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72章 聋老太太的叹息

第072章 聋老太太的叹息


  没用多久,傻柱和许大茂的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轧钢厂。

  厂里对此迅速做出反应,傻柱由于认知不到位,产生了不正确的报复心,因此对许大茂造成了不小的心理伤害,所以记大过一次,半年内工资减半发放。

  这就相当于罚没了三个月的工资,近一百二十块钱,让得知消息后的秦淮茹心疼不已。

  毕竟这一百多块钱,以她的手段,肯定可以弄到不少,来改善贾家的生活。

  而许大茂作为受害者,也得到了厂里物质上的补偿,以及用来放松精神的两天假期。

  下班时间。

  坐在自行车后座,丁秋楠把头靠在杨庆背上,好奇问道:

  “……我不信,傻柱能娶贾张氏,说明他喜欢的是女人,又怎么会对许大茂做那种事?”

  杨庆故作正经道:

  “秋楠,这你就不懂了。傻柱以前喜欢秦淮茹,前段时间喜欢贾张氏这种老寡妇,现在又看上了许大茂,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有的人,比如傻柱,他的性格和兴趣,就是自由的、广泛的、勇于探索和尝试不同的……”

  话没说完,丁秋楠就捏了他一下,告诫道:

  “杨庆,你可不能变成傻柱那样的人。你要是看上秦淮茹,我勉强还能接受,可贾张氏和许大茂这些人,我是真的接受不了!”

  “秋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就喜欢你和……”

  杨庆差点脱口而出。

  “和谁……?”

  丁秋楠的警觉性瞬间提高。

  “我就喜欢你和英姐这样,既温柔贤惠又洁身自好的女人。”

  “英姐……杨庆,我看你原本想说的是雨水那丫头吧……”丁秋楠默默想道。

  李英和杨庆关系好,相处时却极有分寸,何雨水就很不一样了。

  通过多次接触,丁秋楠也是发现,何雨水有时看自己丈夫的眼神很不对劲,就想动了情之后的自己一样。

  丁秋楠也听说过他们老何家的男人,有着觊觎别人妻子的传统。

  现在看来,继承了这个传统似乎仅仅是他家是男人,何雨水这丫头,可能也觉醒了这种特殊的嗜好……

  虽然对丈夫的人品很信任,但丁秋楠通过亲自验证后,很清楚烈郎也会怕缠女,要是何雨水不顾一切的贴过来,那自己只怕就要戴上绿色的帽子了。

  想到这里,丁秋楠搂紧了眼前的男人,暗暗下定决心,要对包括何雨水在内的、所有试图靠近自己丈夫的女人严防死守,绝不给她们哪怕一丝一毫的机会!

  ……

  傻柱绑了许大茂一夜,除了厂里做出处理之外,大院里也要就这件事进行批判和处罚。

  四合院,中院。

  在吃过晚饭后,大院里的住户们便拿上凳子,有说有笑的参加全院大会。

  壹大爷易中海目前依然只有参与权和发言权,没有决定权。

  而刘海中还在住院,没办法回来。

  所以,这次全院大会,还是由叁大爷阎埠贵主持。

  “今天开会,是为了批评傻柱。”

  “昨天晚上,傻柱为了报复许大茂,就趁着他喝醉酒,把他绑在厨房里过了一夜,期间还脱掉了他的裤子,烧掉了他的裤衩儿,这种行为太过恶劣,我们要严肃批评他!”

  虽然收了傻柱的礼,但一码事归一码事。阎埠贵拎得很清,除非傻柱再送一次礼给自己,否则自然是公事公办。

  “傻柱,你是不是真的傻了,先是贾张氏,现在又是许大茂,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许大茂最近是有些娘们儿唧唧的,但傻柱你也不至于对他下手吧!”

  “你们倒是有没有干那事啊,茂子你给个准信儿!”

  “对啊,傻柱你和许大茂两人是怎么做那种事的,快给咱们说说!”

  “……”

  大家的批评,没有如预想中的那样潮水般涌来,反而是询问真实情况和具体细节的声音,淹没了两个当事人。

  许大茂跟娄小娥坐在一起,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现在虽然在努力的装出一副正常男人的样子,但是不经意之间,偶尔也会被人看到自己女性化的行为。

  听众人越说越离谱,傻柱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解释道:

  “我和许大茂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由于棒梗之前被许大茂扔进粪坑、和偷他家鸡的事,我对处理的结果不满意,所以就想着报复一下许大茂……”

  “傻柱你可别狡辩了!你平时报复许大茂都是拳打脚踢,什么时候你的报复手段,竟然变成绑住许大茂,还要脱他的裤子了……”

  傻柱有之前娶贾张氏的先例在,大家现在觉得他做出什么都不让人意外,比如他忽然喜欢上许大茂,自然也就不是不可能。

  “我騲,我特么的真没对许大茂下手,你们爱信不信吧!”

  傻柱开摆了,本来就没做过的事,他问心无愧。

  “傻柱,先不提你是怎么报复许大茂的!”

  阎埠贵拍了拍桌子,继续说道:

  “你认为咱们在棒梗偷鸡这件事上没有处理好,所以就要报复失主许大茂?你自己说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想到秦淮茹平时的抱怨,傻柱就很气愤:“棒梗这么小不懂事,偷了他的鸡,赔钱就行了。可是他要开全院大会,把棒梗的名声都毁了!”

  许大茂还没反驳,阎解成就说道:“傻柱,你忘了棒梗在偷鸡之前,就已经去杨医生家里偷过东西,接着棒梗在教室里拉了,你还和秦淮茹一起,准备讹诈人家杨医生来着!”

  “没错,在偷许大茂家的鸡之前,棒梗就是个惯偷了,他不仅没有接受教训,反而屡教不改,真是活该他有这个坏名声!”

  “棒梗这小子手脚不干净,都怪傻柱你这个做爷爷的,和贾张氏这个做奶奶的,是你们一味的包庇和纵容,把棒梗教坏了。”

  “傻柱,你要给许大茂道歉和赔偿,要好好的反省,以后要懂事,不能由着性子来!”

  “……”

  饶是傻柱的嘴皮子再利索,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批评和指责下,他也是只能哑口无言。

  聋老太太坐在椅子上,心中叹息不已。

  在她眼里,傻柱除了和贾家关系太近以外,什么都好。

  而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这么些事,她仔细想来,傻柱每次吃亏倒霉,都跟贾家脱不了干系……

  “不行,得想个办法,让傻柱和贾家断了来往!”

  聋老太太闭上眼睛,在心里暗忖着。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689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