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00、物理封号

700、物理封号


  回归倒计时72:00:00。

  午夜。

  “神代财团必须给所有人一个解释!”

  “神代滚出来!”

  20号城市的市政中心被围的水泄不通,数以千计的民众聚集在这里。

  里面的工作人员,愣是不敢回家了,因为走出市政中心就会被打、扔砖头。

  10号城市通讯断绝的11天里,民众们只知道那里发生了灾难,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灾难,又为何发生灾难。

  没有财团出来解释什么。

  有记者抵达了10号城市,却被冰冷的金属风暴阻拦在城墙之外。

  这11天里,民众是迷茫的。

  也就在这个所有人都迷茫的时刻,总统与数十名议员、上百名明星联合发布的声明,起到了舆论里一锤定音的作用。

  民众们通过这个视频,开始了解灾难的始末,并开始愤怒。

  神代财团和鹿岛财团旗下的水军公司开始出动了,他们要把水搅浑。

  视频发出后的10分钟里,神代掌控的联邦官媒开始辟谣:视频系技术高手伪造,全部都是AI换脸的结果,视频里并非总统本人,明星也全都是伪造。

  水军在官媒下面开始大量刷屏:“我就说他们的表情怎么有点僵硬,原来是AI换脸的啊!”

  “造谣的人也太可恶了!”

  在里世界的这个时代里,网络上已经没有什么是非黑白了,全看谁更不要脸,谁就能掌握话语权。

  谎话说的多了,也就变成真的了。

  而且,AI换脸技术本身就是民众深恶痛绝的技术,尤其是AI换脸应用到直播技术里面后,谁都不知道屏幕里的那个主播到底长什么样子。

  甚至时不时就会出现,60岁大爷假冒18岁妙龄少女的新闻。

  这是一个没有信任基础的虚拟网络时代。

  联邦网络上有三个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分别是“链接APP”、“星云APP”、“一三五七APP”。

  链接背后是神代控股。

  星云背后是李氏控股。

  一三五七背后是陈氏控股。

  庆尘将发布视频的地点选择在星云,就是为了不被封号,甚至有主场优势可以封禁一些水军账号,虽然甄别账号需要一些时间。

  当水军开始出现后,网络上的舆论开始翻转,许多民众开始转发辟谣声明,然后谴责那些制作声明视频的人。

  那些示威游行的人们也停了下来,一个个在北方城市的议政中心外面停下来,不知道是否该继续向神代、鹿岛抗议。

  但意外出现了,总统的社交账号,忽然在那段辟谣声明下评论:“请不要为了钱,把良心都丢了,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

  民众们当时就懵了,总统都开始用账号来回击了?视频是假的,难道账号也被人盗了吗?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那些议员和明星们,也开始用自己的社交账号开始反击。

  总统发完后,又轮到那些战斗力最强的说唱歌手,一个个干脆录了Diss视频,单押、双押什么的全都整上了,把神代、鹿岛Diss的体无完肤。

  随后各個明星的社交账号,开始发出一张张灾难后的场景,主要聚焦在勤劳、勇敢的下三区人民身上。

  一切都是真实的。

  庆尘在卫戍部队营区里来回踱步,而总统和明星们,一人坐在一张行军小马扎上,扣着手机。

  就像是一群小学生似的,老老实实。

  与神代、鹿岛的水军公司不同,庆尘的水军公司或许人没多少,但都是‘精锐’。

  庆尘说道:“他们颠倒黑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们身份特殊,要利用你们的名人效应,让更多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各位不要太端着架子了,端着架子没饭吃啊。”

  一位明星这时举手:“我发完十条了,浏览量达到1000万。”

  “庆野,”庆尘笑眯眯的说道:“给咱们这位大明星一个小面包,一瓶矿泉水。”

  总统也举手:“我发了两条,但浏览量达到2亿,点赞超过40万!转发也超过40万!”

  单一社交平台出现这样的数据,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庆野,给咱们总统倒杯威士忌,再给他点一根雪茄!”

  说着,他又看向其他人:“早发完,早享受。你们看,其实你们现在都有致命的把柄在我们手里,按理说我只要威胁你们,你们就必须听话,但我不是那样的人。咱们现在就讲究一个等价交换,谁先完成任务,谁就可以换到一些好处。”

  有一个模样瘦削的明星,某支著名乐队的吉他手问道:“完成任务以后,能嗑药吗?”

  “不行,”庆尘摇摇头:“这东西在我看来是底线,但我可以帮你解毒。”

  这明星顿时怒了:“不是说什么都可以换吗,你要不给我药,我就不发了。”

  庆野笑道:“掌嘴。”

  明星身旁士兵,啪的一巴掌甩过去,一旁早就吃过大亏的说唱歌手立马幸灾乐祸起来。

  庆尘继续笑眯眯的说道:“来,我们开始新一波的节奏,庆野,把难民的照片分发给大家,每个人选张图来发,现在我们打的就是共情牌,必须唤起联邦公民的同情心才行。还有,记得声明10号城市不接受捐款,可别让某些虚伪的慈善机构从中谋利,各位要注明一切接受捐款的机构都是在发灾难财。”

  赚钱其实是庆尘要面对的重要课题之一,三个月后,他再想获得庆氏物资可就要掏钱了啊。

  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庆氏也不可能一直白白养活着六百多万人。

  所以,如何让10号城市在三个月内焕发生机,是庆尘当下最迫切的事情。

  但他不想靠这场灾难赚钱。

  庆尘说道:“先不要管其他事情,各位尽快把舆论节奏接上吧,再过半个小时就凌晨1点了,早完成早睡觉。”

  此时,网络上的舆论再次出现一边倒的情况,饶是神代、鹿岛的水军公司如何努力,都抵不过总统+数十位议员政要+一百多位明星的社交账号。

  他们的水军可能有好几万人,但问题是庆尘这边的水军虽然人少,但全都是精锐啊。

  而且,李氏是站在庆尘这一边的,大量水军账号开始被甄别出来,并一一封号。

  那些水军公司的老板,默默的看着手机上明星们发出的帖子、照片。

  说实话,对面的水军公司估计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某个同行竟然能用这么强大的水军团队……

  灾难的始作俑者可能也没想到,没有第一时间杀死10号城市所有政客的后果,竟然如此严重。

  直到凌晨1点的时候,所有政要与明星都完成了任务,大家回到16人一间的宿舍里呼呼大睡。

  唯有宋袅袅等少数人睡的是军官单间,这些人太配合了,配合得庆尘都有点不好意思关押着他们了……

  宋袅袅临回宿舍前,眼睛亮闪闪的看向庆尘:“要不要我留下来熬熬夜,很多水军都是晚上才出动的,他们的人数比你想象的要多。这时候我留下来,也可以继续发声的。”

  庆尘摇摇头:“不用,接下来的战斗,不是在网上了。”

  宋袅袅愣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

  庆尘问道:“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我让人给你取。”

  这位一线女明星实在太配合了,搞得庆尘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宋袅袅只是莞尔一笑说道:“没什么需要的,我生活很简朴呢,晚安!”

  过了凌晨1点,神代、鹿岛开始禁止他们掌控六座城市内IP登陆其他社交媒体。

  也就是说,那里的公民,没办法再打开李氏控股的“星云”了。

  舆论战,所有人都开始不择手段。

  神代、鹿岛的水军公司见总统这边偃旗息鼓,也立马开始发动大量水军去进行新一波的网络造谣。

  他们发布的平台是神代控股的“链接”,李氏也没有办法再封禁他们账号了。

  而且,水军的评论数量之庞大,简直铺天盖地。

  这一次,水军公司是有备而来,那些吃人血馒头的网络奸商,收到了来自神代、鹿岛的巨款,决定发动全体水军来一次彻底颠倒黑白的网络舆论战争。

  这些人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将总统他们的热搜全部顶了下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南庚辰一口气给庆尘发了数百个地址:“尘哥,这些都是水军的地址……其中有80%都是矩阵帮忙找出来的,他们还挺厉害。”

  “收到了,”庆尘回应道。

  自打李神坛出现过之后,壹便销声匿迹了,像是被禁足的小公主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在南庚辰、矩阵这样的时间行者黑客群体,也终于成长起来。

  庆尘将这数百个地址一口气发给罗万涯:“物理封号吧。”

  下一刻,各个城市的下三区家长会都动了起来,他们顺着地址挨个找上门去。

  水军都是什么人在干?当然是下三区想要赚外快的贫民了,一条五毛钱,大家赚的不亦乐乎,人工成本非常低廉。

  其实,要是AI人工智能技术先进,根本用不到这么多人,但联邦是禁止民间开发人工智能的,所以人工水军依然有用武之地。

  小七拎着棒球棍,就朝着22号城市第九区走去,他打了几个手势,家人们一窝蜂的分别冲进几栋大楼里。

  此时此刻,正有几名中年人坐在屋子里,疯狂的发帖、顶帖,然后将数据发给主官结算薪资。

  轰的一声门就被踹开了,小七拎着铁棍,似笑非笑的看着屋里所有水军:“来,让我看看你们在发什么?”

  水军们惊了,这怎么还有线下阻击环节?!以前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水军们慌了:“社团联合会?你们干什么,我们就是在网上发点帖子而已,联邦是有言论自由的,你们要讲法律!”

  小七冷笑道:“我看是对你们太好了,搞得你们忘记了我们的身份,在下三区,我们就是法律!”

  既然网络封号的办法走不通,那就物理封号。

  如今的家长会已经遍布联邦25座城市,几乎所有城市的下三区都将完成整合。

  这种情况下,家人们说自己就是下三区的法律,并不为过。

  这支力量虽然还无法和联邦集团军抗衡,但用来打击水军,那就相当于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仅仅30分钟过去,网络水军公司的老板们就赫然发现,他们原本引以为傲的水军军团,竟然有90%的人都下线失联了……

  前一秒还发着“宋袅袅黑料那么多,说话也能信?”旳水军,后一秒,人没了!

  水军公司的老板们都懵了,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这么跟他们玩的。

  再过了30分钟,结果有个水军公司的老板也没了。

  这场舆论战,到这里时便已经尘埃落定,网络上再也没有神代、鹿岛立足的余地。

  那些神代、鹿岛的账号,全部被精准爆破,先前消失的一部分水军在得知家长会立场后,竟然还反过来免费帮忙去干神代、鹿岛。

  不是他们正义感爆棚,毕竟水军能有什么正义感呢?只是那些人正实打实享受着家长会为大家带来的便利。

  正义感谈不上,大家纯粹就是感谢家长会为各个城市下三区做的那些事情。

  所以神代控股的“链接”平台上,忽然出现了一种割裂感。

  有些账号前一秒还在发“宋闵议员以前拉选票的时候就骗过民众,大家不要相信他的话,谁相信谁是狗”。

  结果后一秒,这个账号又开始发“对不起我误会宋闵议员了,我选择相信他!汪汪汪!”

  这种账号出现以后,不光是吃瓜的民众懵了,连链接的管理层都懵了,这种号……他们是封禁呢,还是不封禁呢?这到底是哪边的人啊!

  舆论战赢了。

  联邦二十多座城市的民众们开始走上街头,为10号城市呐喊。

  20号城市里,民众甚至推倒了神代第一任家主的雕像,并在纪念广场上涂鸦出谩骂的话语。

  很快,神代开始出动士兵对游行民众进行镇压,催泪瓦斯让整座城市像是燃起了硝烟。

  神代和鹿岛急眼了,他们开始发动武力镇压。

  但是,这一次的民意如潮水般袭来,负责运输物资、修建前进基地的工人开始罢工,城市内竟然连轨道交通都瘫痪下来。

  那支本来要继续南下的神代、鹿岛、西海岸舰队,被硬生生拖在了原地,给庆氏和李氏争取了休养生息、调整战略的时机。

  联邦以前也有人发动过舆论战,但舆论战还是第一次影响到财团的战略布局。

  ……

  ……

  网络上锣鼓喧天,而深度参与其中的庆尘,则坐在一处天台上思考着:“该如何让10号城市运转起来?什么东西才能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让白昼、家长会在这里真正立足?”

  军队是需要养的,人民是需要吃喝拉撒的,三个月后庆尘就要独自支撑着一切了。

  可10号城市百废待兴,一下子少了过半的人口,产业不是说振兴就能立刻振兴的。

  这里需要人,需要大量的工业、科技人才。

  有人,才能有产业。

  “也不知道哥哥当初是怎么做的,”庆尘叹息。

  他忽然意识到,银杏山上那位老人将这里的一切甩给他,并约定了三个月时间做缓冲,其实就是希望他在三个月里学会如何治理一座城市。

  等到他明白该如何治理一座城市后,才能继续学会如何治理一个国家。

  庆尘这一生中已经有好几位老师了。

  李叔同教他修行。

  李修睿教他初心。

  影子帮他获得人心。

  现在,银杏山上的那位老人,似乎要教他如何‘牧民’,放牧民众。

  可这个东西,庆尘并不是很想学,就像他跟师父李叔同说的那句话,如果骑士被困在一座城市里,那就不是骑士了。

  如果他一辈子都耗在政务上,他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李修睿,然后垂垂老矣时坐在青山绝壁上眺望朝阳,心中暗悔。

  李老爷子用人生最后一段路教给他的道理,如今和银杏山上那位老人想教他的东西,是冲突的。

  庆尘叹息。

  起码也得等10号城市六百万人民能吃上饭再说吧。

  庆尘想了想发消息问南庚辰:“最近有什么赚钱的项目吗?”

  南庚辰来了兴趣:“尘哥,最近网络上那些总统和明星是不是都在你那啊,你可以让他们像非洲黑人小哥一样给大家拍祝福视频啊,那玩意还挺赚钱的。还可以派他们出来主持婚礼,一场都能有几十万呢。”

  庆尘直接给南庚辰拉黑名单里了,打算过一段再放出来。

  这特么都什么赚钱门路,南庚辰这货跟着财团千金混了那么久,格局怎么还没有打开……

  怎么才能吸引联邦其他城市的人来10号城市做贡献呢?

  这时候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让庆野把那位头发花白的总统喊起来,对方睡眼惺忪的被庆野带过来:“您有什么事情?”

  场面有点奇怪,堂堂联邦总统,却对庆尘这个少年格外客气。

  夜色里,少年仿佛已经可以只手遮天了似的……

  庆尘笑着说道:“请你来呢也是为了感谢你今天做出的贡献,确实很有用。”

  “感谢?”总统宁致远疑惑道。

  庆尘将手掌抚在总统头上,体内骑士真气灌注进去,灌顶!

  下一刻,总统头顶花白的头发,竟有一半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黑色!

  总统只觉得自己衰老的身体,重新焕发出了一些生机来。

  庆野默默的看着,眼中显出惊异神色来。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准提法里清清楚楚写着,接受灌顶者可增寿21年,这灌顶本就是上古时代仙人用来拉拢信众的手段,根本不用传授呼吸术。

  增寿21年,不知道这件事情对联邦民众有没有吸引力?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41019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