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气养我 > 第24章 《绝叫》

第24章 《绝叫》


第一天再收工是傍晚。

        刘璐璐只饿得前胸贴后背,  就听到副导演拿着大喇叭喊,各位去西边拿饭。

        剧组的男女主角和一些配角都是爱豆,粉丝和工作室时不时地拉应援餐车到片场投喂,  到后期,刘璐璐基本不用请星巴克,  天天蹭别人的免费咖啡喝。

        但是,吃饭是另外的事情。

        剧组的三餐供给向来属于隐形的揩油水项目,  只会外包给导演组的亲戚或熟人。

        大明星都有自己的保姆车,自带营养师。小明星是有艺人助理,  由助理替他们拿盒饭,  他们坐着等待就行。

        刘璐璐一般是自己默默溜达着去领饭。

        她今天不怎么想吃盒饭。来大姨妈了,舌头有点挑,不想吃那种一掀开盖子,就混着很多食物味道的盒饭。

        刘璐璐自己带了能量棒,打算凑合一下,  等回宾馆吃一碗泡面。

        她的保温杯和能量棒,  都交给陈晶妍保管。但大小姐的人,  不见踪影。刘璐璐正左顾右盼,  就看到同剧组的男配角乐滋滋地拿着一个砂锅走过来。

        男配角说,  今天剧组的晚餐,不是普通的盒饭,而是一家粤式餐厅的招牌煲仔饭,打开盖子,  广式文祠香肠像锡兵,密麻麻码了两排。人手一份,还附送一把沉甸甸的铁勺。

        等刘璐璐火速冲到西门,煲仔饭已经快发完了。

        这是京城一家小有名气的粤菜馆,  价格略微昂贵,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放下高贵的头颅接外卖,但一份也得80元起。问题是,它怎么跑到张家口来了?

        刘璐璐拿好煲仔饭刚要走,被发送饭餐的工作人员叫住——老师,等一下。

        她回头。

        “你领不领玫瑰啊?”

        玫瑰?刘璐璐疑惑不解。

        原来,每人领完煲仔饭后,还可以在餐车旁边,免费领一枝玫瑰。但是,大部分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没有要,他们觉得,这就是饭店的促销手段嘛,类似于送免费的饮料。

        刘璐璐却站定没动。

        车厢旁侧的蓝色塑料大桶里,插着无数支令人密恐都犯了的紫红色玫瑰,傻傻的又充满着县城花店风格。不正是某人上次往综艺节目里的品种吗!

        而且,每支玫瑰之外,依旧包着惨绿色的透明玻璃纸!

        沈砚正好来微信,以平平淡淡的口气,问她今天剧组的伙食怎么样。

        她谨慎地说:“不知道啊,我中午吃的能量棒。”

        那边似乎隐忍地抽了一口气。

        他说:“放下。别再吃你的破玩意。等我两分钟,待会联系你。”

        刘璐璐在饿的时候,整个人就会莫名其妙气压很低。但奇怪,就现在,她看着突然觉得,整个片场,不再那么令人浮躁。

        如果说,之前有点怀疑,刘璐璐现在已经基本确定。

        剧组里神秘出现的煲仔饭,肯定是沈太子的手笔。就因为她昨天提了一句,自己想吃煲仔饭,他就直接插入到剧组后勤。但,疫情期间没办法单独给她开独食,索性就请全剧组的人都吃煲仔饭吗?

        不过,他又买几百朵丑玫瑰,是为了表明身份的这操作,也太骚了吧!

        刘璐璐转转眼珠,给沈砚发张自拍。

        照片里,她用手捏着一朵玫瑰,说:“我们今天吃的煲仔饭,这是同剧组的男演员吃完后送给我的玫瑰花,哈哈哈哈!”

        沈砚没回复。

        刘璐璐刚觉得,是不是有点调戏过头,不远处,刚被哥哥辱骂过的陈晶妍夹着手机,边朝着她的方向狂奔过来。

        她的脸上,又……挂着眼泪,满脸的惊恐不安。

        小姑娘扑上来,再次用英文急促地说:“姐姐姐姐,还是我哥!他让我给你送煲仔饭。他托我带话,玫瑰和煲仔饭都是他送的。我刚才在门口联系司机呢,没来得及找你。看护说,他刚刚在病房,气得把眼睛上面的绷带揪了!”

        :::

        沈砚在走廊里,撑着护工的手,正在进行每天的短暂行走。

        他身上开过刀,但很严格的让自己按照科学的术后恢复,每隔段时间,都会让护工扶自己短暂地坐起来一会——哪怕牵扯到身上的伤口,会很痛。

        他要求医生尽量不要用抗生素。

        得益于此,沈砚身上恢复得相当不错。

        除了,眼睛。

        眼前是隐约的光亮,他的右边又蒙上了纱布。医生警告他,再随便牵扯,眼珠就别想要。他的继父已经严令洪叔,不准沈砚处理任何工作,一切都等他伤情稳定再说。

        整个眼球生疼,干涩,就像垃圾啄木鸟不停地啄击太阳穴,令人心躁。

        虽然是私人病房,有加湿器和新风系统,但窗户开一条缝,他隐约地听到外面的声响。加倍的令人烦躁。

        沈砚被扶到病床坐下,他皱皱眉。

        私人护工知道沈砚的少爷脾气,讲话简短,但不喜欢重复,连忙主动关上窗。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沈砚依旧坐着一动不动,他冷声说:“关。”

        私人护工下意识地偷看一眼屏幕,随后发现,沈砚给对方的备注,是“女神”。

        沈砚夺过手机,说:“出去。”

        等病房再无一人,他的手指滑过接听键,“女神”的声音,在那一畔清脆地响起。她说:“你这家伙怎么那么小气啊!?”

        沈砚压会嘴角,想把声音里的笑意按了下去,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是你。”

        刘璐璐这才想到自己还没说名字,她就掐着声音说:“哥哥好。”

        沈砚的脸色却又沉下来,他坐直身体,森然说:“刘璐璐,你是不是昏头,打错电话了?”

        刘璐璐也一愣,赶紧看眼名单。没打错啊。

        沈砚自己却很快回过味来:“哦,误会了。因为你从来都没这么叫过我,我还以为,你又在玩我。再叫两声哥哥,我听听就会习惯。”

        ……什么鬼啊?刘璐璐的脸,莫名一红:“我什么时候玩你了?”

        沈砚问她:“吃到煲仔饭了吗?”

        刘璐璐吃到两份。

        她自己拿了份,陈晶妍又塞来拿一份……还有,那傻乎乎的玫瑰,她也都抱回房间。

        ·

        随后的一分钟,沈砚听到刘璐璐针对煲仔饭里的腊肉,润肠,米饭碎度,发表了一场漫长且详细的讲话。

        他耐心地没有打断她。

        刘璐璐越说越心虚,她心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大病?主动联系他,是想说这个的嘛?

        不是。

        她意识到,她有问题想问。

        这是个老问题:两人第一次见面后,她坐在网约车上,看着他发来的微信,脑海中就浮想联翩一句话。

        “这家伙是喜欢我吗?”

        在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主动问出这句话,更让人感觉被□□裸的暴露内心——你喜欢我吗?

        对刘璐璐自己来说,她很少深思这个问题——上学的时候,老师会说“让你的表演征服观众,而不要主动问”。而在娱乐圈,她身为无名小卒,在别人眼里根本不重要。碰到些老油条的男人,比如张颇,宁愿送咖啡机都搞暧昧也不说别的。

        她只是知道,自己问出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追究沈砚对她的真正态度,也是在承认,他的想法对她来说很重要。

        受不了……沈砚的手段到底为什么这么高明啊?明明他在她心中,还是个霸道土狗的形象。还是她太愚蠢了。

        刘璐璐很努力又组织了会语言,最后只说:“谢谢你请我吃煲仔饭。”

        沈砚惬意地靠在床头,他说:“不用那么夸张,小事而已。不如,你再给我叫声哥哥,当报酬。”

        刘璐璐沉默会:“你把我看作妹妹吗?”

        沈砚不悦:“当然不是。我只是说,听你这么叫也可以。反正我又没逼你叫哥哥。”

        他的声音,像阴天平静湖面的涟漪,低沉又虚妄,层层地推进而来。当涟漪足够大,似乎能改变水流的方向。

        刘璐璐内心觉得太不合适了,然而,她内心深处的细腻的,要被忘怀的情绪确实被触动,随口说:“那,你想让我做点儿什么?”

        沈砚冷冷地说:“想让你承认,我的品味很好。无论是对花的品味,还是对女人的品味。”

        刘璐璐顿时哈哈大笑:“打死我我都不会承认!”

        沈砚就淡淡说:“不想打死你。留着你,有其他的用处。”

        不远处,陈晶妍看着刘璐璐对着手机聊天。

        她好奇地观察着,刘璐璐正踩着高跟鞋,不嫌麻烦的来回走着,脸上的表情,早已不是演女反派的尖酸刻薄,而是“春心荡漾”的活体标本。

        陈晶妍心想,原来这就是哥哥喜欢很久的女神。有意思。这时,身后有个男人叫住她。

        那边的刘璐璐,依旧毫无察觉地跟沈砚聊天。

        她说从明天开始,就没时间和他语音了。

        “孙曦也要来探我班。”每次对沈砚说起孙曦,刘璐璐都会忍不住想到,沈砚当初要追的女孩子是孙曦。

        沈砚说:“眼睛没那么难受,我也会来片场看你。”

        刘璐璐没心没肺地答:“哈?你眼睛都伤成这样了,来片场干嘛?好好在病房养着嘛。”

        沈砚有些不耐:“我的全身上下又不是只有眼睛才能用。”

        她愣愣说:“比如说,还有哪里能用?”

        病房里,沈砚倒是被这一句话闹了一个大红脸。他恼羞成怒地用舌头顶住一边的脸颊,索性沉默。

        呃……刘璐璐确实没想开黄腔。她就是觉得,沈砚嘴巴那么毒,肯定能接住这梗。

        那边停顿片刻,对方果然像霸道总裁一样冷冷地回答:“……我的信用卡还能用。”

        :::

        第一天早上,助理拉开门,孙曦从百万房车跳下来。她看了一眼刘璐璐,很快断定,沈砚还没追到她。

        刘璐璐还那个老样子。

        假睫毛夸张到顶着刘海,过于锋利的眉毛,猪油般的口红,就是那种现代剧统一给配角打造的妆容,妥妥的一副精神小妹模样。

        孙曦表面上是来刘璐璐的探班,实际上,是上赶着来陪蒋沉雨。这位钢琴家给剧组的片头曲贡献一分钟左右的钢琴曲。

        孙曦对蒋沉雨多年的苦恋和痴迷,几乎成了身边的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尽管如此,孙曦依旧有条件很好的女生自矜感。

        就比如,她秉持女生绝对不能倒追男生,否则会被男生瞧不起的想法。而蒋沉雨多年来没有给她女友的名分,是因为,两人的关系,是在精神层面。名分可有可无。

        孙曦还有一个隐藏的骄傲点。

        那就是,她在娱乐圈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和男演员或导演之间传出乱七八糟的绯闻。她在酒席上,甚至从来不喝男人的敬酒,是洁身自好的典范。

        孙曦看着爱喝酒爱玩的刘璐璐,觉得就,引来送往。

        然而,她体谅刘璐璐。因为她生活困难嘛。

        此刻,孙曦就淡然说:“等你下完戏后,和我们一起吃火锅吧。”

        刘璐璐并不想去。

        今天拍戏的日程依旧很赶。

        男主角患了口腔溃疡,说台词时喜欢喷口水,女一号和刘璐璐烦得要命,恨不得收工后速速洗脸。更别说,做电灯泡的工作实在如坐针毡。

        但boss有要求只能满足。

        刘璐璐从片场出来后找孙曦,却发现,孙曦站在原地,顺着她复杂的视线,不远处,一个梳着羊毛卷,穿着棕色毛衣的男子正和陈晶妍相聊甚欢。

        蒋沉雨,北京人,国内排得上名的青年钢琴家,毕业于柯蒂斯音乐学院。

        刘璐璐久闻其名,但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真人。

        她下意识先看对方的手,觉得钢琴家的手确实挺修长的。但回过头后,她第一次知道,仙女的表情,可以那么的……阴沉和复杂。

        孙曦回过头,她拖长声音说:“那个小丫头是谁呀?也是你们剧组的?我怎么没见过。”

        刘璐璐一阵鸡皮疙瘩。

        她立刻摆出女打手的气势,凶猛扑上去,老鹰抓小鸡般地抓过陈晶妍。

        陈晶妍身为千金大小姐,在片场里,基本是公主的待遇。谁敢用脏手碰她,她绝对要发脾气,但面对刘璐璐,她就只能露出一种介于迷惑和委屈的表情。

        “姐姐?”

        刘璐璐跟拖大米麻袋似的,把陈晶妍一把拽走,嘴上低声哄着:“宝贝你别闹啊,那可是别人的男朋友,不好惹不好惹。你喜欢帅哥对吗,哎我们的摄像老师长得也特别特别的帅,来来来,给你认识下,我们不要去碰不能碰的人物……”

        等无关人等离开,孙曦款款地走过来。

        她用温和的语气说:“沉雨,我刚才差点误会。”

        蒋沉雨看着孙曦小鹿般的长相,以及戴着美瞳的紫罗兰色大眼睛,只有一个想法,又来了。

        大部分演员,都会说自己喜欢音乐,就像文艺青年喜欢养猫,就像一种身份标签。

        比如孙曦。

        她喜欢古典乐,也会弹钢琴,在别墅里有一架古董钢琴,还经常给粉丝发自己演奏宫崎骏音乐的视频,在微博上点赞三十多万。

        但在职业钢琴家眼中,是另外一回事。

        孙曦最常做的是,深更半夜,给蒋沉雨发一段她弹钢琴的小视频。她穿着暴露款的睡衣,弹的是网易云的热门中文情歌,或是韩剧的ost,再或者是电影的插曲,肯定是扒的钢琴谱,然后说:“不知道你弹不弹情歌,因为,它似乎要四手联弹,才能更动听。”

        就好像是,一个业余空手道选手,向黑带十段选手发了张奥特曼的截图,然后问:你和它一起上,能不能打赢我?

        不是每个音乐家,都有朗朗的胸怀,愿意向下兼容,向他人普及最基本的乐理知识。古典音乐的鄙视链之森严,堪称云泥之别。

        蒋沉雨从三岁就弹肖邦,每天九个小时,足足弹了三十多年。

        在他眼中,古典乐就像世界名著,恢弘深沉,不仅仅代表感情,还代表着智慧,他连在独奏会演《致爱丽丝》都觉得土,更别说扒谱流行乐了。

        蒋沉雨只觉得,不要让垃圾侮辱自己的耳朵。

        但,他不能拉破脸,因为,孙曦是一个富婆。

        钢琴家跻身上流社会,但也只是社会地位高,他举办一场演奏会也就十几万的收入。更别说最近两年,线下的演出全部取消。他无法出国,收入减少了大部分。幸而孙曦利用她娱乐圈的资源,帮他找到影视的工作。

        这么多年,蒋沉雨对孙曦的态度,不主动不拒绝不亲近。

        直到昨天在片场,他看见陈晶妍。

        剧场灯光洒在侧脸,她穿着设计师款的连体裤,怀里抱着刘璐璐摔得不成样子的保温杯,还背着刘璐璐脏得不得了的企鹅布包。

        旁边的人悄悄说,她是大河集团的小公主。

        蒋沉雨胸口发闷,呼吸有点喘,立刻走上去要微信。

        他给陈晶妍发来的第一句话是:你给我的第一感觉很眼熟。就像我深夜里弹奏完李斯特后,想要对天上的弯月而叹出的一口轻盈香烟。一个能够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住了无数次日落。我,想认识你。

        在片场的角落里,陈晶妍羞涩的展示完微信,刘璐璐也乐了。

        她火眼金睛。

        这,好像是余秀华的诗吧?

        “你让他别聊没用的。他,不是和王羽佳是校友,他俩谁的国际地位高啊?”刘璐璐好奇地说,“钢琴家是不是都要跟着知名乐团和指挥合作,他怎么一直留在国内?”

        陈晶妍噘嘴,不高兴地把手机收回来:“我总算知道我哥为什么喜欢你——你俩,都是扫兴鬼!”

        刘璐璐好奇地看着少女脸上无法掩饰的红晕。

        她曾经跟张颇抱怨过,现在的甜宠剧,是插满buff的人偶舞台,彼此的感情都没到位,两个年轻人就已经一眼万年山盟海誓,恨不得捆到民政局。不愧主打下沉市场。现在的00后,都追求稳定了吗?怎么就那么怂了?

        但,蒋沉雨仅仅在剧组露面了几个小时,刘璐璐就产生新的醒悟。

        甜宠剧,主打的不是“甜”和“宠”,而在于提供给别人一种强烈到梦幻的情绪体验。就所谓,该配合你演出的我随时都能上。

        在剧组,蒋沉雨和孙曦形影不离,钢琴家举止温柔体贴,给足了孙曦的面子。私下里,他频繁给陈晶妍发微信,抄的都是英文的聂鲁达,说一些笑话,隐藏的暧昧升温发酵。

        特别老套的手法。

        但两个小姑娘为他神魂颠倒,而且,她们很快就视彼此为情敌。

        片场里,孙曦和陈晶妍就跟两只在池塘里巡逻的大白鹅似的,即使见面,也不曾低下高傲的头颅,硬是装着不认识,冷若冰霜。

        除了抢蒋沉雨,她俩还会抢无辜女配。

        孙曦自己有两个小助理,但做什么都指使刘璐璐,而且,她会当着蒋沉雨的面,点评刘璐璐的演技。

        而刘璐璐不得不吃两份盒饭,一份是陪孙曦吃完火锅后,陪着伤心的陈晶妍硬吃的。

        恍惚间,她回到舞蹈学院的时光。几岁的小姑娘,整天就为了谁跳头舞而明争暗斗。

        夹在两个顶级白富美间仅仅一天,刘璐璐感觉,自己的一些美好品质,甚至灵魂都开始憔悴了。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的渣男雷达在疯狂乱响:太厉害了蒋沉雨,人间蛊王,古典乐届的貂蝉啊!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啊!


  (https://www.biqudu.com/35312_35312511/916558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