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14章 《算牌人》

第14章 《算牌人》


沈砚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

        他回她:小红包和稳定金库之间,你想选哪一个?

        刘璐璐自己还因为收红包而窃喜,就说:“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们成年人都要!”

        沈太子说:璐老师有的时候像一个小孩子。抢红包很无聊,我发一个成年人之间的转账,你敢接受吗?

        咦?!

        莫非,沈太子要豪爽地转个几百万元,让她开开眼?

        刘璐璐浮想联翩。

        主要思索两个问题,第一,微信的上限到底能转多少钱?第二,沈太子转账比片酬高很多的话,值不值得让她连夜叛逃横店。

        一秒后,对方发起新的转账。

        金额,普普通通,甚至都没有超过四位数,但问题在于,沈太子转了一个极其暧昧的数字。

        520。

        刘璐璐很镇定地说:哈哈哈不要开玩笑。

        沈太子说:只要你不和我玩笑,我就绝对不会和你玩笑。我保证。

        三十秒后,沈太子说:就算收下转账我也不会报警的。

        五分钟后,沈太子说:又装睡?晚安,璐老师。

        装死的刘璐璐看到这里,感觉到一种酷炫,有种亡命天涯被仇家的狗逮住的感觉,她一时手快,回了句晚安。

        但,立刻有点后悔。

        他倒是放过她:嗯,明天聊。

        刘璐璐轻声骂了一句脏话。她觉得喉咙很渴,一口气喝完旁边的玉米须水,倒头睡了。

        在反应过来之前,刘璐璐和沈太子的聊天频率,居然已经变成了每天见。

        沈砚目前在内蒙拍戏。

        草原上的日出日落和内陆不同,剧组追着光走,作息紊乱。刘璐璐在片场也很少看手机,但每次一打开微信,他的未读信息都悬浮在最上面。

        就像别人口中透露的一样,沈砚确实很喜欢马。

        他拍了不少草原上的马,矫健性感,奔跑时拥有流畅的线条。还有一些低飞盘旋的鹰,夕阳在镜头里像一颗小小的金豆子。

        全是十五秒左右的小视频,打开后伴着呼呼的风声,一切热烈美好又闪烁的东西朝着人扑过来的感觉。

        刘璐璐由衷感慨:真美啊,这种环境有助于帮人走出失恋。

        沈太子这时候只要发个笑脸表情包,然后,若无其事地说一句,璐老师在开玩笑吗?

        她就卡壳。

        不得不说,沈太子越来越暴露出犬科动物的某种特质。

        他把她的朋友圈翻到底,就为了在她四年前玩王者荣耀的截图下面,留下“废人”的评语。

        刘璐璐在剧组里的生活,其实很规律,规律且无聊。她发状态,感慨好想旅游,想去长沙,想吃辣,想喝茶颜悦色,他就在下面回:知道了。

        沈太子……确实还是好特别一男的。他会不耐烦、阴阳怪气、不吃你那一套,我行我素做一些无语的事情。但认真起来,还是有一套办法能对付女人。她似乎能理解到,他说自己喜欢掌控欲的感觉了。

        沈砚还问刘璐璐:你喜欢听歌?平常都用什么音响?

        这是一个文艺青年测金石的问题。

        伪文艺青年,一般都说,用瑞士的b&o或者最流行的马歇尔蓝牙音箱,但刘璐璐告诉沈砚,她用的是索尼的pcm-d100。

        这是索尼旗下的一款高端录音笔,半个砖头大小,具备高保真的播放效果,被音乐发烧友拿来当播放器用,除了古典音乐爱好者,很少有人知道。

        过了几日,沈砚发一条状态,已经在京购买了索尼的pcm-d-1,让人带去草原给他。

        万恶的资本主义接班狗!

        刘璐璐因为贫穷,当初从录音师手里收到的二手机器,沈太子眼都不眨就买了最新款的。

        而看到下面的文字,她的心情就微妙起来。

        “想拿新机器听歌。”沈砚在朋友圈里说。

        而他附带的链接,是刘璐璐昨天在朋友圈里刚发的一首歌曲,glassanimals的《热浪》。

        沈砚特意买录音笔,难道,他是想用同一个机器,和她听同一首情歌吗?

        刘璐璐实在忍不住想,现在什么情况啊?这,不是她自作多情的吧?

        沈太子……是不是又发现她灿烂辉煌的美了?再这样发展下起,她的虚荣心又要被召唤出来了啊!

        但其实,除了那晚的520转账有点暧昧,他俩也就发发风景小视频和斗斗嘴,完全没聊任何深入的东西。

        因为,璐璐皇觉得任何形式的网恋都很土。

        再直白点说,她觉得,用微信和□□撩妹撩汉这事,本身就很傻叉很油腻。

        但,刘璐璐现在看到他的头像出现,确实感觉脖颈附近刺刺热热的,应该不是脱发的原因。

        经过她思考,认为问题在于,沈太子比起打字更喜欢发语音。

        他的声音像低声炮,确实有一点蛊。

        就像乙女游戏里的男主,特别适合大晚上不带脑子和三观玩的那种,说什么都像在变相地喊老婆和游刃有余地说情话。刘璐璐这么挑剔的耳朵,睡前一连听七八条,心里好像是有点那么怪怪的。

        她说:“你能不能打字?”

        沈砚却告诉她,八岁的时候,被母亲接去美国,之后一直在英国读高中,回美读两年大学,再决定退学回国。他的粤语和中文都流利,但打字的速度很慢,更喜欢发语音。

        ……凡尔赛本赛了。

        刘璐璐面无表情地发去一个羡慕的表情包,她问:“腐国是个怎么样的国家?”

        沈砚就回了三个字:帅哥多。

        他又说:你以后可以和我一起回英国。

        刘璐璐觉得这句话没说完。

        沈太子的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我同学觉得,中国人的发量多,我想带你去证明给他们看,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例外。”

        刘璐璐无所谓。

        只要包食宿,她天涯海角都可以去:“不过,你的英国同学里有帅哥吗?有他们的照片吗?发几张。”

        沈砚不肯答应。

        他语调不善地回:璐老师不是号称专心事业不想谈恋爱,那就不要关心无谓的事情。

        刘璐璐确实挺好奇的。

        她说:“要不然,我给你发点我手机里珍藏的外国美女照片,作为交换,你给我发点帅哥图?但不要发你自己,你的照片,我看过了。”

        ……可惜,骗沈太子上当越来越难。

        他再次冷冷拒绝:我手机里不存别人的照片。

        说完这句,沈太子就不搭理她了。

        与此同时,刘璐璐和孙曦当飞行嘉宾的那期综艺,明天凌晨上线。

        仙侠剧的进度很赶,今天的戏份是女主角命悬一线,刘璐璐扶着女主角过河,去桃林找男主角。仙侠剧的服装是纱,沾了水,沉得像铁块,虽然,镜头对准的一直是女一号,她还要做出痛哭和绝望的表情。

        从清晨拍到上午九点多。

        等上岸的时候,刘璐璐的小腿被河底石块滑到,长长的口子,鲜血把裙子弄脏了。她伸出左手,用力地按住右腕,止住颤抖。

        今天是一个陌生场记来收外套,他垮着脸:“说过多少遍,爱惜衣服!”

        剧组的医务帮她简单地包扎伤口。

        刘璐璐怎么都找不到自己带来的随身马扎,寒风吹拂,索性蹲在地上,用毛巾草草地擦脸。郊外还有毒蚊子,扑到她脖子后,咬了一个又痒又钻心的包。

        到中午吃盒饭,刘璐璐迫不及待地找其他b组演员借了会员。

        这一期的标题是《孙曦到来,不期而至的美好与温暖》。前30分钟的节目,刘璐璐出现的画面不到三分钟,前采和后采都被掐了。

        播到谈心环节,她的那句“只想谋生”被剪到孙曦的访谈之前,而她那句“艺术不在乎我”,减掉上半句,又放到交谈的最后。

        观感就成了,刘璐璐身为一个透明艺人,全程都在怨气冲天地倾诉负能量。反倒,孙曦很从容,当所有人都考虑在娱乐圈捞钱时,居然还在专心研究角色,也不会抱怨。

        应该给剪辑加鸡腿,刘璐璐心想。

        她点开弹幕,准备匿名发一条“刘璐璐长得挺好看”之类的给自己充场面,然后,就看到一条评论:“那个叫刘璐璐的真令人恶。”

        弹幕上,大家都在喊孙曦老婆,换成刘璐璐的镜头时,就成了:“曦曦在她的映衬下,更美了。”

        有人说:“这女的给我当老婆都不要。”

        还有人说:“昊天的关系户吧,丑还爱蹭。每次看到曦曦,还总是看到她。”

        “内娱就像一席华袍,里面爬满了各种刘璐璐!!!我看过她的电视剧,她抢别人的男人,一股绿茶味,这几年看过的被喂过的最大一口shi,恶心得我看完她的脸还在骂人。”

        剧组现场很嘈杂,不停有人走来走去,化妆师过来,替她补了眉毛,冰冷的手按在她脸上。

        刘璐璐一动不动地蹲着。灯光照在她脸上,那是一张骨相很好的脸,晚上,她还要进棚拍个近景,估计是要通宵。

        还剩40多小时,就是刘璐璐彻底告别二十六岁的时间。

        剧组的管理很现代化,哪个演员在拍戏期间过生日,都会标注。

        导演送了刘璐璐蛋糕和鲜花,合作的演员们也都在现场为她庆生,家人和公司分别打电话来,祝她生日快乐。

        爸爸也从电视上看那期综艺,乐呵呵地说女儿真美。而她弟弟也看到恶毒的弹幕,他拍着胸脯说姐放心,我已经替你报复回去。

        报复?

        她弟弟说他发了好几条弹幕,骂孙曦没演技,除了瞪眼什么都不会,还爱营销玉女人设。

        刘璐璐压着额角:“你应该去骂键盘侠,而不是加入他们骂我boss!”

        至于孙爽,他绝口不提综艺的剪辑,只是祝生日快乐,又说,璐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又帮你抢到个特别抢手的现代剧女二号角色,剧本发你。疫情期间好多剧组都停了,你之后能无缝隙进组,所以,咱们不生气。

        刘璐璐说爽姐,发红包谢谢。

        孙爽很不甘心地给她转了一万块,算是她生日里的小小亮点。

        到晚上九点多回到酒店房间,刘璐璐先睡了半小时,又和组里玩得好的年轻演员,跑去外面吃了顿火锅。

        大家让寿星表演节目,刘璐璐也不推辞,就大大方方地说,不如,我给你们跳个拉丁舞吧。

        嬉笑和掌声之间,所有无法缕清的小委屈,都被轻而易举地压下去。难不难过什么的,是酒醒后才能思考的事情。

        确实喝了不少的酒,刘璐璐脸色绯红,摇摇晃晃地乘坐电梯走回去。

        她哼着歌,随后疑惑地顿住脚步。

        深夜,她门口的地毯处,搁着两个高高的纸盒,最上面是一束黄玫瑰。

        一个纸盒是黑色包装,另一个是蓝灰包装,但从外表看起来俱高级精致。而她首先拿起那束黄玫瑰,花苞极丰,娇艳欲滴。

        花束处有一根麻绳线,麻绳的尽头,拴着一张小而硬的洁白卡片。

        她好奇地用小指勾出来,卡纸上用黑蘸水笔写就几个寥寥花体英文字,笔法神气完足:tolulu

        除此之外,没有署名。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20792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