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30、卡禁忌之地的bug

730、卡禁忌之地的bug


  此时此刻,昏暗的溶洞里。

  大长老正拿水囊倒了点水滴在了眼睛上,然后他摇摇头,示意不能这么做。

  庆尘知道,大长老这是在用比划的方式告诉他们规则是什么。

  要知道,在禁忌之地内是不能讨论规则的,判定的依据是成体系的语言。

  曾经有人在禁忌之地里,用画画的形式告诉同伴规则,却没有被制裁,但是有人尝试在纸上写下文字来传递规则,就会被判断为触发规则。

  哪怕是错误的猜测也不行,一旦规则判定你是在猜测规则,整个禁忌之地就会立马与你为敌。

  这也是庆尘学习画画的原因之一,先前他就是在地上画画,将规则模糊的转告给Zard、大羽、陈家章的,全靠大家心领神会。

  某一刻,庆尘在想一个事情,这个成体系的语言判定,再具体一点会不会是……不能用中文来讨论规则?

  以002号禁忌之地的老家伙们为例,超凡者死后的意识,未必是转世投胎或者消散了,很有可能是被某种形式禁锢在了这个禁忌之地里,成为这里的主宰。

  超凡者生前与世界意志融合,死后则因为融合程度不同,意识仍被世界意志保留,成为一方‘诸侯’。

  有些禁忌之地的主宰意识是模糊的,他们秉持着原则,以自己的喜好来约束所有进入那里的人,例如008。

  有些禁忌之地的主宰意识是清晰的,他们保留着生前的思维,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思考,甚至有豁免权,例如002。

  老家伙们就可以有选择的豁免骑士。

  001号禁忌之地好像也是如此,那里之所以能够任由任小粟、庆缜等活人制定规则,也是因为那些形成001号禁忌之地的超凡者,本就是这两个人的下属。

  所以,如果是由那些超凡者的意志来管理禁忌之地的话,那么,在禁忌之地里用英语、日语、德语讨论规则是否可以?

  反正这禁忌之地里的意识也听不懂……

  现在,庆尘不光是想卡禁忌物的bug,他甚至还想卡禁忌之地的bug。

  若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他或许会直接站在008号禁忌之地的边缘,用英语把规则说出来,看看是否会被禁忌之地攻击……

  庆尘觉得可行。

  此时,大长老想要传递的这条规则,他已经知道了:不能流泪。

  哪怕你被人打哭了,或者眼睛被阳光刺痛流下眼泪,也是不可以的。

  先前救难民的时候,有好些个难民偷偷哭泣,结果触发了规则,想救都救不了。

  然而,Zard在一旁兴奋道:“难道是不能洗脸?”

  庆尘面色一变,大长老面色也一变。

  庆尘万万没想到,Zard竟然直接说出声来。

  不好!

  下一秒,庆尘听到有毒蛇吐信的声音,一条毒蛇从昏暗的角落里骤然朝Zard扑去,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颈上。

  紧接着,Zard若无其事的将毒蛇扯下来,掰断了它的两根毒牙,继续猜到:“难道是不能滴眼药水?”

  庆尘看到Zard脚边的那条小蛇,委屈巴巴的没有再攻击Zard,而是落荒而逃了。

  再反观这位神经病,屁事都没有,脖颈上被毒蛇咬出的两个洞,也快速抹平了。

  庆尘和大长老都一同震惊了,Zard竟然屁事都没有!

  等等。

  禁忌之地虽然与Zard为敌,让毒蛇、毒虫咬他,可这货全身都是砂土啊,物理攻击免疫不说,身体里连血管都没有了,你咬他有什么用呢?

  除非用火烧,不然Zard就是完全不死的存在啊,禁忌之地里的攻击方式,基本都是物理为主,除非有朱雀那样的神奇生物!

  但有那种生物的禁忌之地,少之又少!

  也就是说,Zard可以在禁忌之地里横着走?

  庆尘辛辛苦苦的想要卡bug,可A级土元素系觉醒者在禁忌之地里,本身就是一个bug。

  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长老也震惊了,他只是隐约觉得,一个骑士配上一个这种在禁忌之地里横着走的bug,会出大事!

  Zard这边还在兴奋的说道:“是不是不能流泪?”

  哗啦啦,溶洞里一大群蝙蝠飞过来,在Zard身上撕咬一番,结果牙都被崩掉了,Zard一点事都没有。

  大长老这边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Zard可以把规则说出来,但他不能回应啊!

  严肃的禁忌之地规则,竟然被Zard给玩成了你比划我猜的游戏……

  而且还玩的不亦乐乎。

  大长老只能不回答,然后去比划下一個规则。

  只见他扯下一根头发,然后塞进了鼻孔里,半根在鼻孔,半根在外面。

  这个规则庆尘也知道:鼻毛不能超过鼻孔。

  却听Zard亢奋猜道:“不能装傻子?!”

  大长老:“???”

  他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糟心事,都没这两天多。

  庆尘说道:“算了……我有新的计划,让我先把路给认全,然后就可以给陈氏集团军制造麻烦了。”

  ……

  ……

  大长老给庆尘介绍标记的完整规律时,其实留了一个心眼。

  他们手里有禁忌物ACE-106,清洁工的墙刷。

  这东西只要沾水,就可以擦掉墙壁上的任何涂鸦,哪怕是刻在墙上的。

  所以,大长老以后只需要等战斗结束了,拿墙刷把墙上的旧标记刷掉,然后换上新的标记,庆尘就再也找不到安全屋了。

  他心中还窃喜着:到时候改完标记只让你找不到安全屋,但可以给你留一条活着出去的路,这算是火塘对骑士组织最大的善意了。

  想惦记我们安全屋里的神牛肉和草药?门都没有啊!

  谁能想到,刻在石墙上的标记也能擦掉呢?

  想不到吧!

  大长老心中乐呵呵的想着,面上却依然很严肃。

  昏暗的溶洞里,庆尘站在洞口,静静聆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一百人,有点太少了,而且我听见他们说,有一支部队已经开始横穿008号禁忌之地,准备在西南建设前进基地。如果还找不到我们,就要放弃寻找了。”

  这个洞口很隐蔽,火塘族人甚至还专门为洞口移植上了草皮,从外面看起来天衣无缝。

  庆尘都不用打开洞口,光听声音就能判断出多少人。

  秦以以笑着赞叹道:“好厉害。”

  大长老小声嘀咕道:“这有什么,我也能听出来多少人,二十年前就能听出来了!”

  庆尘没有搭理他,只是默默的又观察了片刻,立马转身:“我们去7号洞口,那里的陈氏集团军更多一点,先拿他们开刀。”

  大长老吐槽道:“你疯了吧,大家身体是什么状况,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挑人多的地方动手?”

  秦以以担忧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无法支撑战斗,要不你休息一下,我和大长老跟他们打。”

  大长老叹息道:“我上辈子一定欠了骑士几个亿,才让我这辈子背上了这种孽!”

  庆尘笑着说道:“不用,我们有Zard啊。”

  说着,他转身轻车熟路的朝七号洞口跑去,大长老趴在秦以以的背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每次进来都还得认真观察标记、记录标记。

  而这个庆尘,甚至都没有去看那些标记。

  大长老非常确定,庆尘确实没有看标记啊!

  他急眼了:“等会儿,你怎么不看标记啊,被带错路了。”

  “放心,都在脑子里了,”庆尘说道。

  “可你带错路了啊,这不是去7号洞口的路,”大长老喊道。

  “没事,这条路更近,你们之前标记的路有点远,”庆尘回应道。

  大长老:“???”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小子只是走了一遍主要通道,就把这溶洞的通道地形给全部记住了,甚至都不用看标记的!

  而且,还能重新规划线路!

  这特么……

  大长老现在开始有点害怕了,万一庆尘把这个溶洞里的标记全都毁掉……

  那就只有骑士能进来这里了!

  秦以以天真的好奇道:“大长老,这个你也能做到吗?”

  大长老的脸瞬间憋红:“……能!”

  甭管能不能,气势上不能输给庆尘!

  众人来到7号洞口,这里是一个开在山腰上的洞穴,洞穴被密密麻麻的藤蔓遮掩住,而洞穴外是九米左右的断崖。

  从外面想要进入洞穴,得拉扯这藤蔓爬上这九米高度才行。

  大长老疑惑:“这个洞口可不好进出啊,你出去杀他们,回来的时候还要费劲的进洞……”

  “不用去找他们,让他们来找我们,”庆尘用提线木偶在手掌上割开了一点点,并挤出一滴鲜血落在洞穴外的藤蔓上:“在这骑士安全屋里想杀他们易如反掌,不过,现在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并不是人,而是狗。”

  大长老听的很认真,但他马上就面色一变:“这怎么就成骑士安全屋了?”

  ……

  ……

  更多的陈氏集团军正在开拔启程,目标就是008号禁忌之地。

  禁忌之地的茂密森林里,陈氏部队如蝗虫过境般展开地毯式搜索,机械猎犬低头在灌木丛里嗅着,试图寻找庆尘等人的踪迹。

  它们已经全都在战斗场地里嗅过鲜血了,并用改造过的身体器官,清楚的记住了那些气味的特征。

  一旦气味出现在方圆五公里之内,它们必然能够发现。

  就在此时,一条机械猎犬忽然昂起头来,脑内芯片迅速处理着空气中的气味分子。

  紧接着,它狂吠两声,立刻朝7号洞口狂奔而去。

  陈氏士兵们眼睛一亮,并在通讯频道里喊道:“已找到目标,重复,机械猎犬已经找到目标!”

  第一野战营是最先抵达7号洞口的,起初他们根本没发现藤蔓遮挡下的洞口,随着数十只机械猎犬仰头狂吠不止,才有人隐约发现藤蔓背后还有个山洞。

  “侦察连,你们派一个作战班组进去查看!”营长指挥道,心中隐隐有些亢奋,终于被他找到了对方的踪迹,单是这件事情就值一个二等功了。

  说话间,一个排的侦察兵将藤蔓当成绳索,干脆果断的爬到了洞口旁边,他悄悄用强光手电往里面照去,却发现洞窟深邃,里面什么都没有。

  “洞口无异常,未发现目标,但这里是个错综复杂的溶洞,必须由机械猎犬带路才行,”侦察兵说道:“请求运送机械猎犬上来搜索溶洞,并扫描地形。”

  陈氏新型机械猎犬不仅可以负责追踪,还可以依靠强大的机动能力,将看见过的地形全部扫描进颅内芯片,并上传至浮空飞艇的处理器,制作全息沙盘。

  这种能力是刚好适合针对复杂地形的,一旦机械猎犬将溶洞扫描完毕,那么陈氏就等于拥有了溶洞的完整地图。

  陈氏士兵在洞口架好传动设备,将一条条机械猎犬给吊到溶洞里,足有七十多条!

  野战营营长在外面指挥道:“开始扫描溶洞,他们就在这溶洞里,藏不了太久。”

  然而他下令之后,却没有人回令了。

  营长愕然看向洞口,什么情况?!

  却听洞里有人喊道:“营长,刚刚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机械猎犬全都倒在地上,我的纽扣式通讯器也损坏了!”

  营长愕然,电磁脉冲!

  对方竟然是算准了自己会调集机械猎犬来扫描地图,结果趁着这个机会将猎犬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后一口气损毁!

  在野外想要追踪猎物,机械猎犬比士兵好用多了,自己一次损失了七十多条机械猎犬,这会让他们在禁忌之地里变成瞎子!

  思索间,上级团长传达命令:“不要贸然进入洞穴,他们也一定不敢出来。老板有令,直接将洞口用发泡胶灌注,将这里完全堵死,你部守住这个出口,其他部队直接前往西南雪山。”

  营长明白了,那位半神是要把庆尘等人堵死在里面,先把火塘拿下再说!

  “收到,”营长喊道:“工兵连,给我运封堵洞口的工具来!”

  ……

  ……

  与此同时,庆尘带着Zard来到溶洞的悬崖边上:“准备好了吗?”

  Zard点头:“准备好了。”

  “开始吧。”

  却见Zard在悬崖边上开始大吼:“008号禁忌之地的规则是不能流眼泪、体脂不能超过30%、不能顺拐、不能装傻子……”

  随着Zard的话音传播出去,不断在深渊里回荡。

  那深渊之下,竟忽然传来密密麻麻的沙沙声,仿佛有几万只虫类的脚足踩在悬崖石壁上爬动着,还有它们身上甲壳摩挲在一起的声音。

  这些平日里绝对不迈出深渊一步的虫子,竟全在规则制裁的驱使下,被Zard给薅出来了!

  庆尘看向Zard,却发现对方两腿都在打摆子,他有些诧异道:“你害怕?你竟然还有害怕的东西?”

  Zard结巴道:“这也太多了啊……”

  庆尘哭笑不得,你竟然还有害怕的东西!

  “跑啊!”庆尘转身就往七号洞口跑去,只见Zard紧随其后,而他俩身后则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如黑色狂潮般,将背后的一切洞口都给掩埋住了。

  那黑色虫子极其诡异,背后的甲壳上竟全都长着一张人脸,仿佛那些禁忌之地里死亡的人,灵魂全被禁锢在这些虫子背上。

  两个人快速狂奔,Zard一边跑还一边喊着规则,又害怕又爱玩,一边害怕虫子的数量,一边又生怕虫子不跟来了。

  他念叨着:“不能四肢着地爬行,不能……不能什么来着?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洞穴外面,野战营正在运来封堵洞穴的工具和化学材料。

  但这才刚有两名士兵重新爬到洞口,却眼睁睁看到有人怒吼着冲出来:“快闪开!”

  轰隆一声,三个人硬生生撞在了一起,洞外的陈氏士兵,只看到刚刚钻进洞穴旳士兵,竟是像被火车撞了一样,倒飞出来!

  营长定睛一看,撞人的人,不就是他们要追杀的目标吗,这怎么主动跑出来了?

  “开火,打死他!”

  可话音刚落,那洞穴里竟密密麻麻涌出数不清的黑色人面虫来。

  营长头皮都麻了,这特么什么鬼东西?!

  它们追着Zard,对其他人不管不顾。

  只是,Zard落地之后,硬生生用双臂遮住脑袋,然后绕了一大圈,等到人面虫全都爬出洞穴之后,他竟然拐了个弯,重新爬回了山洞!

  那潮水一般的人面虫跟着他想要冲回去。

  结果,Zard进去以后,立马操控山体砂砾化,竟是将洞穴给结结实实的堵上了!

  营长:“?”

  洞外只剩下人面虫和野战营了……

  人面虫聚在洞口,玩命的往里面钻,可A级土元素觉醒者构筑的砂墙,哪是它们能钻动的……

  渐渐的,人面虫停下来不在钻动。

  它们慢慢转过身来,吱吱叫唤着看向了不远处的陈氏野战营。

  现在人面虫非常生气。

  它们跑了那么远,人没追上也就算了,家还没了!

  人类太狗了!

  刹那间,这茫茫多的黑色人面虫朝野战营扑去,营长在通讯频道里怒吼着:“支援,请求支援,我部被不明虫类生物袭击!”

  洞里,火塘大长老怔怔的看着庆尘:“这禁忌之地,真是让你给玩明白了……”

  庆尘忽然说道:“我在资料里看过人面虫,它们曾是火种公司用来守护研究基地的生物,被编写过特殊的基因。所以……那悬崖之下,是火种公司的某个秘密基地?!”

  火种公司,是火种军校与禁忌裁判所的前身。

  庆尘来了兴趣。

  ……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619990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