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30、农务学院的特殊福利

630、农务学院的特殊福利


倒计时64:00:00。

清晨,某间宿舍内。

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睁开眼睛,并在床上抬起自己的手掌,握拳,又放松。

似乎在熟悉着这具身体的力量。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熟悉而又陌生。

他坐起身来,室友一大早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年轻人摸枕头下面,取一封“自己写给自己的信”。

看见信上歪歪扭扭的字,他便皱起眉头来了:
“亲爱的哥哥,这两天我安心上课,每天放学之后就努力跑分,前天我参加了一场篮球赛,报了一节讲座,昨天,我去参加了围棋比赛,直接就晋级了16强,厉害吧?”

“我现在已经攒了115积分了,哥哥不要乱花哟……好吧,哥哥可以花掉35,吃一些好吃的,或者喝几杯酒,我不会心疼的!哥哥喜欢喝酒就喝吧!”

“不过……哥哥还是尽量给我留一些哈,因为我想兑换学院的万神雷司第一节呼吸术玩玩,另外,大家都在说私人影院里电影非常好看,我想去看看。”

“对了,我今天放学之后还抢到了野外生存课,哥哥记得帮我去上,还有围棋入围8强的比赛,哥哥下棋比我厉害,肯定可以晋级的,哥哥加油!”

“还有还有,Zard哥哥答应我,等下次我回来,他会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年轻人苍白的脸庞上,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尤其是当他看到‘Zard哥哥’这几个字样时。

他拿出手机拨出电话。

电话打通了,对面Zard传来声音:“喂,小羽啊,哥哥忙呢,今天不能带你玩啊。”

幻羽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哈哈哈哈哈哈,这事闹的,我这边信号不好啊,挂了挂了,”Zard吓的魂都没了。

幻羽没有计较Zard趁自己不在,占自己便宜的事情,只是冷声说道:“你这一天天早出晚归的,干什么呢?”

Zard:“啊……我在探寻这座海岛啊,南边那块地方好像真的是禁忌之地,只不过黑森森的,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我让你确认庆尘是否在扮演陈岁,你确认了吗?”

“喂,土里信号不好啊!等我回地表再给你打电话!”Zard竟是把电话给挂了!

幻羽怔怔的看着手机,什么情况?!

他穿好衣服起床,看了一眼自己放在门前的一排小跳蛙,确认没有异样才去洗漱。

他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苍白的面色,然后转身背着书包出门,往主教学楼走去。

走在路上时,幻羽打开背包看了一眼。

他千叮咛万嘱咐,写信告诉弟弟一定要迭雨燕,结果还是迭了一背包的小跳蛙。

不用想,这肯定是Zard搞的鬼!
一天的课程,对于幻羽这样的高手来说,无聊又乏味,其他同学倒是听的津津有味,毕竟都是很实用的课程,比如教你如何在里世界防诈骗,如何在里世界如何自保,还有实用的格斗课程,以及战斗常识。

可这玩意,对幻羽一点用都没有。

下午3点40分,放学。

他往科技学院的主教学楼走去,想要在远处再观察观察那个陈岁。

然而就在此时,幻羽手腕上的电子表竟然响了。

他低头一看,赫然是一句定时留言:哥哥,不要忘了我的围棋比赛哟,这个积分对我很重要!
幻羽站在原地沉默了10分钟:“我特么!”

说完,转身朝围棋比赛的场地走去。

……

……

“准提法胜在传播快,群体实力提升快。”

“万神雷司胜在杀伤力强,但修行相对缓慢一些,没有禁忌之地的神奇植物辅助,怕是所有人都得熬。”

庆尘躺在椅子上琢磨着。

还得是灌顶好用啊,没有灌顶的话,家长会是成不了气候的。

家人们一个个也就是有着比基因战士更全面的身体素质,但没法吐火喷雷,说到底跟基因战士差别不大。

但这玩意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灌顶。

得了准提法,一个传染俩。

万神雷司就不同了,昨天夜里他刚让小彤云试着修行了一下,小姑娘修行天赋高,刚修行两个小时就能放电了。

这要是时间行者学院六万人都能放电玩,得多么恐怖?
不过,万神雷司的四节呼吸术也提醒了庆尘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所有正统修行传承都要过问心才能抵达A级,那么准提法应该也是可以到A级的。

对于骑士来说,一上来直接用第四节呼吸术,一个个全都惊呼扛不住。

但对那些修行准提法的人来说,前三节呼吸术可能更像是为第四节做铺垫,减轻直接使用第四节呼吸术时带来的伤害。

毕竟准提法上记载,当初西南大雪山里是真的有过A级佛爷啊!

弱一点的A级,也是A级啊!

虽然大部分人依然难过问心,但总会有天纵奇才踏过这个门槛。

白昼与家长会里,能出一两个A级也说不定。

这会儿,要是佛爷泉下有知,听到庆尘的话说不定会跳起来骂娘,一个人打不过12个A级骑士就是弱?骑士还要不要脸了。

庆尘抬头看去,今天农务学院的工作依然是挖坑,真是枯燥又无趣的一天。

他闭上眼睛继续修习万神雷司的呼吸术,不停的壮大着体内的雷浆。

此时他体内雷浆尚且幼小,连填满脏腑都做不到,说不定有一天填满身体,就能和骑士真气一样质变了。

修行时,六名学生听着庆尘身上传来滚滚雷鸣声,诧异莫名。

只不过,他们的生活就像这片土地一样枯燥,挖坑、埋坑,仿佛看不到尽头。

……

……

学院里,学生们如火如荼的跑分。

大家都跟疯了一样,当初玩魔兽世界打本都没现在起劲。

万神雷司!

只要能有修行传承,比什么都重要!

大家都是在里世界中蹉跎过一阵子的人,很清楚如果有了实力,生活会迎来怎样翻天地覆的变化。

可以干掉社团大哥,自己当大哥了。

可以给荒野商队当保镖了。

可以自己去当荒野猎人。

可以不被欺辱。

可以组团去禁忌之地探险,可以去看002号禁忌之地里,传说中参天的大树。

一部正统修行之法,在那个危险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璀璨。

下午3点40放学,所有人都从教室里一涌而出。

先是参加体育活动,赚一点积分。

打排球的,打乒乓球的,打网球的,打篮球的,踢足球的,干什么都有,虽然累点,但积分比什么都重要。

慢慢的,学校里也没有那种书呆子、病秧子了,一群带着眼镜的学生玩的比谁都起劲。

到了傍晚,开始各种户外课程,野外生存、荒野识途、极限运动、枪械知识、急救常识,总共27门课,每门都人满为患,教室里挤四百人,热的所有人满头大汗。

光听课还不行,还得认真听,不然考试的时候考砸了还得扣分。

再到了夜晚,学生们也不在海岛上浪了,之前还有人海边捡贝壳,现在还捡个毛线啊,全都去听讲座。

以往,大家都是有选择性的跑一个项目,每天入账大概2-20积分。

现在人人都抢着完成两三个项目,有人甚至可以一天跑出45分来,简直就是跑分达人。

累?一点都不累!

只不过,其他人可以这么跑,是因为他们白天上课也没消耗什么精力。

但农务学院的六名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放学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哪还有精力去跑分?
南宫元语倒是强撑着去听了一节户外课,结果因为不小心睡着,竟然还被扣了10积分……

不是他不够坚强,而是那位叫Zard的特聘教师太狗了,硬是往他们每个人的极限上设定劳动任务啊。

放学时,孙楚辞看了一眼热闹非凡的活动区,心中叹了一声气便回宿舍洗澡。

看样子,他不可能第一批拿到万神雷司的第一节呼吸术了。

团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拉了下他的袖子:“没事吧?不用羡慕他们,咱们早晚也能拿到修行传承的,不过是晚两天的事情。”

孙楚辞点点头。

可他知道,在内卷如此严重的学院里,拿第一节呼吸术晚两天,到时候拿第二节的时候恐怕会晚两个月,到了第三节的时候呢?是不是会晚两年?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抱歉啊,”孙楚辞笑道:“连累你跟我一起去农务学院了。”

“说什么呢,”团子不好意思的笑道。

这时,她忽然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假小子就是假小子,笑的一点都不好看。

但是笑的很纯粹。

笑的时候,团子忽然说道:“咦,你看那边的萝莉。”

孙楚辞转头看去,赫然看到小彤云在排球场高高跃起,硬着傍晚的夕阳就是一击暴扣,直接将排球给拍烂了。

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那是白昼的李彤云吧……这哪是萝莉啊,这分明是罗汉!”

团子:“哈哈哈哈。”

孙楚辞想到白昼,又是挠了挠头:“也不知道那位老板去哪了,跟着剧组回来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想加入白昼都加入不了。”

团子:“是哦,要是能加入白昼,咱们现在也不用费劲了。”

“走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也许那位老板已经把我们给忘了,”孙楚辞拉着团子离开:“对了,这次穿越,我们可能要再走一趟荒野了,之前那位老板留下的物资可能不多了,咱们还是得靠自己的双手打拼,我给刘明打个电话,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一下穿越后去哪里狩猎。”

他站在夕阳里拨出电话,同伴刘明接起来。

孙楚辞笑道:“喂,刘明啊,晚上来我宿舍一趟?或者我去找你们也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这次穿越后去哪里。”

刘明电话那边欢声笑语,他迟疑着说道:“啊?咱们要去荒野吗,先不去了吧,要不楚辞哥你看看还有没有别人想去,学院里想去荒野的同学很多。”

孙楚辞沉默了两秒:“好。”

……

……

宿舍里传来一阵欢呼声:“我兑换到了!系统通知我去超凡学院领取第一节呼吸术!”

“我也兑换到了!哈哈哈,不枉费我每天跑分!”

倒计时最后一天。

终于有第一批学生省吃俭用攒够了积分,兑换到了万神雷司第一节呼吸术‘至道’。

这些天,大家为了攒积分,连私人影院都空荡荡的。

一个个全都成了分奴。

孙楚辞他们路过那欢呼声传来的宿舍时,只能苦笑一声。

他们的积分还不够。

团子拉了拉他的手:“没关系的,慢一点就慢一点呗。”

“嗯,”孙楚辞点点头,走进了战争要塞之中。

要塞里,庆尘就像是一位真正的麻木不仁的地主老财,一遍又一遍的折腾着农务学院的六名学生。

直到今天上午,南宫元语犹豫了许久才最终有些忍不住了。

不过他也不是要抗议什么,而是走到庆尘旁边,小心翼翼的说道:“院长,我想问问咱们农务学院有没有额外的赚积分方式啊?其他学院都有,比如课堂答题会给点积分,又或者是老师看学生态度勤恳,也会给点积分做奖励,每位老师每周手里都是有100分权限的……”

“啊这,”庆尘睁眼看向南宫元语:“我们还有这个权限吗?”

说完,他看向Zard,Zard则一脸无辜的看向庆尘:“……有吗?”

六名学生停下手里挖坑的动作,一脸震撼的看向庆尘和Zard,你们两个,一个院长一个老师,竟然还不知道这种事情?
庆尘问道:“那院长手里有多少积分啊?”

南宫元语尊敬回答道:“院长手里每周有300分的。”

庆尘想了想:“啊,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我得去跟郑院长确认一下才行,等我确定我手里有积分权限,会酌情给你们奖励的!”

神代空音坦然说道:“院长,我们要兑换学院的万神雷司第一节呼吸术。以后还要学习第二节呼吸术,所以希望院长这边平时可以多给我们一些积分,毕竟我们在农务学院忙完,就没有精力去跑分了。”

孙楚辞、团子、麻京京等人看向庆尘,神情中均有期待。

他们这几天遭受了不少奚落和白眼,但是依然坚持下来了。

大家手上不知道磨出来多少水泡,愈合,又磨出水泡,直到每个人都长出茧子。

鸡血芽确实可以让他们快速痊愈,可磨的时候也会疼痛。

他们现在既然来了农务学院,也不再考虑转院的事情,只想着踏踏实实干活算了。

可其他学生都在热情似火的跑分,他们却像是被世界隔绝了似的。

终究是有点不甘心。

孙楚辞他们得知老师和院长手里都有积分权限之后,就希望他们农务学院也可以平时奖励自己一些。

但这都好几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失望,渐渐变成了绝望。

“万神雷司的第一节呼吸术?”庆尘问道。

“嗯,”孙楚辞点点头。

庆尘展颜笑道:“这个啊……咱们农务学院不用花积分兑换那玩意,来,我教你们。”

农务学院的战争要塞里安静了。

那广阔的土地仿佛被冰霜凝结,也压制住了一切声息。

刚刚庆尘的那句话,就像是在这极静的环境里,突然有一根针掉落在了清脆的大理石地面上。

清晰,宏亮。

漫长的思考也无法让学生们的思绪清晰起来,孙楚辞和团子相视一眼,只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这一次,这位神秘院长给学生带来的震撼,可比那一人50积分来的猛烈多了。

万神雷司第一节呼吸术,竟然不要积分,就可以免费学?

农务学院……如此特殊吗?

南宫元语迟疑问道:“院长,大家都是用积分兑换的,我们直接学会不会违背学院规定啊?”

“不会,”庆尘笑道:“你偷偷学不就好了吗。”

说着,他竟将右手搭在了南宫元语的脉搏上。

下一刻,南宫元语手臂上青色的血管,竟开始一根根渲染成了金色。

他的呼吸频率不由自主的改变了。

原本属于他自己的呼吸,开始随着庆尘呼吸而呼吸。

甚至,连心跳的频率也开始趋同。

南宫元语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只感觉自己身体如一截朽木,而灵魂深处的一声雷鸣轰击在朽木之上,让朽木也重新焕发了生机。

甚至身体内也出现了雷鸣声。

众人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

不是说这修行传承,连昆仑都还没有多少人掌握吗,据说很多学院的老师也才刚刚开始修行啊。

呼吸术是很难掌握的,漫长往复的呼吸频率,稍微出点错误,包括呼吸长短不同都有可能导致失败。

所以,所有正统修行传承都上手极难,得有老师手把手教导一段时间才可以。

可是,面前这位院长仅仅将手指往南宫元语手腕上一搭,这呼吸术便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等等,前几日,院长身体里传来的雷鸣声,不正和南宫元语此时身体内的声音一模一样吗。

区别只是院长的雷鸣声更加淳厚,且是不是伴随着柴火的噼啪声。

一时间,庆尘在所有学生眼里的形象,骤然神秘且强大起来!

庆尘带着南宫元语将第一节呼吸术循环往复上百遍:“记住了吗?”

南宫元语愕然睁开双眼,那呼吸的频率仿佛已经刻在他记忆深处似的。

直到这一刻,学生们终于开始意识到,农务学院的特殊性!
庆尘逐一给学生们‘号脉’,轮到神代空音、团子时,他犹豫了零点几秒,摘掉了Zard脑袋上小树苗的一片叶子,垫在他手指与对方手腕之间。

Zard赞叹道:“限定皮肤还能这么用,太酷了吧!”

孙楚辞一阵震惊,这哪里酷了?
待到庆尘将第一节呼吸术传给每位学生,学生们都纷纷忍不住要盘坐在地上修行起来。

结果还没等他们坐下呢,南宫元语便感觉屁股上传来一股巨力,将他踹在了地上。

庆尘坐回躺椅上:“想修行就晚上回宿舍修行去,这玩意可以代替睡觉。白天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去,我这是农务学院,不是超凡学院。”

学生们哭笑不得,刚刚那位神秘莫测的院长形象,竟又毫无违和的变回了地主老财!

……

五千四百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本章完)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701579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