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27、半神之威,云泥之别!

727、半神之威,云泥之别!


  “不要恋战,不要试图回去反击。”

  “这些陈氏部队后面,还有一整支野战旅,头顶还有陈氏的空中部队在游弋。就算杀了这先头部队五百人也没用,不跑的话都得死!”

  “最关键的是,空中部队里很可能有陈余。”

  陈家章一口气将话说完,并拉住了所有想要反击的火塘族人:“庆尘说他给你们争取点时间,大家赶紧先撤离再说!”

  大长老一边往马匹方向跑,一边问道:“斐丽果是不是被你们挖了?”

  陈家章愣了一下:“斐丽果?什么斐丽果,你在说什么?”

  这位师伯的语气之真诚,竟让大长老心中升起了一丝愧疚感,对方帮忙拖延时间救了他们,结果他们竟然还怀疑人家偷了斐丽果?

  大长老反思,自己刚刚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太大了,语气也不太好?

  骑士虽然恶心人属世界一流,但真要碰上原则问题,骑士也确实为火塘挺身而出过好几次……

  大长老此时,一边心疼斐丽果,一边纠结着:“那你们有没有见过4个A级高手的队伍?”

  “见过,那是陈氏部队的斩首小队,斩首小队你知道吧?”陈家章催促道:“别愣着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大长老有些狐疑,陈家章催促的实在太紧了,他也没机会说啥。

  可下一刻,Zard与大羽过来汇合,Zard开口说道:“我帮老板扛了一波枪林弹雨,他正在转移阵地准备截杀那些带着激光制导设备的士兵,他让我们先离开,您放心,三株斐丽果都没事!”

  大长老:“……”

  陈家章:“……你补这最后一句,属实是有点多余了。”

  大长老痛心疾首:“你们骑士薅羊毛也去薅薅别人不行吗,怎么就抓着火塘薅呢?!”

  陈家章安慰道:“别人也薅的,不光薅你们。”

  大长老总觉得这安慰的话,有点不对味。

  众人已经来到驻马处,翻身上马!

  可是,他们刚要往北方去,却见秦以以返身往战场跑去。

  大长老急眼了:“小祖宗啊,你干什么去啊?庆尘自己会撤离的。”

  “不行,我要亲眼看着他撤离,你们先走!”少女在树林间兔起鹘落、身形矫健如黑豹。

  ……

  ……

  陈氏的野战团有五百人编制,当他们与火塘遭遇的十分钟内,就完成了收缩与集结。

  通讯频道里,通讯兵正快速呼叫支援:“已遭遇火塘队伍,重复,已遭遇火塘队伍,请求支援!火塘大长老和神女也疑似在队伍之中!”

  只这一句话,便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

  陈氏部队这次穿过008号禁忌之地,本就是打算彻底镇压火塘的。

  结果现在还没到西南大雪山,火塘就自己送上门来,若是直接在这里将大长老等人团灭,那么西南雪山之行将一路坦途了。

  浮空飞艇上,已经有人给地面的旅长下达命令:“全线推进,务必咬住火塘的队伍。”

  禁忌之地内部,团长指挥道:“激光制导连,你们分散到森林里,一定要找到机会瞄准火塘队伍,用空中打击来拖慢他们的逃离节奏!主力部队对狙击手方位进行火力覆盖,不要怕死,他只有一个人!”

  说话间,火力朝狙击手刚刚所在的位置汹涌覆盖过去。

  可是,狙击枪忽然停歇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狙击手到底去了哪。

  “等等,狙击手已经撤退了吗?禁忌之地的可视条件太差了,赶紧打开热成像系统!”

  “狙击手不见了,所有人快速前进,但注意不要超过每百米/14秒的速度,”团长在通讯频道里吼道。

  先前,难民们就有人因为跑的太快而触犯了规则。

  这个速度有点尴尬,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一般情况下,14-15岁初中体育特长生就能跑进这个速度了,更别说那些陈氏士兵。

  更尴尬的是特种侦查连,这连队里人人都是基因战士,结果一个个被压着速度,谁也不敢跑快。

  说实话,陈家章思虑也够缜密了,先是伪造规则不让陈氏士兵吃饭喝水,然后又为‘打不过就逃跑’布下了伏笔,甚至还有不能蹲着拉屎的规则,来增加羞耻感。

  这伪造的规则可以说是相当全面了……

  恶心之中,竟然还透着一丝深思熟虑……

  此时,激光制导连压着速度,他们不需要太快,哪怕隔着500米,只要看见火塘队伍的身影,对方必死无疑。

  狙击手难道还能一口气杀180个人?只要活下来一个,就能让天空中的浮空飞艇瞄准!

  然而还没等他们看到火塘的身影,却听树林里有人哀嚎着:“救救我!求求你们快救救我!谁来救我谁是狗!”

  求救的人声嘶力竭,仿佛快要死了一样,声音感觉能传出好几里地去。

  士兵们皱眉,这是哪里来的求救声?

  那边并没有他们的战友啊!

  而且,这求救的话里是不是有语病啊,你都这么说了,谁还会去救你?

  一名士兵说道:“连长,会不会是战友?”

  “不可能,那个方向没有战友,”连长冷静道:“我们现在有最重要的任务,不得停留!”

  此时,树林里的庆尘一边跑一边喊着,可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求救之后,根本没有什么作用,那些激光制导连的士兵竟然还在前进。

  难道是之前自己观察错误了?

  当时一位老太太因为体力不支落在了队伍最后,她眼看着所有人都走远了,又听见禁忌之地里有狼叫声,于是对前方三个人有气无力的喊着‘救救我,不要丢下我’。

  那三個人听见了却只是看一眼,无动于衷。

  于是三个人一同暴毙。

  没错,确实是‘不能听见求救却无动于衷’。

  庆尘认真思索着,难道说必须真的有危机,又或者是呼救的人必须认为自己有危机?

  思索间,他面前忽然崩出一根土刺来。

  那土刺接二连三的出现,似是要置庆尘于死地。

  庆尘继续喊:“救命啊,救救我!”

  激光制导连还是没有反应,完全没事!

  可下一秒,一只白纸叠的小跳蛙,从灌木丛里凶狠的朝庆尘脖颈咬来!

  庆尘仓促躲避,竟是被那小跳蛙一口咬在肩膀上,鲜血淋漓,他拼命的喊着:“救命,救救我!”

  激光制导连里,士兵听见这叫声太过惨烈,忍不住多看几眼。

  但是,他们只能看到一个人影在快速晃动,却看不清虚实。

  通讯频道里,激光制导连的连长说道:“不要理睬他,可能是有人故意干扰视线,我们继纟……”

  这位连长话都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没了。

  士兵们看着浑身抽搐而倒地的连长,顿时急了:“辶……”

  和他一起没的,还有整整179个激光制导连的士兵。

  仅仅一瞬间的功夫,激光制导连竟然团灭了!

  禁忌之地的规则,像是一柄利剑,高悬于每个人的头顶。

  先前陈氏驱赶难民过来探索禁忌之地,本该得到这条线索的,结果被庆尘、陈家章、Zard误导着倒了血霉。

  假的规则记了一大堆,真的那是一个都没看到啊!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松了口气,自己琢磨的规则果然是正确的。

  呼救者,必须自身真的遇到生命危险才行!

  他先前为了留着备用计划,交代Zard和大羽走远之后尝试着攻击自己,以此来人为的制造危机。

  禁忌之地的规则判定是复杂,而且是神秘的,要多做一手准备才行。

  但问题是,Zard攻击自己时,自己呼救并没有用。

  大羽攻击时就有用了……

  这说明,大羽是真想过借机弄死自己啊……

  整挺好。

  另一边,团长还正在率领主力部队匀速前进,准备等空中火力支援到了之后,立马对火塘进行围歼。

  团长切换通讯频道说道:“激光制导连,你们队伍里有两名基因战士,让他们直接触犯规则提速,用命把火塘给我留住……激光制导连?”

  激光制导连已经没了啊!

  通讯频道里,根本就没人回应他了。

  激光制导连的频道里,一个人都没了!

  团长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到现在为止,他甚至还没看到与他为敌之人的影子,结果整个激光制导连就全军覆没了?

  怎么没的啊?这也太草率了吧!

  这时,团长知道这不是他能应付的局面了,这次他选择直接向浮空飞艇的频道汇报:“禁忌之地里出现未知狙击手,威胁级别非常高!”

  那艘甲级浮空飞艇里,有人轻咦了一声:“下降高度,准备出手。”

  浮空飞艇里的作战人员们愕然发现,浮空飞艇里的这位大人物,竟是对那狙击手的兴趣,还要胜过火塘!

  下一刻,连同苍穹之上的浮空飞艇舰队,也开始渐渐下降高度,准备在天空中织起一张大网。

  庆尘在端掉激光制导连后,便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向后方撤退。

  掩护目的已经达成,若是再继续恋战,就纯属自找死路了。

  他已经隐隐听到头顶那专属于浮空飞艇的引擎声,这说明陈氏舰队在不停的下降着高度。

  庆尘在野战团的视野之外全力狂奔着。

  刹那间,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响。

  似乎是有人从天而降,身躯穿过树冠,与树枝、树叶的摩擦声。

  庆尘心神一凛,有人从浮空飞艇上面落下来了?A级高手吗。

  他心中升起莫名的危机感来,这危机感仿佛黑色大海的潮水,汹涌着要将他吞噬进去!

  不对!

  来者不止A级,A级没办法给他这么大的压迫感!

  庆尘在前冲时下意识的俯下身子,与此同时,竟有一柄巨大的降魔杵从他头顶掠过。

  那降魔杵划破风声产生共振,嗡嗡嗡的声响让庆尘心肺也共振起来,顿时便感到一阵恶心。

  这降魔杵明明没打到人,却和神话传说里一样,有着震人心神的作用!

  不好!

  这个速度,是陈余的画作!

  陈余果然就在头顶的浮空飞艇里!

  危险!

  思索间,庆尘做出顺势做出前扑动作,只见他一个鱼跃出去,就地翻滚了两圈后行云流水般站起身来继续狂奔。

  怎么办?

  怎么办?

  他如今骑士之躯不过B级,就算他晋升A级了也不可能跑得过半神的画作啊!

  这次为了救火塘,代价太大了!

  火塘和陈家章他们应该已经撤离了吧,大羽和Zard也按照他的交代跑远了,庆尘只能靠自己!

  他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背后那手持降魔杵的降魔金刚面色蓝黑,三头、六臂、四足。

  金刚身高两米四,走起路来却无声无息,仿佛声音在他脚下的声音都被吞噬了似的。

  庆尘狂奔着,降魔金刚的速度则比他快上许多,只见对方在身后拉出一条条残影,虽然做不到李叔同那仿佛瞬移的气势,却也不是他这个A级可以比的。

  还没等他跑出去百米,降魔金刚已经来到他身后再次砸下降魔杵。

  空间震荡起来,庆尘只觉得心肺剧烈般疼痛起来,他向左一个侧步躲开降魔杵,转身想要改变行进路线,可降魔金刚的另外五只手已经伸展开来,封死了他左右的去路。

  轰然一拳袭来,庆尘咬牙以双臂抵挡在胸前,硬生生接下这一拳,整个人如断线风筝似的飞了出去。

  这一拳沛若山海,壮如龙虎!

  庆尘的胸腔被这力量挤压着,内脏纷纷出现裂痕,他在空中吐出一口血来,那飘飞的血液就像是拉扯着风筝的线。

  “死!”他在空中忍着疼痛,咬着牙具现出黑狙来。

  庞大的电磁能在枪膛之内流转,兆安级的电流在几毫秒内完成注入,轰鸣一声子弹出膛,爆裂有声!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降魔金刚的正面头颅被贯穿出一个孔洞来。

  那蓝黑面孔上獠牙狰狞,二牙上出,二牙向下,这头颅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庆尘击穿,闭上了眼睛。

  可还没等庆尘高兴,左侧头颅竟转到了正面来,这降魔金刚根本没受任何影响!

  他再次扣动扳机,可这次降魔金刚直接以降魔杵遮挡面部,那电磁加速的子弹打在降魔杵上,竟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行。

  A级与半神是云泥之别,根本打不过!

  打不过,逃不了,庆尘的心情陷入谷底,上一次如此绝望,还是在C级时遇到了A级的神代云合。

  但与神代云合的狡诈不同,陈余这次是一力降十会,任由庆尘如何挣扎,对方都没有给庆尘留一丝活路可走。

  他重重的摔到地上又弹起翻滚着,四肢百骸的疼是深入骨髓的,仿佛被人在骨头上打了一千根钢钉。

  身上已经没有力气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

  庆尘呼吸着,他刚刚爬起身来,那降魔金刚再次来到他面前,一脚踢至!

  滚烫的呼吸,交叉在前的双臂,庆尘再一次被踢飞,这一次他分明听到臂骨里传来裂声,饶是他吃过九条龙鱼的骨骼,都扛不住第三次攻击。

  这便是陈氏半神画作的威力!

  难怪当初如神代云罗那样的人物,也会被飞天神女一击打落苍穹。

  半神是座高山,只有你站在山脚下,才知它的巍峨。

  如今骑士等级只有B级,若是到了A级或许可以逃命,因为骑士身躯是同级天花板,未必就比这降魔金刚慢多少。

  他虽然觉醒了雷霆,觉醒者之躯与骑士之躯对比,宛如法师与战士的差别。

  庆尘躺在地上奋力挣扎,想要站起身来继续战斗。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没人能来救他,甚至没人知道他在这里经历着什么,庆尘为了不把陈余朝火塘那边引去,甚至选择了一个背离的路线。

  但是,依然要起来战斗啊。

  庆尘咳着血,笑着说道:“想杀我很久了吧?但杀了我又怎么样呢,我哥哥庆准在你心里的阴影,你不是依然无法磨灭吗。还记得他说过什么吗,他是你这辈子都无法迈过的高山。”

  降魔金刚冷笑,他声音像是金属在摩擦般刺耳,仿佛魔音灌耳:“庆准已经死了,你也会死去,庆氏也会一同死去。”

  “那又怎么样,”庆尘像个无赖一样咳着鲜血笑道:“若不是有人无耻的将不灭胸针送给你,你已经死了。你心里应该看不起李秉熙吧,但其实你们是一类人。前进的时候,就先给自己留好了退路。”

  降魔金刚不再废话,他举起降魔杵狠狠劈下。

  然而就在此时,庆尘身下的土壤忽然松动,地下骤然出现一个深坑来,任由着他向下掉落!

  摔在坑里,总比直接挨一记降魔杵强!

  与此同时,坑洞的两旁,地面下骤然有刀光迸现。

  长长的黑刀斜斜上挑,大长老从土里跃起,一刀反手上撩。

  大长老怒目圆瞪,须发皆张:“破!”

  这是天下最锋利旳刀,禁忌物ACE-001,神明的刀!

  这是任小粟千年前驰骋天下时所使用的刀。

  由这位唯一神明在生命危机之时牵动精神意志,以‘七次感谢自己’与世界共鸣而铸造,可斩天下万物,无物不可摧!

  那时任小粟七次感谢自己

  “第一次,我感谢自己面对机会时,从不怯弱。”

  “第二次,我感谢自己面对危险时,从不畏惧。”

  “第三次,我感谢自己面对磨难时,从不妥协。”

  “第四次,我感谢自己面对诱惑时,总有底线。”

  “第五次,我感谢自己从不虚伪。

  “第六次,我感谢自己清醒如初,从不迟疑。”

  “第七次,我感谢自己在生活的泥潭里,一路高歌,披荆斩棘!”

  那是神明的精神意志第一次尝试与世界重新共鸣,然后便铸造了这柄黑刀。

  黑刀有两柄,一柄在火塘,一柄在郑远东手中。

  半神画作再如何厉害,也比不过神明铸造的刀!

  大长老手里巨大的刀势自下而上,与降魔杵劈砍在一处。

  锵的一声!

  那坚不可摧的降魔杵,竟在这一刀之下被劈为两截!

  降魔金刚冷笑:“还是得死。”

  说话间,他竟徒手掷出半截降魔杵,如炮弹般狠狠轰向坑中的庆尘。

  这位半神杀庆尘之决心,万分坚定!

  但降魔杵并没有落在庆尘胸口上,却见Zard不知何时出现,此刻正伏在庆尘身上,用元素化的身躯死命将庆尘牢牢护住。

  那根降魔杵从他身上透体而过,发出沉重的声响。Zard用身上的砂土不断绞磨着降魔杵,增加摩擦力,半神画作一击,却只刚刚在Zard胸口透出一个尖来,没有伤及庆尘。

  Zard惨笑道:“老板,完了,斐丽果被扎坏了一株。”

  庆尘怔怔的看着。

  刹那间数百只小跳蛙从周围围拢过来,大长老将刀花挽的密不透风,硬生生用黑刀将降魔金刚逼退数十米:“快带他走。”

  秦以以跳下坑里,扛着Zard和庆尘两人便跑。

  庆尘挣扎着说道:“不能跑,必须杀了这降魔金刚才行,放我下来。”

  秦以以竟毫不犹豫的放他下来,女孩对庆尘的每一个决定都毫不质疑。

  庆尘半跪在地上举起黑狙,他稳住自己还在颤抖的双手,扣动了扳机!

  降魔金刚的第二个头颅被贯穿!

  ……

  五千六百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21847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