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75章 车轱辘不见了

第075章 车轱辘不见了


  阎解成最终还是没向杨庆借自行车,因为他根本就没法开口……

  自己家里有自行车,却因为怕被刮坏这种理由,不想给儿子学,然后还要儿子去跟邻居借,合着邻居的车就不怕被刮坏呗!

  “爸他也太抠门了!”

  阎解成很不满,却无可奈何,他的工作还要阎埠贵帮忙解决,现在他平时只能打零工赚点小钱,就这,还要上交大部分给家里公用。

  时间来到第二天,棒梗准备去上学,傻柱在路上拦住他,给了他五毛钱,让他下午放学的时候去问冉老师,叁大爷有没有给她说自己的事。

  棒梗过年的压岁钱,大都被秦淮茹以保管的名义拿走了,现在身上也就剩下两分钱,傻柱这时候直接给他五毛钱,他哪会拒绝呢?

  轧钢厂下班的铃声响起,傻柱拎着两个饭盒,乐呵呵走回的大院。

  他今天的心情很好,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让刘岚和徒弟马华看了,心中好生诧异,感觉他就像是回到了和贾张氏蜜里调油的那段时间。

  马华还特地问了一下是不是又谈上对象了,傻柱笑而不语,在阎埠贵带回好消息之前,他还是想要卖个关子的。

  然而这份好心情并没有继续下去,阎埠贵有自行车,回来的比傻柱要早,所以傻柱进了四合院大门后,就没有先回中院,而是找到阎埠贵,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

  阎埠贵自然拿出“冉老师嫌你和贾张氏结过婚,没有看上你”的那套说辞,顿时就把傻柱给气坏了。

  傻柱瞪着眼睛,没好气的问道:“叁大爷,你该不是没有帮我介绍,而是自己找了个借口糊弄我吧?”

  阎埠贵早就料到傻柱会这么问,不急不徐的解释道:

  “傻柱,你把叁大爷我当成什么人了?处对象成与不成,那是你和冉老师的事,我就是个带话的,难道这也要骗你?”

  傻柱将信将疑,他准备回去找棒梗,问一下阎埠贵究竟有没有和冉老师说。

  “秦姐,棒梗呢,他不是放学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没有找到棒梗,傻柱就去问秦淮茹。

  “棒梗?他带着小当和槐花出去玩了,估计要等一会儿才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秦淮茹一边说,一边从傻柱手里接过饭盒。

  “也没什么,我早上让他帮忙问冉老师一点事,现在就想过来问他一下。”

  傻柱没有隐瞒秦淮茹。

  真是个傻子,找阎埠贵帮忙,还不如把鸡和猪肉送给我家三个孩子补补……

  秦淮茹尽管心中腹诽,却也乐得看见傻柱吃瘪,她就希望傻柱打光棍,这样就能一直接济她们家了。

  “傻柱,你先回去吃饭吧,等棒梗回来了我就让他去找你!”

  拿着傻柱带回来的饭盒,秦淮茹也没说要留他吃饭。

  傻柱并不在意。

  其实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经常在贾家吃饭,那么大家估计就会认为他想和贾张氏复合……要是又传出这种名声,那他可真就欲哭无泪了。

  ……

  棒梗先带着两个妹妹,去买汽水喝,然后把剩下的钱买小鞭炮。

  点燃随身带着的香后,棒梗就开始玩了起来。

  在两个妹妹的欢呼声中,他把一个个小鞭炮扔到水里、坑里,甚至用来炸蚂蚁洞……

  只是有过上次坑中呀屎的教训后,棒梗可不敢再把鞭炮扔到厕所里了。

  一个多小时候,棒梗带着两个妹妹意犹未尽的回家。

  秦淮茹问小当:“你哥带你们干啥去了?”

  小当兴奋道:“喝汽水,放鞭炮,好玩!”

  槐花口中也嘣嘣的叫着,模拟鞭炮炸响的声音。

  闻言,秦淮茹一把拉过棒梗,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板着脸教训道:“你这孩子又乱花钱……”

  贾张氏靠在一边,咂咂嘴不满道:“两个小赔钱货喝什么汽水,还不如给老婆子我喝。”

  还有脸说小当和槐花,你贾张氏不也是个赔钱货?

  对于棒梗有了好处能想到两个妹妹,秦淮茹还是很欣慰的。她虽然重男轻女,却也没有严重到贾张氏这个地步。

  “妈,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要喝汽水!”

  贾东旭也是说了贾张氏一句,这让素来相忍为家的秦淮茹心中好受了些。

  贾张氏斜着三角眼,气呼呼的说道:

  “东旭,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到这么大,还给你娶了媳妇,你咋能这么说我呢?哎,以后我老了,怕是指望不上你了!”

  合着你还想指望我给你养老呢?

  贾东旭十分无语。

  如果不是之前突然短暂恢复了一下,贾东旭觉得自己应该最多也就再挺个几年而已,到时候肯定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能给你养老?

  “妈,什么时候吃饭啊,我肚子饿了。”

  被轻轻打了两下,棒梗不痛不痒,转头就忘了。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秦淮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棒梗,傻柱今天让你去问冉老师,你有没有去问?”

  棒梗只是点点头,然后继续大口的吃着馒头和傻柱带回来的菜。

  他像是在和贾张氏、贾东旭两人比赛,生怕筷子动的慢了,下一秒菜就没了一样。

  秦淮茹又问:“冉老师怎么说的,叁大爷有没有和她提傻柱的事?”

  棒梗正鼓着腮帮子吃嚼,闻言只是摇了摇头。

  半个小时后,棒梗来到傻柱家里,告诉他阎埠贵没有把他介绍给冉老师。

  傻柱瞬间就火了,没想到叁大爷看起来文质彬彬、人模狗样,居然真的骗了自己!

  他下意识就要去前院和阎埠贵理论,不过转念一想,就算和阎家大吵一架,恐怕也没什么用,不如自己就当作不知道,然后暗地里狠狠的报复一下他们家。

  说干就干,傻柱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在阎埠贵新买的自行车上。

  第二日早上。

  阎埠贵起来后,总感觉自己忘了点什么,直到吃完早饭,要去学校上课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停在屋外的那么大一辆自行车,居然不见了!

  “难道被解成偷偷骑出去了?”

  阎埠贵快步走到大儿子的屋里,发现他还躺床上呼呼大睡呢!

  “不好,我车被人偷了!”

  阎埠贵心急的跑出去寻找,发现自己的车正靠在大门外墙边上。

  不过可惜的是,自行车的整体车身框架还在,就是两个轱辘消失了。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654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