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67章 再开大会

第067章 再开大会


  前院,杨家。

  “……杨庆,我们没必要经常吃肉的,给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丁秋楠知道杨庆经常给厂里领导看病,私底下得了不少好处,就连结婚给自己买的这块手表,也都是李副厂长送的手表票。

  她却不知道,杨庆弄来的肉,其实并不都是拿票买的,也有不少签到得来的,品质要比市面上的好太多。

  “秋楠你放心,有了贰大爷上次的教训,没人敢去举报咱们的。当然了,咱们也不要出去显摆,偷偷的吃就行了。”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忽然有人敲门。

  “杨医生,许大茂家的鸡被人偷了,等会儿开全院大会讨论这件事,我爸让我俩来通知大家。”

  随着门被打开,站在门外的刘家兄弟,闻到了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肉香味,顿时就有些吃不消。

  他们家平时吃的还可以,然而好东西大部分都进了刘海中一个人的肚子,他们兄弟俩正常情况下也是啃窝头。只有在刘海中心情好的时候,他们才被允许吃上两口好的。

  “行,我知道了,肯定准时参加。”

  打发走刘家兄弟后,杨庆和丁秋楠说道:“许大茂家少了一只鸡,怀疑是大院里的人偷的,晚上要召开全院大会讨论这件事。”

  “全院大会?”

  丁秋楠眼睛一亮,之前他也听杨庆说过全院大会,但嫁过来之后,却还没有真正参与过,所以立刻就来了精神。

  晚七点半,中院。

  由于刘家兄弟的通知工作做的很到位,所以来参加全院大会的人有很多,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杨庆从家里拿了一条长凳,放在人群后面,然后和丁秋楠两人坐下,拿出瓜子花生,一边嗑,一边准备看热闹。

  在他们前面三排,秦淮茹和傻柱坐在一条长凳上,比起傻柱带着一丝醉意的浑不吝的样子,秦淮茹的脸色却有一点点的不自然。

  原来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棒梗和两个妹妹,连她带回来的白面馒头都没吃,说是不饿,秦淮茹听了也就知道他们三个在外面吃了东西。

  本来她也没想太多,直到傻柱过来,说他看到棒梗在外面偷偷吃鸡,而这只鸡可能是许大茂家少的那一只……

  秦淮茹一下就被整不会了,棒梗这孩子被扔进粪坑才过去几天?真是不长记性,居然又去惹许大茂!

  “别担心了,棒梗说他偷鸡的时候没人看见,现在鸡也吃完了,就凭他许大茂,能发现是棒梗偷的鸡?”

  傻柱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而秦淮茹其实依然记恨,许大茂在三十晚上把她儿子扔进粪坑的事,心里也就不想赔钱给许大茂私了。

  ……

  刘海中被两个儿子搀扶着坐下,将那条受伤的腿搁到了易中海所坐的凳子上。

  他见人已经来齐,就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

  “因为壹大爷前段时间出了一些意外情况,今天这个会,就由我这个贰大爷来主持。”

  你特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易中海脸色一僵,心里把刘海中的祖宗十八代都拉出来问候了一遍。

  “今天要开这个会,是因为许大茂养在门口鸡笼子里的一只老母鸡被人偷了,很有可能就是咱们大院里的人……”

  刘海中顿了顿,继续说道:

  “之前我让光天、光福上门通知,说了只要偷鸡的那个人,在开会之前私底下给许大茂相应的赔偿,那咱们就不追究了……现在看来,这个小偷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所以我们也就公事公办,抓到小偷后就把他送去保卫科!”

  “就一只鸡子,没必要这么小题大作吧!”傻柱起身说道。

  “傻柱你如果知道小偷是谁,那你可以说出来,否则就不要发言。”

  刘海中很不满,傻柱这个狗东西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我不知道,你们自己找吧!”

  傻柱重新坐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才不信这些人能发现是棒梗偷的。

  可惜还没等他把凳子坐热,贾张氏的另一个死对头,住在后院的赵婆婆就站起来说道:

  “许大茂家的老母鸡,是贾张氏的孙子棒梗偷的,当时我在家里看的很清楚。”

  “你放屁,我乖孙不可能偷别人家的东西!”

  贾张氏支着拐杖刚出门,就听见了死对头说的话。

  “你孙子不可能偷人家东西,那杨医生家的酸菜是怎么没的?”

  赵婆婆翻起了旧账。

  脚痰酸菜被偷事件,在当时可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傻柱不仅为此事赔了九十块钱,还写下了一封保证书留作证据。

  众人目光逡巡,找到了正和丁秋楠一起嗑瓜子的杨医生。

  “啧啧,看看人家杨医生,真不愧是咱们轧钢厂的先进代表!”

  “旁边的就是他的老婆吗?长得可真漂亮,怪不得杨医生说暂时不去,却还是一眼就看上了她!”

  “这两人看起来可真般配啊!”

  “……”

  “咳咳!!”

  刘海中轻咳几声,把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之前的事情就不谈了!赵大姐,你说你看到了棒梗偷鸡,是不是真的亲眼所见?”

  “当然是真的,我要是说假话,就让我跟贾张氏一样,被人撞断一条腿!”

  赵婆婆几乎是在赌咒发誓了。

  “秦淮茹,棒梗呢,你让他过来!”

  许大茂对秦淮茹叫道。

  得知小偷是棒梗,他可是十分生气,这小崽子三十晚上炸了自己一身屎,现在居然又来偷自己的老母鸡,这是跟自己杠上了?

  “棒梗已经睡下了……你家的鸡不是棒梗偷的,肯定是她看错人了。”

  秦淮茹摆出一副受了欺负的可怜样子。这让傻柱看了心疼不已,几乎想要上去殴打许大茂。

  我看错人?

  赵婆婆冷笑道:“我的年龄是不小,可这双眼睛却还是好用的很,不至于连人都看错!”

  坐在一边的阎埠贵也发话了,“秦淮茹,你就把棒梗叫过来让我们问一下,如果不是棒梗偷的,我们也好还他一个清白!”

  “叁大爷说的对!”

  “秦淮茹,快喊棒梗出来吧!”

  “你也不想自己儿子被人冤枉……”

  “……”

  叁大爷这话说的有水平,顿时就受到了大家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778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