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73、新族长,Zard

773、新族长,Zard


陈家章看着地上的Zard,他看着那副乐呵呵的面孔,浑身都开始气得发抖了,“你特么给我吐出来啊!“
涟族虽然是奔放的走婚制,可涟心的妈妈涟蓬却是一心一意对待陈家章的。
所以对于陈家章来说,虽然他逃离了秀株州,可涟心是他货真价实的亲女儿啊。
他也曾陪伴过涟心五年时光,看着对方从一点点大,长成一个可爱的五岁小姑娘。
对方一边喊着他阿爸,一边往他怀里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结果,现在宝贝闺女却被一个神经病抢了赤心蛊。不行,陈家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没法忍受自己女婿是个神经病的现实,他跟Zard说话说多了都会脑子眼儿疼…
这女婿来的太突然了!
说着,这位老骑士气急败坏之下,竟然伸手去抠“Zard的喉咙眼,Zard:
“你干嘛.....呕!
小羽被吓坏了,他在一旁拉着陈家章:“别欺负zard哥哥!“
这一幕实在太有戏剧性了,甚至让涟族的人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我们不是来抓陈家章的吗,怎么抓着抓着,还把族长给搭进去了?
她们总觉得,今天好像有哪個环节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逻辑错误。
涟族在外界的名声一直不好,赶尸,用蛊,这两项独门绝活怎么看都像是邪门歪道。
可现在竟然有人不躲不避,主动抢了赤心蛊来吃。涟心真的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
涟心伫立在原地,怔怔的说道:“不用打他了,已经晚了。....“
赤心蛊一旦被吃下,它会从此化作一团能量永远与宿主的生命绑定在一起,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所以扣嗓子是绝对抠不出来的.。..
她现在只觉得心中升起了一种别样的情愫,虽然只是一点点苗头,但出现了就是出现了。4天之后,赤心蛊会与Zard彻底融合,到那个时候这些年,涟族抢优秀男人回去做压寨夫人的事情比比皆是,却没想到终日打雁,最后竟被大雁啄了眼睛…..
不,这哪是啄了眼睛,这是扎住心了啊!最关键的是,在涟族肉部,男人一旦吃了赤心蛊,那就和女人地位等同了。族长的男人如果吃了赤心蛊,那可就是副族长了。以往这个规则都是通用的,
谁来都一样。但现在大家有点茫然了:抢走赤心蛊吃下去的男人,能不能归到这个规则里?
陈家章起身看向涟心:“小宝,你没事吧?”小宝是涟心的小名。
“你不许叫我小宝!”涟心横眉冷对:“我没有你这个抛弃妻女的父亲,你不能叫我小宝!“
此时,涟族的女族人低声问道:“族长,要不我们现在就将那个傻子杀了。赤心蛊还没有和他完全融合,哪怕杀了他,也最多是让您受重创,不至于同死。
赤心蛊是用来让夫妻同心的圣物,吃下之后,夫妻二人同心同德,同生共死,
彼此心意相通。
这里有个副作用就是,如果Zard死了,此时的涟心也会遭受重创。若是再过九天,Zard死亡时候,涟心也必死无疑。
所以,如果这个人真不是涟心的如意郎君,那就干脆现在杀了他。
Zard被陈家章按在地上揍,却也不喊疼,只是时不时的对涟心傻笑一下。
涟心居高临下的看春这个嬉皮笑脸的青年,也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生出一丝不舍来:“不杀他,将他们三个都给我带回秀株州去!“
族人们面面相觑,只能用金尸将扭打在一起的Zard与陈家章拉开,并将三人押解起来往南方走去。
Zard被金尸扭着胳膊从涟心面前路过时,笑着对心说道:“我叫Zard.本名郑翔,你好漂亮。”就这寥寥几个字,却像子弹一样打在涟心身上。涟心看着又and真诚的表情,却忽然脸色一寒:“登徒子,
拉走!回秀株州,让母亲决定怎么处置他们!“
这下,反倒是陈家章有点慌了,要知道他自己身上可是还背着情债呢,心疼自己闺女是一回事,被押回去还债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可是,七位金尸包围着他们,每一位都相当于A级基因战士,他一个被酒精掏空身体的拉胯骑士,根牵不可能逃掉。
涟心还在一旁寒声道:"当年你骗我和妈妈,说价要去林子里帮我抓兔子,结果这一走就是二十三年。等回了寨子,看你怎么和我妈妈交代。
陈家章心里苦啊:"闺女,我和你妈妈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不行!
Zard说道:"能不能把小羽松开,他确确实实还是个孩子,不用这样扭送着他,会对小孩子心理造成影响的"
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当了阶下囚族人冷笑道:还想舒舒服服的走?
然而这时,涟心突然平淡说道:"把那个年轻人放开吧。算了,把他们都放开吧,让他们自己走。
涟族人顿时一惊,但她们看着族长的脸色,最终还是听命了众人从早上一直走到下午,行进速度非常快,眼看着已经进了秀株州的热带森林。
这秀株州森林如迷宫,在卫星拍摄的图像上测算.占地面积多达数万平方公里。
平日里,这里瘴气缭绕,毒虫蛇蚁横行,寻常人本就进不去。
但这一切对涟族来说根牵没什么,她们给三名囚犯吃下了小小的黄色药丸.用于免疫瘴气。陈家章眼看着他们距离寨子越来越近,找了个机会对Zard说道:"等会儿我找个机会,一声令下就一起往东方逃.那里有一条小路是我认识的。到时候.你就用土墙挡住他们"
Zard举手:"报告,他想逃跑!
"你个老六!
陈家章一惊:"
他下意识想要独自跑路,却被七位金尸又给逼了回来……
十分钟后,Zard和小羽开开心心的走在树林里.好奇打量着这里一切,而陈家章被两位金尸扭着胳膊,押着行走
"Zard,你等我自由了.非揍死你不可。Zard像是完金没听到一样,还时不时问涟心:"那个鸟叫什么名字?"
涟心每次都会不耐烦的斥责他废话太多.然后再解释道:"那是云气鸽,晴天时它的羽毛会变成白色.若是马上要下雨.它的羽毛就会变成灰色,若是要下雪.它脑袋上的羽毛就会炸起来。我们一般都会把它养到寨子里面.用来预报天气."
"哇,你们好厉害!"
Zard惊叹道:
涟心被Zard夸了之后,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还行吧."
二十八岁的涟心被母亲影响.她小时候看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便觉得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曲。
所以.也是从涟心和她母亲涟蓬这一代开抬,寨子里对那些没有吃下赤心蛊的男人·就不那么友好了。
当年还是扎着两个朝天髻的小丫头,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娇俏女子了。
涟心的身高不算高也不算低,165的样子,她的皮肤格外白皙,尤其是被身上的银饰衬托着,看起来就像是从清泉瀑布后面走出来的少女。
却又兼具着年龄赠予她的独特女人味。明眸皓齿,红唇玉肤,应是整个涟族最美丽的女子了。
涟心参加过走婚仪式,但哪怕她如此美丽,却也因为在篝火晚宴上太过高冷,
没有男人敢选择她。
如今忽然被Zard抢了赤心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视野里一会儿没有Zard,
她就想回头看看Zard在干什么,又在犯什么傻。
先前她还觉得Zard很蠢,现在反倒觉得對方纯真的有些可爱,和其他男人大有不同.....
这时,Zard忽然疯狂跑进树林里。
涟族人顿时一惊,驱起着金尸便追了上去,陈家章破口大骂:“你特么竟然抛下我们跑了!
涟心面色冷淡下来,她看着Zard离去的方向,心说男人果然都一样。
然而还没等她下定决心杀Zard的时候,却见对方竟然绕了一大圈,捧着一束花跑回来。Zard递给涟心:“给你。“
涟心愣住了:“你跑出去就是为了给我摘一束花?
“嗯嗯,挺好看的,你们都挺好看的,”Zard呵呵笑道涟心把脸别过一边冷声道:“花言巧语。但她说着,还是将花接了过来:“下次不要摘这種花了,它的叶子有毒.。。.咦,你怎麼没事?
乐呵呵笑道
“我是土元素觉醒者,不怕外伤不怕毒,只怕火。
心问他:“你就这么把弱点告诉我,不怕我把架在火上烤吗?
Zand说道:“你不会。”刚说完,他又带着小羽去一边玩了。直到这会儿,涟族的金尸才绕了好大一圈追回来差点跑丢!
涟族人在涟心旁边小声说道:“他跑得好快,连金尸都追不上,是个绝对的高手。不过,他怎么回来了?”
这件事情倒是给涟心提了个醒,如果说Zard这么悍的话,那说明其实Zard真要铁了心想跑,绝对能跑掉。
对方不是被追杀回来的,是自己真的想回来。涟心说道:“没事,他就是个傻子,跑着玩而已,
不用管他了。
“咦,族长,你怎麼拿着蚀骨花啊,你的手都变成紫色了,”族人惊呼道。
却见涟心不慌不忙的从小挎包里拿出草药,淡定的涂抹在自己被叶子垫伤的位置,却丝毫没有把花丢掉的想法法:“继续前进。
这时,Zand又凑了过来:“对了,吃下赤心蛊,我算不算已经是涟族人了?
涟心拿着蚀骨花迟疑片刻:“算。
“那我是不是也要改姓啊,”Zand说道如果姓涟的话,叫涟藕怎么样,或者叫涟花清瘟胶囊。
“.你还是别改了”涟心
“行,听你的,”Zard乐呵呵笑道:“还有多久能到你们寨子啊?
涟心平静回答道:“还得三天时间。
Zard想了想:“那我几个小时后就要回归表世界了,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啊。你们寨子里缺什么吗,我也一起带给你。“
涟心疑惑道:“什么好吃的?“
“挺多的,大麻花,蜜三刀,卤肘子,麻辣兔头,虎皮鸡爪...挺多的,你们能吃辣吗,能吃的话,我带一批火锅底料过来!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89597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