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42、十方世界!(修)

642、十方世界!(修)


“喂,朋友,”庆尘看着天上的神代云罗,忽然问道:“你公然来帮我的消息肯定瞒不住,我应该算是神代财团的全民公敌吧,又是杀神代云合,又是绑走了神代靖丞,据说那位十常侍还是神代家主的儿子……让他们知道了,你还回得去神代吗?”
神代云罗在白容裔的头上闭着眼睛,那一身白色狩衣在鼓荡的气流中猎猎作响:“自然回得去。神代财团里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有人需要我在表世界平衡神代云秀呢,他们一天找不到替代者,我一天就不会有事。另外,还有人盯着我这具身体呢,如果无法遇到合适的机会,是不会有人动我的。”
“万一呢?”庆尘好奇道:“我是说,我拉的仇恨太大了,万一他们就真容不下你呢?”
神代云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朋友,你在关心我吗?”
“我就问问,”庆尘随口说道。
“不用担心,真要有人想找我麻烦,我就拿枪抵住自己的脑袋说要自杀,自然会有心疼这具身体的人出来阻拦嘛,”神代云罗用十分无赖的话语说着稀松平常的话。
然而庆尘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神代云罗笑吟吟的说道:“你不知道吗,我现在可是神代财团的第一高手了,谁能把我怎么样呢?”
庆尘愕然了一下。
好像真是这样啊,之前的第一高手是半神神代千赤。
现在神代千赤死了,那么作为神代半神之下第一人的神代云罗,可不就成了神代财团第一高手!?
自己这闹了半天,跟神代成员做朋友也就算了,对方竟然还是神代第一高手。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位第一高手,还不远万里跑来帮忙干架……想想还挺刺激的。
要是神代那些人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气死吧。
庆尘忽然问道:“为什么会来帮我?我的意思是,就算你需要超凡者的眼睛,也完全可以悄悄的来收割,大战将起,没人会专门去看管尸体。可你就这么高调的来了,为什么?”
这种高调,就仿佛朋友打架的时候,有人专门来撑场面似的。
然而神代云罗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问道:“等等,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
庆尘撇撇嘴,但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的距离,竟然忽然又被神代云罗拉远了一些。
此时的神代云罗嘴角笑意更浓,太容易得到的就不会被珍惜啊朋友。
不过正如庆尘所说,他这次过来,所要承受的,远比庆尘想象中还多。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的朋友本来就不多,要是千里迢迢过来看见朋友的尸体,自己是挖,还是不挖呢?
这个问题属实有点尴尬啊。
神代云罗笑道:“先把这两个人收拾了吧,挖完眼睛我就走,眼下陈氏集团军玩真格的了,一支野战旅做先遣部队,刚刚又抵达了一个野战师,看来有人是非要杀你不可的,我可不在这里陪你等死。”
说着,神代云罗重新闭上了眼睛。
战场中,马面罗刹、骨女、置行堀三位式神游走在陈冰身旁。
那金吾卫大开大合间,手中巨斧在山谷旁的石壁上留下一道道深渊般的刻痕,马面罗刹似乎有些招架不住向后退去,九环刀与巨斧格挡在一起发出叮铃铃的响声。
这样一看,式神的实力好像也并不怎么样。
可就在陈冰驱使着金吾卫上前追砍时,骨女骤然出现在金吾卫身后,手中骨剑犹如手术刀般精准的斜刺入金吾卫肋下。
金吾卫吃痛回劈,可骨女后空翻时,脚尖在那斧柄上轻轻一点,便已经远遁而去。
金吾卫想追,却被置行堀撒出一阵烟雾,遮掩了骨女的行踪,马面罗刹的九环刀也已经劈在了他的肩上,深可见骨。
这三位式神的配合如行云流水,竟让庆尘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骨女手中的骨剑就像是一根刺,每每都能刺入那明光铠接合的缝隙处,魁梧的金吾卫在灵巧的骨女刺客面前,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来。
式神虽有自主灵识,可它们更擅长的是各自为战,在同量级的战斗中,式神放单厮杀还是处于下风,但当式神配合起来如阵法回转,式神越多便越可怕。
而这世上,擅长一心多用的人寥寥无几,阴阳师这传承在神代云罗手里,仿佛夺了天地之造化,式神起转腾挪间将各种诱杀与掩护使用的淋漓尽致。
每一位式神的战斗招式都无比精妙。
短短几分钟,便将那金吾卫给杀的身上明光铠都破碎的一半。
陈冰咬牙,他积攒了一年的画作,怕是要在今天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他不再有先前的从容,而是一口气从竹篓里将剩余的画作全部取出,要尽数拧碎!
可就在此时,他伸手去摸,却在身旁摸了个空。
陈冰转头一看,正有一块泥土砂砾如手掌,将竹篓托起,往远处逃去。
“小偷!”陈冰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刚才Zard受伤之后就一直萎靡的躺在地上,仿佛昏迷过去一样。
但这货并没有晕厥,而是眯着眼睛继续装晕,偷偷的趁这位陈氏高手与式神战斗时,操控着沙土靠近过去。
陈冰要去追竹篓。
可他脚下忽然一陷,只见地上的砂砾化作一只大手,牢牢将他握在其中。
陈冰抬脚去追竹篓的身形,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给困住了!


Zard在远处乐呵呵笑道:“三个式神三个A级,再加我一个,四个A级对付你一个人,死的不亏。敢烧坏我老板的紫兰星,活该!”
这句式,分明是刚刚陈冰自己说过的话,现在被Zard原封不动的送回去了。
庆尘愣了一下,没想到这货还挺记仇呢。
整条手臂都被烧的釉化了,还不忘记嘴上占便宜。
下一刻,骨女、马面罗刹骤然脱离了金吾卫的劈砍,转身齐齐奔至陈冰面前。
却见骨女手中骨剑直愣愣的刺入陈冰脖颈,并贪婪的贴上去吸食着溢出的血液。
庆尘摇摇头,这陈冰像是个书呆子一样,跟神代云合的战斗本能差远了。
这可能就是底层爬上来的高手,与温室里高手的区别。
神代云合的晋升,是实打实一次次搏杀出来的,而这位陈冰在城市内修行、作画,嘴里含着陈余给的紫兰星,境界一日千里。
可是,没有真正一次次厮杀的人,在战场上就算有境界,面对同级高手也会处处暴露弱点。
当然,大实力境界的差距,依然如鸿沟般横贯在修行者之间。
A级就是A级。
B级就是B级。
想要越阶战斗,除非像杀神代云合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偷袭成功才行。
就像庆尘哪怕综合实力极强,面对那位火系觉醒者也没什么办法,若是A级就一口云气吹灭了,但他还在B级,差一点就是差条命。
例如面对陈冰,就算他知道弱点是陈冰本人,陈氏修行者与阴阳师很像,都是本体羸弱,但知道了你也没法绕过那些画中人物去杀他。
此时此刻。
却见白容裔垂下头颅,送神代云罗降落至地面,这位神代高手轻车熟路的剜去了陈冰的双眼,他看向庆尘:“这尸体还有用吗?”
“有,”庆尘要献祭给提线木偶,A级高手的尸体,足以让提线木偶的丝线再增加一根。
如今他已经能同时控制三人,若是再献祭了这两位A级,怕是能直接控制四人。
提线木偶上一任主人的全盛状态是控制18人,横扫整个荒野,庆尘似乎也在慢慢追上那个进度。
可惜的是,如果他现在能有A级,大可以留陈冰与那火系觉醒者的活口,操控着两人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另一边,秧秧配合百百目鬼压制那位火元素觉醒者。
庆尘转身聚精会神的看着,当初神代云罗面对徐林森都不愿意轻易将百百目鬼召唤出来,现在正是观察的好时机。
而神代云罗则在一旁调侃道:“不用看的这么认真吧,是要观察百百目鬼的战斗方式,以后好对付我吗?”
庆尘撇了一眼:“我只是好奇这个让你辛辛苦苦攒眼睛的式神,到底厉害在哪里,你我暂时还不用把对方当做假想敌吧。”
神代云罗笑道:“其实我本身要比寻常A级都脆弱一些,而这百百目鬼收集眼睛过半,马上就要突破半神的临界了。”
“嗯?不是攒够一百对眼睛,才能拥有匹敌半神的实力吗?”庆尘疑惑。
神代云罗笑着摇摇头:“若是收集一百对超凡者的眼睛才堪堪半神中的末流,也就不值得我兴师动众了。看好。”
那位火系觉醒者见陈冰已死,下意识在心里骂了一声‘废物’,然后转身便要逃走。。
可是,这时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却见那身披白衣、身形巨大的百百目鬼身形鬼魅似的挡住他去路,这种速度,依然介于A级与半神之间,甚至能在肉眼中拉出一道残影来。
下一刻,却见百百目鬼衣袖翻飞,露出那两条手臂上的六十三对眼球来。
一对对眼球分别看着不同的方向,每一只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一只都灵活异常,仿佛神代云罗将眼球交给百百目鬼的时候,连同那些死去高手的灵魂,也一并交给了它!
刹那间,那原本分别看向不同方向的眼球,竟然同时转了过来,死死的盯着那位火元素觉醒者!
那一只只眼睛,竟同时流下血色的泪滴,仿佛数十人齐齐泣血。
神代云罗轻声道:“十方世界。”
这时,庆尘赫然看到百百目鬼面前的火元素觉醒者,忽的被人强行从元素状态里剥离出来。
紧接着,这位火元素觉醒者的身体,就像是错位了一样,宛如两个世界在他身上交错而过,上半身向右平移了足足五厘米,脖颈向左平移五厘米,整个人都被莫名的空间分割成好几个部分。
原本完整的人,此时却被强行错开。
这种诡异的观感,令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那觉醒者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被人恶意拼错的乐高玩具,扭曲而血腥。
而这觉醒者身后的山壁上,也发出轰隆隆的崩解声。
百百目鬼那诡异的“十方世界”力量,竟是透过了觉醒者的身体,甚至作用在了石壁上,连同那石壁也错位崩解了!
轰隆一声,石壁上整块整块的巨石坠落在地上,边缘有着光滑又齐整的切割痕迹。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这是分割空间的能力吗?连A级在百百目鬼面前都没有还手之力?
他看了神代云罗一眼:“以前有人凑齐过一百对眼睛吗?”
神代云罗笑着摇摇头:“当然没有,当你快要攒够的时候,就会成为全世界的敌人了,没人希望你拥有接近神明的战斗力,神明也不愿意。所以,上一任百百目鬼的主人,在攒够八十三对的时候,就被人联手杀死了,出手之人里还有神代千赤,这位老祖宗不愿意有人威胁他的地位。”

庆尘摇摇头:“神代在内耗上面真是一把好手。”
神代云罗笑着反问:“庆氏呢?人人惊叹的影子之争,现在还不是搞的一地鸡毛?”
庆尘无语,确实,庆氏现在内耗要比神代还严重一些。
他等到神代云罗将眼睛剜出,随手用提线木偶献祭,两人各取所需。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庆尘问道。
“当然是跑路啊,”神代云罗笑着说道:“再不走,等陈余和李秉熙这两个家伙来了,就走不掉了。”
说着,他重新站上白容裔的头颅,向天上飞去:“记住,你欠我一顿酒。等到哪一天大家都没了敌人,不需要那么清醒的时候,你我坐下来把这顿酒给喝了。”
那白容裔须发与犄角皆雪白,与这位阴阳师身上的白色狩衣相得益彰。
年轻的阴阳师千里迢迢而来,帮个忙之后又干脆利落的离开。
潇洒至极。
这位远方的朋友,像是活在诗歌里的人物一样。
庆尘看着对方升上苍穹。
结果就在此时,遥远天际有一位飞天神女突然而至,身上彩缎飘飞。
那仿佛敦煌壁画里飞出的神女所过之处,花飞绸舞、丝路花雨、琵琶反弹、乐细无声。
身形看似缓慢,可速度却极快。
几乎就是弹指间的功夫便已经来到神代云罗面前,却见这神女一弹指,琵琶声骤然铮铮响起,那白容裔的庞大身躯……竟寸寸破裂了!
那是陈余画中的诸天神佛之一,乾(gan)闼婆!
只见神代云罗的潇洒神姿不再,大吐一口鲜血后向下坠落。
还好置行堀及时具现,在空中接住了他。
庆尘心神一凛,这陈余画作之威竟恐怖到,神女只是弹了一下琵琶,便震碎了白容裔!
哪怕白容裔是排名很靠后的式神,也不能如此脆弱吧!
他想要怕上山谷去救人,可神代云罗却怒喝一声:“我没事,快跑!”
只见神女俯冲追击过去,而神代云罗的百百目鬼、骨女、马面罗刹全都奋起迎击,只为给自己阴阳师争取一丝的逃命时机!
庆尘再也顾不得许多,他背起影子,转身便与Zard等人玩命狂奔,半神来了,此时做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
没有用!
一路向南,穿过丘陵与矮山,穿过山谷与溪流,路上但凡遇到封锁线的阻力,Zard便以土墙阻挡,丝毫也不恋战。
那漫山遍野的士兵,接到命令后仿佛疯了一样往这边集结过来。
所有人的心绪渐渐跌落谷底。
直到他们终于翻过一座山头,看到远方那座宏伟且壮丽的参天巨树。
不论庆尘多少次看见它,都会发自内心觉得壮观,此时就算有人说它是世界根源之树,他也会相信。
可是,当他们翻过这座山头的时候,庆尘却绝望了。
只因为面前正有一位年轻人和老者在山野中对弈,这两人纷纷与世界相互交融,犹如融入了这个世界里。
半神!
陈余,李秉熙!
对方用士兵驱逐、消耗着庆尘等人的体力,将他们硬生生驱逐到了这里,宛如庆尘他们狂奔着来寻找这两位半神似的。
陈余笑着说道:“北方神代的人以为占完便宜就能跑?我看他是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建立友谊的,明明应该是见面就不死不休的人,却偏偏成了朋友。这次让他逃了,是我低估了他那百百目鬼式神的实力,不过他重伤回神代,恐怕也命不久矣咯。”
庆尘面色铁青的看着这两位半神,一言不发。
从10号城市出来以后,好像处处都是死局。
庆氏集团军,陈氏集团军,各路超凡者,两位半神亲至。
就仿佛这全天下的人,非弄死他不可才行。
这世间的权柄都有重量,命运在给予馈赠的时候,早就暗自标好了价码。
影子要给他的东西,可能需要他拿性命去赌。
在山头上,庆尘还能看见远方士兵正在集结,就算没有半神拦住去路,他也跑不掉。
李秉熙饶有兴致的看向庆尘背后的影子:“这就是庆氏影子的真面目吗?这世间,看过他真面目的人,可能不多吧……不过也不重要了,世人不必记住一个死者的模样。小子,还有你,今天就替你师父还债吧。”
庆尘平静道:“去你妈的。”
李秉熙愣了一下,面色阴鸷下来。
庆尘已经打算豁出去了,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一定得从这两个半神身上薅点什么下来。
可就在他打算拼命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有人打了声哈欠。
“做了个好梦,梦见我把陈余这小兔崽子,还有李秉熙,全杀了。”
影子在庆尘背上笑眯眯的说道。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94343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