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33章 钳形攻势

第033章 钳形攻势


  何雨水和虎子奶奶一起乘车,在中午的时候回到了大院。

  她饭也没吃,直接跟傻哥爆发了非常激烈的争吵,结果却依然没能扭转他的心意。

  去找聋老太太,只见她躺在床上气哼哼的,口中不停的骂贾张氏,骂她是老不羞的畜生,不知道用什么邪门的法子诱惑了她的好孙子傻柱。

  见她这副无能狂怒的样子,何雨水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坐在床边的壹大妈。

  但壹大妈也表示无能为力,说傻柱为了贾张氏一意孤行,已经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无奈之下,何雨水躲在自己房里哭了一会儿,接着又去找秦淮茹。

  还没靠近,就听到她和一个大妈正在谈论杨医生。

  在得知心心念念的杨医生正和一个叫做丁秋楠的女医生处对象后,何雨水沉默了。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何雨水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于此同时,贾东旭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看起来似乎真的已经完全接受傻柱当自己的继父了。

  ……

  就在杨庆和丁秋楠二人坐车去西单商场玩的时候,易中海也带着杨庆的礼金,回到了四合院。

  看在五块钱的份上,傻柱大人有大量,也就不计较之前的事了。

  倒是贾张氏犹自不忿的说道:

  “那个庸医真想跟咱们和解的话,除了这五块钱人情外,就应该把你赔给他的九十块钱和保证书都还回来。”

  差不多得了(汗)!

  易中海听得直翻白眼,人家杨医生愿意接受私了,没把你老公傻柱送进去就已经算是大度的了,你以为人家会缺那九十块钱啊?!

  阎埠贵当时也得到了六块三毛钱的公证费,自然是站在杨庆这边,只见他放下记账的笔,扶了扶眼镜说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人家杨医生愿意主动缓和关系,真的算是很难得了,要知道年轻人气性都很大,换个人未必就愿意像杨医生这么做。”

  贾张氏呸了一声,阴阳怪气道:

  “我看阎书斋你是因为当时也得了几块钱的好处费,才替他说话的吧。”

  阎埠贵连连摇头:“实话实说罢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许大茂也带着娄小娥回来了。

  娄小娥本来还打算再晾许大茂三五天,但在听到傻柱和贾张氏扯证结婚、今晚吃席的惊天消息后,她立刻就坐不住了,连忙和许大茂一起赶回了大院。

  “许大茂,你不是一直和傻柱不对付吗,怎么这回包了这么大的红包?你结婚的时候,他也才出了……我没记错的话,是两毛钱吧?”

  阎埠贵数着手上的六块六毛六分钱,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

  许大茂笑着说:“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的。他傻柱不乐意见到我结婚,但是他结婚的时候,我许大茂却愿意多出点份子钱,让他高兴高兴。”

  阎埠贵点头赞许:“杨医生跟你一样,虽然之前和傻柱发生了一些矛盾,但他也是由衷的替傻柱感到高兴。这不,就算自己没空,也让壹大爷带了五块钱礼金回来。”

  靠,这小子跟我一样,看傻柱的乐子看的太高兴了,在给他看赏呢!

  许大茂奇怪道:“他干嘛去了,为什么没空?”

  易中海道:“杨医生和丁医生约好了出去逛街,实在是没时间回来吃饭。”

  娄小娥有点好奇:“丁医生是……?”

  许大茂没好气的说:“从机修厂来我们厂卫生所交流学习的医生,名字叫丁秋楠,人长得标志的很。经过那个李英护士的介绍,这两个人一下子就看对眼了。”

  娄小娥听出了许大茂语气中的嫉妒之意,忍不住踩了他一脚:“走,趁现在还没开席,陪我去看一下聋老太太。”

  尽管都住在后院,但许大茂平时可不愿意到聋老太太那里走动。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许大茂很想看看这老太太的嘴现在还硬不硬,以后还说不说傻柱比我更适合娥子?!

  “老太太,你怎么了?放宽心,别被傻柱气坏了身子!”

  娄小娥刚进门,就看到生着闷气脸色很差的聋老太太,连忙坐到床边去安慰她。

  许大茂倚在门边,故作正经的说道:“是啊,傻柱娶了老婆,我们该为他高兴才是!”

  听到许大茂的声音,聋老太太转过头,就看到了他那张驴脸上丝毫不加掩饰的笑容。

  “@#¥%不是个东西,以后要天打雷劈!”

  聋老太太含糊的说了句,也不知道她是在骂贾张氏,还是骂许大茂。

  骂完后,她又盯着娄小娥的眼睛试探道:“傻柱是个好孩子……”

  娄小娥可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只是抓着她的手继续安慰道:“嗯嗯,贾张氏最不是个东西,以后指定没有她的好果汁吃。”

  提到傻柱时,聋老太太在娄小娥眼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嫌弃神色,心中不禁哀叹一声,傻柱啊傻柱,你说你怎么就不争气呢!

  她一直以来都想撮合娄小娥和傻柱,这下子算是枉费心机了。

  ……

  天公作美,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洁白的月光洒下,为整座四合院披上一层朦胧的轻纱。

  宽阔的中院,已经摆好了六张圆桌,四合院的一些住户以及傻柱在厂里的同事,都已经言笑晏晏的落座了。

  傻柱携着贾张氏站在众人中间,一脸喜色的准备致辞。

  忽然,一个于此时极不和谐的大哭声响起,闻声看去,发现正是从贾家传来。

  就在秦淮茹脸色陡变,离开座位想要去看一下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另一个哭泣的女声也从何雨水的屋子里传出来。

  “爸爸啊,妈守了十几年寡,今天还是忍不住嫁人了。她嫁的还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何大清的儿子何雨柱!这个傻柱虽然今年比我还小三岁,但是我以后就要叫他爸爸啦……”

  “呜呜呜……妈,傻哥没有和我、和爸商量,就自作主张娶了比你年龄还要大的贾张氏,以后我就要叫这个老虔婆嫂子了!你睁眼看看吧,傻哥他一点也不关心我,他这么一胡闹,我以后可怎么办……”

  贾东旭和何雨水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都是一愣,然后趁着外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比赛似的哭的更大声了。

  “我苦命的爸爸,你死得早,不知道儿子我受了多少苦啊!先是在厂里出了事故导致下半身残废了,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占你儿媳妇的便宜,我要是当时直接被轧死了,也不会活得这么痛苦啊……”

  “妈,你不知道自从你走了后,爸爸没几年就跟着一个寡妇跑了,丢下我跟傻哥两个人相依为命。前几年还好好的,可这几年傻哥越来越让我感到陌生了,他心思全部放在贾家那里,做事已经完全不顾我的感受了……”

  面对贾张氏和傻柱结婚这一令人难以接受的现状,贾东旭与何雨水两人,在完全不知道对方计划的情况下,竟然不约而同的请出了各自爸妈的遗照,然后对着遗照大声的诉起苦来……

  钳形攻势了属于是。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8032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