实有一个心仪的男人,钢琴家蒋沉雨。很多年来,两人就一直处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具体详情,刘璐璐了解的并不多,都是孙曦身边总是更换的小助理跟她八卦的。

        此刻,沈砚再度发来一段5秒的语音。

        “听说,孙曦这么多年一直有个暧昧对象,是个弹钢琴的。”

        沈砚的声线,怎么说呢?一听就是渣男的味道,很撩,吐字简洁,嗓音低沉,是成熟大男生的声音,却也有种一脉一脉,船舷擦星河流转的温柔。

        刘璐璐脑海中浮现三个字:怎么圆。

        既不能得罪boss,也不能熄灭boss追求者的热情。

        她拖延时间:“说好只回答三个问题,你都问我几个了?”

        沈砚说:回答最后一个,除了我,孙曦还有别的追求者吗?

        他威胁她:“要是对我撒谎,我现在就删了你的拼多多。”

        刘璐璐一着急,发了足足60秒,充满着开脱、楚楚可怜又深得胡扯学精髓的语音;“沈老师,我百分百向你保证,孙曦现在真的是单身,你追她,是没有道德风险的。不过呢,漂亮有钱的女生,没结婚又没谈恋爱,难道不配有追求者?沈砚老师你对自己的定位,难道不清晰吗?你应该很自信啊,爱情,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就算有别的追求者,你也能ko,他们就算比你长得帅也肯定没你家世好,就算比你家世好也没你长得显年轻,就算比你年纪轻也没你现在这么红。什么钢琴家,钢琴家怎么了,那代表是圈外人,圈外人内心都有点b数,不一定敢找这么漂亮的一线女明星。”

        沈砚沉默了十几秒。

        他再次发来语音,声音依旧很稳很撩:“刘璐璐你家住在哪里?我来找你。”

        ……他是要跑来抽她吗?

        刘璐璐忍痛发了一个微信红包,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不料对方领完红包后,怒火更盛:“5块钱的红包?打发乞丐?我为你找了十个拼多多的新用户。”

        她一咬牙,再次发一个50块的红包,红包里写:dbq,微信真的没钱。那啥,我巴士到站,咱俩改天聊。我不会删你的!加油!

        沈砚领完红包后再没搭理过她。

        刘璐璐才喘一口气,摸摸胸口。太可怕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太子爷聊天,心跳都变快了。

        慢综艺结束后,刘璐璐在家休息两天,就去了她的免费心理诊所,也就是雍和宫里拜佛。

        路过法物流通处卖雍和宫的招牌香灰琉璃手串,围着不少人。

        刘璐璐走进去,一眼看到串鲜红色朱砂手链。

        但是价格不便宜,要1000出头,剩下的两格手串是香灰琉璃和香灰瓷,还有更贵的掐丝景泰蓝材质。而主事业运的绿色刚上柜台,早就被抢光了,代表姻缘的粉红色倒是一堆。

        现在这年头,北京城里还有谁想谈恋爱?

        都一门心思搞钱。

        刘璐璐欣赏完了后就想走,却看到一个牌子:全场今日满300九折。

        ……很难抗拒啊。

        她弟弟的生日比她早半个月,刘璐璐想到自己在综艺的口播赚了笔小钱,决定提前消费,给弟弟买个礼物,于是转身,买一串粉色的香灰琉璃手串,390块。

        雍和宫有自己的法事开光处,刘璐璐把手串交给比丘,跪在垫子上。

        这时候,门口有个女人打电话。

        声音虽然不大,但口齿清清楚楚:“刚从三亚回来咯,住了六个月……还不是因为疫情,北京的空气太脏,等把宝宝送到幼儿园,我还要去阿那亚。嗯,对,我还报了北大的emba班,人生就在于学习嘛……”

        刘璐璐越听声音越耳熟,一回头,巧了么。

        她的大学同学,曾经的舍友史金潇。

        这名字很灵性。读大学时,大家特别喜欢管史金潇叫“屎真香”,最后简称为“真香姐”,气得她大发雷霆。

        大学时教《戏剧学理论》的老师曾经说,在八大院校中,每一届带的表演系女学生里,都有把嫁人当退路的金丝雀。被笼养就是她们的天性。他只希望,这样的学生比例越来越少。

        史金潇天生一张明艳脸,接了两个化妆品广告,火到不行,有人开始发女一号的邀请。这当口,她怀孕了。

        那时宿舍里其他三个姑娘连夜建了个□□群,讨论神秘男方是谁。

        谜,至今没解开。

        史金潇没参加毕业大戏演出,但还是拿了毕业证,而毕业后短短的五年,生了三个孩子。

        她成了实打实的贵妇,在朋友圈里经常晒法国古堡的泳池,悉尼豪宅里巨大的衣帽间,洛杉矶的私人飞机,总之是全世界各种地点旅游的痕迹。

        前两年深夜,又突然亮出两张拉斯维加斯注册的结婚证书,配上穿婚纱的自拍,有一种尘埃落地和报仇雪恨的快感。

        但,依旧不便透露男方,她和孩子在照片里光鲜出镜,却从来没有男方。

        据说对方是高官,身份敏感。

        刘璐璐是在大学同学群闲聊里知道这些,因为一毕业后,她就干脆地删掉史金潇。

        那时候,刘璐璐还在西城区住群租房,福建大房东和东北二房东吵架,半夜派三个大汉持铁锤把防盗门砸了,逼人搬家,三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押金不退。打了110,民警说这属于民事纠纷,他管不了,只能去法院告。

        北京的夏天夜晚酷热难当,她捂着眼睛站在树荫下给爸爸打电话,要求转账。她爸爸半夜里跑到银行atm机前,给女儿打了5000块钱。

        夏虫不可语冰。刘璐璐那时候的心理承受力没那么高,她不想看到朋友圈里有个贵妇,天天抱怨住家阿姨打扫卫生不仔细的破事。

        史金潇也认出刘璐璐,她把儿子交给身后跟着阿姨,拉住刘璐璐的手。

        两人彼此盛赞对方更美了。

        寒暄完,史金潇看到了刘璐璐手上拿回的粉色香灰手链,抿嘴笑说:“璐璐,你还记得自己大学时期发誓三十岁前不结婚吗?后悔了吧?”

        “后悔”两字,让刘璐璐觉得,史金潇的日子可能没有她穿戴的那么高档。也可能,“结婚”这词,除了爱情,和什么连在一起都很low。

        她说:“我还单身哈哈哈。这春节没回家,想着寄点东西给我弟,让他在大学招点桃花。”

        史金潇问她最近在忙啥,还演话剧么。

        刘璐璐竖起两根指头,歪头朝她比了v:“我啊,脱离话剧院的苦海了,现在混娱乐圈——昊天公司知道吗?他们签了我,我现在是孙曦的同事。最近啊,大河影视和央视正筹划一部主旋律年代剧,我在跟沈砚聊天,他不是娱乐圈太子么,特别欣赏我才华,说要和我有影视资源的合作。过几天去横店,拍个网剧。唉,现在网剧比上星剧有市场价值。”

        真真假假地说完,刘璐璐看史金潇哑口无言,心里油然升起一种邪恶的爽感。

        大学同学重聚,本质上,不就是比谁过得好?

        刘璐璐直接就预判了史金潇的预判,自己当炫耀的那一个。与此同时,她也默默感谢孙曦和沈砚给自己装蒜的机会,她和孙曦是同事,她和沈砚真的聊过天,没错吧。

        事业女性的打肿脸充胖子,比家庭妇女的装x要值钱点。

        两人沉默地走出雍和宫,史金潇缓过劲儿来了。

        她亲切地说:“好久不见面。咱俩一起下午茶吧。你自由自在真好,我现在是真的劝人单身,特别好。你现在住哪儿,朝阳还是海淀呀,已经在北京买第二套房了吧……”

        刘璐璐一挑眉。

        “我还真饿了,特别想跟你吃下午茶,但是,宝宝,我还有事,咱俩改天出来吃涮锅哈。我请客我请客。”

        然后,刘璐璐在她复杂的目光中,走向旁边躺在地上的一辆共享单车,扶起来,把背的小布袋挂到把手,扫码——她租的胡同很近,骑十几分钟就能回家。

        骑到红绿灯口,变灯的时候,有辆红色的小奥迪嗖地穿过来,硬是抢了非机动车的道,

        刘璐璐费力地捏住手刹,没戴手套,手冻得通红。

        旁边的快递小哥骂:“开个小破a3,牛逼轰轰什么呢?”

        挺牛的。最起码人家有奥迪车。他们在寒风里骑车,还冻着。

        大家都不是追宫斗剧的小姑娘了,谁比谁缺心眼儿啊。刘璐璐根本不信,见惯富人阶级的史金潇面对她,会一上来就天真无邪地问“单身吗”和“你买第二套房了吗”这种话。

        她们早已是不同赛道的人了。

        史金潇难道不应该在自己圈子里争奇斗艳,有必要在北漂的老同学面前找存在感?

        刘璐璐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聊。

        她其实无所谓史金潇怎么看自己。娱乐圈里打拼久了,人情冷暖见过很多。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当时,她站在曾经朝夕相处的舍友面前,内心突然就升起一股强烈到令人讨厌的好胜念头,按都按不住,直接窜上头。

        但,刘璐璐只允许自己酸十几秒。

        人各有运,还没到属于她的高光时刻。

        就当是人生中的小插曲,回家写个日记记录下就完事。

        然而晚上临睡,重新加回微信的史金潇又蹦出来。

        她发一张截图:“璐璐,我帮你问沈砚了,他对你的印象真的挺好的。”

        刘璐璐这时候刚洗完冷水澡,脚趾一滑,冲出凉拖鞋。

        在睡衣上擦干手,她颤抖地点开图片。

        还真的是和沈砚的聊天记录,熟悉的林克头像。

        史金潇跟沈砚说话的态度,十分小心翼翼,她发几个可爱的表情,才说:“您和刘璐璐关系好吗?”

        根据时间显示,沈砚四十分钟才回了一个表情,还是那个招牌的死亡微笑。

        他说:what?什么。

        史金潇说:“她是我大学同学,今天我俩在雍和宫碰面。她说你俩以后会有深度的影视合作,她会成为大河央视剧的新女一号。哈哈哈,真为她开心,那我一定要来探班。”

        沈太子这次很快地回了句,maybe。也许吧。

        聊天截图到这里,就没了。

        史金潇肯定是在沈砚那里碰到什么钉子,不肯再放出后面截图,她说:“这个沈砚家里很有钱呢,但特别低调。去年又红了。你说,他有没有女朋友?”

        刘璐璐根本没看这些。

        她正红着一张脸,对空气疯狂地输出中文里和“马”谐音梗的脏话。

        沈太子就是个海王吧?是不是,一定是,他居然认识史金潇,他的微信里肯定躺着各种网红吧,是不是?一定是。

        还有,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

        史金潇说巧不巧,她儿子有一次在法国鲁昂的马场骑马,差点走丢。后来是一个华人大帅哥骑着马把他带回来,那个帅哥就是沈砚……

        刘璐璐看完后,再次拿自己的额头撞墙。尴尬,环绕着她。

        装叉遭雷劈啊,这不,她的报应就来了。

        做人,一定要真诚。不要装b,更不要矫情。刘璐璐是万万没想到,她一生坦荡,好不容易对老同学装个上升期的女明星,当天晚上被拆穿骗局。

        第一次见面,沈砚鄙视的神情还历历在目,她不由胆战心惊地等着他的责骂call。

        以这位霸道太子爷的性格,最看不上这种往脸上贴金的行为,肯定会冷酷地问她,为什么说谎,什么时候他家的影视剧要请她当女一号?她又算哪门子女明星?

        但临睡前,沈砚的头像依旧静悄悄的。

        刘璐璐自暴自弃地躺在床上。

        妥了,她也不用考虑删不删他,这是沈砚要考虑的问题了。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21558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