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58、家长会的绩效指标,抓间谍!

758、家长会的绩效指标,抓间谍!


夜晚,原本被20号城市居民们向往的神代官邸,已经燃烧起了熊熊大火。
庄园里的主建筑上压着-一艘断成两截的浮空飞艇,最关键的是浮空飞艇里还搭载着武器。
这场战斗结束了,神代卫戍部队边救援一边感慨,今天晚上,那位白昼之主连面儿都没露,光是派了一支手下的影子部队,就把神代大本营给搅的无法安眠。
最关键的是,你还不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再来,下次又在哪里放冷炮。
想到这里,卫戍部队士兵的牙都开始疼了,别人都是放冷枪,这影子部队‘放冷炮’有点过分了啊。
就以那一手7公里极限距离打迫击炮的能力,谁特么还敢睡在卫戍部队营区?
狙击枪的射距都没这么远啊!
这个时代里,战场上其实很少见这种老式单兵迫击炮了,太简陋,大家都是用AI有轨电机来完成瞄准的。
结果,竟然有人能把这东西玩出花来。
换位思考一下,卫戍部队士兵心想,自己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用老式迫击炮打
3公里坐标都很吃力了,也是勉强才及格的。
现在人家打7公里跟玩-样,自己要是进行方圆七公里戒严,那得耗费多少人手而且问题是,这种老式单兵迫击炮一个人就能扛着走,人家直接在居民楼里开窗户给你来一炮,你当场就没了。
所以,这就意味着,神代卫戍部队还得分散到城市里,跟家长会打游击万一大家住在一起挨上一炮,后果太恐怖了。
有人小声嘀咕道:“在自己地盘上还得躲着别人,这也太离谱了。话说鹿岛怎么-
点事都没有,鹿岛是不是跟那个庆尘串通了?
有人小声说道:
“应该不是,我刚还听到消息说鹿岛继承人死了,在表世界被庆尘所杀,正准备办葬礼呢。不过这货连尸体都没穿越回来,死无葬身之地,只能弄衣冠家。“
“奥,鹿岛下一任家主死了?那没事大家虽然也很惨,但心里忽然得到了极大的平衡。其实,庆尘之所以没有将鹿岛当做主要攻击目标,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把鹿岛放在眼里了。
如今,鹿岛想要获得空中要塞的计划,失败了。
半神李秉熙,死了。
继承人李允则,死了。
这两天坊间甚至有传言说,鹿岛家主之位已经被诅咒了,谁当谁死。
也有人说不是诅咒,就是有特别凶狠的组织,专门暗杀鹿岛家主。
说实话,庆尘、影子也不是盯着鹿岛家主杀,这两位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啊。
现在鹿岛估计都不知道该推举谁当家主了,内部六個派系天天斗,斗的自己狗脑子都快打出来了。
这时候给他们压力,反倒会促进他们团结,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再多打一会儿,说不定不需要庆尘动手,鹿岛自己就没了。
这种弱势财团,自然会有李氏、庆氏去针对的,用不着庆尘去惦记。
今天是里世界联邦历4.25日凌晨。
回归倒计时92:00:00.
战场前线,天空中下起小雨来,一艘甲级浮空飞艇降落在庞大的王国空中要塞甲板上。
随后,空中要塞放开了警备管制,天上的数十架乙级浮空飞艇才缓缓落下。
所有浮空飞艇上都涂着神代财团的雪山标志,神代家主出行,格外的谨慎。
似乎谁也不想再重蹈神代靖丞的覆辙。
空中山峦-般的空中要塞在风雨中岿然不动,连神代空中舰队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都像是巨人手掌心里的十多只萤火虫。
此时联邦已经是春季,雨幕淅淅沥沥的拍打下来,头顶便是乌云。
甲级浮空飞艇的舱门打开,神代家主面色凝重的从上面走下来,一袭黑色武士服,脚下的木屐踩在甲板.上嘎嘎作响。
他已经得到了20号城市的消息,所以也知道自己家没了。
如今以庆尘为首的家长会越来越过分,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
要知道,就在几个月前,庆尘也不过是个PCA中情局的情报头子而已,这种角色对于财团家主来说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哪知道随后几个月里,就是这样一一个‘小人物’,竟多次重创他们,而且还导致现在集团军无法南下。
此次,神代家主就要与王国、未来组织密谋,看看如何反击。
那禁断之海彼岸的强大国度,应该是有办法的。
然而神代家主刚走进空中要塞舱内,便觉得气氛有些凝重,凝重的不同寻常。
他低声对身旁-名时间行者说道:“你会英语,问问他们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跟死了妈一样。
神代家主仗着对方听不懂自己语言,虽然表面恭敬,可言语之中毫无敬意。
时间行者跑去打听了,他很快便面带震惊的跑了回来:“出大事了。“
“嗯?”神代家主愣住了:“什么大事?”
负责翻译的时间行者瞪大了眼睛:“王国、未来组织在表世界的总部,被昆仑、
九州、家长会、白昼给联手袭击了,他们的损失可比咱们惨多了,光是这空中要塞上的时间行者就死了两百多个,现在各个岗位都忽然出现了人手不足的情况。
饶是神代家主这城府,也面露惊愕神色。
当初王国与未来抵达联邦的时候神代和鹿岛曾深深敬畏着对方的实力与底气,
也曾看到过视频里罗斯福家族的强大与霸气。
禁断之海彼岸,光是空中要塞就还有许多,基因战士更是数不胜数在神代家主印象里,西海岸的一切都无比强大。
当然,事实证明对方随随便便就派了两座空中要塞过来,确实强大。
但神代家主没想到,就是这么强大的王国和未来,竟然也被偷了家,而且比自己被偷的还时间行者继续说道:“王国组织领袖King的代言人亚瑟,就是那个取走我们切舍御免传承的外国人,也一起和李允则死掉了,他们两个人去追杀庆尘,被庆尘——起杀掉了。不过,据他们所说,庆尘可能也死了,当时他和亚瑟一起坠落山崖,还被亚瑟重创了腹腔,生还几率只有1%。影子部队和家长会今晚在20号城市的行为,很有可能是在为庆尘复仇。“
时间行者继续说道:“王国和未来组织里,光A级就死了三个,麦克、W、
亚瑟。
神代家主皱起眉头,这算是两个好消息了。
神代引狼入室,自然不希望王国和未来太过强势,所以死点人是好事,如果庆尘也死了,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不过,他面上露出悲戚神色,继续往空中要塞里面走去。
此时,在空中要塞上主事的已经不是亚瑟了,而是那位被称为心理变态的尼基塔。
她坐在舰桥上的指挥官座椅上,冷冷的俯视着下方,看到神代家主进来后也没有打招呼意思。
神代家主说道:“对于你们组织发生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悲痛尼基塔冷笑道:“客气话就不用说,正好你们过来的很是时候。我听说你们今晚的遭遇了,对方在你们大本营所做,与我们的遭遇相同。现在,给你们一个报仇的机会,要吗?”
有人翻译过来,老态龙钟的神代家主抬起头来:“什么机会?”
尼基塔说道:
“我们这边也已经顺利将密钥之门开在了10号城市,你从自己空中舰队里挑选出一批人来,穿过密钥之门作战,3个小时内摧毁10号城市的行政中心和配电设施,然后我的人会砸碎密钥之门接你们回来。”
神代家主心中暗骂一声,这种深入虎穴的事情你们自己不做,竟然让神代家的人去送死。
他有点后悔在这个时间过来了。
不过,神代家主仔细一想,若是有家长会那般手段,能够突然穿梭到10号城市里面进行偷袭,势必会对家长会造成一些打击,而且,庆尘也死了,那边应该是群龙无首的状态才对。
今晚神代财团吃了大亏,自己家都被偷了,如果不还击的话,岂不是成为联邦笑柄?
尼基塔坐在指挥官席位上冷冷问道:“怎么,不愿意吗?”
神代家主思索再三:“我方愿意!”他对下属交代道:挑选一支120人的敢死队出来,携带高能炸药去精准攻击,一定要熟悉10号城市的,争取对家长会造成一击致命的重创。“
既然要做,那就要实打实的给家长会来一次反击才行!
尼基塔笑道:“很好,这就启程吧,想必你们和我一样,很希望家长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神风敢死队在空中要塞内集合,他们全都身穿便衣,每人都将短式冲锋步枪藏在风衣里,根本看不出来。
与影子部队的疯狂不同,他们打算先混入城市,然后再完成渗透。
毕竟他们的人均级别才D级,跟人均B级的影子部队比不了,只能低调一-
些。
而且在神代家主看来,影子部队的袭击方式太莽撞了,明明可以伪装潜伏的,为什么要大张旗鼓?
密钥之门打开,神风敢死队陆续走了进去。
与20号城市的宵禁不同,10号城市竟处处都透露着热闹。
其他城市夜晚最热闹的地方是第四区,而10号城市是到处都很热闹,所有人都在享受着夜生活,现在已经是凌晨了,还不见人群有散去的意思。
神风敢死队的成员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混进人群之中,他们的目标是找到罗万涯、小七等人,然后完成斩首。
这时,一名神风敢死队的成员惊奇道:“这里的伙食好像很不错,那个路边的烤串应该是真的肉吧,好多人买,他们怎么买得起?”
“咦,那边也是,鸡蛋灌饼里竟然打的是真鸡蛋啊。”
在其他城市,各种新鲜食材已经成了地位与财富的象征,老百姓根本吃不起。
其实联邦生产基地那么多,物资并不匮乏,但它们都被牢牢掌握在财团手里。
如今,10号城市的物价降了一些,老百姓的工资又涨了一些,税负没有那么重了
,自然能多一点用来消费。
神风敢死队的队员们,像是进了博物馆似的,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神风敢死队的队长冷声道:“别忘了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隐藏好身份,不要暴露了,继续前进!
他们穿插在人群之中,快速往第2区渗透过去。
只不过,队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有人在人群中盯上了自己似的。
他回头去看,可那熙熙攘攘的街道里,人们还在-如既往的讨价还价、逛街吃东西,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也没有见谁身上有训练痕迹。
奇怪了,大概是自己神经过敏吧,毕竟到了敌占区’,紧张一点也很正常。
然而,就在神风敢死队以为自己正在悄无声息的潜入时,路邊摊老板忽然拿出手机,給家长会热線发去消息:光固街这边出现陌生人物,我在这里摆摊从来没见过他们,人数大概一百多个,具体的来不及数路上一个小姐姐也在发着消息:光固街出现陌生人物,快来快来,如果是间谍的话,能不能奖励我和小七合个影,我好崇拜他。
海量的消息开始朝家长会服務热线汇聚,正在轮值的小五听见警报声,立刻如弹簧般蹦了起来:“快快快,收拾东西跟我走,喊一下小七和卫戍部队,来大活了!正特么愁绩效考核完成不了呢,这业绩指标自己送上来了啊。”
如今10号城市的卫戍部队已经今非昔比。
影子部队一直有两个作战序列。-
一个是庆野为首的特种部队,人均B级,300人。
一个是庆驱为首的常规野战部队,人均D、E级,4500人。
如今庆驱这支部队,已经取代了原本的卫戍部队,跟其他城市的卫戍部队相比,
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小五将消息传递出去之后,小七立刻打来电话:“你先去,记住按兵不动,
我和庆野哥、庆驱哥马上就到了。动起手来别留活口,老板交代了,他们很有可能也是通过密钥之门过来的,不杀干净了会放跑他们。“
小五问道:“你们来了,那这算是谁的绩效?”
小七没好气道:“你的,你的!”
此时神风敢死队还不知道,他们在家长会眼里,已经变成了绩效指标。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97558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