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10章 《蝙蝠侠黑暗骑士》

第10章 《蝙蝠侠黑暗骑士》


今天收戏早,刘璐璐准备坐剧组的班车回酒店,手机开始震。

        现在有事都微信,能打电话,一般属于急事找,还是北京的号,她赶紧就接了。

        “刘璐璐?”

        刘璐璐掐着嗓子柔声说:“您好,请问哪位。”

        那边沉默一会,突然低着嗓音哼笑了一下。男人的嗓音,丝丝扣扣的低沉,无端令人心动一下。

        刘璐璐就没听出来是谁,她冷漠说:“不办贷款。”

        “贷款?”对方沉吟了一下,“你,想买什么?”

        他说话的语气太有标志性了。这一次,刘璐璐立刻听出来人,后脑勺有一股冷汗,顺着不多的头发往下流淌。

        居然是……被她拉黑的沈太子。

        沈砚简单说,他来横店办点事。而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提出来要来见她一面,有东西要交给她。

        “记住了?”他问。

        “嗯?”刘璐璐的整个人还处在“现在什么情况”“他应该不会因为微信被拉黑就要杀人灭口”的心理活动当里,她脑海里搜刮着拒绝的词,没反应过来。

        沈砚便再次耐心重复了一家餐馆的名字。

        “不用害怕。我……是一个人来的。待会儿见。”

        不等回话,他就挂断手机。刘璐璐心里想,不愧是霸道太子爷啊。

        剧组班车开回酒店,刘璐璐和同剧组的其他配角演员,说说笑笑地下车。

        马艳这个岁数的中年女演员,比刘璐璐都在乎流量,居然还玩抖音,而且有几万粉丝。刘璐璐不由羞愧,孙爽催她下一个小红书,她还推三阻四地没下。

        马艳慈祥地说:“晚上没事就到我房间来,咱俩一起录个抖音吧,跳跳舞。”

        刘璐璐二话不说答应了。

        沈砚那通电话和邀请,早就被她干脆地抛到脑后。谁要是敢去,那才是纯纯的脑残吧。再说,刘璐璐得了孙爽的令,沈砚如果对她有意见,让爽姐帮着解决好了。

        她和马艳边聊边往电梯间走,突然被人拦住。

        接着眼前突然一花,怀里被塞来很重的东西,刘璐璐下意识用手臂搂住,低头看过去,那是两个漂亮的白色包装纸袋,没有封口,里面是四瓶防脱洗发水和护发素,外加三盒发膜和蒸发帽。都是白色的。

        她再愕然抬头。

        等看到眼前戴着口罩的来人,刘璐璐大大的瞳孔顿时出现了九级剧震。

        几乎是本能,刘璐璐就对还在旁边眉飞色舞介绍抖音的马艳说:“马老师,您先上电梯呗。有一个网上退货快递来了,哈哈哈,啊哈哈哈,我得问问。”

        马艳莫名其妙的被推上电梯。

        电梯门合上,她看到刘璐璐旁边站着很高个子、穿着黑衣服的男生。

        酒店大堂灯光暗沉的防火走道,刘璐璐先机灵地探出头,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再检查有没有摄像头,最后才小心地掩上门。

        在此过程中,沈砚就静静地站在她身后,双手插着裤兜,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这算是他们在现实里见过的第二面。

        第一次见面,不过匆匆。

        刘璐璐对沈砚的印象,就是好攻好酷,拽得乱七八糟,但总之,是一个惹不起且略微冷漠的同行。

        后来两人聊天,沈砚用的一直都是游戏头像,两人的对话又在沙雕和斗嘴之间横跳,她也忘了他的脸。

        然而今天重新一打照面,刘璐璐有种近乎晕眩感的冲击。

        他穿着一身短款的墨黑色防水款风衣,拉链全开,露出黑色挺括衬衫,踩着一双黑工装靴,依旧戴着黑口罩——就是无法掩饰出一个大酷哥的两米八超强气场。他是单眼皮,喉结很突出,看人时有种睨视感。

        但,这家伙做事的风格也太诡异了吧?

        沈砚微微皱眉:“看我干什么?不会以为,我还送你金条吧?”

        刘璐璐顿时回过神。

        金条,什么金条?哦,不对。他现在在挖苦她,拼多多最近举办什么拉新用户注册送金条的活动。不过,她没参与。

        沈砚轻哼了声:“没参与就对了。那是骗子。”

        不是啊,他们现在不是聊拼多多的时候吧。此刻,刘璐璐只能微笑说:“……你,怎么来了啊?这,这洗发水是什么意思?”

        沈砚一抿嘴:“来找你的。戴好口罩,跟我走。”

        她还没回答,眼前就一亮,沈砚重新推开防火门,再把她从阴暗的走廊里拉出去。

        他们去的地方,是一家粤餐厅,是沈砚电话里说的那家。

        身为老横店人,刘璐璐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进门就被古色古香的豪华装修略微地震了下,穿过小桥流水和假山,两人再被领到包厢。

        刘璐璐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抱着那包洗发水,此刻,不易察觉地蹙眉。

        沈砚应该是约什么人在这里吃饭,顺便把她叫过来,消遣一下。

        娱乐圈有很多饭局。比如,一堆男人在聊正事时,会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作陪,她们俗称“小鸟”,也就是“陪酒小妹”的别称。

        沈砚进来包厢后,自自然然地坐到主座,让服务员点菜。

        刘璐璐就说没什么事她就走了,却被叫住:“洗个手,咱俩一起吃个饭。”

        她向他确认:“就,咱俩?”

        “还有小罗伯特·唐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詹妮弗·劳伦斯,他们马上就下飞机来横店——当然就,你和我。你以为呢?”沈砚看着菜单,头也不抬,“喜欢吃辣,对不对?但今天别吃了,因为辛辣口味更容易秃。”

        刘璐璐的眼中射出怒火。

        她可以很勉强忍受别人觉得她丑、没文化、市侩、虚伪或势利,但是,她真的不太能忍受别人说自己秃!

        沈砚看到她脸色,却也误会。他站起身,把桌面空着的那一张酒水单递过来:“要喝酒?”

        很好,她在沈太子的心中,估计是秃头酒鬼的形象了。

        刘璐璐一不高兴,全身就迸发出一种无所畏惧,或者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模样,她把洗发水砰的扔在桌上,大马金刀地坐在他对面。

        在此之前,她一挑下巴:“你请客?”

        沈砚说:“当然。随便点。”

        菜上来,刘璐璐点得不多,一盘蒸凤爪,一盆沙拉,一碗蒸土鸡蛋,还有个清蒸鱼和清蒸生蚝。简单的菜样,但厨师做得相当精致。

        上菜的时候,刘璐璐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朝着风爪扔下去。

        厨用吸油纸能吸走菜里的油。她再仰头,咕咚吞了一颗日本的阻断碳水化物酵素。身为三线女艺人,刘璐璐虽然贫穷,但她虔诚地给减肥药、酵素和各种益生菌交过海量的智商税,至今还在虔诚地交着。

        沈砚见怪不怪。

        女孩子还穿着古装剧里的那套衬裙还是什么,从脖子以下到脚,皮肤都是雪白色的一片,拿着餐具的仪态也很好。

        但她脑门上那些毛茸茸的胎发被妆发组刮了。刘璐璐就像练习多年跳舞的女孩一样,没事都特别喜欢扎马尾辫,看上去就很像谭嗣同。

        刘璐璐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但她的眼睛只盯着清蒸鱼,她点了一条600百多的鱼:“对啦,前段时间,我的微信不小心出故障,好像联系不上你了。”

        沈砚回过神。

        他明白,眼前这一位资深的戏精小姐又要开始自己的表演。

        他垂下眸子,把那盘清蒸鱼转到她面前:“那你现在掏出手机重新加我微信。我倒要看看,是微信出了问题,还是其他的出问题。”

        刘璐璐笑着说:“嗯嗯,吃完饭就再加你。”

        沈砚一抿嘴。

        明明是她主动拉黑了他,刘璐璐绝对不会承认这点,就硬装没事人。但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刘璐璐夹好鱼肉,她站起身,居然很会做人的把第一口鱼肉先放在他的盘子里。

        “尝尝。”她笑着说,换上那种很讨人喜欢的,阳光纯洁小桃花精般地笑容,纤长的睫毛眨啊眨的,“其实,我确实要跟你道个歉。之前在微信上,跟你开了不少玩笑,但沈太子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我计较哦。”

        沈砚一眼不眨地看着她。

        他的五官立体,但绝对不属于精致类型,笑起来会往一侧抿嘴,显得有点高深莫测又显得坏,淡淡说起话的时候像对所有女孩子都不在意。

        “第一,不要叫我沈太子,这名字很silly。第二,不要用公筷给别人夹菜。”

        刘璐璐讪讪地坐下。她心想,这筷子自己没碰啊!

        沈砚的心情却很明显地好了点。他拆了个酒精湿纸巾,擦完手,就把她夹来的鱼肉吃了。

        高级的粤菜馆,必然比剧组里发的盒饭要美味。

        刘璐璐也只敢吃几口。他们副导演天天拿着大喇叭,说古装剧,千万不能胖,一胖就像个麻袋。

        两个人吃饭,沉默居多,沈砚并不会主动硬找话题,刘璐璐乐得轻松。

        此刻,她看着沈砚英挺俊逸的脸,恍若梦游:“沈老师,吃完饭后,咱俩能合张影留念吗?”

        沈砚干脆地拒绝:“今晚不行。”

        她托着腮:“那我能偷拍一下你吗?”

        沈砚面无表情地说:“你最好不要。”

        因为刘璐璐咬着筷子,长久地打量他,沈砚仿佛也有点不自在,他不经意地说:“上次聊天忘记问,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刘璐璐继续装着花痴,心中却很迅速地一闪,泛起轻轻的嫌恶。不会吧,难道,他追不上孙曦,现在想追自己?

        沈砚仿佛猜到她想什么。

        他夹起眼前的鱼肉,放进嘴里,与此同时,眼睛自盯着她:“你上次的原话,改姓狗,我才能追到孙曦——这话似乎是经验之谈,你自己的情场之路是不是很坎坷?”

        原来如此。刘璐璐纯纯无语了。

        沈砚特意来横店,又大费周章请她吃饭,肯定是因为他和她微信斗嘴输了,又被她拉黑。怨气冲天,到这里当面回击。

        说实话,沈太子在刘璐璐的心中,就是很典型的以捕猎者自居,直球里带点咄咄逼人,腹黑中带着一点傲慢、偏执和任性的人。翻译成人话,就是自以为血统高贵,但服从性很差的一只哈士奇。

        对哈士奇,你能生气吗?你不能。

        沈砚还在冷冷地继续说:“我翻了翻你朋友圈,你看起来单身,还掉头发。”

        刘璐璐真的不太高兴了:“就算是实话。也不用一直重复的吧?”

        沈太子翘起唇角,带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心情,他擦了擦嘴:“无论如何,我今天请你吃饭,还特意带来防脱洗发水,你打算怎么谢我。”

        既然知道,沈砚不追她,她就很无所谓:“谢?要不,我以身相许?”

        钱,是从来没有的,身,也是绝不考虑许的。嘴巴,是可以占点便宜的。

        任何圈子里都有潜规则。

        娱乐圈的潜规则比其他圈子更透明且更直接。刘璐璐见过老色鬼,那些中年人目的明确,想睡你就是要睡你,给个筹码,就看你咬不咬。你不愿意来,有的是人。

        再坦白说,潜规则,就是一种较为公平的资源置换。

        追异性也是,绝对打直球,从来不扭扭捏捏。但,沈砚应该不至于睡她吧,她都超过18岁了,远超圈子里选妃的平均年纪。

        对方果然不说话了。

        刘璐璐继续把沙拉里的小萝卜捞出来吃掉。

        再吃一会,她一抬头,吃惊地说:“你怎么脸红了,热?那就把空调打开。”

        沈砚垂下眸子,在桌面抽出一张纸巾,捂住嘴咳嗽一声,再把纸巾整齐地叠好。只要不说话,这家伙的一举一动都很规矩,确实像是好人家教育出来的小公子。

        随后,他叫人结账。

        刘璐璐虚伪地想抢账单,沈砚顺手用两根长长的筷子,压住她的手背:“璐老师居然跟我抢着结账,是认真的吗?你是还想留给我更深刻的印象吗?”

        行,她闭嘴。

        吃过这顿饭,两人的距离,莫名其妙也就靠近点。

        国内疫情反复,横店最近的游客很少,也没几个开工的组。大部分站姐都去隔壁的耽美剧蹲点,路上没什么人。

        沈砚送她回酒店。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再帮她抱着那一盒理发水。他的背影,很修长,打在地面,映衬着路灯。

        不知道为什么,刘璐璐突然觉得,内心的某个角落,有一点点替他感到遗憾。

        沈砚今天突然跑来找她,嘴上不说,肯定就是失恋后的发疯行为吧?嗯,她理解。虽然,他和孙曦没恋上,看起来也很难恋的样子……

        她柔声说:“我之前开玩笑的,你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女朋友。”

        沈砚的声音很低地传来:“是比孙曦好,还是比你好?”

        刘璐璐诧异地回答:“那,肯定是比不上我俩!我,再加曦曦,基本上就是内娱女明星颜值里的天花板中板。要不,你去好莱坞试试?”

        沈砚确实也习惯她的说话风格。

        他问:“你之前一直演过话剧,还拿过奖?怎么突然进娱乐圈?”

        刘璐璐像见鬼似地看着他。

        沈砚眯一下眼睛:“阿彭顺便告诉我的。”

        她恍然。

        阿彭真是的,在节目上对她淡淡的,背后却告诉自己家太子爷这些小道信息。刘璐璐便说:“因为我秃啊。话剧的舞台很严苛,不要秃子。”

        沈砚不动声色地望她一眼。

        横店的四月,已经暖和,但依旧带着南方的某种阴湿。晚风,吹到她的脸上,也吹到那些仿古建筑的屋檐下。

        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永远是嘻嘻哈哈的轻浮模样,把沉重话题带过去,让人无法摸透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酒店到了,刘璐璐又被沈砚叫住。

        晚风把沈砚的头发吹得凌乱,他周身的锋芒敛在眉间,目光穿过黑暗,长久地注视她,认真深邃,却又有一丝惘然。

        有一瞬间,刘璐璐也呆滞几秒,甚至产生几分误会,他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她记不得的渊源?

        但,并没有。

        沈砚说他把车钥匙忘到装洗发水的袋子里。

        她掏出来递给他,再好奇地问了句:“你开什么车呀?”

        沈砚一语带过:“小牛。不是什么好车。”

        哈?也不便宜吧,一辆也得好几千。

        刘璐璐因为住在胡同,也想买小牛,觉得出行能更方便,但觉得电动车放在屋外怕被偷,在屋里充电,又有安全隐患。

        沈砚冷笑一声,摆摆手走了。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21558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