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威势惊天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威势惊天

  此子可是生活在这个气息孱弱的苍冥界啊,在这里生活修炼,便能够在这般年纪达到地混境巅峰,这修炼天赋也太好了吧。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宫申更加奇怪的是宋立是如何在气息如此孱弱的地方融合混沌之气的。加上刚刚宋立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宫申甚至联想到,如果宋立与他一样,同样生活在气息更加磅礴浓郁,混沌之气无需自行融合,直接吸取便可的神渺大陆上,此子现在会是怎么样一种成就。

  不想不知道,稍微深想一番,宫申吓了一大跳。

  苍冥界上,怎么可以有天赋如此强大之人?

  而就在这时,宫申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少宫剑居然颤动起来,颤动的同时,还发生嗡嗡的剑鸣之声。

  “呃,怎么回事?”

  宫申轻吟了一声,下意识的抬起头,却发现此时的宋立手中持着一把通体如血通红无比的长剑,如血的红芒泛着在剑身上下如同火焰一般扑簌簌的翻腾。

  “炎神剑……”宫申当即就认出了宋立手中的长剑。

  宋立不禁一怔,宫申并非是神族之人,他是来自外域的人,按道理说不应该一眼就认出炎神剑才对。

  “你竟然认得炎神剑!”

  “啊,炎神剑竟然在这里,如果炎神剑在这里,那岂不是说玄冰斧也应该在这里。”一旁的宫崎下意识的惊呼出声来。

  宋立微微皱眉,对方反应这么激烈,而且知道炎神剑的同时还知道玄冰斧,莫不是这两把神兵与他们宫家有关系。

  宋立思虑之时,宫申怒喝道:“我当那个废物将炎神剑和玄冰斧藏在了什么地方,无论如何都寻不到,原来是藏在了此地。哈哈,今日一行,看上去不会空手而回了,小子,痛快将炎神剑和玄冰斧交给我,那两把神兵乃是我宫家的镇族之宝,速速交还给我。”

  宫申双目冒火,似乎这炎神剑和玄冰斧对他而言有着极其巨大的诱惑力。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喊他们一声,你看看他们答应么?”宋立撇嘴道,顿时觉得宫申毫无道理的要求有些好笑。

  宫申一怔,“呃……”反应过来后,不禁满脸怒容,“法宝兵器又不会说话。”

  宋立笑容转冷,喝道:“那我就让炎神剑告诉你,它是我宋立的。”

  话音刚落,宋立浑身上下被一片紫红色的光芒所笼罩,继而,整天天空都被染成了紫红色的,周围的温度也陡然间升高数倍,让人有一股被强盛热量炙烤之感。

  “御火游天斩!”只听得宋立高呼一声,旋即,他手中的炎神剑好似变成了与天地同高的巨剑,猛然间斩落下来。

  呲呲呲!

  随着着巨剑的斩落,天地之间,爆发出无数的火团,恐怖的热量四下里蔓延。

  磅礴的剑威,好似形成了实质的火雨,与炎神剑一同降临在宫申的头顶。

  此时的庄应天等人更显惊讶,面带骇然之色。

  “御火游天斩……这不是烈焰宗的顶级剑技么,怎么是怎么学会的。”

  “现在的烈焰宗宗主也无法施展出力量如此恐怖的御火游天斩吧。”辉羽钦亦是叹道。

  “真是奇怪了,如果说刚刚那一招日影冥图宋立可以施展出来可以解释为宋立极有可能是冥图教的后裔,那这一招御火游天斩又该作何解释。”庄应天皱着眉道,庄应天可从来都没有听烈焰宗宗主说过宋立是他们烈焰宗的人。

  “宋立刚刚在你们人族祖祠中突然突破,现在又好像懂得你们人族所有的高阶武技,莫不是他将你们人族祖祠内所有祖辈强者的意识都给吸收了吧。”辉羽钦猜测道。

  庄应天猛然一惊,喃喃道:“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

  “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难怪他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强大。”鳌宇亦是叹道。

  而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的火势几乎已经达到了顶点,周围的地面已经干涸崩裂,沙土因为已经极致的脱水也被微风卷荡起来。

  宫申大惊失色,喃喃道:“这火焰好强,即便是在神渺大陆,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火元力如此旺盛的火焰。”

  宫申能够感觉到,不断涌入宋立手中炎神剑中的帝火火元的强大气息,对于他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探查出帝火火元的威势,根本不是难事。

  然而,感受到帝火火元的强大之外,宫申无法淡定了。

  若是普通的火焰,火元不够强,即便它爆发出的热量多么的强烈,也根本无法伤害到宫申半分。

  但是,帝火的火元,却并非宫申能够无视的。

  宫申此时已经发现,如果此时不立刻出手抵挡,待宋立这一剑真的轰在他的身上,剑威他可以无视,但是这火元的威力,他却不能无视。

  “可恶,怎么会这么强。”宫申怒喝一声。

  宫申在来到苍冥界之前,心中有着无尽的信心,在他看来,苍冥界上根本没有能够伤害到他的人。即便他不动用神烙的力量,站在那里让苍冥界的修炼者们轰杀,苍冥界的这些修炼者因为所修炼的气息与混沌之气有着极大差距的缘故,也根本无法轰破他身体的防御。

  可是,现在他发现,他大多特错。

  苍冥界上,不但拥有和他们神渺大陆之人一样,修炼混沌之气的,而且这人还拥有即便在神渺大陆上,也绝对算是宝贝的强盛火焰。

  更加关键的是,此人竟然还有他们宫家震族四宝当中的炎神剑和玄冰斧。

  炎神剑,加上本就火元力极其旺盛和精纯的帝火,即便是宫申,也嗅到了一丝死亡将要来临的气息。

  在一个低阶的地域,面对一些他视作蝼蚁的人,他竟然感觉到一股死亡来临的气息。这种感觉,让宫申更加的惊慌和恐惧。

  不过,宫申毕竟来自于神渺大陆,而且在神渺大陆,他也算是天才。短暂的诧异和惊慌之后,宫申立刻恢复如常。

  仍旧发出微鸣之声,与炎神剑做出呼应的少宫剑被他时间抛起,接着,少宫剑与他的掌心连接而成一条细细的气丝,随着宫申手腕一抖,一把少宫剑顿时变成了了五把。

  五把少宫剑,绽放出五种不同的色彩,而且剑身的气息也各不相同。

  “呃……”正在观战的庄应天不禁轻吟了一声,随即道:“此子好像要以一人之力形成剑阵。”

  一般来说,剑阵的形成至少要三人以上,而且在多人配合熟练的情况下,剑阵能够发挥出极强的威力。

  可是眼前的宫申却想要以一人之力操控五把剑锋,形成剑阵,这等手段,苍冥界上很少有人能够施展。

  那五把少宫剑,所展现出的力量有着很大的不同,形成相托相依之势,并且向着周围散发出来的剑威,向下合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穹顶,将宫申包裹起来。

  “宋立,如何?”宫申得意的猛喝一声。

  不得不说,这少宫剑形成的剑阵防御力是极强的,一眼望过去,那穹顶一般的剑威,好似自行形成了一片天地,外边的人很难攻破。

  然而宋立就好似没有看到一般,炎神剑仍旧斩落在那穹顶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整个苍冥界都好似震颤了一番。

  “好强的轰击啊,这两人的实力真是强悍啊。”

  “这可能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强的战斗了。”

  “那家伙是域外强者,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也就罢了,可宋立却是咱们苍冥界的人,他竟然也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王锐和龙紫嫣身后,一众人族和神族的年轻修炼者们均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之中不但充满了恐惧,恐惧之中或多或少的还带着些许的艳羡,同样的年纪,可是人家宋立的实力已经达到如此地步,甚至于现在都成了整个苍冥界的希望,而他们在这样的战斗中,只能充当看客。

  虽然头顶的穹顶防御震颤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被宋立的剑锋给轰破,这让宫申更加的得意。

  “哼,你的攻击是无法突破我的防御的,你们整个苍冥界,也没有人能够轰破我释放的剑御!”

  宫申手中的少宫剑,那是不逊色于宋立手中炎神剑和玄冰斧的神兵,正是靠着少宫剑强大的威力以及自身不俗的混沌之气,宫申挡住宋立这一剑完全不成问题。

  虽然脸上得意至极,可是内心当中宫申或多或少都有些郁闷。

  怎么神烙之力对这小子就没用的,如果这小子也受到神烙之力的影响,本少主早就将其给击杀了,何必如此费力。

  “很强的剑御,我的确无法轰破。”宋立叹道。

  宫申脸上的冷笑更为浓郁,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宋立叹息一声后,话锋一转,道:“我的确无法轰破你的防御,可那又如何,反正我也不赶时间。”

  “呃,什么意思?”宫申没有明白。

  就在这时,炎神剑中,磅礴无比的火焰如同液体一般,蔓延至宫申释放出来的穹顶各处,很快就将宫申的剑御给淹没,整个穹顶,似乎每一处都泛着的火元旺盛的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