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17章 悲欢并不相同

第017章 悲欢并不相同


  【签到成功!精品火腿九公斤装一只,姻缘符一张,定身符一张,隐身符一张,精品鸡蛋三十斤。】

  签到了几次,杨庆现在也是有经验了,他直接去看三张符的介绍。

  姻缘符:此符需要灵力激发,使用后被选中的两人在五天内进入热恋状态,五天后自动失效。

  定身符:此符需要灵力激发,使用对象进入静止状态,持续时间一分钟。

  隐身符:此符需要灵力激发,使用对象进入隐身状态,时间持续一小时。使用对象可主动退出隐身状态,退出后,此符失效。

  看着这几张功能强大、用处广泛的符,杨庆心情大好,忍不住哼起了后世的小曲儿。

  ……

  就在杨庆自得其乐的同时,在中院的贾家,秦淮茹、棒梗以及小当三个,正在啃着窝头配酸菜。

  没错,在教训了棒梗一通后,秦淮茹便要他把藏起来的酸菜端出来。等她亲自确认之后,竟然也不认为棒梗的脱出是吃了这个酸菜导致的,因为这坛酸菜的品相和味道实在太好了,根本就不是坏的。

  大概是杨医生故意这么说,让偷酸菜的人即使拿到了也不敢吃吧!

  秦淮茹这么想着,也夹了一些酸菜放到窝头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好歹也是赔了两块钱换来的,虽然这两块钱还是傻柱出的,却也不能就此浪费了。

  不过吃着吃着,秦淮茹就感到心里一酸。

  她想到自己平时待棒梗多好?!

  十个傻柱在自己眼里都比不上棒梗的一根汗毛,在厂里被人占便宜换来的雪白馒头,也都是带回家后给他吃,然而这孩子是怎么对她这个母亲的?

  在偷到好东西后,居然偷偷藏起来,和她那个恶婆婆一起吃,这也太伤她的心了。

  想着想着,她眼睛就红了起来。

  棒梗只顾埋头呼哧呼哧的吃着秦淮茹特地带给他的馒头,以及傻柱带回来的菜,却也没想着安慰一下她。

  而小当虽然只有窝头吃,却细声细气的问道:“妈,你怎么了?”

  秦淮茹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妈没事,你吃你的。”

  想着家里越来越糟糕的境况,秦淮茹不禁在心里抱怨起婆婆和瘫痪丈夫来。

  他们母子两个,一个有老贾留下来的遗产和儿子每月上交的钱,一个拿着自己积存的工资和厂里的赔偿金,却一分钱也没想着为这个家付出,只能靠自己那点微薄的学徒工工资过日子!

  秦淮茹忽然觉得,拿捏傻柱把他当牛马的自己,又何尝不是贾家的牛马,被贾张氏和贾东旭母子两个拿捏呢?!

  孝顺婆婆,照顾瘫痪丈夫,教育孩子,然后还要从事低级钳工这种体力劳动……秦淮茹细细一想,自己一天下来,居然完全就像个驴子,净是围着贾家这个破碾子转了。

  而自己唯一的盼头,也就是希望棒梗健康长大,将来能有点出息了。

  可惜事与愿违,贾家老的小的,总是不让她省心。

  明明自己都告诫棒梗,让他只能在傻柱家里拿东西,这小子却还是在贾张氏这个恶婆婆的教唆下,偷到了其他人的家里。

  明明自己三番五次让他注意养成好的生活习惯,他却直接拉在了教室里,这下子连学校暂时都不好意思去了。

  哎……长叹一声,秦淮茹收拾碗筷,准备带上晚饭,去医院替换自己的婆婆。

  ……

  易中海家。

  “这个杨医生,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居然也是个有头脑有手段的。”

  壹大妈手上拿着馒头,口中感慨道。

  易中海苦笑着摇头。

  他一直就认为这个杨医生很不简单,除了他是中专毕业的人才和医术过人之外,人际关系也能处理的很好。

  厂里的领导看中他,让他做先进模范,难道只是因为他及时救治了工友?

  没亲眼见过杨医生和几个领导打交道,就不会知道他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到底有多么进退得宜!

  “……由此可见,这个杨医生,确实也没把傻柱,没把我这个壹大爷放在眼里。”

  易中海同壹大妈解释了自己观察到的一些细节,然后做出了如上的总结。

  壹大妈说道:“杨医生再怎么样也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看好傻柱别去招惹他就行了,别的事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易中海叹了口气道:“我倒希望傻柱和秦淮茹将来能走到一起,这样一来,我们两个以后也就有依靠了……可惜贾东旭和贾张氏这两个,肯定是不可能答应这件事的。”

  如果秦淮茹离婚嫁给傻柱,那么贾张氏这个老虔婆和瘫痪的贾东旭,将何去何从?他们绝不会答应放走秦淮茹这头任劳任怨的黄牛。

  此外对于嫁给傻柱这件事,秦淮茹自己也存在着顾虑。

  首先,要是抛开贾张氏和贾东旭,她的几个孩子,尤其是棒梗,会不会恨她?其次,就算她秦淮茹愿意改嫁,傻柱难道就会愿意取她这个生了三个孩子的女人吗?

  要知道傻柱可是憋着一股气,要把宿敌许大茂比下去的,要是真娶了她秦淮茹,还不被许大茂嘲笑死?

  况且,秦淮茹也能感觉到,傻柱目前就只是单纯的馋她身子而已,根本就没想着要娶她。

  壹大妈问道:“为什么不给傻柱挑一个知根知底的媳妇呢?”

  易中海闻言反问道:“正常人家的女儿,会愿意陪傻柱一起,给我们两个养老?她自己没有父母,没有孩子要养?”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除了娄小娥那个傻乎乎的女人外,能有几个女的,愿意帮傻柱给四合院里的这些禽兽养老?

  在后面的剧情中,如果没有娄小娥的输血,秦淮茹能好好给易中海这几个大爷养老?做梦呢!

  不得不说,在看人这方面姜还是老的辣,一眼挑中娄小娥的聋老太太的眼光,着实比易中海强太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原剧情中易中海半夜偷偷接济秦淮茹另有隐情的话,那么,他一直以来使尽手段撮合傻柱和秦淮茹的目的,也就令人深思了。

  听易中海这么一分析,壹大妈也是直叹气道:“都怪我没能给你生个孩子!”

  易中海放下筷子,声音冷淡道:“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快吃饭吧!吃好了,我去看看傻柱,劝劝他以后收敛一些,不要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傻柱一个人窝在家里,没滋没味的吃着窝头,心里还在生着闷气,他从小到大除了在秦淮茹那里甘愿吃亏外,还不曾在其他人那里吃过像今天这么大的亏。

  这个仇,他是记下了。

  寒冷的夜空下,小小的四合院里,有的像阎埠贵家一样沉浸在赚到额外收入的喜悦情绪中,有的如易中海、秦淮茹、傻柱那样充斥负面情绪,更有不少如许大茂那样,单纯的对傻柱和贾家的遭遇感到幸灾乐祸。

  只能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吧!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8107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