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46、影子,一刻钟的神明!(修)

646、影子,一刻钟的神明!(修)


就在北方的苍穹上,一艘甲级浮空飞艇上,庆坤静静的站在舰桥上。
指挥官对庆坤说道:“老板,咱们在南方没有中继基地,续航能力会大打折扣,这样贸然参与战争恐怕会有巨大损失。”
庆坤瞥了他一眼:“你说的这些我能不知道吗?来都来了,还能来逛一圈转头就跑吗?给我狠狠的打!”
这时,全息投影开启,就在这艘甲级浮空飞艇的另一侧飞艇上,庆幸的父亲庆宇冷冷看向庆坤:“预计5分钟后抵达战场,到时候你可别偷奸耍滑,只消耗我的空中力量。”
庆坤也骂骂咧咧的回应着:“放心,老子打仗肯定比你勇敢,大家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全都被影子给绑到战车上了,没有退路。”
“那就好,”庆宇冷笑着。
这俩人虽然现在一起被影子绑上了战车,可彼此谁也看不惯谁。
庆坤看向庆宇的全息投影说道:“对了,我提醒你一件事情,你那个弱智儿子要再敢用禁忌物给我儿子庆一安排厄运,我就给他脑袋拧了!”
庆宇理都没理他,直接关闭了全息投影。
舰桥上,指挥官皱眉问道:“老板,这场作战计划太仓促了,也太危险了,根本不符合我们的作战原则。您二位都是集团军身经百战的将领了,为何会做出这样旳决定?而且,还是一起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算要发动战争,也不用您二位亲自来吧。”
“你特么当我愿意呢?影子他老人家都说了,要我们赌上一切底牌、名誉、身家性命,换一张新时代的入场券,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庆坤骂骂咧咧的一脚踹在指挥官屁股上:“滚去指挥你的去,少来跟我叽叽歪歪。”
指挥官被这一脚踹的踉跄了两步,差点没趴在地上。
说实话,这位老板什么都好,体恤下属、性格开明、不冷血无情,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脾气太特么的差了啊。
……
……
002号禁忌之地的边缘。
正有一支野战连驻扎在这里,他们不是要防002号禁忌之地,而是防火塘从这里穿越过来救援。
就像陈余所说的那样,为了这一战,他做了万全的准备。
哪怕他知道火塘那个大长老一定不会来,但也小心防备着。
对于陈氏士兵们来说,能够守在002号禁忌之地边缘,不去参与战斗当然是最好的结果,毕竟去围猎半神,哪里有在这里原地待命强?
这支野战连里,一半都是陈氏的纨绔子弟,他们被父母送进军营里历练,希望能够改过自新。
可是纨绔子弟们进入军营后哪里会那么听话?最后,陈氏集团军只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每次军事行动都安排他们做最轻松的事情。
这支野战连最奇怪的是,人均连长……
一个野战连,180人编制,其中有134名上尉军官,被陈氏集团军蔚为奇观。
有士兵闲聊着:“也不知道那边打的怎么样了,要不咱们先做点饭吃吧。”
“别了,这次陈余亲自来,谁敢犯浑必死无疑,”一名军官说道:“来之前我爸专门给我打电话,这次就是镀金的,打赢了全军二等功,只要别出岔子,再过几个月就能给我提少校。”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忽然听见身后有奇怪的动静。
众人回头望去,顿时吓尿了。
却见一个浑身都是伤痕的巨人站在森林边缘,手里提着一颗大树当木棍,面色凶狠的看着所有士兵。
这巨人身上的伤痕,都是与各处禁忌之地神秘野兽厮杀留下的,他已经在7个禁忌之地里称王。
很少有人知道,就在那些不被联邦熟知的禁忌之地里,正有一位巨人在谋划着自己的版图。
巨人提起木棍朝野战连砸了过来,暴躁的怒吼着。
下一刻,那002号禁忌之地里竟冲出一群野猪王来,将这负责看守002号禁忌之地的野战连给冲撞的人仰马翻!
叮咚的弟弟咕咚也被老家伙们喊回来了!
咕咚回头看向身后的叮咚:“咕咚!”
(哥你赶紧回去,我去杀人。)
叮咚有些着急:“叮咚!”
(外面很危险!)
咕咚咧嘴笑道:“咕咚。”
(怕什么,干就完事了!)
说着,咕咚迈着沉重的步伐,随着野猪群的步伐冲杀了出去。
叮咚犹豫了很久,也跟了出去!
禁忌之地深处有人叫嚣着:“先有骑士后有天,在家门口杀骑士,是不是特么疯球了!干干干!在这,谁也杀不了庆尘,神明也不行,我说的!”
有人叹息:“你他娘的都死了几百年了,能不能别这么暴躁。当初我就觉得师父收你当骑士是个错误,你看你把咕咚教的,当初就特么的不该让你带孩子!”
此时此刻,李秉熙已经顺着影子的目光朝002号禁忌之地看来。
他惊异莫名的看着。
在此之前,整个联邦从未有禁忌之地内神秘生物参与战争的先例,它们甚至很少走出禁忌之地!
可现在,他刚刚眼睁睁的看着那树冠里飞出的鸟群,还有那飞在最前面的朱雀,却见这朱雀尾翼拖曳了十多米长,在天空中如一团刚刚落入大气层燃烧起来的陨石,满身的星辉。
这就是影子所说的……庆尘的底牌?
小梦阡出神的看着朱雀远去的方向,影子笑吟吟的看着。
这就是骑士组织的底牌啊。


那是千百年来骑士前辈对晚辈的关爱,是骑士千百年渐渐没落之后,老家伙们对骑士传承重拾的希望。
如今,那积攒的一切力量,都被老家伙们馈赠给了庆尘。
想到这里,影子忽然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
他转头对庆尘笑道:“其实之前一直都不太放心,所以有点舍不得走。担心有人欺负你却没人帮你,我担心你难过的时候没人可以诉说心事,我担心你回家没有人在等你。我一直拖着不肯走,就想再看看这人间有没有人还能像我一样关心你。现在,我想我不用再担心了。记住,你有过这么一个哥哥。”
影子为了等那一声哥哥,等了十多年。
人生已经没有遗憾。
说话间,庆尘意识到了什么,他眼泪止不住的流:“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了,”影子忽然朗声大笑:“小尘,不要哭。我让陈余和李秉熙来这里,到现在都还没有杀他们,便是要他们见证一个属于你的时代终于到来,新的时代,新世界!”
说话间,李秉熙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他只觉得这一刻影子的气势正在无限拔高,也在与世界渐渐的融合。
影子的发梢开始渐渐破碎为星辰飘散,身体也渐渐虚幻起来。
“你已经摸到了精神意志与世界融合的临界点!”李秉熙惊骇道。
影子笑道:“怕什么,我在一個世纪之前就达到那个临界点了。”
普通人的一生修行,都是在追求强大自己的体魄,从而能够承受更强大的精神意志与世界相互交融,以凡人之躯,左右世界的规则。
而影子刚刚觉醒,便站在了所有跑道的终点。
只不过,这世间除了神明任小粟以外,所有人踏过那条临界线都会陷入肉身崩解的状态,与世界意志永远融合,沉沦在星辰大海之中。
制造这场穿越事件的半神颜六元与李神坛,那样的厉害人物也无法例外。
颜六元之所以要长时间沉睡,也是要以封印自己的方式来抵抗被世界意志同化的过程。
然而就在今天,影子为了庆尘,主动踏过了那条临界线,成为了那个最接近神明的人!
说着,他转头看向庆尘笑着问道:“怎么样,你哥哥还挺厉害的吧?”
庆尘抹了抹眼泪:“厉害,我哥哥最厉害。”
“没有遗憾了,”影子放生大笑起来。
这位影子站在这荒野上,千军万马之中。
天地以他为中心,气势恢宏如鲸吸,天上乌云也被狠狠拨开。
影子转头看向李秉熙和陈余。
“李秉熙,是你想杀我吗?你配吗。”
“我是这人间路上,没有名字的人,我是这世界上,此生再无牵挂的人。陈余,我是你这一生无法翻越的高山,从今天开始,你想到我便会感到恐惧,你的修行路,今天就断了吧!”
这时的陈余和李秉熙,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他们两个猜测过影子的境界,却从未猜到影子竟然能主动踏过那条半神与神明之间的鸿沟天堑!
他们现在要战斗的不是凡人了,而是一刻钟的神!
这才是影子最大的底牌,他将这个底牌藏了一个世纪,用来给弟弟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陈余,杀了他!”李秉熙低声说道,他嘴上这么说着,自己却转身就跑。
堂堂半神,却在影子面前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完全不顾颜面狂奔了起来,所有分身朝二十四个方向跑去。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可是,影子怎么会放过李秉熙,他轻声说道:“岁月!”
世界忽然缓慢凝滞下来了。
所有人都凝滞下来了,包括半神。
世间超凡者的规则皆有定数,一切作用于其他超凡者身上的力,都会被对方的生命力场所抵抗,就像秧秧能够把战争机器人打成废物,却不能随意操控B级超凡者。
影子过去那种停滞时间的能力,如果没有被半神察觉到,那么半神也会随着时间凝滞,对那些半神来说,时间还是正常的,只有影子一个人的速度在相对加快。
但如果半神感知到了,例如影子在面前杀人,半神便能以自己的精神意志抗衡,从时间法则里挣脱出来。
这也是影子过去从不找半神交手的原因。
可现在不一样了,影子已经不是半神了,他是高出所有半神一个位阶,正在触摸神明的领域。
哪怕一刻钟之后会死,他也会当完这一刻钟的神!
灿若星辰!
所以,当那名为‘岁月’的力场绽放的时候,连半神的速度也凝滞下来了!
影子大步流星的朝李秉熙走去,仿佛散步似的将李秉熙的二十四个分身一一击破。
千里不留行,一步杀一人!
当李秉熙一个个分身相继破灭,影子站在李秉熙的本体旁边,看着面前这个苍老的半神,对方脸上惊恐神色也连同时间一起定格了。
影子笑道:“我知道你身上有保命的禁忌物才敢来这里,世间只有两个禁忌物可以保命,一个是禁忌物ACE-90,只能使用一次的不灭胸针,被庆闻的母亲送给了陈余。另一个是同心锁,这玩意在你心脏里吧?”
影子没有等待李秉熙回答,他已经有了答案,对方也回答不了。
其实,陈余和李秉熙这两位半神都是身怀保命禁忌物,才敢来这里的。
禁忌物ACE-90,不灭胸针,一次性使用物品,庆闻从庆钟那里获得。


这不灭胸针可以用十个人的灵魂,换一个人起死回生。
“一旦使用,不灭胸针就会消失,十年后会再次出现在一个随机的、卖胸针的柜台里,被不知情的人买走。”
禁忌物ACE-023,同心锁。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有一方遭遇不测,另一个人抵命。若丈夫死亡,妻子的身体便会在3天后化成茧,只不过破茧而出的是丈夫,妻子则代替丈夫死去,丈夫会回到21岁的身体机能。此禁忌物为相爱相杀的超凡者夫妻合葬之墓上发现。想要使用这个禁忌物,必须是同居21年以上的夫妻。”
李秉熙敢来,一定是因为这个禁忌物。
所以,李秉熙从来就没打算要用自己的生命换资源,他是要用自己妻子的命,来换这个资源。
这场战争中,两位半神的目标有四个。
第一个目标是耗死影子。
第二个目标都是想坑死另外一个半神,陈余想坑死李秉熙,李秉熙想坑死陈余,大家都拿着世间仅有的保命禁忌物,就算死了也不怕。这等于同时耗死了影子和另外一个半神,赢面极大。
第三个目标是杀死庆尘,让骑士组织绝后。因为骑士组织的晋升虽然凶险,可过程比其他半神都短,他们都担心骑士同时存在两位半神,到了那个时候,所有财团领袖都无法安眠!
第四个资源置换,李秉熙需要庆氏手里的资源。
影子叹息道:“李秉熙啊李秉熙,你的妻子今天会和你一起死去,若不是因为你,我绝不会杀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妇人,你死有余辜。”
说着,影子用手指轻轻划过李秉熙的咽喉,断绝了对方的所有生机。
他摸了摸李秉熙身上,从对方袖子里取出一柄手术刀来:“咦,禁忌物ACE-043竟然在你身上,归我弟弟了。”
影子转身又来到陈余面前笑道:“我知道我今天杀不了你,那劳什子不灭胸针确实诡异,我去你宅院里也没有找到它藏在哪里,想必是最信任的人在保管着吧。”
说着,影子用刚刚拿到的手术刀割断了陈余的脖颈。
世间从未有人想过,有人能够杀半神如屠狗!
却见陈余身体化作烟雾向南方飞去,那是陈余的灵魂,受到了不灭胸针的召唤。
“可惜了,”影子笑着说道:“不过,道心已破,等着我弟弟来杀你吧。”
影子又重新走回庆尘面前,将那柄刚刚拿到的手术刀塞进庆尘手里,他计算着一分一秒的时间凝视着。
然后,这位人间神明轻轻的为庆尘擦去眼中的泪水。
他端详了片刻,轻轻拥抱了一下那个同样被凝滞的弟弟,然后放手。
“小尘,我能陪你走的路,就到这里了。”
“未来不管风雪艳阳,我都不再过问。”
“奔跑吧,用绝望都追不上的速度。杀尽仇敌,站在我的肩膀上,看一看那个本该属于你的世界。”
天上的六轮太阳已经因陈余‘死去’而幻灭。
影子撑开暗影之门,来到那座银杏庄园的昏暗小屋里。
他看着那个依然背对着他的父亲,慢慢的跪下,磕了个头:“父亲,弟弟拜托您了,我们来生再做父子。”
说完,影子将颈间项链放在地上,身躯彻底溃散,化作一捧星辰飞上天际。
老者面前的地板上,一滴眼泪坠落在地面上。
世间再无庆准。
……
……
北方25号城市的某个角落里。
庆野看着面前被囚禁在铁笼里的老妇人,她已经被毒哑了无法说话。
这便是李秉熙结发妻子,被李秉熙囚禁于此等待将死的宿命。
庆野身后影子部队正在收尾工作,铁笼外面尽是负责看守这老妇人的安保人员的尸体,还有鲜血。
他叹息道:“抱歉,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我必须杀你,李秉熙已死,有什么仇恨就去黄泉路上找他吧。”
其实并没有人给庆野打电话说李秉熙死去的事情,但他坚信一点,影子出手,李秉熙必死无疑。
只不过,老妇人听见庆野说李秉熙已死,再看向他的目光已经没了绝望,反而多几分感激。
庆野似有所悟,抬手扣动扳机,子弹精准命中老妇人的眉心。
南方战场之上,被影子凝滞的一瞬过去,陈余便没了踪影,李秉熙则捂住自己脖颈,挣扎了两下化作一只鸳鸯飞上天空,然后化作粉红色的光影。
Zard赞叹道:“哇,好美。”
此时此刻,庆尘依然站在陈氏军队的包围之中。
他只觉得刚刚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刚刚那段时间,明明很快,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庆尘看向手中的手术刀,忍不住失声恸哭出来,下一刻,他体内的雷浆迸现,不断的翻涌。
却见他双眼如黄金,连眼泪都变成金色的,滴落在地上时,一滴泪甚至在地上绽放出无数的电弧。
庆尘看向秧秧说道:“秧秧,我没有哥哥了。”
这一天,影子让庆尘见证了自己的死亡。
这是他送给庆尘最后一份礼物,帮庆尘觉醒A级。
用生命做代价换来的礼物。
……
第三更。
一万五千字更新求月票。
***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91996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