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48、无矩!庆尘醒来,人间兵器!

648、无矩!庆尘醒来,人间兵器!


李东泽最初见到庆尘,还是在那个海棠拳馆的八角笼里,他看着那个少年打拳时,只觉得还不错,不亏是老板的徒弟,这样的人,有资格当骑士。
或许,所有信差在审视庆尘这位未来领袖时,都会带着挑剔的目光。
毕竟骑士历代领袖,都是最优秀的人。
不过,那时候李东泽对于庆尘的评价,也不过就是‘还不错’而已,以后让这个人来领导自己可以接受,但说不上多么佩服。
与苏行止内卷,也不过是要硬卷而已,跟庆尘关系不大。
可是后来便不同了。
A02基地事件是标志性转折。
事实证明庆氏家主对影子说的有一句话没错:如果你真的要把庆氏情报机构的人心交给他,那就需要再狠心一点。
那个时候,不管是骑士组织,还是庆氏的情报机构、影子部队,其实都需要庆尘来做一件真正能够折服人心的事情。
没有这件事情,便无法让人发自内心的钦佩。
庆氏家主给影子说:他得做一件别人都做不到旳事情,才行。
所以庆氏家主送庆尘走了一遭地狱,成就了如今庆尘的声望。
李东泽现在打心眼里佩服庆尘,不管是在猪圈里忍受折辱时还能保持原则,还是庆尘能够冷静从那里杀出来,再带走九百多人。
这都是他扪心自问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还有后来杀死神代云合与生擒神代靖丞。
或许神代靖丞都还不知道,他的人生,已经成为庆尘人生的注脚。
所有人提到庆尘时,都会将他拿出来当做陪衬。
此时此刻,李东泽看着那些正要杀向庆尘的士兵,已然是有点生气了。
骑士组织太久没有闹出过什么动静,所以才让很多人以为……想要杀骑士组织下一代领袖,不需要付出代价?
是什么,让世人产生了这种错觉。
李东泽冷笑的看着那支四百多人的部队,然后对身后的11名信差说道:“全杀了!”
……
……
回归倒计时1:00:00。
秧秧还在战场上维系着重力场,让所有士兵想要靠近便浑身沉重的如同带了镣铐。
然后由Zard短暂恢复后,用砂砾进行收割。
在这冬季的寒夜里,她脸上的汗水一滴滴滑落到瘦削的下巴上,然后坠落在地。
秧秧坚持的很辛苦,几乎要撑不住了。
但她依然没有去喊醒庆尘,想让庆尘多缅怀一下。
这时,张梦阡说道:“快看,东边又有一支部队过来了。”
所有人转头看去,小梦阡所说之处,那一公里之外,尽是人影!
陈氏的野战师到了,除去在荒野外留守的人以外,抵达战场人足有六千多!
这种规模的整建制军队,就算是半神也杀不完!
秧秧叹息一声,心中对庆尘说了一声抱歉。
近处有两千多人正在逼近。
远处还有六千多人正在赶来。
她必须喊醒庆尘离开了。
可就在她要喊醒庆尘的刹那,却看见天空有纸叠的雨燕飞过。
所有人都愣住了。
雨燕?
纸叠的雨燕?
如此肃杀的战场之上,为何会有纸叠的雨燕出现!
慢慢的,天上雨燕越来越多,足有上百只
那些雨燕在Zard头顶的天空中盘旋着,时而组成个S字,时而组成个B字。
似乎在无声的嘲讽着这个二五仔。
Zard乐呵呵笑道:“啊啊啊啊,我大哥来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挥舞着手臂跟天上的S、B二字打着招呼,仿佛他大哥就在这俩字里。
说话间,那些缓缓盘旋的雨燕开始加速。
它们分散开来,飞向距离Zard最近的士兵。
咻咻咻的破空声锐利刺耳,电光火石间,上百只雨燕竟然如同子弹一般,将那些士兵一一穿透。
雨燕不是子弹,它打进人体内时所承受的阻力,远要比子弹大得多。
可那些雨燕,就像是锋利的刀,要么从陈氏士兵的脖颈划过,要么从陈氏士兵的胸膛穿过。
毫无阻碍!
一只雨燕穿透了一名士兵后还不满足,竟是利用刚刚的惯性,又穿透了后方的另一名士兵。
当雨燕杀人时,白色的纸雨燕,忽然变成了血染的红色,仿佛雨燕泣血。
张梦阡看着那些雨燕,感觉自己像是在看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今天发生的一切,是他之前在贫民窟里一辈子都看不到的神奇景象,在网络里都看不到。
此时此刻,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带着一支好看的白色耳机坐在某个山坡上冷笑:“庆尘,我可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救Zard的,跟你没有关系。Zard,马上就该回归了,我看你等会儿该怎么给我解释。没有你在,弟弟就给我叠雨燕,你一在,他就给我叠小跳蛙,这事咱俩没完。”
幻羽来了,只不过让他很无奈的是,他明明是想杀庆尘的那个人,可现在却被Zard逼着要连同庆尘一起救。
越想越来气,幻羽操控着两只雨燕朝庆尘飞去。
可还没等雨燕落下,却见Zard已经挡在了庆尘身前。
幻羽差点气的吐血:“我特么!你特么!”
幻羽紧接着骂道:“我给你们争取时间,你们倒是跑啊,站在那里干什么呢?!不会真以为我能杀两千多名士兵吧!等等,怎么又有人冲出来!”
东北方,竟是又有一支部队出现。
可是,庆尘依然站在那里。
却见002号禁忌之地的方向,竟有巨大的轰鸣声出现。
那轰鸣声……像是野兽的脚步,如奔腾的马群在荒野上肆无忌惮的纵横驰骋!
下一刻,只见一位浑身伤疤的狰狞巨人,手中提着一棵大树出现在众人视野里,而跟随他的,还有数不清的野猪群。
那巨人仿佛荒野上的王,他感受到幻羽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冷冷朝幻羽看了一眼。
幻羽愣了一下,什么情况,那禁忌之地里的巨人竟然还是個A级?竟然还有第六感!
只见那巨人手中树木一挥,野猪群便听话的开始冲锋陷阵,将刚刚出现的部队抵挡在路上。
咕咚从地上提起一辆轻型坦克战车来,挡在自己面前遮掩枪林弹雨。
叮咚也跟着弟弟有样学样,举着一辆轻型坦克战车嗷嗷的冲锋,明明很害怕,却还是为庆尘壮起了胆子。
“叮咚!”
(我就说我的朋友不会失约,是你们这些坏人拦住了他!)
庆尘依然站在那里。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到自己是5号城市第七区的一名学生,正紧张的筹备着复习,等待开年后的青禾大学统考。
到时候他还需要搭车前往10号城市,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庆尘背着书包,搭乘着轻轨,耳机里一遍一遍的听着历史真题解析,手里则看着信息技术课的辅导教材。
青禾大学的统考招生,并没有英语科目,而是增加了一项信息技术课程。
如今这个时代,可以没有英语,但是不能没有信息技术能力,不能没有计算机编程与应用能力。
咦,英语?
什么是英语?
里世界少年庆尘坐在轻轨里疑惑不解,他不知道这个词是怎么从他脑海里蹦出来的,有些奇怪。
不过他没想那么多,只是继续看书。
到站了,庆尘在拥挤的人群中钻出轻轨,轻快的朝着自家走去。
路过第七区的街道时,有人看他身体完整,便赶忙凑上来:“要不要卖器官啊,最近陈氏财团出了一款新的透明手机,你用一个肾就能换到,还能剩点零花钱!”
庆尘愣了一下,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却见嫂子宁秀拿着锅铲、系着围裙,从楼道里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像是一只护崽的母老虎一样来到庆尘身边,然后怒骂那位诱惑庆尘的老头:“老王头,你缺德不缺德啊,我家庆尘是要去青禾考大学的人,你敢忽悠他卖器官,我给你脑子打出来!”
说着,宁秀还挥舞着手里的铲子,恨不得直接把老王头的脑子劈开。
老王头心虚了:“我不就说一嘴吗。”
“说你妈的头,”宁秀怒骂:“大家街坊邻居好几年了,你可做个人吧,赶紧滚,不然他哥哥他爸爸回来了打死你!”
庆尘怔怔的看着自己这位嫂子,却见对方用一根简单的皮筋,将长长的秀发全都挽在脑后,秀美的容貌不施粉黛。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想哭。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嫂子见庆尘眼眶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不是刚刚太凶了,吓到你了?赶紧回家复习吧,一会儿你爸爸和哥哥回来了就开饭。没事你放心,咱家有三个大老爷们,这下七区里没人敢欺负咱们。”
在下三区里就是这样,家里男人越多,就越没人敢欺负,底气都足一点。
只不过庆尘的爸爸总说可惜,没有生个女儿,要庆尘是个女孩就好了……
“哎,好嘞,”庆尘往楼道里走去,他总觉得今天有些奇怪。
复习时,他有些心烦意乱,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这一室一厅的房子里,唯一的一间卧室给了庆尘。
原本父亲说让哥哥和嫂子住在屋里,早点生个大胖小子,结果哥哥非要把那个卧室让给庆尘。
他说小尘还在复习阶段呢,最怕被人打扰,所以要让小尘住在卧室里。
这样小尘每天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不被外面的声音吵醒。
家里其他人,就在客厅里打地铺挤一挤好了。
晚上,父亲和哥哥回来了,身上全是装修时沾的油漆和尘土、木屑。
哥哥往屋里看了一眼,庆尘抬头看去,哥哥笑咪咪的走进屋里,偷偷从兜里掏出两块巧克力放在桌子上:“听工友说学生吃这玩意能变聪明,哥给你买了两块,快吃吧。”
庆尘喉咙里梗了许久:“这都什么封建迷信,吃巧克力才不会变聪明。”
“谁说的,快吃,”哥哥假装严肃起来。
这时,外面传来嫂子的温婉的声音:“都洗洗手吃饭吧,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今天找到了一份文职工作!这样一来,你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小尘去10号城市的路费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不知为何,庆尘忽然在卧室的书桌前泪如雨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只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哪天比今天更难过了。
渐渐的,他哭声越来越大。
他想起来了,他不是里世界少年庆尘。
他是白昼之主,他是骑士下一代领袖,他是庆氏未来的主人!
他是内测时间行者!
庆尘!
他终于想起来了,在自己一岁半的时候,影子曾偷偷抱着自己走出银杏庄园,偷偷去给宁秀看了一眼自己那金贵的弟弟。
所以,他一岁半的时候,就见过那个温婉的、让哥哥魂牵梦萦的女人,他的嫂子。
他全都想起来了。
这时,哥哥慢慢走进卧室里,轻声问道:“都想起来了?”
“嗯,”庆尘哭着疯狂点头,但他宁愿自己没有想起来。
他渴望有这么一位哥哥,这么一位嫂子。
如果他就是一位里世界五号城市的普通少年,该多好。
“想起来就回去吧,”哥哥温柔道:“不要哭。”
“我不想回去了,”庆尘说道。
“不行的,”庆准轻轻为他擦掉眼泪:“你该回去了,那边还有人在等着你呢。”
“谢谢你,哥哥。来世,还做我哥哥吧。”
“好。”
……
……
回归倒计时30:00:00.
幻羽怒骂道:“快走啊,我快撑不住了啊!是不是傻了,有人来救援,你们非但不跑,还傻傻的站在那等一个傻子?!”
“二五仔,快走啊!”
他这边还没把近处的两千多人杀完,远处那六千多人已经快要赶到了,到时候Zard必死无疑,所有人都得死!
然而就在此时,幻羽骤然抬头。
某种凶悍的能量波动在空间中弥漫着,迸发着。
这种恐怖的能量,以至于哪怕没有用杀意目光看着自己,却也能幻羽感受到实打实的危机感。
刹那间,金色的雷霆光芒冲天而起。
只见那站在原地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的庆尘,睁开了双眼。
他看向Zard和秧秧说道:“辛苦了,你们休息一下。”
下一刻,所有体内的脉冲磁场已然行成,只是弹指一挥间的功夫,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战争机器人与机械蜘蛛,全都成为了一堆废铁。
那强大的电磁脉冲,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这战场上方圆一公里内的电子元器件全都变成了废铁!
那些刚刚赶来的陈氏士兵见状不对,哪怕没有进入射击距离也开始射击,还有超远距离的金属风暴,也在不停的扫射。
子弹与浓黑积雨乌云般,密密麻麻泼洒过来。
这一次没有Zard用土墙当着了。
只见庆尘骤然抬起手臂,电磁力场在他右手之上凝聚。
他轻声说道:“有矩。”
令人惊恐的一幕骤然发生,那一枚枚金属子弹竟在强大的电磁场斥力面前悬停下来。
凶焰彪炳的电磁斥力,连子弹都毫无穿透的可能!
那一枚枚悬空的子弹,就像是天上被时间凝滞的雨。
而子弹面前,是一个能敕令诸神的世界主宰。
此时,庆尘轻声说道:“无矩!”
狂风骤雨之下,那如同神明的少年面前悬停的子弹,竟全都反向打了回去。
什么枪林弹雨。
什么金属风暴。
这才是人间现代热武器科技的天敌,真正的人形兵器!
雷电系觉醒者不是没有过,但是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能将这雷霆的能力,利用的如此精细,如此极致,如此恐怖!
幻羽在远方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轻声说道:“卧槽。”
倒计时归零。
回归。
世界陷入黑暗。
这一次穿越,对庆尘来说格外漫长。
……
……
******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90167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