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98、银杏山上的老人与馈赠

698、银杏山上的老人与馈赠


  “小三,你已经是个成熟的金色家人了,要学会替家长分担重任啊,”庆尘耐心的劝导着:“虽然控制蟑螂是有点恶心了,但你想想,如此庞大的蟑螂群掌握在你手里,以后家长会还离得开你吗,到时候你就可以用你的能力,承担更多的责任,帮助更多的家人啊!”

  “家长啊,这么重要的事情,要不还是给黑色家人去做吧?”小三试探着问道。

  庆尘意味深长的说道:“谁说你以后就不能成为黑色家人呢?”

  小三:“……”

  现在这件事情,就像是马桶里掉了一块金子,你虽然觉得很难受,但肯定还是要把金子取出来的。

  而且,也不是庆尘自己取。

  一旦这些蟑螂能够顺利抵达神代政治中心20号城市,分散、繁衍,那么有朝一日大家撕破脸不死不休,蟑螂族群就能够瞬间摧毁很多建筑设施,杀死很多重要人物。

  换做普通蟑螂肯定办不到这一点,但这是吞噬了半神一部分尸体的蟑螂。

  此时此刻,小三一脸壮烈的说道:“我愿意为家长会做出这样的贡献!”

  “真是一位伟大的家人啊,”庆尘毫不吝啬的赞美着,他硬生生拉过小三的手掌,用提线木偶割开一条口子,然后将血液滴在那块红色的长方形木头上。

  当血液沁进木头里,原本一直在装死的蚁后也活了过来。

  闫春米在天台上观察着地面说道:“老板,卫戍部队营区外面有一只蟑螂很奇怪啊,竟然通体金色,那会不会是蟑螂王?”

  庆尘看过去:“好像还真是,这倒省事了,按照何老板所说,通过族群成员转移蚁后得好几天呢,咱们直接找到蟑螂王岂不是省事了?其他人留在这里待命,密谍跟我朝蟑螂王突进,行动!”

  三十多人的小队往楼下跑去,来到街道上,锁定了蟑螂王的位置。

  那蟑螂王也是鸡贼,刚看到庆尘等人冲过来就玩命的跑。

  周围蟑螂朝庆尘等人涌来,想要阻挡他们前进。

  可它们也不过是刚刚进化,吃的还没有老鼠多。

  鼠潮都追不上、挡不住的队伍,它们哪里挡得住?

  还没跑几分钟,庆尘便一脚将蟑螂王踩在地上,任由它细长的腿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庆尘将蚁后放到了它的背上。

  刹那间,蚁后再次伸出上百只触手来,每一只都狠狠扎进了蟑螂王的身体。

  毫无难度。

  远处高楼上,小三当场就吐了。

  牺牲太大了。

  一旁家人们看着他,安慰道:“忍一忍吧,说不定以后黑色家人里真有你一席之地呢。”

  小三忍住恶心细想,如今黑色家人只有罗万涯,可现在自己确实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地位,黑色家人也并非遥不可及了啊,而且家长都暗示了……

  小三专心控制起蟑螂来。

  下一刻,庆尘便看到所有蟑螂匍匐下身子,给了他磕了个头……

  庆尘等人懵了一下,这怎么还开始表演才艺了?

  但这才艺,他们实在有点欣赏不了啊!

  庆尘赶忙挥挥手,示意小三快把蟑螂弄走,现在也不需要挖掘机和人力了,直接让小三带着蟑螂大军去挖掘飞鸟大厦,这样也能早一点将地底的禁忌物ACE-039三界外给找出来。

  蟑螂退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只觉得世界都干净了许多。

  “老板,现在有什么计划?”闫春米说道。

  “去卫戍部队营区,”庆尘说道:“我要看看那里面还有没有重要人物活着。”

  对于庆尘来说,这座几乎完好无损的城市,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首先是经济税收方面,它未来将给庆尘等人的事业提供大量资金支持。

  其次是抄家收资产,接下来秦书礼需要带人将上六区全部翻找一遍,整个城市的资产都将收归公有。

  再次是青禾大学,当初庆一在庆尘的交代下,先是召集了密谍司,然后将青禾大学的师生都带去了下三区。

  与表世界的大学含金量不同的是,青禾大学作为联邦内部仅有的七所大学之一,排名也一直都是第一,这也将成为白昼、家长会的人才来源、技术来源。

  再次,就是那六百万的难民,家长会将带领大家重新来过,重建家园。

  庆尘打算设置一个类似时间行者学院那样的严密积分制度,然后激励着所有难民重拾生活的热情。

  最后,最重要的资源其实就是政治。

  他知道10号城市是不可能独立于联邦之外的,这里仍然会是联邦的政治中心,不然所有人都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攻打他们。

  守着10号城市,要是不利用那些活下来的“政治资源”,庆尘也就白掌控这座城市了。

  而且,他要确保这些政治筹码是站在他这边的。

  有意思的是,这卫戍部队营救的人,一定都是高级别的大人物,说不定有好些个议员呢。

  说到这里,闫春米等人顿时也来了精神,这才是宏伟事业要展开的样子啊。

  跟着这位新老板,他们这些人未来可不止是当密谍那么简单了!

  ……

  ……

  蟑螂才刚离开,卫戍部队营区那边便立刻有人从围墙上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界。

  看着看着,那个悄悄打量的士兵,与赶来的庆尘四目相对。

  相比之下,墙里的士兵干干净净,而庆尘这些墙外的人战斗了8天时间,一个个面色黢黑的像是难民一样,衣服也破破旧旧的。

  那士兵隔着墙问道:“蟑螂呢?都退走了吗?”

  庆尘想了想说道:“嗯,都退走了,已经被我们击退了!”

  “那些老鼠呢?”士兵又问。

  庆尘听着墙内嘈杂起来的声音,直接说道:“我们是联邦集团军的士兵,来营救你们的,请打开门!”

  里面有声音惊呼道:“联邦集团军终于来了,快快快,开门!”

  说话间,卫戍部队营区大门打开,但这些人太怂了,根本不敢出来,只是探出半个身子,招手让庆尘他们进去。

  庆尘笑了笑也没在意,直接抬腿往里面走去,闫春米等人紧随其后。

  进入营区后,他们所有人都一阵眼花缭乱。

  西装革履的10号城市政要,纷纷从营房里走出来。

  庆尘只扫过去一眼便愣住了,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全都在!

  不仅如此,还有农业委员会、商业委员会、财政部的各个政要,也全都被接到这个营区里来了。

  还有参议院的12位议员,众议院的37位议员。

  只见身穿皮草、礼服的明星、名媛,也花枝招展的跟在这些政要后面,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庆尘看着这一幕都惊了,这里的收获,比想象中还多!

  他打量着那位总统,面相刚正不阿,头发花白却梳在脑后一丝不苟,看起来像是一個饱经沧桑的……老戏骨。

  不得不说,这位名叫“宁致远”的总统,卖相还是很不错的,自带一股威严的气势。

  要说这位总统是真的没有存在感,没人提起的时候,大家甚至还以为这联邦没有总统呢,别说财团大人物了,或许连闫春米这样的级别,都从来没把总统放在眼里过。

  可是,民众是相信总统的,只要能让眼前这些人乖乖听话,甚至能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效果。

  毕竟不管你有没有把这位总统放在眼里,他此时此刻依然是联邦的权力正统。

  这会儿庆尘甚至想感谢蟑螂,要不是那些蟑螂把第一区划为自己的地盘,让鼠潮不敢过来,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恐怕那位银杏山上的老人,都想不到自己送给庆尘一份怎样的礼物……

  等等,庆尘愣了一下,他忽然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多人都活下来了,没有被鼠潮威胁到吗?”

  “你这是咒我们呢吗?”一位议员有些不满,他打量着庆尘等人,没有部队标志,没有肩章,甚至无法确认是哪支部队的。

  庆尘解释道:“我就是问问,因为城市里现在特别惨烈,你看看我们这模样就知道有多么难打,所以各位还是暂时不要走出营区,等城市内清扫结束,会有集团军过来通知的。你们还没回答呢,怎么存活了这么多人?你们是提前知道灾难会发生吗?”

  那位总统和蔼可亲的说道:“小兄弟,我们并不知道会有灾难,只是灾难来临时,我们所有人都接到了庆坤先生的邀请,前往他在10号城市的府邸参加慈善晚宴,只不过当时庆坤先生自己没有出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城市内正在游行,所以他借调了一些卫戍部队保卫晚宴的安全,我们这才得以幸免。”

  庆尘内心忽然叹息。

  他刚刚还感慨,银杏山上的那位老人可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活下来。

  结果转头却发现,这都是人家安排好了的。

  对方在数千公里外的银杏山上枯坐着,却把所有东西都算计好了送给庆尘。

  可问题是,庆尘有点想不明白的是,晚宴当天,庆尘也是0点回归才猜到鼠潮将要爆发。

  如果那位老人想要用晚宴来召集这些人、保存他们的性命,这就需要提前6-8个小时,甚至提前更多时间知道鼠潮会爆发。

  难道那位老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是因为对方早就察觉到了10号城市里的鼠潮动向,还是因为……某件禁忌物?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竟忽然有一种,自己每一步都被对方安排好了的感觉。

  他穿越之后甚至还没有见过对方,却总感觉这位老人就在他的生活里。

  从最早的18号监狱,到现在的10号城市,老人从未出现过,却一直都在。

  又是一个阳谋,老人用庆坤的名号邀请这些人,已经是摆明了态度:你已经知道这是我送给你的政治筹码了,要,还是不要呢?

  这是庆尘没有回答李叔同的问题,他说自己要再考虑考虑。

  现在他想明白了,要。

  送上门的,为什么不要。

  这时,副总统看着庆尘说道:“鼠患已经消灭了吗,你们是哪支部队的?”

  “我们是第一集团军107野战旅的,负责来救援10号城市,请各位暂时不要出去,在这里安心等候几天,城市里还在进行清扫收尾的工作,”庆尘笑着说道。

  “第一集团军107野战旅?”人群里,有人惊喜说道:“我弟弟就是这支部队的旅长啊,他在哪里?”

  庆尘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人可不就是庆氏某位出名的中年花花公子么,庆辉。

  他思索两秒说道:“旅长还在带队围剿鼠潮。”

  又一位女明星抱怨道:“那你们能不能先送来点水果和蔬菜啊,天天在营区里面吃肉罐头,吃的我都上火了!”

  闫春米带着面巾,微微眯起眼睛来。

  下三区的难民、家长会、社团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竟然还关心自己能不能吃上水果和蔬菜。

  庆尘笑着说道:“水果和蔬菜暂时是没有的。”

  一位议员说道:“那你们能不能帮忙去一趟我第二区的家里,帮我取一下我的威士忌和雪茄?”

  “我们?冒死去帮你们去取威士忌和雪茄?”庆尘笑了。

  人们常说,有能力上位的大人物一定是聪明人,但这件事情在联邦还真不一定。

  眼前这些人,不过是各个财团花钱养着的‘演员’罢了。

  某位议员去年还闹出个笑话,据说这位议员为了政治作秀,夜里10点跑去下三区体察民情,然后他看着黑暗的下三区,竟然赞美下三区的劳动人民生活朴素踏实、不浮夸,睡的这么早。

  这位议员甚至都还不知道下三区是常年没电的,云流塔也早就报废了。

  庆辉嚷嚷道:“你一个大头兵哪来的废话,让你去取,就赶紧取。不然我把这事告诉你们旅长,让你十年翻不了身。我家在第二区辉煌庄园,你去帮我拿点药,对了,还要拿点多巴胺芯片。”

  众人纷纷附和。

  这些政要和明星在卫戍部队营区里,眼瞅着联邦集团军的救援将至,也慢慢恢复了自己的秉性。

  而且,威士忌和雪茄也就算了,庆辉等人需要的药片和多巴胺芯片才是最关键的,这东西他们缺一天就难受一天,实在忍不住了。

  人体是在随时‘磨损’旳,你的关节磨损、韧带磨损、肌肉磨损都会伴随疼痛,只因为人体分泌多巴胺、内啡肽起到了镇痛的效果,让你平时没有察觉到这些细微的疼痛。

  而那些药物,长时间使用就会导致你的大脑不再主动分泌内啡肽与多巴胺,你停药的时候会感受到一万只蚂蚁正在撕咬你,所以你就需要继续使用药物来镇痛。

  这就是为什么人一旦使用这些药物,就很难戒掉的原因。

  而且,人体自身一旦不再分泌内啡肽与多巴胺,你就很难从日常生活里取得快乐,你的一切快乐来源都是药物。

  所以,眼前这些人不止是蠢,还是一群被酒精与药物控制的傀儡。

  想到这里,庆尘便没有那么客气了,他笑吟吟的问道:“如果我们不去呢?”

  “不去?”庆辉挑挑眉毛:“不去就特么让你当一辈子大头兵,让你天天在军营里刷厕所!”

  这时,人群里还有一些明星与议员冷眼旁观着,他们保持着理智,并没有昏了头脑。

  其中,还有那位曾经与庆尘有过交集的一线女明星,宋袅袅。

  她认出庆尘了,她也知道眼前这支三十人的部队绝对不简单……

  跟这位庆尘如今的身份相比,庆辉说出这些话,恐怕活着出去也会被取消家族信托受益名单,以后的日子绝对比普通人还苦。

  财团内部,权柄人物与纨绔子弟的待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庆辉的定位和庆尘比,连泥土都算不上……

  下一刻,卫戍部队营区外,响起整齐的跑步踏地声,整齐得就像是一个庞大的精密机器正在快速跑来。

  议员与明星们眼睛一亮,联邦集团军到了!

  庆辉对庆尘冷笑道:“放心,我会告诉我弟弟该怎么对待你的。”

  说着,庆辉主动去推开营区大门。

  然后所有人愣住了。

  那不是联邦集团军,而是……庆氏影子麾下的那支野战旅!

  只见所有士兵肩膀上,都有一个黑底绣着的白色银杏叶片。

  庆氏部队的袖章都是黄色银杏叶,唯有影子部队是白色银杏叶!

  真的是庆氏最精锐的影子部队!

  庆野乐呵呵的走到庆尘旁边:“老板,应到4502人,实到4480人,其中22人为其他各派系安插的人,都解决掉了。物资还有3个小时运送过来,维修发电厂的机械设备也到了,现在有什么吩咐?”

  影子部队有两支,一支是人均B级,合计300人的特种部队,还有一支就是眼前的野战旅,人均E级。

  此时此刻,政客与明星们惊恐的看向庆尘,脑海里回荡着“老板”这两个字。

  老板?影子部队的新老板?!

  庆辉面如死灰。

  影子部队抵达后,立刻从所有人身边走过。

  第一营负责封锁各个建筑大楼,以免有人逃跑。

  第二营负责羁押看管明星政要。

  第三营负责收缴卫戍部队士兵手里的枪械。

  短短五分钟,这支精锐的野战旅就完成了控场,将一切事态都收拢在可控范围之内。

  卫戍部队内部有人想反抗,这批人都是陈氏、神代、鹿岛的,他们已经意识到庆尘准备接管城市,如果就让10号城市这么重要的政治中心,变成庆氏的自留地,那大家以后也不用混了!

  那些卫戍部队军官、士兵刚低声谋划着什么。

  可是,影子部队里的战士都是什么人?

  庆野这边摊开手掌,所有人身上的枪械纷纷脱手而出,悬停于每个人的头顶。

  围绕在所有人身边的影子部队,立马将这些人全部控制住,用指锁将这些卫戍部队士兵的双手缩在背后。

  只用了10分钟,卫戍部队就已经失去了一切还手的能力。

  明星与政客们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他们噤若寒蝉的庆野与密谍们拱卫着当中的庆尘,宛如众星拱月。

  庆野向后退了一步说道:“好了,现在由我老板来说话,各位先安静听着。”

  “给各位说一声,10号城市的鼠潮已经平息了,”庆尘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我现在怀疑你们参与了这场灾难,并且是这场灾难的帮凶。所以,10号城市临时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各位进行立案调查,在这场灾难始末被调查清楚以前,谁都不许离开。”

  庆尘看向庆野:“先要求他们每个人录下视频,发出共同声明给民众看,就说这场灾难全部由神代、鹿岛两家制造,他们必须承担后果。”

  他要先打舆论战。

  对于联邦民众来说,总统、副总统、数十名议员的联合声明视频,足以指证一切罪恶了。

  一旦反对鹿岛、神代的舆论形成,这两家财团所掌控的6座城市里,黑桃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发动抗议游行活动、罢工活动,让他们城市管理系统焦头烂额。

  而且,陈氏也必须加入对抗鹿岛和神代的队伍中,不然就会失去民心。

  要说鹿岛也是够倒霉的,明明什么也没做,结果背了个大锅。

  但谁让庆尘跟他们有仇呢?

  庆尘对庆野说道:“你看好他们,手段不要极端,但是每个人都必须给我交出一份投名状来,否则,所有人不得走出营区半步。”

  ……

  五千八百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42237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