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22章 《盗钥匙的方法》

第22章 《盗钥匙的方法》


孙曦从洛杉矶回来后,  就郁郁不乐。

        试镜失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属于女明星的焦虑。

        她把娱乐圈的红利吃得极透,二十岁不到就达到财富自由,上亿身家,  身上的商务,  少而精,  都是合作多年的品牌。疫情期间,娱乐圈的人心惶惶,  但孙曦的收入依旧稳定。

        然而,  孙曦极其不快乐。

        首先是,  没作品。

        孙曦的演技不拉胯,但没好到一骑绝尘,  更没混几个含金量高的奖项,在豆瓣打分最高的都是她十年前的古偶。粉丝吹她也只能吹颜值。

        孙曦跟孙爽说:“现在拍戏,我首先考虑的是导演和优良制作。”

        孙爽一拍掌:“曦哥,局气!”内心却不以为然,  打铁还须自身硬啊姐们儿。

        各大ip配大花的连续在平台翻车,  投资方把钱包捂得很紧。剧集市场进一步细化,  小成本的网剧盛行,  关键是经过两次s+项目的滑铁卢,孙曦早不是前两年的香饽饽,  片酬也不肯降。

        但见孙曦不悦,孙爽便安慰:“制作方特别的鸡贼,  连演加带资也是一种保证,  昊天正在对接。现在流行都市女性题材,咱们略微考虑一下刻画群像的电视剧?”

        孙曦吐出电子烟的气,她懒懒地说:“我不当龙套。还是,  继续等古偶吧。”

        孙爽说:“也好,我们多看看ip。”

        其次是,美誉度。

        孙曦在角色滤镜下,一直走的是淡泊宁静致远的一线尾班车女艺人。前几年,她签了以营销见长的昊天娱乐,走了“京圈格格”的人设,但押错风口。疫情期间,高高在上的人不吃香,路人嘲她发的微博是英译汉的鸡汤。

        孙爽露出小白牙:“想当流量的第一件事,就是扛住千夫所指。头部的几个大花,谁不是天天被戳脊梁骂过来的?”

        看孙曦露出不信任的表情,孙爽换成痛心表情:“我没文化,说话难听,但我得严厉批评你!曦哥,你和别人比,输就输在太爱惜自己羽毛,只想用作品证明成长。这年头,虐粉才能忠粉。再说我们已经买了不少营销号的评论?得先有反差,才能翻红嘛。”

        好一通找补,孙曦才叹口气:“圈里,厚脸皮的人怎么就那么多?”

        “哈哈……话说回来,曦哥愿意上综艺是好开始,粉丝终于能在作品之外看到你。”

        别人经常猜测,孙曦和孙爽是亲戚。他俩是同姓。

        ……真的没有。

        孙爽对孙曦,明显就比对刘璐璐更上心:“曦哥,我们考虑下观察生活类的节目,素人谈恋爱的观察综艺,挺热的。”

        孙曦从上次回来表明态度。

        跑到农村或山区里的经营综艺,不接。类似跑男高强度心肺活动的不接。唱跳类的也不接,她不喜欢竞争更怕输。只能当主持人和评委,或者明星大侦探,动脑子的类型。

        孙曦补了几个恋爱综艺,确实挺好看的。

        生活中,告白和心动不是完美的。不是每个剧情都能被后期老师剪辑,被配上花字,告白的时候有缠绵的情歌响起。

        意犹未尽,孙曦又在网上搜各种小甜文看。

        她转头跟小助理说:“记得,刘璐璐最瞧不上这种甜宠剧情。但是,我现在的日子已经过得那么辛苦,难道,不需要磕糖吗?”

        小助理唯唯诺诺,正跪在旁边擦她从美国托运回来弄脏的行李箱。

        然后,孙曦再跟沈砚发微信,她问:“沈太子,你还需要我帮着追刘璐璐吗?”

        半天之后,沈砚回了句英文:“n0pe。”

        不要。

        孙曦问半天,他说:“我并不想让她继续误会什么。”

        孙曦说:“谁误会谁是小心眼。刘璐璐知道我另有喜欢的人。我建议你,如果追她,给她砸贵重礼物,买点好的化妆品的。她现在的口红,还是6  年前的ysl,热门过的斩男色。大学时,刘璐璐曾经谈过一场著名的恋爱,特别花的浪子。你有问题,可以问我,我们之前一个大学的。”

        孙曦年少成名,人生,无非是红和更红的区别。上大学,也就是接受下所谓学院派的洗礼,经常翘课去拍拍戏。

        但,她确实在大学里,就听过刘璐璐的鼎鼎大名。

        几年后刘璐璐签约公司的那天,孙曦坐在孙爽会议室门口的沙发上,目睹曾经毕业大戏的一担学姐背着脏兮兮的布包,蹦蹦跳跳地路过自己。

        没几天,孙曦买了同款布包,顺手发一条微博,结果荣登热搜,在网民心中稳住文艺女青年人设。

        孙曦经常发朋友圈晒书和晒影评,但只有刘璐璐点赞的那条,她才会转发微博。

        那证明是真,小众。

        等了半天,沈砚再也没有回微信。

        放下手机,孙曦再跟小助理云淡风轻地说:“刘璐璐攀上沈砚,算是捡了金枝。不过,大河公司最近开发什么项目,我得问问。”

        :::

        按常理说,片场不允许带手机,

        事有例外。

        刘璐璐这次接的现代剧,演员的平均年龄22岁,男女主角都是选秀出来的高人气偶像,夸张到自带赞助商和化妆师,对表演并不太上心。不记词,也记不住词,也就把台词存在手机相册里查看。甚至,还有在现场玩switch的,时时刻刻举着gopro记录的。

        因为是平台定制剧,导演也只拿一小部分制作费。他就想赶紧完事,剧本拍摄速度非常快。

        刘璐璐说不失望是假的。

        更别说,有一次在片场和男主角闲聊,帅气的小男生喝着她请客的星巴克,微笑说:“璐璐喜欢喝咖啡?我送你一台咖啡机吧。”再把手机施施然地递过去,“这台自动咖啡机,喜欢吗?”

        ……等一下,不就是张颇送她的贵价咖啡机。

        刘璐璐一打听才知道。

        广电总局对艺人片酬有了新规定,但演员也是不肯降片酬,因此,制作方除了约定的片酬,还会以其他方式补足金额,比如,送大额油卡,送线上或线下的充值购物卡。

        购物卡也充满心机。就比如说,只能在规定的电商,购买特定品牌的电器,不设找零,再或者,一年内使用。

        小男生没好气地说:“嗯,购物卡九月就过期了。但我之后还有活动,家里也实在不需要电器。”

        刘璐璐猛地抬头。

        她大约能猜到,张颇送的咖啡机是怎么来的。

        资深大编剧和片方闹矛盾,对方为了安抚他,肯定也送了类似的购物卡。张颇转而用其中一张给她买了台咖啡机。

        这和自己拿着孙爽给的星巴克卡请大家喝咖啡,没什么区别吧。她淡淡地笑一下。

        晚上回去写日记,刘璐璐忠实地记录:“……不要在乎男人给的小恩小惠。其次,等我有钱了,也要给小鲜肉送万元级别的购物卡。最好,是我不要片酬里的一部分。”

        到第二天,拍摄到下午的时候,刘璐璐从化妆间出来,提着马扎去现场,碰到现场飞页。

        现场乱成一团,导演连声咆哮如雷,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绕过滑轨走来走去,至于跟组编剧,连人影都没有了。

        刘璐璐好奇地问:“怎么了?”

        随后,她被塞来一份刚从打印机喷口印出来,连纸张都还热乎的新剧本。

        原本的场次被划掉。

        刘璐璐今天对戏的角色,由男主角换成另外一个人。她确认,这是自己在剧本围读会上绝对没听过的名字。

        像这种半途插队,能逼人当场更改拍摄流程和剧本的,不用说,肯定是特大的关系户。刘璐璐倒也见多了。

        但她没想到是一个熟人。

        众人当中,围着一个黑长直的漂亮女孩,露出一双理直气壮剔亮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

        她的打扮,怎么说呢?

        能在高端晚宴上说,“我的爱好,是骑马和看画展”之类的大小姐,就算身临兵荒马乱的剧组,也只像公主私自下访。

        “我,是陈晶妍。”对方说。

        在沈砚病房里打过照面的女孩。

        /

        上次见面,陈晶妍还是满头的金发,柔弱地噙着眼泪,看起来是一个轮廓很深的混血美女,然而此刻,她染黑了长发,化成淡妆,就能看出是个中国女孩,只有翘起的鼻尖,才显示出一点点异域的风情。

        但依旧相当漂亮。

        刘璐璐酸涩地想,头发柔顺度能深刻影响一个女孩子的整体美感,现实生活中,一个人好看不好看,不仅仅靠妆容和五官,还看头发、身材和衣服营造的“美貌氛围”。

        陈晶妍的黑发似上好的苏州绸缎般,光滑柔顺,垂到胸口。她头顶处,还泛着小小的光泽感。怪不得,眼高于顶的土狗都说“她的头发和别人不一样”,还有那句,“她是我的人。”

        像所有富二代大小姐,言行带着无忧无虑的骄横,陈晶妍此刻先发制人:“你叫刘璐璐,对不对?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吧。”

        她的语气亲切,但刘璐璐直觉不对劲。这是……抓小三的感觉啊。

        刘璐璐目前只有两个选择,逃跑,翘掉拍摄,找孙爽或片场其他人求助。或者,留在片场,挺着,当着别人的面和陈晶妍硬杠。

        她选后者。

        刘璐璐提起苹果肌。她边拿着剧本,边不动声色往没仪器的角落退,嘴上淡淡地说别啊,大家都是同组演员,直接叫璐璐或剧中的角色名就好。

        陈晶妍跟上她:“哎呀你比我大好几岁,我还是叫你姐姐吧,听着舒服。”

        刘璐璐拖长声音“哦”了声。

        她的假声,比混血美人更轻盈,有种少女的娇憨和脆甜:“我听着不是很舒服呢。”

        陈晶妍的3d大眼睛看着她,好像不是很明白:“有什么不舒服的?中国人不是都这么叫吗?不过呢,我叫沈砚哥哥,他好像也会不高兴。”

        来了,正头戏来了!

        她们已经并肩走到一个稍微空旷的角落,刘璐璐眯起眼睛。

        自己对沈砚有点动心,她承认,也没什么好否决的。甚至有段时间,她觉得他们之间有点暗流涌动,但是,最后确实什么没有发生。

        娱乐圈里的男女关系很乱。刘璐璐却发自内心觉得,不要当小三不要当情妇。

        并不是因为,她在乎一分钱的道德,而是以后大红大紫,女明星的往事会被对家挖出来狂嘲——黑点太多的话,不好接高端商务吧?

        刘璐璐满脸含笑但目光警惕:“瞧你说的,那我就解释一句。我和沈砚不熟,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但我以后绝对会和他保持距离。”

        沉默一会,陈晶妍歪头:“他的女朋友不就是你吗?”

        刘璐璐心中警铃大作。空城计吗?

        这种关键时刻,一定要紧急公关。否认,否认到底,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刘璐璐死活不要搅进豪门男女恋爱的这场浑水。

        “我喜欢的另有其人,并不是他。”她冷静地反问:“但你喜欢他,对吗?”

        陈晶妍被问得猝不及防,结巴了。

        “我,我,我不敢不喜欢他……我今天来,是替他送洗发水的。姐姐你说话慢点,我,跟不上。这次,我俩出车祸,他的跑车被我弄坏,他就已经超级生我气,我要再把你也惹生气——他,他说让我自己在北京城选一块墓地,永永远远别出现在眼前……”

        刘璐璐也惊了。

        有生之年,她居然亲眼见识到旧社会的港澳台豪门正房思维!陈晶妍身为白富美,替她男朋友哄别的女孩。什么人啊这都是。

        陈晶妍的心理素质,没刘璐璐的万分之一。

        女孩一着急,开始说英文:“你不是他亲戚,我才是他妹!因为我是稀有血型,在另外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这几天才出院见他。沈砚是我哥哥,我和他,是哥哥和妹妹。我跟爸爸姓,他跟我妈姓……你那天刚走,他就跟我发火,结果,眼睛里的什么血管又坏掉,被重新推去手术,医生说让他继续住院治疗呜呜呜……你不要吓我,我哥眼睛好了会打我的!他说他不会放过我!”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16801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