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24、禁忌疑云!

724、禁忌疑云!


  “死因呢,分析了没有?”陈野狐看向作战参谋。

  参谋们分析:“难民肤色没有明显变化,外部没有明显创伤,目前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不知名的毒虫咬了,强烈的蛋白毒素导致器官衰竭、心脏骤停;还有一种是,禁忌之地内的空气中可能漂浮着微小的‘孢子’或病菌,这两种都有可能造成当下的死因,都得解剖后才能确定具体原因了。”

  陈野狐点点头:“那就不急于分析死因了,知道规则,然后去规避掉就好。”

  5分钟过去,120个实时传输视频里,又有两名难民一同倒地不起。

  指挥车里的作战参谋们一阵亢奋,又发现一条新规则吗?

  他们根本不在意难民是否死了,他们只在意,这一次能否将008号禁忌之地的规则全部解析出来!

  他们将那段视频单独截取出来,繁复重放。

  新的视频里,一位中年男人正在树林中行进着,忽然因为地滑摔倒在地。

  最关键的时刻到了:有人伸手拉他,两个人却同时倒地抽搐,没一会儿便躺在地上不动了。

  视频里,一班班组长刘鹏生走到两具尸体旁边,以手指试探他们的颈部动脉,然后确认道:“已死亡。”

  经过一班班组长确认死亡,那就应该是触犯了规则,不然不会死的如此蹊跷。

  十多位作战参谋分析道:“排除年龄、姓名、疾病史等等因素,新规则应是彼此不能握手。但目前尚不确定的是:同性不能握手,那异性是否可以。”

  另一位作战参谋说道:“前后由两位作战班组长亲自确认死亡,应该也不会有假,而且两位班组长还挺负责的。”

  陈野狐点点头:“暂时不用具体分析规则了,稍后我们进入禁忌之地时,只需要注意不握手即可,甚至尽量减少肢体接触。好了,记录一条新规则,让部队继续前进。”

  难民队伍继续前进,结果三小时后离奇事件发生了,视频里,陈氏士兵给难民分发蛋白棒。

  结果那一百多名难民刚吃两口,竟一起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一二三四班的班长穿行于尸体之间,一次次的高声说道:“确认死亡!”

  “确认死亡!”

  “确认死亡!”

  四位班组长面色凝重,短短一次就死亡了一百多名难民,他们脸上凝重的神情,也逼真的将情绪传递到了指挥车里。

  指挥车里的十多名作战参谋看着这一幕,心中莫名震撼,原来进入008号禁忌之地后不能吃东西?!

  其中一名作战参谋说道:“目前还无法确定,是不能吃蛋白棒,还是一切食物都不能吃。长官,横渡008号禁忌之地,最少需要4天时间,如果士兵们只能喝水、不能吃东西,将会非常难熬,甚至会影响80%的战斗力。”

  这个影响就太严重了。

  陈氏探索008号禁忌之地,就是为了方便以后出兵西南,钳制庆氏。

  结果现在通过这里竟然4天不能吃东西,这谁扛得住?

  行军过程中,士兵们吃的都是高能蛋白棒,虽然能量比难民们吃的高多了,但那也是蛋白棒啊。

  陈野狐思索片刻,然后在通讯频道里说道:“找难民尝试一下,给他们吃你们携带的速食牛肉,看看会不会出问题。”

  “收到,”一班长刘鹏生从随身携带的应急包里拆开真空速食牛肉,并看向面前的一名难民,冷冰冰的说道:“吃下去。”

  难民Zard惊恐起来:“不能吃啊,长官,不能吃啊,吃了会死的!”

  “会死也得吃!”刘鹏生残忍道。

  旁边的陈氏士兵都震惊了,心说长官你们昨天晚上不才刚和这位年轻人……现在就要痛下杀手吗?

  杀人灭口?!

  却见刘鹏生喊来士兵按住Zard,然后硬生生将牛肉塞进了他的嘴里,下一刻,Zard浑身剧烈抽搐起来,死不瞑目。

  指挥车里,所有作战参谋都死死盯着Zard那张死人脸,心中升起一阵寒意。

  陈野狐凝重道:“看来是真的不能进食,但是可以喝水,我记得他们行进过程里,有人喝过水但没事。”

  “嗯,”作战参谋分析道:“长官,我们向西南进发的过程里,可以在水里融合膳食纤维和葡萄糖,熬过4天不成问题。但这就需要我们在禁忌之地对面建立前进基地,一旦主力部队通过,就要立刻完成调养,不然会降低战斗力。”

  “嗯,”陈野狐点点头:“发现规则越来越多了,这是好事情,这一次我们要将008号禁忌之地摸个透,让它也变成我陈氏的牧场。”

  每个财团下面,都最少控制有十多个禁忌之地,当初陈余那七株紫兰星也是这么来的。

  对于他们来说,禁忌之地就是战略资源,甚至有可能成为和空中要塞一样的顶级战略资源。

  陈野狐目光矍铄,整个人都亢奋起来。

  至于生产基地损失的一千多名务农者,根本不算什么,只需要把这件事情嫁祸给荒野人就好了。

  “继续前进,”陈野狐说道:“这四位班组长都是尽忠职守的人才,我能从视频里感觉到他们的精气神,这样勇敢且有担当的基层干部,你们要多提拔。”

  “收到,”参谋长说道。

  ……

  ……

  难民队伍继续前进,路上不断有难民零星死去,作战参谋们不断记录地理特征、规则。

  眼瞅着难民人数已经死伤过半,规则也收集了九条之多。

  不过,陈氏参谋们并不觉得有什么,008号禁忌之地规则多是出了名的,不然也不会成为西南屏障了。

  他们此时,沉浸在‘收获感’的快乐里,只希望那些难民能将规则全都给试出来!

  等待中,参谋们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陈野狐也一直关注着,丝毫没有偷懒。

  他忽然疑惑道:“奇怪了,按照上一个文明纪元的历史记载来看,我还以为这里的规则会与实验体有关,但这些规则五花八门,完全没有规律可以寻找。”

  参谋长想了想解释道:“那枚核弹落下后,整座城市的人都死亡了,一座城市里一定有不少隐藏的超凡者,其实也正常。长官,按照我们私下统计,一座城市里,大概隐藏着80-120名实力不等的超凡者,没被财团发现过,其中B级以上就可能有5-20人。所以这个008号禁忌之地就算有30条规则,我也不会意外。”

  “那就比002号禁忌之地还凶险了,”陈野狐说道:“若是能将这个禁忌之地摸清楚,先锋部队120人全记二等功。”

  从某种角度来说,陈野狐是一位合格的指挥官,但不是一个合格的人。

  难民行进6個小时了,终于开始有人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还有人坐在石头上休息。

  很快,坐在石头上休息的人,也纷纷抽搐着猝死了……

  难民队伍竟然一时间只剩下两百多人,还都是老人和小孩。

  陈野狐想了想说道:“传令下去,让他们稍作休整后撤退,剩下的难民,我要精准的测试一些规则。”

  “收到,”参谋长将命令传达到前线。

  然而就在此时,视频看不到的地方,有黑影闪过。

  有人拿着一把剪刀,咔咔咔咔的朝着所有陈氏士兵的影子剪去。

  指挥车里,有人听着莫名其妙的金属摩擦声,牙根都痒了。很快,他们看到实时视频里,忽然出现数十个模糊的黑影,开始不停的追杀着所有人。

  士兵们开始惊恐的喊叫,有呼叫增援的,有惊声喊出卧槽的,视频开始晃动不清,连指挥车里都很难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那些黑色的人影为何如此诡异?”一名作战参谋惊疑不定。

  没有面孔、没有五官,神秘至极。

  而且他们通过少数还算稳定的视频监控发现,这些影子身上哪怕中枪了都不会死,甚至不会喊痛。

  一名士兵朝影子打了一梭子子弹,可那影子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对方只是身形稍微受到一些阻碍,便继续疯了一样朝士兵厮杀过去!

  直到将士兵完全杀死!

  视频里,他们还能听到士兵的惨叫声……紧接着,士兵便一动不动了。

  空洞的视频角度,对准了茂密的树冠。

  陈氏士兵一个接一个死去,最终,视频角度要么对准天空,要么盖在地下,什么具体情况也看不到。

  最后,只剩下四位班组长的视频还在晃动,说明他们还在逃跑。

  指挥车里传来他们气喘吁吁的声音,参谋长立马问道:“汇报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鹏生仓促说道:“长官,突然有一堆黑色影子从地底冒出来,杀也杀不死,子弹打了一梭都不管用。那些子弹分明打在它们身上了,可他们就是不死!太可怕了,来无影去无踪!”

  二班班组长也补充道:“刚刚我好像看见一个影子湮灭了,那个士兵好像将子弹打在它的肚脐上,这才凑巧杀了它。但仓促作战里,想打中肚脐太难了,它们行动非常迅速,悍不畏死。我怀疑这是哪家财团新开发的邪术,亦或是什么觉醒者的能力。”

  说话间,二班班组长忽然哀嚎一声,趴在地面倒下了。

  三班班组长说道:“刚刚我也看到,有人开枪命中了肚脐眼,将那些影子湮灭掉了,肚脐眼就是它们的致命要害!”

  说完,这位班组长也跟着殉职了。

  紧接着四班班组长……

  只剩下一班长刘鹏生还在逃命。

  指挥车上所有人惊疑不定,他们从未听说过如此诡异的觉醒能力或者邪术。

  “会不会是禁忌物的作用?”有人问道:“剪影?”

  剪影作为联邦最著名的禁忌物之一,自然被他们第一时间想到。

  “可问题是,剪影只能剪自己的影子吧,”一名参谋说道。

  “万一能剪别人的呢?”

  陈野狐摇摇头:“我知道剪影的具体信息,我们陈氏祖上曾有人拥有过他,后来不知所踪。那剪影是不可以剪别人影子的,一旦剪下别人的影子,所有影子都会一同攻击宿主,不会像现在这样攻击我们的士兵,一定是其他的问题!”

  此时,一班长刘鹏生撑到了最后,努力往集团军方向撤离。

  陈野狐忽然问道:“难民呢?难民都死了吗?”

  刘鹏生喘息着说道:“报告长官,我不太确定,但他们肯定扛不住这些影子的厮杀。”

  刹那间,却见他视频的边角,有一道刀光闪过。

  刘鹏生翻滚着摔落出去,视频甚至还能看到他的下半身还留在原地,身首异处!

  这位一班长挣扎着说道:“切舍……”

  还没说完,刘鹏生彻底死去,视频也归于平静。

  指挥车内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切舍……”一名作战参谋皱眉说道:“切舍御免吗?我觉得有些诡异,神代没有任何立场派人来这边干扰我们的战略计划。就算他们傍上海外力量,也不该如此愚蠢的来激怒我们,除非他们有能力把我们也拉上战场后一起歼灭……但海外势力有这么强悍吗?”

  “但问题就在于,刘鹏生他们要用性命来撒谎吗,人都死了,”另一名作战参谋说道。

  “也可能是某家的死士,故意误导我们。”

  “会不会是特殊规则?”有人问道。

  陈野狐断定道:“不是规则,如果是规则的话,刘鹏生第一次向我们透露情报的时候,就该死掉了。”

  “奇怪……”

  “总之问题很大,这场诡异的截杀绝不是禁忌之地自身的问题,而是有人埋伏在这里,准备好了要截杀我们,不让我们探索出所有规则,”参谋长说道:“但对方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呢,想要提前埋伏在这里,一定要很早就预知这场计划吧,我们高层有内鬼!这件事情必须报告家主,并进行一场内部肃清。”

  “不用告诉家主,太上皇就在头顶的浮空飞艇上,告知他就可以了,记住你我效忠的对象,”陈野狐在指挥车上高声说道:“立刻接通甲级浮空飞艇,让他们从天空俯瞰,看是否能观察到禁忌之地内部的情况!”

  很快,浮空飞艇上传来消息:“这里是树林最茂密的区域,探测无法渗透,一切都被屏蔽在了树冠之外。”

  陈野狐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部汇报上去。

  最终,甲级浮空飞艇里传来陈余冷淡的声音:“嗯,知道了,原地驻扎一天。规则已经大概明晰了,明天进入008号禁忌之地。”

  ……

  ……

  008号禁忌之地里。

  距离刚刚战场2公里的地方,Zard正兴高采烈的说道:“杀青了杀青了,恭喜大家出色的完成了表演,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不用担心财团,也不用担心被人拉来禁忌之地。我给大家推荐一条路,你们先在禁忌之地东南角边缘稍等几天,需要等陈氏浮空飞艇离开这片区域,然后所有人往东南方向走,那里有个聚居地……”

  难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原本以为进了这008号禁忌之地后,一定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这件事情峰回路转,所有人都活了下来。

  不,也不是所有人,期间有人是真的不小心遭到了规则的制裁,死亡了足有一百多人。

  庆尘也不想让他们死去,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这也帮助他记住了一些规则的细节。

  在这次行动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将90%的难民都活着救出来了,而且非常轻松。

  他与陈家章商量好了,由这位师伯在人群中跟所有难民串联起来,合谋假装触发规则,并指导着他们该如何表演。

  会表演的先死,不会表演的留在最后一批里,庆尘直接用剪影把士兵杀穿,也就不用演了。

  那些‘触发规则’的难民,一个个只需要躺在地上,然后等陈氏士兵们走远了再爬起来就好,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去质疑自己班长验过的死人。

  陈氏士兵也不会那么好心帮忙埋葬尸体。

  所以,只要装死,就能脱离队伍。

  一开始,难民被查验生命体征的时候还很紧张,毕竟是那四个恶魔一样的班组长亲手检查。

  结果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四个人检查都不过走个过场而已。

  大家忽然想起Zard的牺牲来,心中的钦佩更甚。

  那位小伙子,竟然用了一夜的时间,将这四个班组长给睡服了!策反了!

  这也太厉害了。

  其次的收获是,庆尘掌握了六条规则。

  再次的收获是,他误导了陈氏部队14条规则,其中包括不能坐下休息、不能进食、不能身体接触、不能哼歌、不能跟异性说话、不能用手语、不能站着尿尿、不能蹲着拉屎……

  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庆尘甚至能想象到,以后陈氏部队再来008号禁忌之地时,忍饥挨饿不吃饭、不能打战术手势的模样……

  尤其是最后一条,实在太硬核了,庆尘都没想到陈家章会搞出这种误导方向来。

  这些表演,都是师伯陈家章策划的,原本庆尘都以为师伯已经丢掉了骑士的本色,现在才发现,骑士坑人的本色,都是刻在了基因里的。

  仿佛随着基因锁打开的一刹那,某些魔鬼基因就被释放出来了……

  当然,最后还有一点收获:误导陈氏部队以为影子的肚脐眼才是致命伤。

  下次如果他故技重施,士兵们只需要浪费一弹匣子弹去击打影子肚脐,就会立刻在本体身上产生身中数十枪旳疼痛,然后还怎么也无法杀死影子。

  这样一来,剪影的杀伤作用将进一步放大,根本死不掉。

  毕竟这是四位忠心耿耿班组长传递的信息,谁会去怀疑呢……

  庆尘此时也已经收回了提线木偶,对陈家章说道:“师伯风采依旧啊。”

  陈家章看向庆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家伙们把提线木偶给你,真是缺了大德了。”

  一开始,这位师伯还在想,不过是控制了四个班组长而已,这班组长最多就是个排长,能有什么作用?

  结果,他发现自己小瞧庆尘了,竟是用这四个屁大点的军官,撬动了这么多东西,还埋下了那么多的悬疑。

  师侄和师伯彼此相视一笑,嘿嘿嘿。

  庆尘看向难民们:“各位按照我们给的方向离开吧,记住,三天之内不要离开禁忌之地,头上的甲级浮空飞艇还没走。到了荒野人聚居地以后报Zard的名字,自然会有人妥善安置你们,你们都是务农能手,在那里一定能重建自己的家园。”

  小羽也在一旁说道:“报我名字也有用!”

  “谢谢,”一位老太太说着就要给庆尘跪下了。

  庆尘将她搀扶住:“这都是我们家长会的宗旨,不用感谢。”

  众人愣了一下,家长会?是之前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家长会?

  庆尘说道:“好了,各位此去一别,不知道何时才会再相见了,保重!”

  他倒不担心有人会去陈氏告密,陈氏行事作风太过毒辣,这些人心有余悸,不会再去自寻死路的。

  有人好奇道:“你们不走吗?”

  “不走,”庆尘咧嘴笑道:“得把他们全杀了才行啊,不然他们就要去火塘伤害我的朋友们了。”

  当初秦以以和大长老不远万里去北方救他,在那个极寒之地,如果没有火塘参与战斗,帮忙拖住一支野战师,庆凌和李成绝对活不到今天。

  现在也该他还上这个人情了。

  ……

  两章12000字,求订阅求月票,又是一点一点还债的一天……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24287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