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89、收回的拳头

689、收回的拳头


倒计时168:00:00。
世界重新光明。
鲸岛的广场上先是一片寂静,紧接着人群中开始传来啜泣声,最后所有人一起放声大哭。
4811名学院里的时间行者,此时剩下4139名,因为参与下三区防线的缘故,除了那些小孩子以外几乎人人带伤。
家长会登岛的132名10号城市家人,阵亡19人,还剩113人。
也同样是人人带伤。
而昆仑……所有人都阵亡了。
庆尘默默的站在广场上,他甚至有点不忍心去看昆仑成员们的骸骨,那里是631具骸骨,只剩下碘伏的身体还算完整。
却见碘伏的脖颈处已经没有了血肉,只剩下白骨,双手被咬的血肉模糊却依然紧紧护着自己的腹部。
那里有他用生命带回来的东西。
“他腹部好像藏了东西,”路远低声说道。
路远尝试着将碘伏双手拿开,可那双手依然紧紧抱着,根本拉扯不开。
路远蹲在尸体旁,不停的抹着眼泪,哭旳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昆仑第一次发生这种规模的减员,以前从未遇见过。
庆尘走过来低声说道:“我来吧。”
说着,他屈身去抬起碘伏的手臂,那个原本紧紧抱着的手臂,竟然在庆尘触碰到的一瞬间就松开了。
庆尘愣了一下。
他知道碘伏已经逝去了,可对方的身体竟然还会产生这种反应。
那腹中的12枚插片式硬盘是碘伏要给庆尘的,所以除了庆尘以外,所有人都不能取。
直到庆尘到来,他的身体才松下了那股劲。
这是违反医学常识的,庆尘以前听说有人死后必须看见亲人才肯闭眼,他一直都以为那不过是某种巧合或者谣传。
直到今天,他才相信原来真有这样的事情。
庆尘有点控制不住了,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下定决心轻轻打开碘伏的腹部,将那只密封袋取了出来。
路远对岛上的昆仑成员喊道:“来搭把手,把兄弟们的尸骨收敛火化。”
这时,学院里的有些时间行者,走到庆尘面前说道:“谢谢小院长,谢谢,如果没有你去接应我们,我们可能也死了。”
“谢谢小院长。”
“谢谢小院长!”
时间行者们成群结队的来到庆尘面前道谢,在那个慌乱的环境里,庆尘带着时间行者们回到下三区。
有时候还没等时间行者们道谢,他就已经重返城市深处了。
那些时间行者们不是白眼狼,他们很清楚庆尘为他们付出了什么。
庆尘平静的看着这些人:“都回去休息吧。”
郑远东问道:“庆尘,10号城市的过去七天里,发生了什么?”
“小三,这里还有许多人不知道10号城市里发生了什么,你给他们说一下吧,”庆尘平静说道,他自己则坐在一旁,手里拿着那只密封袋看着地面。
小三在广场上汇总着7天以来发生的事情,做着战斗报告,用来复盘,看看大家还有哪些不足之处。
郑远东静静的听了许久,然后也将自己得知的外界情报共享给了庆尘:“各个集团军在北方打了六天,这一次的战争比想象中规模还要大,所有人都下了死手。10号城市不会有救援了,所以你们还得想办法自救。”
“我明白,”庆尘点头。
“时间行者的存活数量,远超我的想象,我原以为在那种灾难下,能活下来一千人就很好了,”郑远东在一旁轻声说道:“谢谢你,庆尘,谢谢你和家长会给他们提供的帮助。”
庆尘低声道:“其实,如果我早点去找碘伏他们,或许碘伏他们还有活的机会。”
郑远东摇摇头:“如果你没有去救学院的时间行者,碘伏也有义务去救,或者说他必须去救,这就是昆仑的责任。时间行者们本应该自救的,但他们没有那个能力。这就像是一场火灾里,受害人为了救自己的小狗重新奔入火场,消防员能因为对方的愚蠢而放弃救援吗?不会的,他们有他们的使命,碘伏有碘伏的使命。”
“如果角色互换,或许是轮到你去PCE、交通局取硬盘,而碘伏则会带着人一次又一次的离开防线,然后努力将一支支时间行者队伍的带回下三区。可他们有这个能力吗?没有,他们无法像你一样轻松自如的穿行城市,也记不住那么多避难点。”
郑远东:“所以最后的结果是,你仍然可以得到硬盘,而碘伏也依然会为那些时间行者和小孩子而死。这就是碘伏的责任与宿命。当然,你们都很好的完成了彼此应该去完成的任务,他也是优秀的。”
庆尘沉默不语。
“不用想那么多,昆仑的责任就是保护好这些时间行者,”郑远东说道:“他如果知道你保住了这么多时间行者,泉下有知一定会高兴的。昆仑里没人会责怪你,我们已经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要相信我们的觉悟。”
广场上,南宫元语等农务学院的学生,不停的行走在人群之间,不停的发放着他们积攒下来的鸡血芽。
很多时间行者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安宁,身体软的甚至都站不起来,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7天之后还要再经历一次浩劫。
庆尘忽然说道:“我们必须改变这个世界。”
“嗯?”郑远东看向庆尘。
庆尘继续说道:“神代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代价的发动了这场战争,完全无视了一座城池里的上千万生命。其他财团虽然被牵制在战场上,无法完成救援,但其实他们只要发射几枚远程小型导弹就足以打开城墙,让下三区的难民们撤离,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担心鼠潮通过那些缺口,提前逃逸到荒野上去。里世界的问题,已经不是哪一家财团的问题了,而是那个世界生病了,需要医治。”



“你已经在改变这个世界了,”郑远东说道。
“还不够,”庆尘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说道:“麻烦为我准备能够适配里世界硬盘的设备,另外我需要一个庞大的办公室,640個液晶连屏,同时以4倍速观看碘伏带回来的录像资料。我去休息了,准备好了之后麻烦喊醒我……另外,鲸岛上产出的紫兰星,我会尽可能多的提供给昆仑,因为你们值得。”
说完,庆尘起身看向小三:“都去休息吧,睡醒了统计阵亡名单,在岛上为他们建立一座纪念碑。”
小三说道:“我现在就可以统计。”
庆尘摇摇头:“不用硬扛着,你们这七天也很辛苦了。明天通知家长会所有在10号城市的时间行者准备登岛,用鸡血芽给大家治伤,回去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记住,这7天里,所有人都必须睡够,下一次穿越就没有时间睡觉了。”
说完,庆尘转身朝农务学院走去。
郑远东沉思着,他忽然觉得庆尘又完成了一次蜕变。
如果一个人只会被愤怒、悲伤等情绪支配,那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人。
刚才,郑远东很担心庆尘会发了疯似的继续折磨自己,但是庆尘没有,他选择了休息。
所以郑远东知道,庆尘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只收回来的拳头,不是为了认输,而是为了更好的打出去。
……
……
倒计时157:00:00。
庆尘整整睡了10个小时,直到他感觉自己的精力已经完全恢复。
从那张躺椅上坐起身来,Zard和幻羽俩人,竟是靠在他左右两边还呼呼大睡着。
。Zard歪着脑袋,口水流到了自己的领子里,幻羽则趴在庆尘的大腿上,也流着口水。
这应该还是小羽吧。
庆尘无法想象大羽趴在自己腿上睡觉的场景。
“醒醒了,”庆尘拍了拍两个人。
“哇,老板你醒了!”Zard说道:“郑老板让我给你说,他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你随时都可以去。另外,食堂小灶对所有10号城市的时间行者免费开放了,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要吃什么,我可以去给你打饭!正好,用你的名义给小羽打包两份蒜香小龙虾,他喜欢吃那个!”
小羽咽了一口口水。
庆尘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们想吃什么就去要吧,吃完以后给我送主教学楼里一份,”庆尘站起身来。
他来到昆仑为他准备的阶梯教室里,此时的教室已经改造好了,黑板墙、教室左右的墙壁上都整整齐齐的挂满了30寸液晶显示屏,不说不少,刚好640块。
路远等待着,他疑惑的看向庆尘:“你要这么多屏幕干什么?”
“等会儿就知道了,”庆尘说道:“请把所有屏幕依次编为1至640的序号,然后给我配8个操控快进、暂停、倒放的人,谢谢了。”
说着,庆尘独自一人走到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开始吧。”
640个屏幕全部亮了起来,每一块屏幕里都是监控画面,以四倍速不断的播放着。
庆尘的瞳孔收窄,不断的将每一块屏幕里的画面都记录在脑海中,然后用记忆宫殿加以分析。
“从15天前开始播放。”
“611号屏调整到八倍速。”
“127号屏调整到八倍速。”
“531号屏倒放48小时。”
“137号屏倒放48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小鹰在一旁说道:“这些屏幕上也没有出现过老鼠啊?咱们不是找老鼠吗,庆尘倒放的屏幕我看了,里面也没有老鼠……”
路远摇摇头:“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再等等,或许庆尘有他的想法。”
这时,庆尘忽然说道:“137号屏幕暂停,屏幕里的棕色外套男子,他在过去每天都会准时7点出门,乘坐139号屏幕里的轻轨列车,前往631号屏幕里的工厂上班。然而,从第21天开始,他就再也没出过门了,帮我标记上,他应该是被老鼠杀死在家中,所以才没有去上班。”
这个棕色外套男子所在的区域,是庆尘找到的第一个行为轨迹出现异常的人物。
鼠潮在初期,是绝不会大摇大摆出现在街道上的,更不可能出现在道路监控里。
所以庆尘想要分析鼠潮最早出现在哪里,就必须通过“人”的行为分析,来推断鼠潮的动向。
。他要在监控里找的并不是老鼠,……而是那些突然消失在城市里的人。
“141号倒回36小时32分12秒前,请标记屏幕中的人物,他也是48小时之前,一直都在正常的上下班,他老婆也是,但突然间夫妻二人都不再出门了。”
“136号倒回47小时10分31秒之前,视频中女人每天晚上都会去第四区一家脱衣舞店上班,但她已经两天没出门了。”
“151号……”
“153号……”
。昆仑成员们神情渐渐呆滞,原来看不见老鼠,也是可以找到老鼠的。
他们难以置信的看向阶梯教室最后方的少年,对方就这么平静的坐在后排,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小鹰,将我标记的这些屏幕,标记在10号城市的地图上,我要知道这些人都住在哪里。”
庆尘没有感情的指挥着,渐渐的,他一个人指挥着八位操作员,竟然八位操作员都有点跟不上速度,一阵手忙脚乱。



小鹰手忙脚乱的查看着地图,有时候他标注地图的速度,还没庆尘找出信息的速度快。
所有在场的昆仑成员都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他们只觉得这种思维能力,极其恐怖。
路远和倪二狗默默相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神色。
这还是庆尘头一次在外人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示他大脑的能力。
庆尘在指挥倒回录像的时候,可以精确到秒。
操作员只需要输入庆尘需要倒回的时间,画面就能精准的定格在庆尘要找的人物身上。
路远和倪二狗根本想不通,怎么能有人同时看640个监控录像,而且还能精准的找到里面的信息。
而且,庆尘要做的是记住屏幕中所有出现过的人。
。分析对方的行为轨迹。
甄别对方的行为异常。
庆尘说信息的时候很轻松,可行为轨迹分析背后所隐藏的信息量,是极其巨大的!
随着庆尘说出数千条信息,小鹰面前的10号城市地图则被标记上了密密麻麻的红点。
随着监控视频里的时间推移,城市里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路远和倪二狗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种鼠潮活动越发频繁的恐惧。
就仿佛庆尘带着所有人,通过碘伏带回来的监控录像,然后亲身经历了一次鼠潮的繁衍、入侵历程。
观看监控的时间,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
庆尘简单的吃了几口饭后,又从下午持续到午夜。
大家感受着一个个消失的人类,感受着鼠潮所带来的危害。
身临其境!
负责给庆尘操控的昆仑成员都换了一班,唯有庆尘一直端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方,如同没有情感一般,以最高强度的状态工作着。
路远忽然鼻子一酸说道:“如果碘伏知道他带回来的录像,在庆尘手里竟然能化腐朽为神奇,他一定会觉得死而无憾吧……他们没有白死。”
庆尘也不会让他们白死。
“停下,”庆尘看着那些屏幕说道:“小鹰,把10号城市的地图给我竖起来。”
“哎,好嘞,”小鹰激动的说道。
他与另外三名昆仑成员,一人扯着地图的一个角,将地图竖在庆尘面前。
。所有人都能看到城市里密密麻麻的红点,每个红点就代表着一个死去人类,或者更多。
那张地图上,鼠患在城市里零星的分布着,以第五区为轴心向外扩散。
第五区最为密集,密集到地图上的第五区几乎被染成了红色。
唯有下三区还是一片空白。
这下,鼠患从哪里爆发将一目了然。
“是从第五区开始的,它们不断的蚕食着整个第五区,将那里变成了第一个粮仓,鼠王应该就在那里,”庆尘说道。
“它会不会在后续移动走啊?”路远问道。
“80%概率还在那里,毕竟昨天的10号城市里,也依然是第五区的老鼠相对最多。我现在觉得,这鼠潮分工明确,更像是进化出了工蚁、兵蚁、蚁后这样的权力结构,”庆尘说道:“而这种族群‘蚁后’,大概率会因为要进化繁殖生育能力,从而失去很多其他的身体机能,它存在的意义就是成为族群的智慧枢纽,然后不停的繁育者新的鼠群。”
庆尘:“当然,它也确实有概率移动到其他地方,所以我还需要继续观察监控,找到更多的线索。”
庆尘没说的是,他还在屏幕里看到了庆闻、庆诗、庆幸。
还在屏幕里看到了一些行为诡异的人。
但前三位跟此次鼠潮关系不大,所以他并未向昆仑提及,而后面的那些人……庆尘打算明天将他们全部找出。
或许,还能通过这些人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庆尘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把鼠王的位置给找出来……谢谢大家的配合,明天见。”
。说着,庆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阶梯教室,丝毫不拖泥带水。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53170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