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66章 鸡泥太美

第066章 鸡泥太美


  次日,吃完午饭后,杨庆就抱着琉璃在厂里散步。

  没走一会儿,秦淮茹居然找了过来。

  “杨医生,关于我家东旭的病,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说只要再受到像那天晚上的刺激,他就能够慢慢的好起来?”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昨天秦淮茹敲门,杨庆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当时他正在办正事,也就懒得开门了。

  “贾东旭的情况,我其实也不敢下定论。”

  杨庆很确定,如果没有医学奇迹符,或者耗费灵力替他修复身体,贾东旭就绝不可能再健康的站起来。

  “毕竟医学上的判断,需要考虑太多的因素。他那天晚上能够站起来,除了你和壹大爷刺给他的刺激以外,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你婆婆当时可能说了什么话,当晚他本人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态……”

  “总而言之,我认为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因为不论怎么强烈的刺激,再次发生奇迹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那天我跟他说可以尝试,其实更多的为了给个心理安慰。”

  “当然了,我也能理解瘫痪在床的糟糕感受,我想只要你们能够承受由此带来的后果,那么刻意去营造出这种刺激,也不是不能尝试!”

  杨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在秦淮如听来就只有一个意思——贾东旭基本不可能康复了,但他不会甘心,肯定想要继续尝试。

  “可我和壹大爷真的没什么,怎么能……”

  秦淮茹很为难的说道。

  现在是没什么,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杨庆沉吟了一会,给出了建议:“既然你和壹大爷没什么,干脆就再演一次,如果贾东旭能康复那就最好,如果不能,也好让他死心。”

  秦淮茹觉得可行。

  ……

  棒梗还有几天才开学,这会儿就在大院里玩。

  “哥,我想吃肉。”

  小当可怜巴巴的看着棒梗,她中午吃的是窝头,还没吃饱。

  肉?

  棒梗还想吃呢,但家里过年买的肉早就吃完了,这会儿让他上哪儿找肉去……

  棒梗忽然想到把自己扔到坑里的许大茂,他家屋前不就养了两只生蛋的老母鸡吗?

  就决定吃他家的鸡了!

  趁后院没人的时候,棒梗立即出手,闪电般从鸡笼里抓出一只,然后捂到棉衣里面,之后一刻也不敢停留,迈开双腿就往大院外面跑去。

  “哥,你真厉害……”

  大院外面,离轧钢厂小当眼里都要冒出崇拜的星星了。

  棒梗对此颇为受用。

  费了一番功夫,棒梗终于把这只鸡洗剥干净,然后擦上调料,用叶子裹住,封上泥土,最后再放到火坑中,等它慢慢烤熟。

  看他手法熟练,似乎不是第一次做叫花鸡了,说不定这还是傻柱教给他的!

  “哥,什么时候好啊,我肚子饿……”

  小当指着咕咕叫的小肚子。

  槐花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火坑。

  “再等等,要是鸡没熟,那可就难吃了!”棒梗很有经验的说。

  轧钢厂下班的时候,棒梗的叫花鸡也熟透了,于是他就和两个妹妹一起,也顾不得烫手,直接大快朵颐起来。

  “鸡,泥,好吃……”

  槐花显然是吃的太美了,只见她双手捧着一个鸡翅膀,眯起眼睛呼噜噜的啃着,也不怕油会沾到衣服上。

  “哥,他家还有一只,我们下次也抓过来吃吧!”

  小当一嘴油的建议道。

  棒梗啃着鸡腿,含糊不清的说:“好,他把我扔到茅坑里,我就把他家的鸡全都吃光!”

  ……

  “我本当领人马前去征战,怎奈我身,身……为女流也是枉然~~”

  下班后,许大茂一路夹着嗓子,哼唱京剧电影《穆桂英大战洪州》里的戏文,心情很是不错。

  不过在到家发现少了一只鸡后,他顿时就不爽了,于是把怀疑的目光,放到了死对头傻柱的身上。

  “你少了一只鸡关我什么事,我手上这只鸡和猪肉是买来送给叁大爷的,你总不会还丢了两斤猪肉吧!”

  傻柱笑着说,许大茂倒霉,他自然就高兴了。

  “我和你一起去找叁大爷,让他召开全院大会。”许大茂说。

  “切,就一只鸡而已,你至于吗?”

  忽然回想起下班路上看到棒梗三兄妹偷偷吃鸡的场面,傻柱心知许大茂家的鸡很可能是他们偷的,于是他就想着帮忙遮掩一下。

  “傻柱,你特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只能下蛋的老母鸡,你难道不知道它现在有多难得?”

  “再说了,这是偷窃行为,是违反法律的,要是不把这个贼抓到,咱们大家以后都要提心吊胆,担心被小偷偷东西了!”

  不追究,把一只老母鸡白白的便宜那个偷鸡贼?许大茂才不答应。

  收下傻柱送的礼后,阎埠贵就保证,说开学后自己一定会对冉老师说他傻柱的好话,努力促成他们谈对象。

  傻柱高兴的不行,让一旁的许大茂感觉很不爽,忍不住泼了冷水:

  “傻柱,就你这样的二婚男、破厨子,凭啥吸引人家冉老师的注意?我看你还是拉倒吧,找个机会和贾张氏复合,省的以后打一辈子光棍……”

  也就是秦淮茹觉得冉老师不可能看上傻柱,所以还没有偷偷告诉许大茂傻柱也少一个的事,不然许大茂还要嘲讽的更加厉害。

  “特么的傻茂,你个绝户都能有人看上,我傻柱好好的,就不能被人看上了?”,

  耍嘴皮子谁不会啊,傻柱在这方面的水平,可不会比许大茂差。

  “傻柱,我特么弄死你!!”

  果然,许大茂自己先破防了,伸出留了指甲的手,想要去抓傻柱的老脸。

  以往他都是用拳头打、用脚踹的,不知道现在为啥改用爪功了!

  “傻柱,大茂,你们俩就别闹了……大茂,你来我这里也有事吧,快说给我听听。”

  阎埠贵连忙制止了两人的打闹。

  等许大茂说了来意,阎埠贵立刻重视起来,他一瞬间就想到了上次棒梗偷杨庆酸菜的事,毕竟那天他可是得到了六块三毛钱的好处费,印象哪能不深刻呢!

  “……是得开全院大会,偷一只鸡事小,我们却不能容忍有这样的小偷在我们大院里,要不然下次可能就会丢失更加贵重的物品了!”

  让傻柱和许大茂先回去,阎埠贵就去找了贰大爷刘海中。

  刘海中的伤腿还隐隐有些疼痛,不过在听到要开全院大会后,他立刻就精神起来了。

  就像曹老板看到陈琳的檄文,头就不疼了一样,刘海中想到自己终于能主持全院大会,腿上的那点小痛,顿时也就抛飞脑后了。

  “光天、光福,你们先去通知大家大会,然后再回来抬我过去!”

  刘海中大手一挥,很有气势的说道。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785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