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32章 我应该在车底

第032章 我应该在车底


  下午,轧钢厂。

  杨庆找到了正在车间里休息的易中海,在几个工友的目光注视下,拿出了五块钱给他。

  “壹大爷,我今晚约了丁医生一起逛街,没有时间参加傻柱和贾张氏的结婚宴,这是五块钱的随礼,你帮我带给他们,祝他们夫妻两个幸福和睦,长长久久。”

  易中海目光复杂的看着杨庆,原以为他和傻柱、贾家闹出那么大的矛盾,以后就形同陌路了,没想到居然还愿意给这么多的礼金。

  多好的一个养老……不敢想,不敢想,易中海虽然是个伪君子,喜欢道德绑架,但他哔数还是有一点的,知道似杨庆这样的人,才不会答应给他养老。

  不过,虽然杨医生不能给自己养老,但是处好关系却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人不可能一辈子不得病,如果有个关系很好的医生朋友,以后也就能多一份保障了。

  杨庆也觉得五块钱有点多,但是为了体现自己对傻柱和贾张氏的“尊重”,这些钱还是很有必要的。

  就像是勾栏听曲、瓦舍听戏,遇到表演十分精彩的伶人,怎么也得多打赏几个子儿吧!

  许大茂也是差不多的看法,尽管他和傻柱从小就是死对头,但在傻柱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生关头,他愿意暂时放下宿怨,积极参与其中……

  当然,仅限女方是贾张氏的情况,如果傻柱要娶的是秦淮茹,那么他许大茂不仅不会随礼祝福,还要努力的搞破坏。

  “下班后,我得去接娥子回来,让她也看看这个在聋老太太口中胜过我许大茂百倍的傻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大茂并不是聋子、瞎子,对于聋老太太在自己和娥子之间的一些挑拨行为,他也是能够看得到、听得到的。

  不过这个老太太在大院里的地位太高,许大茂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她,要是因此和娄小娥闹翻,这就正好中了这老婆子的计。

  因此对于这种情况,许大茂选择的策略是防守反击。在他看来,自己和娄小娥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任你聋老太太百般挑唆,也始终敌不过我的花言巧语。

  一直以来,许大茂都把这个策略执行的很好,虽然偶有吵闹,但娄小娥却还是愿意相信他这个丈夫的。

  而现在,随着傻柱和贾张氏到菜窖里搞破鞋,接着又昏了头似的要和贾张氏结婚,许大茂便认为反击的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一转攻势了。

  你聋老太太不是说傻柱比我许大茂强很多吗,怎么就娶了个人人讨厌的老虔婆?难道这老虔婆也比我家娥子强很多?

  可以预见,在这件事之后,聋老太太将会失去在娄小娥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再也不能以为你好的长辈姿态,挑拨自己和娄小娥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里,许大茂脸上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

  丁秋楠才离开机修厂两天,生病的工人便肉眼可见的减少了。

  毕竟要是没有小丁医生在的话,正经人谁会没事天天往医务室那个地方跑啊!

  厨师班长南易请了半天假,换了身干净衣服,又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就像是要出去相亲。

  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早就该考虑结婚的事,只是一直以来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这才单到现在。

  直到老班把自己的外甥女丁秋楠介绍给他后,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清纯可爱、做事认真的女人。可惜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丁秋楠,暂时并不想找对象。

  不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南易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坚信只要自己再加把劲,肯定就能俘获她的芳心。

  两天前,南易照常去医务室找丁秋楠,但被告知她已经去了轧钢厂的卫生所交流学习。

  虽然有些失望,但南易也不至于拦着丁秋楠,不让她追求进步。

  几天不见,甚为思念。南易忽然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应该表现得再主动一些,比如去轧钢厂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偶遇丁秋楠,然后送她回家,这样一路上也好说说话,加深一下感情。

  于是,他就请了半天假,把自己好好的收拾了一番,并怀着激动的心情……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女神,正一脸甜蜜的牵着别的男人的手。

  ???

  还未等南易从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中回过神,又见到那个男人亲昵的刮了一下女神的鼻子……南易感觉自己快要裂开了!

  就像后世的一些悲剧男一样,明明在电话里听到女友气喘吁吁的跑步,偷偷回家后,却发现她正坐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满脸红潮的享受着策马奔腾的快乐……

  小丁医生,你不是说你想去医学院,暂时不考虑处对象吗,怎么现在就食言了呢?!

  而且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医术交流?明明就是情感交流吧!

  我们厂里的领导干的都是些什么混账事,让丁医生到轧钢厂来学习,这跟肉包子打狗有什么区别?

  南易早该想到,轧钢厂规模这么大,里面自然也会有很多优秀的男人,丁秋楠来这地方交流学习,就像是小兔子掉进了狐狸窝一样,肯定是会被人盯上,然后吃干抹净的……

  但话说回来,丁医生沦陷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才两天时间啊,难道她之前就认识这个小白脸?可要真是这样的话,老班没理由告诉自己丁医生还单着啊!

  又或者是丁医生一直瞒着,没有把自己已经有对象的事和家里人说?

  脑子跟浆糊似傻站在路边,南易呆呆地看着丁秋楠仅仅是瞟了他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走远了。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这样一来,我也比较容易死……

  不,南易还没有彻底死心,他觉得自己才是先来的,而杨庆只是凭借一副小白脸迷惑了单纯的丁秋楠,他认为自己有责任让她认清……个屁啊!

  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哪轮得到自己去反对?

  想着半个月的交流期结束后,医务室就会出现人//妻版本的丁秋楠,南易失魂落魄的买了几瓶酒,他要回家为这场尚未开始便已结束的恋情大醉一场。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80347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