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37章 姻缘符失效

第037章 姻缘符失效


  次日,轧钢厂。

  随着傻柱的事迹广为流传,厂里上万的工人都知道了有他这么一号人。

  中午开饭的时候,见傻柱在窗口打菜,不少工人都在问他为什么要娶贾张氏?贾张氏还能不能生?不能生的话他何家会不会绝户?

  这也确实是傻柱的一块心病,所以到了下午,他鬼鬼祟祟的来到了卫生所,说要找妇科大夫看病。

  在卫生所负责妇科方面的医生叫程赟,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医生,花白头发,慈眉善目,一看就知道他经验丰富、训练有素,让人发自内心的生出一种信任感。

  “程大夫,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你一下。”

  傻柱站在程赟的办公桌前,神色有些拘谨,语气带着紧张。

  程赟在食堂见过傻柱,也知道他前天跟邻居家的婆婆扯了证,所以此时见他过来,心里也大概猜到了他接下来要问什么问题。

  “好的,你先坐下来,把具体的情况给我说一下。”

  程赟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傻柱平时多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此时在这个戴着老花镜的医生面前,竟然莫名有些惶恐起来。

  毕竟接下来的问题可是关系到他老何家的香火传承,由不得他不重视。

  “程大夫,已经五十多岁的妇女,还能够怀孕吗?”

  说完这句话,傻柱用期待的眼神看向程赟。

  “傻柱,老头子我对你的选择不做评价。但在这个医学问题上,我必须要告诉你,五十多岁的妇女还能怀孕的机率不高,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程赟认真的说道。

  傻柱兴奋道:“那也就是说,她还能……”

  程赟打断道:“如果她还能来月事的话,那么怀孕的成功率就会更大一些。如果不能来月事,那基本上就……”

  后面的程赟虽然没说,但傻柱已然明白,如果贾张氏已经绝了,那么他老何家的香火基本上也就断了。

  “那,那程大夫,有没有什么药,能让她来那个?”

  傻柱紧张的看着程赟的脸,生怕他说出“没有”这两个字。

  “有调理这方面的中药,但效果因人而异,就是说有少数人吃了药后产生了效果,但更多的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程赟也是实话实说。

  傻柱啊了一声,心中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央求程赟给他开了这个方子,准备拿回去给贾张氏试一下。

  交了钱后,傻柱来到药房,找到了正在看书的杨庆。

  “杨医生,给我拿一下药!”傻柱递过药方。

  “当归、茯苓、白芍、丹参……傻柱,这方子是给你老婆吃的?”

  杨庆一边拿药,一边好奇的问道。

  傻柱点头:“她胃有些不舒服,需要吃点药养一下。”

  杨庆‘哦’了一声,惭愧道:“看来是我学艺不精,我还以为这药是用来调理月//事的呢!”

  傻柱尴尬一笑,心道自己真是傻了,竟然想在药师面前隐瞒药物的用途。

  拿完药,傻柱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傻柱的背影,杨庆很好奇,在今晚姻缘符失效后,他和贾张氏的关系会怎么发展?

  ……

  在经过父母的联合审查之后,丁秋楠最终还是交代了。她承认自己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医生交往,而且已经到了很亲密的地步。

  丁父因为亲眼看到那一幕,所以对那个小子没有多少好感。

  但丁母却是一脸高兴,她时常催女儿找对象,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

  “既然伯母想要见我,那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下班后,杨庆和丁秋楠一起走在路上。

  “我感觉太快了,明明才认识一周不到。”

  尽管已经有了相对深入的交流,但丁秋楠目前来说还是相当的矜持和害羞。

  当然了,如果杨庆现在执意要求去她家拜访,那她肯定也是不会拒绝的。

  “我们的速度已经很慢了,像我们大院的秦淮茹,人家当年只跟贾东旭见过两面,接着就嫁过来了。”

  “这不一样!他们那个是相亲,而我们是经过英姐介绍,然后自由恋爱……”

  “这么说的话,我感觉傻柱和贾张氏比我们还要自由一些啊,他们都没有经过别人介绍。”

  “……”

  就在俩人扯淡的时候,傻柱已经回到了大院。

  因为着急回来给贾张氏煎药,傻柱并没有留下来给宴请客人的李副厂长烧小灶,自然也就没能带“剩菜”回来。

  好在昨天还有一些好菜没有上桌,所以贾家今天吃的不错,而贾张氏在傻柱家也是吃的满口流油。

  由于在厂里已经浸泡过药材,所以回来后傻柱只要了一个小时不到就煎好了药。

  看了一眼黑黄色的药水,贾张氏张口闭目,一饮而尽。

  又让贾张氏休息了一刻钟左右,傻柱便火急火燎的关上了门。

  到外面洗碗的秦淮茹简直没眼看,回到家后面对丈夫问自己的妈在哪儿,她也没敢说真话。

  不过,就算她不说,贾东旭很快也就知道了。

  他先是听到一些像老母猪睡觉时打呼噜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外面传进来,然后这个声音逐渐变得急促、响亮,最后在一阵高亢的嘶喊声中结束。

  “天杀的傻柱,我你妈……”

  贾东旭眼泪忍不住下来了,他只能口头上欺负傻柱的妈,但傻柱可是真真切切的在欺负他的妈啊!

  秦淮茹守活寡几年,又正值需求最旺盛的年纪,最听不得男唤女要的声音。

  但即便如此,面对傻柱和贾张氏这堪比杀猪一样的叫喊,她却是毫无感觉,甚至还有点想吐……

  “妈,傻爷是不是在打奶奶?”小当好奇的问道。

  秦淮茹闻言脸色一黑,在心里把傻柱和贾张氏两人骂了个半死。

  易中海和壹大妈在家里吃饭,也听到了这阵动静,两人对视一眼,脸上俱都露出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傻柱才不管别人怎么看,风平浪静之后,他就拥着贾张氏臃肿的身子睡了。

  在贾张氏震天响的呼声中,傻柱做了个梦。

  在梦里,秦淮茹背着废人贾东旭和老虔婆贾张氏,和他一起钻了菜窖。

  可就在两人即将深入交流的时候,许大茂带着刘海中一家过来,打断了他的好事……

  “许大茂,我打你这个狗东西!”

  傻柱大叫一声,挥拳打在旁边贾张氏的肚子上。

  贾张氏吃得饱饱的,被这一拳直接打吐了。

  在昏黄的灯光下,傻柱看着满脸都是呕吐物的贾张氏,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厌恶感。

  “这个贾张氏又老又丑又痴肥,披头散发跟个恶鬼一样,我之前怎么就失了智,要跟她扯证呢?!”

  傻柱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80143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