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69、同居的那些日子

769、同居的那些日子


你叫什么名宇?”
“刘宠,
”女孩回答道
“家里是干什么的呀?”
“父亲是集团军中的信息部队中校。
…”女孩回答道。
“今年多大啦?”
“今年19岁,
”女孩回答。
"对人生有什么规划啊?“
擅长什么啊?”
“你有什么梦想?“
“你的情况我们了解了,回去等通知吧,如果有消息了我们会发短信给你的,
秦以以认真说道好好的相亲,硬生生被秧秧和秦以以弄成了面试,就差问人家女孩的“
"期望薪资待遇”
了。
桌子对面的女孩有些志恋,而桌子对面的秧秧和秦以以,则认真用手机备忘录记录着女孩的信息一开始的相亲,还是庆尘坐着,两人在旁边站着。
到后来,两个人见庆尘坐着也闷不吭声,她们干脆自己坐下询问,让庆尘在一旁站着庆尘很清楚,秧种和秦以以哪是要帮自己相亲,分明是要联手先把外敌解决掉再说…
排除异己之后,秧秧和秦以以还会一起问:
对象,你不会生气吧哥哥
“哥哥,我们帮你拒绝了这么多相亲庆尘只能赶忙说道: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中号不过他是真高兴,反正相亲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自己不用去浪费时间也挺好的。
至于庆氏家主怎么想的,他也不是很在乎。
毕竟,这两个女孩都是价庆氏家主安排的,那这個相亲流程,如果因为这两个女孩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也是你自己搞的啊,跟我庆尘有什么关系·
当然,这场相亲局的最大输家绝对不是庆氏家主,而是壹。
壹这边一直疯狂的给庆尘发消息:加,快加这个,我喜欢这个!
可自打秧秧和秦以以开始介入以后,庆尘就没有机会加相亲对象好友了。
不然的话,秧种和秦以以还在这排除外敌呢,他忽然拿出手机说咱们加一下好友吧,很明显有点找死啊。
牺牲壹的快乐,总比牺牲自己要好吧。
庆尘拎得清。
上午相亲结束,秧秧和秦以以两人眼巴巴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应该请我们吃饭啊?
饿了。我们帮你相亲,那
“请请请,
”庆尘说道:“想吃什么都可以。
直到这时,庆忌才优哉游哉的出现: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火锅,我知道一家店的锅底特别正宗。
秧秧和秦以以明知道就是这货谋划的相亲局,却一同客客气气的喊道:谢谢庆忌叔叔。
面对长辈,这两位都是格外的乖巧,生怕自己表现差了,导致庆尘家里的长辈讨厌火锅店就在咖啡厅不远处,四个人干脆没有坐车,选择步行过去。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种种和秦以以两个人手拉手走在前面,你一言我一语,
聊的非常开心。
仿佛根本不认识庆尘似的。
秦以以宇着白色的T恤和白色的百褶裙,与她小麦色的皮肤趁在一起,反而有种独特的美感。
秧秧穿着白色的T恤和修身的牛仔裤,看起来也格外的活力四射两个女孩走在一起,身高竟是-
-样的。
庆尘跟在后面,没好气的对庆忌说道:
“你看你干的这叫什么事,要不咱俩打-
架吧?
庆忌淡然道:
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你真要有气就自己杀上银杏山,我保证没有哑仆拦着你
“你要这么淡然,刚才跑什么,”
庆尘问道。
“我去上厕所不行吗?,
庆忌平静回答!“
庆尘纳闷道:
“你们这个相亲计划已经形同虚设了,难道你们不急吗?按照这种情況发展下去,你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吧。
庆层回答道: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变化也是老爷子自己改的,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但这一切,肯定都是他默许的,也是他愿意看到的。或许,他觉得你和这两位姑娘诞下先祖血脉的概率更高吧。“
中午吃火锅的时候,两个女孩一开始文文静静的,秧秧不是那个大快朵颐的秧秧了,秦以以也不是荒野上那个手撕神牛肉的秦以以了,恨不得用筷子的时候都翘起兰花指来
“别装了,”庆尘感慨道。
秧秧笑道:
“你不喜欢我们这样吗哥哥,那我们可就不装了啊!“
秦以以招手喊道:
“老板,再加一份毛肚、黄喉、贡菜、绣球菌,还有两份手切羊肉!
说着,秧秧和秦以以两个人顿时放开了白我,毛肚、鸭肠、牛肉羊,像冰雹一样往锅里面下,秦以以还说道:
“我在荒野上徒步走了的那么久,带的神牛肉都吃完了
,进城市以后又赶忙去换金条,买新衣服,一直都没顾上吃东西呢。
秧秧也狼吞虎咽的说道:
“大羽告诉我庆尘在相亲之后,我就立刻往这边赶了,
一路上飞个不停,还得躲避庆氏的防空设施,给我累坏了。
庆尘若有所思:
“大羽·
秧秧看向庆忌:
庆忌叔叔,庆尘下午还要相亲多少人?“
这时,庆忌手机上来了消息,他抬头看向两个女孩:
“不用相亲了,后面的所有相亲全部取消了。
“诶?”这下轮到秧秧和秦以以不解了:“为什么?“
下一秒,火锅店外,一位哑仆火急火燎的捧着一只木盒子走进来,他来到庆忌身旁打着手语:
“老爷子送两位女孩的礼物。
庆忌看了一眼便惊奇了,他将木盒子接过来,并对哑仆说道:
“你回去见老板吧
,你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庆尘看着他像是在打哑谜似的:
“说什么谜语呢?“
庆忌郑重的将那只木盒子打开:
“这是庆尘母亲生前收藏的两个小玩意儿,很有意思庆尘愣了一下,母亲?
他的人生里母亲只有那位叫做张婉芳的女人,却还从末见过自己的生母。
眼前盒子里的东西,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勾动了他的一些情绪。
秧秧和秦以以看去,却发现是一对翡翠扳指,每一只都是晶莹剔透的帝王绿。
比较奇怪的是,寻常扳指的圈口都是为男人打造,而这两只扳指却格外的秀气,
哪怕是带在女孩手上也不会觉得突兀。
庆忌拿出左边那只给秧种,右边那只给秦以以:
“收下吧,虽然老板还没见你们
,但这就是他的见面礼,他喜欢你们。
“太贵重了吧,这两只翡翠扳指拿到市面上,恐怕每一只都能卖出上亿的价格,
2秧秧说道庆忌笑着摇摇头,
“它们可不是真正的翡翠,它们是一对姐妹析出的禁忌物。秧秧姑娘的那只叫做禁忌物ACE-104,
-叶障目。只要你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那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你,你就算站在他面前,他也会潜意识的无视你,连雷达都探测不到。你是力场系觉醒者,飞行在空中时本就不用睁眼,如果有了这个东西,也就不用担心任何地方的相控阵雷达了。
庆忌又看向秦以以:
你手上那只叫禁忌物ACE-105,掩耳盗铃。只要你用东西塞住自己的耳朵,别人就听不见你发出的声音,声呐设备也找不到你,你所杀的人
,他发出的哀嚎也不会被人听到。火塘擅长丛林战,丛林里的树叶与杂草,是你们最好的朋友,也是你们最大的敌人。再好的潜行,也会被它们的摩擦声暴露,
所以这件也很适合你。
“这都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庆尘吐槽道。
庆氏家主的妻子收藏着两个有意思的禁忌物很正常,毕竟以财团的财力、人力,
找到几件禁忌物并不难。
但是,直接把禁忌物当做见面礼来送,这世上恐怕就只有骑士组织和庆氏了。
秧秧:
“如果是禁忌物的话,那比翡翠还要贵重啊。
秦以以也附和道:
确实,翡翠是有价的,禁忌物却是无价的,尤其是适合自己庆忌说道:
“你们不用客气,老爷子把它们送给你们…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见秧种与秦以以已经将各自的扳指带在手上了,秧秧将手伸到秦以以面前:
“我戴它好看吗?
泰以以点头:
般般了,我的皮肤太黑了。
好看,你皮肤本来就白,绿色更显白,适合你。不过我戴它就一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你戴也好看!“
这时候庆忌才发现,自己跟这两位女孩客气,纯属多余了两位女孩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啊!
庆尘问道:
"我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妈妈脾气不太好,”庆忌笑着说道:
“我和你哥哥这一辈的人,都挺怕她。
庆尘性然,他还以为自己有位温柔的生母来着。
哪怕他搜寻自己记忆宫殿,也从未见过那位母亲的身影,仿佛自己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对方就已经不在了。
却听庆忌回忆道:“凤子是个特别雷厉风行的人,老爷子不喜欢说话,不喜欢晒太阳,不喜欢出门活动,是个特别宅的宅男。然后子就会强行拉着他出门晒太阳、
散步。
·那会儿老爷子已经是家主了,我是他的贴身亲卫,每次看见婶子靠近老爷子的小屋,我们就会识趣的躲开。为此,老爷子埋怨过我们不少次,说我们没有保护好他。那时候,老爷子还不像现在这么沉默,
庆尘忽然问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庆忌看了庆尘一眼:
“从宁秀姑娘去世之后。
庆尘默然无语,他没想到竟是这个回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庆氏家主还会是杀死嫂子的嫌疑人吗?目前还不能确定,
也有可能庆忌在帮着撒谎也说不定。
“我母親是怎么死的?”庆尘问道。
“你母亲心脏一直不好,从小准生下来之后,身体就不太行了,“庆忌说道:她做过一次心脏移植,撑了十多年时间,到了怀你的时候医生说她心脏不足以支撑分娩,但她还是没有把你打掉庆尘平静说道:
“别说了。
他已经习惯了没有亲情的日子,他可以没有父亲、没有母亲,也一样能过的很好好。什么庆国忠、张婉芳,那不过都是他忘记的、割舍掉的人生除庆准以外,庆尘已经放弃了对亲情的一切幻想,但庆忌这时候竟然告诉他,
他的母亲为了生下他,竟然愿意冒险舍弃生命。
他有点接受不了。
庆忌没再多说什么,他看向两位女孩笑着说道:
“不会再有什么相亲了,接下来我会调整你们和庆尘的行程安排,在計划做好之前,你们可以自由活动。对了,这里还有两张庆氏银行旗下的黑卡,额度不限。不管你们购买什么东西,都会由我们来买单。
“这个就不用了,我现在也有钱,
,庆尘起身说道。
秧秧和以以笑着将黑卡推了回去:
“我们听庆尘的。”
“你们接下来打算干什么?”庆尘问道:
“想去哪,我陪你们去。
“去买衣服,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多天呢,没有换洗衣服可不行。
“我俩都是只有这一身衣服,要在这里住十下午,庆忌就没有再跟着了,庆尘陪着两个女孩去了商场,眼秋着她们逛了上百家店铺也不累。
两个女孩看到心仪的衣服就去试,然后一起走出试衣间,像是公主似在庆尘面前旋转着,问他好不好看。
两个女孩都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看得庆尘眼花缭乱。
但除了试衣服的时候,她们两个就牵着手走在前面,谁也不理庆尘。
庆尘忽然发现,原来A级高手跟女孩逛街的时候,也会累·
到了傍晚,庆尘说道:“5号城市最好的酒店叫做云顶,我现在送你们过去,
然後明早再来接你们。
秧秧歪着脑袋,她看着浑身挂满了衣服包装袋的庆尘:
“你住在哪?“
“我住在我哥哥留下三十多平小屋里,那里只有一室-
-厅,你们住不下的,”
庆尘说道。
“谁说住不下,”秧秧说道:
“我们两个佳在卧室挤一张床就好了,你自己睡沙发去。
庆公這就要开始同居的日子了吗?
为上个月月冠加更,抱歉这一章太晚了,还好没鸽…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917948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