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12章 社死;盗圣出手

第012章 社死;盗圣出手


  俗语有云:“事不过三。”

  经过前两次的经验积累,第三次的救援傻柱的工作,终于是进行的十分顺利。

  “傻柱,三块五毛,你记得给我们。”

  说完,阎解成几人就出去了,把舞台留给傻柱。

  易中海也出去了,他要先去安排人提水,准备让傻柱在公厕里冲干净。

  没办法,要是让傻柱一身屎尿的进四合院,那大家晚上也就不用睡了。

  约四十五分钟后,随着公厕中的水声渐渐停下,傻柱也终于要出来了。

  在上百人嫌弃又期待的目光中,傻柱脸上露出坚毅而沉稳的神色,脚下迈着轻松却有力的步伐,一步步往外面走来。

  换了一身新衣服后,傻柱表面上看起来跟常人一样。不过走近了之后,他身上散发淡淡的臭味儿,就再也掩藏不住了。

  “呕……”

  靠的最近的人,就像是吃了黑蒜一样,纷纷干呕起来。

  “活该,谁让你们来看我的稀罕!”

  傻柱心中十分不爽,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大家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生怕别人不知道今晚这个掉坑者的名号,许大茂远远的就大声喊道:“傻柱,你在里面得吃得喝,干啥这么快就出来?!”

  众人闻言一阵哄笑。

  “傻茂,你特么的找打!”

  傻柱绷不住了,立刻就要举拳去打许大茂。

  不过这会儿许大茂躲在人群中,傻柱可没办法靠近。

  “许大茂,你忘了今天上午吃我拉的了?!”

  尽管打不到许大茂,傻柱却依旧有办法整治他。

  “什么,许大茂你也吃了,吃的还是傻柱的?!”

  有几个认识许大茂的外院人,不禁惊讶的问道。

  许大茂急道:“别听这傻柱子乱说,他就是想拉我下水!”

  一个院里的小孩给他的小伙伴分享内情:“早上傻柱被许大茂偷袭,把便便打出来了,傻柱拿着自己的便便,又趁许大茂不注意糊在他嘴上了……”

  周围人一传十,十传百,顿时附近的人都知道了这么一回事。

  傻柱和许大茂互相伤害,最后两人一起达成了社会性死亡的成就。

  易中海站在一边,忍不住捂着额头,心想今年的先进指定是没了。

  ……

  中院。

  就在众人被傻柱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棒梗的盗圣天赋发动,觉察到此时是出手的最佳时机。

  在贾张氏的鼓励和怂恿下,棒梗把目标放在了上午刚“得罪”过他家的杨庆身上。

  要不怎么说这一家人是白眼狼呢!别人捐的钱再少,那对你家也是一种帮助,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想着来别人家偷东西,这不是白眼狼,又是什么?

  等杨庆出去看热闹后,棒梗便悄悄溜进了杨庆的家里。

  除了两个上了锁的柜子之外,棒梗把能找到的地方都翻了一边,最终只拿到了两个窝头,半根萝卜,还有桌上放的一坛【正宗脚痰酸菜】。

  米面之类的口粮,他想了一下,还是没敢伸手。

  这个年代,全国的口粮存量都很紧张,基本上是定量配给到个人的,要是不够吃了,就只能去黑市里买。

  所以说,这口粮要是被人偷了,当事人肯定会追查到底,说不定还会报警。

  到时候万一被查出来,他棒梗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嘶,这个酸菜的味道真好闻啊,这个狗东西,居然还挺会泡酸菜。”

  棒梗抱着小坛子,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闻着十分开胃的酸辣气味,肚子居然又感觉到饿了。

  “不行,这坛酸菜我要拿走,大不了和奶奶一起躲起来吃。”

  棒梗下定决心,便把窝头和萝卜塞到口袋里,然后腾出双手去抱住酸菜坛子。到了门口,他还谨慎的观察了一下,见四下没人后这才鬼头鬼脑的往中院溜去。

  贾张氏伸着脖子张望许久,看到孙子回来后,连忙上前接过。

  “乖孙,你做的好,做的好啊!”

  贾张氏这个老虔婆,在打开盖子闻到酸菜的味道后,眼泪都不争气的从嘴角留下来了。

  要知道虽然这坛酸菜是批量化生产出来的,也很不卫生,但用料可是十分充足。

  各种这个年代不常见的香辛料,以及数十年来不断改进的食品添加剂,令这坛酸菜散发出十分诱人的风味。

  这对祖孙感觉就算是傻柱这个大厨做出来的泡菜,都远远比不上杨庆家里的这一坛。

  “我们先尝一下。”

  贾张氏和棒梗躲在厨房里,挖出一勺酸菜后,便直接往嘴里放。

  “唔,又酸又辣,味道好极了!”

  感觉少了点什么,棒梗想到自己口袋里还有两个窝头,于是就拿出来分给了贾张氏一个。

  两人越吃越有,胃口越来越好,干脆就把自家留着明早吃的窝头拿出来,继续大口的吃着。

  棒梗留着锅盖头的小脑袋一阵摇晃,边吃边感慨道:“要是早知道他家里有这个好东西,我前两天就该去拿了。”

  贾张氏连连点头,她也是吃美了,一双三角眼都忍不住眯了起来,变成了一条直线。现在她整个人看起来,活像个吃了虫子后,闭目养神的癞蛤蟆。

  院外。

  人群渐渐散去,傻柱和许大茂两人一起社死,也就没兴趣再做过一场了。

  比起继续互相伤害,他们更想要先回去舔舐一下伤口。等过几天生理和心理都恢复过来后,两人再战个痛快也不迟。

  上午在许大茂和傻柱浴屎奋战的时候,娄小娥便忍不住恶心,哭着回娘家去了。

  而给予傻柱温暖的辣个女人,此时也正在医院里,为她的瘫痪的丈夫把屎把尿……

  所以在这样一个巧合又不太巧合的时间点上,傻柱和许大茂这两个宿命中便要成为敌人的男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屋子里,独守空房。

  傻柱坐在榻上,忽然感觉有些孤独。

  从当前的社会风气来看,傻柱已经算是一个大龄未婚青年了。

  而这年代也没地方给他去品茶,所以到现在为止,傻柱他依然还是一个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雏子。

  别人都有家有室,乃至儿女成群,只有他傻柱到了这个年纪,还在打着光棍。

  “不行,我得抓紧时间找个对象……”

  傻柱喃喃自语。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81078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