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21章 《大象席地而坐》

第21章 《大象席地而坐》


在进剧组前,  刘璐璐又穿着那身连衣裙,美美地和史金潇在京兆尹吃了一顿下午茶。

        下午茶由史金潇买单。

        刘璐璐来之前,丑话说在前面,  如果带小孩,自己就不去了。她受不了成年人说话的时候有儿童在旁边跑来跑去。

        人,可能都是有点贱。

        史金潇在京圈贵妇里混得相当不错,  别人主动找她,  她都爱答不理,  但史金潇无法解释自己,  为什么非想找个曾经拉黑她且至今落魄的大学女同学聊天。她把孩子扔给保姆,自己出来和刘璐璐玩儿。

        大厅里面,竖琴的清音在高雅地围绕,如鹳鸟掠过。

        史金潇的声音幽幽地响起:“璐,你要是想谈恋爱,我可以给你介绍啊。”

        “哈?不用啦。”刘璐璐是真的不感兴趣的模样,她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  “本皇不红,  何以家为。等红了后,我要包养顶流小鲜肉,超过24岁以上的不要。谢谢。”

        史金潇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刘璐璐的感情乃至经济状况,  在外人眼里,  是一个迷。

        她之前和沈砚走得很近,甚至荣登热搜,  沈太子还在朋友圈里频频给她点赞,  但两人似乎也没进一步发展。她的综艺和电视剧的尾款加在一起也就八万多块,然而交完半年房租,还清疫情时欠下的信用卡,  乱七八糟地买东西,根本没剩下多少。

        但刘璐璐的精神头搞的像每月收入至少三千万。

        史金潇觉得,这个大学同学的前途不可小窥,得保持好关系。

        她说:“我呀,帮你打听过沈太子,他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上的是私校,也没几个华人。他退学是因为创业,不知道怎么就进娱乐圈了。他没有公开女朋友——只是嘛,这长相和家世,肯定有很多女生在屁股后面追,也会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当老婆。我跟你说,璐璐,你要找有钱人,就得找富一代,不能找这种老钱的公子哥儿。他们的事儿特别多!你对互联网工作的人感兴趣吗?”

        刘璐璐用雕花的细尖筷子夹着茶点:“……别聊他了。不过,你消息那么灵通,知道张颇么?一个大叔。”

        看史金潇茫然地摇头,刘璐璐就兴趣缺缺地说:“不知道就算了。说个你知道的人——前段时间,尹力这个大傻冒给我打电话,说他有电影要上映。”

        史金潇的心中由衷地升起一丝佩服。

        刘璐璐,花蝴蝶本蝶,身边永远那么多男的围着。就,也没多好看啊,性格咋咋唬唬的,怎么从大学时期,异性缘就那么好呢?

        史金潇耐不住八卦:“尹力跟你说啥了?难道找你复合?有一说一,尹力确实有才华。对了,你俩当初到底为什么分手?”

        刘璐璐也不嫌丢人。

        她认真地总结:“尹力和我,精神上不匹配,人生道路不同。这是内因。其次,尹力他爸妈都是老北京,他爸杂志社的,他妈是画家,他们吧,嫌我是单亲家庭出来的外地人,这是外因。唉,我不招广大中老年人的喜欢。他们无法欣赏新女性,就比如优秀的我。”

        史金潇感慨地看着大学舍友:“我还记得你俩当初分手,你当时快疯了,有一周时间,窝在宿舍里睡觉,不洗澡不洗衣服,让我帮你打饭。你跟我说失恋并不是痛苦,而是吃什么都不会甜。然后你天天都吃打卤面。”

        年代久远,刘璐璐早忘了这茬。

        但她把茶点一口塞到嘴里,嚼了六十多下才咽进去:“嗯,失恋确实挺令人伤心的。但,像我们这种艺术家,可能都要活在人生的挣扎和伤心里。这是上帝给有才华的人的诅咒。”

        第二天坐在进组的高铁上,刘璐璐把行李箱放好,挤开别人的大腿,气定神闲地坐进座位。

        临上车前,她从家里带了一包圣女果,也就是,小西红柿。

        西红柿的皮很硬,吃到嘴里,也没有甜味,带着一点酸涩。

        刘璐璐打开小镜子补妆,瞥到旁边的乘客正拿手机公放电视剧。好巧不巧,就是沈砚演的那部大爆古装剧。

        她移开目光,克制住打掉别人手机的冲动。

        刘璐璐从来不为自己的多情而羞耻,只是有点困惑,怎么就有点喜欢上沈砚呢?

        肯定不是他送孙曦玫瑰的时候喜欢上的,也不是他送她洗发水的时候喜欢上的,不是为了什么拼多多和蒙古包里唱歌,也肯定不是照顾病人产生的依恋。那些是发生的现实也是文艺作品里幻化出来的crush,流星划过蓝色鲸背的浅薄漂亮,转瞬即逝。

        刘璐璐印象深刻的,是那日匆忙逃离医院前,她回头望了一眼。

        沈砚被护士和医生团团围住,他在别人的阻拦下,试图捂住眼睛。那一刻她心想,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剧本呢?

        那是种古老的欣赏,是更深邃的“灵魂上的闪光点”。

        但也许,她身为不如意的女艺人太需要观众了。错误的把男人普撒网当作认同。就像很多“一见钟情”的源泉,本质上,是自己太寂寞。

        男人来来去去,女人还是要红。刘璐璐决定,继续变成一个女明星兼女编剧。十八线女演员的前途依旧是光明的。

        ::::

        之后几天,刘璐璐把失恋的痛苦化身为创作的欲望。

        她把台词背得烂熟之余,一口气写10000字的新剧本,还准备经营小红书。

        孙爽看到她发来的计划,疑惑问什么叫“养鸡”。

        刘璐璐说她研究过了,女艺人在社交网络里没涉及的领域,只剩下三农产业和金融。刘璐璐说她可以开个基金账户,教人理财,炒基金俗称“养鸡”。

        “爽姐,你给我账户打一千万,我帮你炒基金吧?”

        孙爽怒挂电话。刘璐璐边拿着台词本边压腿。现代剧是花滑题材。她需要捡起舞蹈功底,每天都拿着冰鞋在冰场旋转。

        她在朋友圈里,发了练滑冰的小视频。

        大概五分钟后,张颇就私聊她。他问张家口现在需不需要核酸检测,正好有事要经过,顺便可以探班。

        刘璐璐说:“上次是送咖啡机,这次,莫非您要送我工作机会吗?”

        张颇也是北京本地人。

        年轻时,他的外表气质颇为出尘,交往的是漂亮的北京大飒妞,不图钱不图利,为了感情就跟你走的类型。但与此同时,她们也会在他身上索取极高的情绪价值,就是每日都要哄着,要浪漫,要体贴,要给她创造一种庸俗童话。

        离婚后且快四十再创业的张颇,对这种女人敬而远之。

        他喜欢这一种活泼泼且不掩饰对名利追求的劲头的小姑娘,他说自己不喜欢打字,两天后,来张家口度假时,两人可以见面聊。

        酒店大堂的餐吧,刘璐璐到的时候,张颇站起来迎接,并体贴地给她点一杯苏打水。

        张颇休闲的鸽子灰色西装,发丝清爽,左手戴着一块爱彼的皇家橡树离岸型腕表,单身贵族的模样。

        一上来,他就问她看过《杀死伊芙》,他打算买这部戏的改编权。

        “双女性题材的ip是一个蓝海,国内优秀的中年女演员很多,也该有除了妈妈和婆婆之外的角色了。不过,国内这个ip,怎么改,是个问题,不能血腥不能杀手,所以国内的几个资方接触下来,我也觉得棘手。”他说起自己专业时,有种胸有成竹的成年人魅力。

        刘璐璐竖起身子。

        她很难不忍住目光中的惊喜,张颇的审美,确实挺好的。比起男人帅不帅的皮相,还是艺术品味更重要。

        张颇淡淡地说:“如果这事能成,我会通知你关注下演员视镜。”

        任何女演员都无法拒绝小变态这个角色吧。刘璐璐太期待了。

        张颇又说:“不想给你画饼,我只是告诉你,在演员的路上加油吧,国内肯定会出现越来越多样的女性角色。”

        可能是张颇安抚的语气,可能是酒店大堂的气氛,让刘璐璐感觉,回到在话剧院演话剧的时光。

        刘璐璐突然间兴奋,嗷嗷地叫一嗓子。

        酒店大堂的客人、安保、和她眼前的张颇都吓了一大跳。刘璐璐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幸亏张颇不是沈太子,否则,他们这一幕搞不好就有什么误会。

        她咳嗽一声,要为自己的失态解释,张颇却说等一下。

        然后,张颇就着她用过的吸管,喝一口她喝过的饮料。

        “这饮料里也没有兴奋剂,你是为了和我见面,这么开心?”说完话,他定定地看她一眼。

        哇,中年男人玩暧昧,确实挺有一套啊。刘璐璐心想。

        她勾起自己左侧的头发,小臂撑在桌面,像一朵可爱、饱满,盛放的花朵。同时,她俏皮笑:“张老师,您,是不是想追我?”

        赶在张颇回答前,她就冷酷地说:“但我和才子之间,绝对不会产生恋爱。”

        “我这个人,特别自大也特别自恋,只想交一个崇拜我才华的男友,而不是反过来,需要我去崇拜他的那种。”那一刻,刘璐璐想到沈太子,她心里想,今年不要再在男人身上耗费感情了,她要封心锁爱,为期一个月。

        张颇低笑,有些耐人寻味。他温柔地说:“嗯,真是个心急的小姑娘。在理解对方之前就妄下评论,实在是心急。”

        刘璐璐也被逗乐,垂下睫毛。

        她的私服都很便宜,便宜的吊带衫加牛仔短裤,始终配着纤纤细腰,但也漂亮得像个万花筒,边边角角都扎人又五光十色。

        为了转移话题,刘璐璐随口问,他来张家口是不是要带儿子来滑雪。

        张颇沉吟说:“看来你真的百度过我。我确实离婚了,但是,没有任何子女。”

        刘璐璐笑眯眯地看着他,直到张颇有些尴尬,才从容解释,她在玩辈份梗的玩笑。上次,他不是骂她是孙子。她又四两拨千斤地说回原点,开玩笑归开玩笑,张颇老师如果有专业意见要指导,她身为演员,也会认真听取老前辈的意见。

        张颇深呼吸一口气。

        身为情场老手和文字工作者,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呛到这地步,现在的90后挺厉害啊。

        然而到晚上的时候,张颇依旧忍不住给刘璐璐发微信,说你在干嘛?

        但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刘璐璐才回复:“张老师你好不好意思联系我的时候正在接电话。”

        没标点。张颇眯起眼睛,差点觉得刘璐璐在骂自己不要脸。

        “男朋友?”他试探地问。

        刘璐璐说倒不是,她的boss,孙曦通知自己下周要来探班。

        张颇也知道仙女的大名,而身为圈里人,他更细心问,她和孙曦是不是校友。

        刘璐璐确实是孙曦的学姐,她俩毕业自一个院校,不过,这事很少有人提。

        院校出身且学表演的年轻人,每年都像韭菜一样割一茬。

        孙曦,是开着宝马上学,开着法拉利毕业的仙女姐姐。而毕业好几年,刘璐璐都在朝阳大悦城附近租的单间,和几个健身房的男私人教练共用卫生间,每次洗澡都挑着早上,五分钟结束。

        之后进娱乐圈赚点钱,刘璐璐立马先整租一居室,拥有光着身子在家走路的自由。

        张颇就说:“嗯,人生的道路还很长。谁也不知道,你未来的发展会不会超过孙曦。”

        刘璐璐很少回这种话,她才不会给自己埋下冲突的导火线。

        她放下手机,给自己倒了最后一包灵芝孢子粉。

        虽然岁数比张颇年轻,但刘璐璐有过一段频繁且没日没夜的轧戏生涯,她比退休的部局级老干部,更心疼自己的身体。

        这体现在刘璐璐特别舍得买保养品,从最贵的西洋参、冬虫夏草和藏红花——一买就是几万的,每天还要定时补充维生素、钙和蓝莓精华之类的。

        临睡前,这些日子都没联系的人间土狗发来语音。

        他也问她在干什么。

        男人就是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好好和自己女朋友相处乱跟别人互动。

        刘璐璐气得先在小红书发了一条p过后的照片,然后写:男权社会里,男女对关系的定义是不一样的,男人要求的是“稳定的感情”,女人要求的是“专一的感情”。

        这一番评论被点赞了200次,接着有60多条评论。

        刘璐璐抱着手机突然想到,感情博主也是另一条女明星发展的道路,沈太子又发来第二条微信。

        “还没下工?之前送你的洗发水如果用完,继续给你寄。”

        刘璐璐终于回了一句不必。

        沈砚淡淡地说:“并不是一个问句。已经叫人给你寄了,后天记得收。”

        霸总风有完没完?刘璐璐对沈砚,已经进入退退退的阶段,她就口气冷冰冰地就问理发水多少钱。

        沈砚也不接受她的虚伪:“4000多。微信或支付宝都方便,你现在可以给我转账。”

        刘璐璐立刻闭麦。

        沈砚又说:“还有,你送的草莓和榴莲,我吃完了,很甜,谢谢。但同时,我也有点意外——”

        刘璐璐是真的控制不住一时手贱。

        她问:“意外?”

        那边显示在打字。

        随后,沈砚的态度一个大拐弯,他发了一条语音:“你,没趁着我车祸受伤,偷偷在外面谈恋爱?”

        刘璐璐一口老血就往上涌,但与此同时,她居然有点脸红。

        真讨厌这种感觉。

        就像,自由自在的猴子,却被戴上紧箍咒,那种陷入式的错觉。明知道对方不应该招惹,但是,人,有时候很难控制自己。

        她说:“对啊,目前我同时交往着八个男朋友。你要来当第九个吗?”

        那边沉默了会,然后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久违的,熟悉阴阳怪气淡黄色的系统表情,小豆眼挑高盯着她,带着不屑和不羁。

        沈砚说:“目前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女的正追我。你想来当我第一个女朋友吗?”

        刘璐璐原本正趴在床头,双腿一晃一晃的在半空中交叉,听到这里,她眯起眼睛。

        她首次回了三个皮笑肉不笑的笑脸,再回了个“真的会谢”的表情。

        文字回复,更绝。

        刘璐璐说:“主动送上门的男人,我从来不要。”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17093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