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 第077章 得意的阎解成

第077章 得意的阎解成


  “杨庆,你是不是知道谁偷了叁大爷的车轱辘?”

  刚出大门,丁秋楠就好奇的问道。

  “一开始我还不确定,但在听了易中海的话之后,我就可以肯定这个小偷是傻柱了。”

  “因为如果小偷是其他人,易中海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小偷是傻柱的话就不一样了,他是易中海挑中的以后能给自己养老的人,所以易中海肯定不希望他出事。”

  杨庆给她解释了一下。

  “竟然是傻柱……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丁秋楠又问。

  “我想傻柱应该是被阎埠贵算计了吧,他虽然容易犯浑,倒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得罪人。”

  杨庆觉得傻柱可能还是像原剧情中那样,送礼给阎埠贵让他帮忙介绍对象,然后阎埠贵没办事,让他心中不满,于是就出手报复了一下。

  “算计?叁大爷为什么要算计傻柱?”

  “可能是傻柱请他帮忙介绍对象,他收了礼后却没办事吧!”

  傻柱请叁大爷帮忙介绍对象?

  对于傻柱和贾张氏的那段情史,很多人谈起来都是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丁秋楠也不例外。

  她和娄小娥私下聊天的时候,也一起研究过为啥傻柱会看上贾张氏。

  两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傻柱这家伙精神有问题。

  就像是吃海鲜,正常人都喜欢吃新鲜爽口的海蚌。

  傻柱却不一样,他偏偏要尝试一下不新鲜且煮了很长时间导致肉质变老的海蚌,在吃了一口觉得不行后,他才开始后悔,想要再把这道菜退回去……

  这事做的,就很让人看不过眼。

  比如娄小娥,她现在对傻柱的印象可不好,聋老太太的打算注定是要落空了。

  “杨庆,你说傻柱这回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还是贾张氏那种的吗?”

  丁秋楠笑着问。

  “也不是没可能,谁知道傻柱是怎么想的呢?”

  杨庆还有一张姻缘符没用,如果傻柱想找的对象,不是棒梗的班主任冉老师,而是一个贾张氏这样的,那他不介意再次出手相助。

  去轧钢厂上班的路上,易中海和傻柱走在一起。

  “傻柱,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敢偷老阎的车轱辘?”

  易中海语气严厉,非常不满。

  “壹大爷,这事不能全怪我,是阎老抠先收了我的礼,却不帮我介绍冉老师,还骗我说人家看不上我,我知道后就想着整他一下,这有什么错?”

  傻柱生气又委屈的说道。

  “那你也不能这么报复啊!万一他真的去报案,到时候把你抓进去,你这辈子就毁了……你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之前怎么就不知道多想想后果呢?”

  易中海恨铁不成钢。

  “我把车轱辘都藏好了,就算他去报案,也不一定能抓到我!”

  傻柱还在嘴硬。

  “行了,晚上你把车轱辘拿给我,我再替你垫三十块钱,一起给老阎送过去。”

  说到这三十块钱,傻柱又来气了。

  “都怪杨庆那个狗东西提醒,要不然阎老抠肯定不会要这三十块钱!不行,我得找个机会整治他一下。”

  “傻柱,你特么的别乱来了!我是能帮你一次、两次,但不能一直帮下去啊!你是不是忘了,你和秦淮茹当时想要讹诈人家杨医生,最后却差点被他送进去的事了?!”

  听傻柱又要乱来,易中海真是气得够呛。

  同时他心里也在反思,觉得是不是自己平时真的太纵容傻柱了,导致他张口闭口,动辄就要整别人。

  “好吧,壹大爷,我听你的,不找杨庆的麻烦。”

  见易中海真的生气了,傻柱口头上也就没再坚持。

  时间一转,来到晚上八点。

  阎解成方便了一下之后,从公厕里出来,准备回家继续和弟弟阎解/放下棋。

  走了几步路,他忽然看见不远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伫立着一个人影,且似乎正在对他招手。

  阎解成也不害怕,暗暗戒备着走了过去。

  “秦姐,怎么是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走近后,阎解成愕然发现,站在这里对他招手的,竟是秦淮茹。

  “解成,你月底应该要结婚了吧,姐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不懂的,需要姐帮忙?”

  秦淮茹笑吟吟的说道。

  此时她头发披散着,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慵懒的韵味。

  “帮忙?!秦姐,结婚到底怎么操办,我也不太清楚,一直都是我爸妈在忙。要不,你去问问他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你帮忙?”

  有不少男人和阎解成一样,明明是新郎,却完全不懂整个结婚的流程,最后都是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家。

  “解成,看来你是真的不懂啊……姐想说的是,你之前没有碰过女人,知不知道结婚那天晚上,应该和你对象做什么?”

  秦淮茹用小拇指拢了一下耳旁的乱发,说话的语气中,隐隐有种撩人心肝的诱/惑。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阎解成现在虽然还只是一个连女人手都没碰过的黄花闺男,但也曾听其他人说过,夫妻之间应该怎么……

  不过,秦淮茹她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她难道是想教我那个?

  这不太可能吧,我又没像傻柱那样给她好处,她凭什么和我……

  阎解成脑子里懵懵的,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直到秦淮茹提醒的咳咳两声,他才回过神,喉咙翻滚,双目放光的说道:

  “秦姐,我如果没听错的话,难道你是想……你愿意……?”

  眼底的黯然之色一闪即逝,秦淮茹作出了一副失落的神情,叹息道:

  “解成,姐偷偷的把你喊到这里,又说了那样的话,难道你还不相信吗?”

  闻言,阎解成双手连连挥动,像是鼓风琴一样。

  “秦姐,我是太惊讶了,所以才有点不敢相信,想要向你问清楚。其实,我也注意你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跟你亲近……”

  看着阎解成一脸猥琐的样子,秦淮茹心中暗叹一声,很想就此离开。

  不过想到丈夫贾东旭的要求,她又不得不打起精神,继续勾/搭对方。

  “解成你既然有想法,为啥不来找姐?知不知道你贾哥瘫在床上不能动,姐我很多个晚上,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眼前这个女人一脸幽怨的抱怨自己的老公没用,让阎解成兴奋的快要炸了。

  他把胸口拍得砰砰作响,对秦淮茹作出保证,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他阎解成一定为她排忧解难,再所不辞。

  秦淮茹满意的点点头,和阎解成另约了一下时间、地点,接着便先回大院了。

  看着女人远去的娇娆背影,阎解成心中升起一股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你贾东旭总是炫耀自己娶了秦淮茹这个漂亮老婆,现在她不但嫌弃你,还主动找上了我;你傻柱天天给秦淮茹送钱送吃的,结果呢,她对你不屑一顾,反而看上了从没送过东西的我!”

  阎解成得意的想着,往回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好似踩在云上一样。

  此时,他已经把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忘在脑后,心里想的全是秦淮茹了。

  “哥,你遇到什么好事了,怎么脸上笑成这样?”

  对于弟弟阎解/放的好奇,阎解成只是得意的笑笑,并不解释。

  


  (https://www.biqudu.com/22026_22026612/977593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