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70、第三人格

670、第三人格



回归倒计时132:00:00。
002号禁忌之地。
“你给我下来!”庆尘站在世界树的面前,抬头对上方喊道:“小动物都在投诉你太吓人!”
目光上移,只见Zard把自己拉的极其扁平,像是一块膏药似的贴在世界树上:“我只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带走它啊!但它太大了,我包裹不住!”
此话一出,禁忌之地里的老家伙们都怔住了,这特么哪来的神经病,竟然想把他们的世界树给带走……
庆尘高声道:“用脑子想想也知道你带不走它啊,它那么大!”
“不试试怎么知道,实践出真知,”Zard说道。
“赶紧下来干活!”
“好嘞!”
先前叮咚给小动物们搭了不少窝棚,用来冬天取暖,四季避雨。
叶子虽然大,可是掉落后却容易干枯、腐烂,这是自然界的规律,哪怕世界树也无法避免。
所以,叮咚一年里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就在不停的爬上爬下,摘叶子、搭窝棚,循环往复。
要不是这世界树茂密如星海,怕是能被叮咚给摘秃掉。
而庆尘来了以后,他看着那些简易窝棚,便带着Zard,利用他的能力搭建起新的窝棚来。
“你能把石头沙化,那你能把沙子重新变成石头吗?”庆尘好奇问道。
“当然能了,就是比较费劲,”Zard说道:“之前跟一些人战斗,用‘天葬’把人埋了之后他们竟然还能从里面爬出来,于是我就在使用天葬之后,将他们头顶的沙子重新石化,给他们盖一个盖子。”
庆尘愣了半晌,这个手段真是绝了……
他说道:“我来画草图,你来盖房子,这样也省得叮咚每年都要不停旳盖房子了。”
一座座小屋子拔地而起,庆尘数着小动物的数量,规划着草图。
眼瞅着两天时间过去,整个世界树周围,竟然像是凭空诞生了一座小镇似的。
小动物们一开始不太敢住那样的石屋子,结果叮咚去树林里将小动物一个一个“请”了回来,放在小屋子里。
叮咚还用烧过的木炭,在小屋子上画了歪歪扭扭的小动物造型,毛猴的屋子外面就画了一个龇牙咧嘴的毛猴,小青蛇的屋子外面则画了一条歪歪扭扭的小蛇,以此来分配归属权的问题,避免小动物打架。
小动物们在石屋子里瑟瑟发抖,直到它们确认真的不会有事情后,才开始缓缓打量起自己的新家来。
叮咚又去树林里给它们抱来了合适的树枝与干草,张梦阡、孙楚辞、团子抱着干草,把窝给小动物们都铺好,一片温馨的景象。
Zard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叮咚画画,笑着说道:“还好不是写文字类的门牌,不然每个屋子外面都只有叮咚两个字,因为叮咚只会说叮咚,哈哈哈哈哈……不好笑吗?”
庆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又是什么无厘头的烂笑话啊。”
“奥……”
秧秧在一旁把Zard拉走,小声嘀咕道:“来,给我和庆尘也盖一栋小房子,以后说不定夏天了可以来这里避暑。”
要说002号禁忌之地如果撇开规则与危险性不提,吃下那个黄色果子后,这里真的适合度假。
没有毒虫攻击,没有野兽肆虐,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独立王国。
树林里鸟语花香,还有小动物围绕在他们身旁,秧秧在树下唱歌,还会吸引来小浣熊听歌。
秧秧的歌声停了,小浣熊还会去树林里挖出自己埋好的榛子给秧秧,似乎是让她再唱一首。
就跟投币点歌似的。
秧秧蹲在地上,用树枝在泥土里画出自己想要的房子,然后抬头看着Zard:“就是这样的,开始盖吧。”
Zard愣了一下:“就一栋吗,不是说你和庆尘的屋子吗,庆尘的呢,你把他的也画出来,我给你们一起盖了。”
话音刚落,一颗核桃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Zard怒目回头看向毛猴:“干什么?!”
毛猴指了指墓地,意思是:老家伙们让砸的,跟我没关系。
Zard:“……”
两天时间过去,庆尘等人与小动物相处已经格外融洽了。
某一刻,他们甚至有在这里定居下来的打算。
然而这时,庆尘看着那一排排小石屋前面,竟然有八座雕像拔地而起,赫然是庆尘、Zard、叮咚、咕咚、秧秧、张梦阡、孙楚辞、团子八個人。
八个人像国有企业门口前仆后继的工农兵兄弟一样,摆着奋斗的造型。
庆尘挑挑眉毛:“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Zard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给小动物盖房子也算是丰功伟绩吧,以免我们离开后它们太想念我们,就弄个雕像让它们用来纪念,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活在它们的心中。”
庆尘吐槽道:“你就是给它们盖了点房子而已啊,还当自己是伟人了?它们并不想纪念你啊,赶紧给我拆了!永远活在谁谁谁的心中,这也是给逝者的词啊!”
“行吧,”Zard有些惋惜,不过他耍了个小聪明,大的雕像虽然拆了,但还是在树林里弄了个小小的雕像。
就在这喧闹声里,小羽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一觉他睡的格外漫长,因为三天三夜没睡觉,大羽又透支精神力的缘故,他足足睡了四十多个小时才终于醒来,他看见自己身处一个简易的绿色窝棚里,窝棚的顶端则是一片硕大的叶子。
小羽听着外面的吵闹声,第一反应不是起身,而是去掏自己的上衣口袋,那里有哥哥给他留下的信:
“小羽,抱歉。”
“因为Zard那个蠢货莫名其妙的卷入了战争,所以我这次擅自推迟了交替的时间,主要也是担心你无法驾驭这具身体的力量,最终被那个蠢货一起害死。”
“你最好也劝劝那个蠢货离庆尘远一点,那就是个扫把星,跟着他肯定会有更多的倒霉事……算了,不该跟你说这些。”
“上一个回归周期里,我给你赚了350积分,用了30分喝酒。不过你不要去兑换万神雷司了,想要修行的话,我来教你……”
信里洋洋洒洒的写了近千字,骂Zard二百字,骂庆尘三百字,然后剩余的三百字交代事情。
最后一百多字又贬低了学院同学的孱弱,抬高了自己的强大……
不过很奇怪的一点是,大羽对农务学院的事情竟然只字不提,甚至还恭喜了小羽找到新朋友,以及小羽找到了喜欢做的事情。
似乎在大羽看来,弟弟只要开心一点,他可以做出某些让步。
连弟弟去农务学院干活都可以忍受了。
小羽将哥哥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才起身走出窝棚:“Zard哥哥!”
“呀,小羽醒了啊!”Zard惊喜:“快来快来,哥哥给你准备了百家饭!”
庆尘没好气道:“这怎么就是百家饭了?”
Zard看着面前的一堆果子说道:“这些都是小动物们摘来的啊,每个小动物都送来了一些,不就是百家饭嘛。你就把小动物当做村子里的一户户村民,这家送两个馒头,那家送一碟子咸菜,这不就是百家饭嘛。”
庆尘愣了一下:“你说的好有道理。”
这还真是禁忌之地版的百家饭啊……
他低声问道:“你怎么区分他是大羽还是小羽啊?”
Zard乐呵呵笑道:“大羽才不会喊我哥哥,他只会让我喊他老板。小羽,这次你哥哥骂我了吗?”
小羽笑着说道:“没有呢。”
小羽慢慢走过来,看着地上铺着一片巨大的叶子,叶子上则堆满了果子。
其实果子都是叮咚摘的,先前叮咚出去打架,小动物们为了报寒冬之仇就将果子全部偷走了,颗粒不剩。
后来他们给小动物盖房子,于是,小动物们就将藏起来的果子,又还回来了不少。
这时,叮咚又抱着干柴回来了,他小心翼翼的弯着腰穿过树冠。
他看到小羽之后,笑容满面的蹲下身子,摊开了手掌,那是他刚摘的“初夏”,吃了之后能让人反应变的更加迅速。
庆尘已经吃过了九颗,他只觉得自己反应速度又快了几分。
如果说过去是0.2秒的运动神经反射,那么现在就是0.1秒。
所谓运动神经,就是指当你以想要绷紧某个肌肉做出挥拳时,那些肌肉、筋膜必须有一个准备的时间,然后在0.2秒之内让肌肉做好一切准备。
当敌人挥拳而来的时候,你看见对方的拳头,那么这一刻运动神经与肌肉的协调性,决定了你是否会挨到这一拳。
如果运动神经反射过慢,很有可能你知道拳头来了,也做不出反应。
所以,这个的果子看起来只提升了0.1秒,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它却是提升了一倍的效果。
普通人之间的战斗或许并不需要它,但高手之间,快0.1秒的反应速度,已经足以形成碾压。
同级别下,敌人的拳永远打不到你,而你永远比对方更快。
庆尘让Zard他们吃完果子,把核都留下来了,这就是他本次要带回农务学院的新品种,初夏、问寒。
小羽看着面前的巨人有些害怕,还是旁边Zard笑着说道:“吃吧,叮咚是个好人。”
小羽这才放心下来,怯生生的从巨人手里捏起果子来。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因为叮咚有心灵感应的巨人族天赋,所以他想知道叮咚如何评价幻羽。
目前,叮咚接触过Zard、秧秧、张梦阡、孙楚辞、团子,都没有向庆尘示警,这就说明所有人都是值得信任的,这反而是一个超越了初夏、问寒,能让庆尘更开心的收获。
只剩下幻羽了。
可是,庆尘发现叮咚竟然愣住了:“怎么了?”
“叮咚!”叮咚说道。
(他的身体里竟然住着三个灵魂,一个是小孩子,一个是充满野心的成年人,一个则是充满了邪恶的坏人。)
庆尘也愣住了,他看向Zard。
要知道,对方先前只说过幻羽体内有两个灵魂啊,并没有说过第三个,而叮咚是不会搞错的!
“叮咚!”
(小孩子此时是清醒的,另外两个则陷入沉睡,没有波动。)
庆尘沉默着,先前Zard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抓住了一些线索,只不过当时大战刚刚结束,他来不及思考这些线索背后隐藏的问题。
现在,他终于想明白Zard话语里的问题了。
目前谁也不知道他们成为时间行者,到底是身穿还是魂穿,亦或是两者皆有,亦或是表里世界两人融合。
庆尘曾观察自己的身体,确认自己是身穿,但他太特殊了,他是内测玩家,所以他的观察并不能作为普遍性。
而江雪这样的普通人,穿越过去竟然会直接拥有机械手臂。
这也变相的说明了内测玩家与公测玩家的不同。
目前有个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庆尘最早接触的那个幻羽,癫狂又邪恶,也就是曾被庆尘恶心的嘻嘻怪。
可是最近庆尘所接触的幻羽,并没有当初那种感觉了,虽然有野心,可是还谈不上有多么邪恶。
而且,竟然没人再提“谁先找到谁,对方就得做自己奴隶”的事情。
这种撕裂感一直伴随着庆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小羽之前说“哥哥回来了”,庆尘下意识的认为是双人格,那个回来的哥哥就是大羽。
但现在庆尘反应过来,小羽说哥哥回来了,但他从没说过是哪个哥哥,而他其实有两个哥哥!
这是三人格!
庆尘豁然看向Zard:“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个问题,一般情况下,就算是精神残障也不会被人随意送进精神病院里。
人们常常能见到路上有智力残障人士,有些人骚扰别人,有些人每天指挥交通,亦或是做着各种各样的奇怪事情。
根本没人管。
如果只是智力发育障碍,在没有危害社会的情况下,小羽根本不会被送进精神病院里羁押起来。
许多人下意识的认为,精神病就应该在精神病院里,但其实不是的。
要知道,所有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的病人,一定是曾经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Zard挠了挠头:“当初小羽住院,是因为他找到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然后以某种残忍的方式将凶手反杀。这件事情发生后,警方提起公诉,但最后因为精神问题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庆尘倒吸一口冷气。
小羽在一旁默默听着,显得有些可怜与无助。
Zard继续说道:“小羽其实一直都是双重人格,我们简称他为中羽,那件杀人案是中羽做的。其实那个人格也挺好,会帮我惩治那些欺负过我的人,但总会让人有些害怕……穿越事件开始后,双重人格忽然变成了三重人格,出现了大羽。但大羽很特殊,他不是因为病症出现的,而是突然融合进来,还带有里世界的记忆。大羽是里世界的陈氏财团核心子弟,他发现了这件事情,认为其中一个人格会对本体造成隐患,于是就找机会给小羽写信,两人一起把第二人格给锁起来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锁的。”
Zard说道:“大羽好像也说过这个事情,他也给第二人格写过一封信,阐述了他们的处境,目前并不适合让第二人格出来走动,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竟然说服了对方。不过大羽还说过,如果有一天迫不得已,他会主动将第二人格放出来,那是个能够拉着全世界一起下地狱的人格。”
庆尘:“我看你跟大羽关系还不错啊,按你这么说的话,他应该是里世界土著,之前跟你没什么交集吧?”
Zard:“大羽一开始挺不喜欢我的,也不喜欢小羽、中羽。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开始把小羽当弟弟了,然后为了小羽,才对我好了一点。”
庆尘默然无语半晌,他没想到小羽身上还有这么多故事。
小羽站在一旁眼眶红红的:“我是不是以后不能跟你们一起玩了?”
庆尘愣了一下,他大概知道大羽为何拿小羽当弟弟了。
他看向小羽,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别害怕,没事的,我们不会因此而害怕你。不过你和你大羽哥哥得管好第二人格,他出现会让所有人陷入危险的。”
小羽低头:“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嗯,我明白,”庆尘笑着说道:“先吃点果子吧,等会带你们去世界树上面看夕阳,很美的。对了,学院里积攒了不少境山茶嫩芽等着你去炒呢。”
“好,”小羽又重新开心起来。
小孩子就是这么好哄。
这时,庆尘又看向Zard:“那你当初是做了什么,才会被关进去?”
Zard乐呵呵笑道:“我是被冤枉的。”
“哦?怎么冤枉你的?”庆尘好奇。
“我楼上的一个叔叔,说要跟我半夜去他家玩个捉迷藏游戏,”Zard说道:“结果我半夜爬着燃气管道到他家窗户外面,他却吓的大喊大叫。他也是我们病友,就住在隔壁病房里,一天到晚的想打人。”
“他住几楼啊?”庆尘问道。
“18楼。”
庆尘明白了,被Zard惊吓的大叔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些奇怪的癖好。
对方想把Zard骗到家中,恐怕就是看着Zard脑子有点问题,想欺负Zard。
但对方哪里知道,Zard根本没有走门,而是爬到了18层的窗户外面探出个脑袋,这谁看了不迷糊?
不过庆尘并不同情那位大叔,活该。
“可是,就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就把你关进了精神病院?”庆尘疑惑道。
Zard想了想说道:“我父母去世了,姑姑和姑父就声称要照顾我,住在了我们家里,姑姑一直不喜欢我,所以就借着这个事情把我送精神病院了。”
原来如此,庆尘内心叹息,最终还是那栋房子招人眼红了。
“走吧,到时间了,”庆尘笑着说道:“秧秧,你带他们上去,我和叮咚自己爬上去。”
说着,他和叮咚两人手脚并用的顺着世界树树干,向树冠攀登而去,那世界树巨大的穹顶树冠在夕阳下,就像是美轮美奂的3D特效一般。
十多分钟后,众人并排坐在最粗的那根树枝上,任由傍晚的暖阳照射在所有人脸上、身上。
高高的天上,遥远的山脉背后就是太阳的归宿。
秧秧慢慢将脑袋靠在了庆尘的肩膀上,也不管身旁少年浑身有多么僵硬,她轻声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去10号城市杀庆闻,然后去18号城市带走李成、庆凌那九百多位情报人员,他们如今虽然被授勋,却被李氏、庆氏两家担心有神代培养的间谍在里面,所以根本得不到重用。”
就像是卧底回归警队后,常常无法重新融入警队一样,那些人在A02基地里待了那么多年,没人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被神代策反过的人。
但是庆尘不在意,他有叮咚,只需要将那些人带到禁忌之地来,自然就知道里面还有没有藏着间谍了。
除开间谍以外,这些人对庆尘是绝对忠诚的,如果说家长会是庆尘的第一个班底,那么这些人就是庆尘的第二个班底。
自己的班底。
“你呢?有什么打算,”庆尘问道。
“我想带Zard一起去给荒野人盖盖房子,聚居地那边条件挺苦的,我号召了许多时间行者过去定居,得去看看才行,”秧秧说道。
“嗯,”庆尘点点头。
夕阳太美了,团子也慢慢靠在了孙楚辞身上。
Zard看了看左右两边,然后慢慢的靠在了叮咚身上……
……
今日两更一万一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74639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