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噬星空从绑定罗峰开始 > 第19章 我们这算不算在约会啊

第19章 我们这算不算在约会啊


  〖系统,共享江芳和她丈夫的记忆。〗

  很快,一小段记忆出现在陈久的脑海里。

  记忆中,江芳和她的丈夫也是在训练营里认识的,两人都是江南基地市的,江芳比他的丈夫还大两岁。因为江南阁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时间久了两人就有了好感。

  于是在江芳毕业之前的那个一月,两人回了基地市办理了结婚登记。

  结果,他们刚刚登记结婚当天,就收到了武馆下达的紧急任务。他们不得不急匆匆地出发,前往荒野区执行任务。

  就在他们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江芳的丈夫去世了。

  江芳对外宣称她的丈夫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可她心里一直都知道,她的丈夫是被人陷害死的。

  江芳带她丈夫的尸体回到基地市,那条紧急任务就忽然不了了之了。

  之后,江芳回到训练营申请毕业,并在训练营担任老师一直到现在。

  ‘原来她和她丈夫就只是登记结婚呀,他们竟然连KISS都没有过。那好吧,这波稳了。’

  对于江芳的前任,陈久并不觉得可怜。一个不知道藏拙,不知道藏底牌,就知道莽的家伙,突然得到了与自己实力不匹配的好处,那必然是会遇到劫难的。

  要怪只能怪他实力太弱,如果他是战神,如果他是精神念师,他就不会遗憾地死去了。

  说白了,他就是有主角的遭遇,却没有主角的命。

  ‘这家伙死得确实挺冤枉的,如果将来算计他的人又来算计我,那我不介意顺手帮他报仇。如果没有人算计我,那就算了。我也不会特地为了帮他报仇而去查一件十几年前的事。’

  江芳看到陈久坐在那里阿呆,还不知道陈久在偷看她的记忆,她还以为陈久是第一次来她家里,有点放不开。

  “小久,快吃呀,一会儿就凉了。”江芳说着给陈久夹了一块肉。

  “哦,好的。”陈久吃着肉含糊道,“江老师,我们这算不算在约会啊?”

  江芳俏脸一红:“瞎说什么?谁跟你约会了?”

  “可是我听别人说男生女生一起吃饭就是在约会呀。”

  “我又不是女生,我是你老师。”

  “可是老师也是女的呀。”

  “你再瞎说就别吃了,我只是看你这几天刚来训练营不适应,想做一顿饭给你吃。你可不要辜负老师的一番心意。”

  “哦。”

  陈久心里好笑,他才不信这顿饭有那么简单。他现在也摸不清江芳到底是什么想法,不过没关系,有共享系统在就可以慢慢影响她的想法。

  于是陈久给江芳共享了一个念头——我真的是在跟陈久约会呀。

  江芳心里刚生起这个念头,就被她压了下去。

  可是看她那滚烫的脸颊就知道,这个念头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老师,你跟其他男生约会过么?你们约会除了吃饭还做什么事情啊?”

  江芳瞪了陈久一眼:“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好奇呀,我还没谈过女朋友呢,老师不是让我在训练营里找个女朋友么,正好跟你取取经。”

  江芳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听到陈久要找女朋友的时候,一个念头忽然在脑海里回荡——陈久怎么可以有其他女朋友!

  趁着这份莫名其妙的醋意,江芳斥责道:“你才16岁,谈什么恋爱,好好修炼才是正事。”

  话刚说出口,江芳就后悔了,‘我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我和他当初不也是在训练营里认识的么?小久在训练营里找女朋友有什么不可以?’

  一想到这里,江芳又忽然想到陈久和赵若住在江南阁,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成双成对啊!

  于是江芳鬼使神差地问道:“你觉得赵若怎么样啊?”

  “啊?”陈久刚刚还在得意江芳受他共享念头的影响而吃醋,一时间没听清楚江芳问什么。

  “我是问你觉得你赵若师姐这个人怎么样?”

  ‘怎么又扯到赵若那里了?难道她在吃师姐的醋么?’

  陈久觉得可以试探一下。

  “赵若师姐挺好的呀,她还说要做我女朋友呢。”

  江芳一惊:“什么?她什么时候说的?”

  这话刚出口,江芳就察觉到不对,连忙低下头吃饭。

  “不方便说就算了。”

  ‘嘿嘿,果然在吃醋。’陈久如实道:“就是我刚来训练营那天啊。”

  ‘怪不得赵若这么维护小久,原来她对小久早有意思。不行,赵若可配不上小久,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江芳还没意识到,在共享对象的好感和共享念头的双重影响下,陈久已经彻底打开了她冰封的内心,走进了她的心里。

  果然,越坚固的堡垒就越容易从内部攻破。

  “你不是说来训练营是为了提升实力,没心思谈恋爱么?”江芳只觉得心跳忽然加速,十几年来都没有今天这么激动过。

  “对啊,所以我才拒绝了师姐。”

  ‘拒绝了就好,拒绝了就好。’

  “快吃饭吧,一会儿都凉了。”

  “哦。”

  陈久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给江芳共享念头。

  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就行,毕竟欲速则不达。

  他在训练营的时间还长得很,又不是要今天就把江芳拿下。

  只是,陈久也没意识到,他已经成功走进江芳的内心了。

  江芳默默地吃着饭,脑海里一直在回荡一个问题——我和陈久真的有可能么?

  这一个问题又引申出更多的问题。

  陈久会不会在乎我年龄比他大?毕竟我都比他大二十岁了。

  他家人会同意我跟他在一起么?

  他会不会介意我结过婚?

  突然间,江芳又想到了自己丈夫是尸体。她那红扑扑的脸颊顿时一片煞白。

  不行,我不能害他,我已经害死一个人了,不能再害小久。

  我是小久的老师,怎么能想这些事呢?我的目标就是教导小久,让他成为战神,成为议员。

  议员?

  如果小久成为议员,我跟他是不是就可以了?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念头在江芳心里飞舞,她的心乱了。

  两人沉默着吃完晚饭,陈久站起来要帮江芳收拾桌子。

  “你别动,我来收拾桌子就行了。”

  陈久却压根儿不停。

  “老师,没事的,这些活我都做过。你不知道,我还没成为武者的时候,每天都是我做晚饭呢。饭碗也是我刷。这点小事就不要计较了。”

  江芳不再阻止陈久,两人一起忙碌着收拾碗碟。

  看着陈久忙碌的样子,江芳忽然间笑了。

  


  (https://www.biqudu.com/20814_20814767/978127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