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74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074章 姜还是老的辣


  上午九点半,全院大会再次召开。

  在聋老太太的支持和叁大爷阎埠贵的主持下,娄小娥和许大茂很快就达成了离婚协议。

  娄小娥大气的很,也没要许大茂那三瓜俩枣,直接拿回自己的衣物和嫁妆,搬到了聋老太太那里住下。

  一切尘埃落定。

  “娥子姐,你中午到我家来吃饭吧,我想跟你说说话。”

  丁秋楠拉着娄小娥的手说道。

  娄小娥偏过头,瞥了来看望自己的杨庆一眼,见他含笑点头,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饭桌上。

  “这个许大茂真是太坏了,明明是自己的问题,居然怪到娥子姐你身上!”

  虽然早就从杨庆那里知道许大茂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亲耳听到娄小娥诉说种种经历后,丁秋楠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都离婚了,那就别再为许大茂生气了,气坏了身子难受的还是自己,来,娥子姐,你多吃点菜!”

  杨庆拿过娄小娥和丁秋楠的碗,给她门分别舀了几勺玉米排骨汤。

  看着杨庆手上熟练的动作,娄小娥感觉有点想哭,和许大茂结婚到现在,他给自己盛过几次饭,夹过几次菜?

  “杨庆,你说为啥娥子姐就这么不幸,嫁给了许大茂这种人呢?”

  丁秋楠还是愤愤不平。

  其实在《人是铁饭是钢》的原剧情中,她的经历比起娄小娥,也好不到哪儿去。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幸和幸福,娥子姐还很年轻,她以后肯定会否极泰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虽然中午没有烧鸡汤,但听了杨庆的这番话,丁秋楠和娄小娥都像被灌了心灵鸡汤一样,果然不再提许大茂了。

  “娥子姐,晚上我们俩个去逛街吧。”

  丁秋楠又提议道。

  “这个主意好!我们晚上先去老莫吃饭,然后去西单逛街……让他许大茂也看看,你娄小娥离了他,过的反而更加舒服!”杨庆笑道。

  看着这夫妻俩一唱一和,娄小娥忍不住笑出声,胃口也好了很多。

  整个一下午,娄小娥都在和丁秋楠说话。

  到了傍晚,娄小娥回到后院,跟聋老太太说了自己要和丁秋楠出去逛街的事,然后就换了身衣服,推着自行车出门了。

  看着娄小娥远去的背影,聋老太太微微摇头,然后拄着拐杖去中院看望傻柱。

  “老太太,你来的正好,我炒了个鸡蛋,正准备给你送过去呢!”

  傻柱的钱袋子亏空的厉害,不过吃的倒是不怎么缺,毕竟是轧钢厂大厨,稍微截一点点下来,就够他改善生活了。

  “傻柱,你和贾张氏离婚这么久了,有没有想着再去找个对象啊!”

  聋老太太坐下来,开口就问傻柱找对象的事。

  傻柱笑道:“老太太,我已经拜托叁大爷帮我介绍对象了,他也收了我的礼,估计这几天就会有结果了。”

  聋老太太闻言一惊,关心的问道:“你找阎埠贵给你介绍对象?”

  “对,我看上了棒梗的班主任冉老师,叁大爷跟她熟,我就请他帮忙介绍一下。”

  傻柱一边把菜端上桌,一边对聋老太太说道。

  “冉老师?她是个寡妇吗?”

  聋老太太问。

  傻柱无语道:“老太太,我傻柱在你眼里,难道就只能找寡妇结婚不成?”

  这个傻柱子啊,心里怎么就没点数呢,人家冉老师一个黄花闺女,嫁给你这个和贾张氏有过一段的人,她图什么啊?

  聋老太太一听,就知道阎埠贵是在骗傻柱的礼物,他根本就不会为傻柱介绍对象,甚至在冉老师面前提都不会提这个事。

  “傻柱,阎埠贵是在骗你呢,他就没想着给你介绍冉老师。”

  想了一下,聋老太太还是说了出来,毕竟她是要撮合傻柱和娄小娥的,如果能早点让傻柱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有利于她接下来的操作。

  “老太太,叁大爷他应该不会骗我吧?”

  傻柱目前感觉阎埠贵除了抠门爱算计之外,总体还算的上是一个好人,应该不至于为了那一只鸡和两斤猪肉来骗自己。

  聋老太太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傻柱,阎埠贵是什么人,你自己得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我说这事其实是想告诉你,因为之前跟贾张氏的事情,你的处境是很不妙的,你应该脚踏实地,认认真真的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

  傻柱听了这番话,心中有所触动。

  在陪聋老太太吃完晚饭、送她回到家里后,傻柱便径直到了前院阎埠贵家。

  “叁大爷,那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傻柱问。

  阎埠贵笑道:“傻柱,你别这么急啊!开学那天我太忙了,根本就没时间去找冉老师说事。这样吧,明天我去学校,一定找机会给你说说。”

  看着叁大爷诚恳的样子,傻柱也就稍稍放心,又说了几句话后便告辞了。

  “爸,傻柱那个狗东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一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竟然异想天开的认为冉老师会看上他!”

  在傻柱走后,阎解成便笑着对阎埠贵说道。

  阎埠贵教育儿子:“解成,话可不能这么说,要不是傻柱对冉老师有想法,你能吃上点好的?”

  阎解成心道你让妈把肉腌了留着以后慢慢吃,自己这会儿还没吃上呢!

  “爸,那傻柱明天要是再来问,你怎么说?”

  阎埠贵笑道:“我就说冉老师没有看上他呗,他一个和贾张氏结过婚的人,人家冉老师看不上她也很正常吧?”

  阎解成担心的说:“那傻柱万一跟咱们要回礼物……”

  阎埠贵满不在乎道:“我又没说收了他的礼物后,一定就能办成事。”

  阎解成恍然,竖起大拇指恭维道:“爸,我真服你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阎埠贵战术后仰,十分的得意:“那可不是,你小子还有的学呢!”

  阎解成见阎埠贵这会儿心情很好,便试探着请求道:

  “爸,你这算计的学问太高深了,我一时间学不会。不如,你就先让我学一下自行车吧!”

  见儿子想染指自己宝贝着的自行车,阎埠贵立刻就换了个脸色,想也不想的拒绝道:

  “不行,你不会骑自行车,万一刮掉了一点漆,我得心疼死。”

  阎解成顿时无语,心道我特么的要是会骑自行车,那还要跟你借车来学吗?

  “爸,我给你保证,哪怕是自己摔断腿,也绝对不会把你的车给刮掉哪怕一丁点儿的漆!!”

  “还是不行!解成你要是想骑自行车,就自己去跟别人借,比如杨医生他人就很不错,应该会愿意借给你的!”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6547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