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81、机要秘书,李可柔

781、机要秘书,李可柔


4号城市内,正有一支车队风驰电掣着。
此时不过夜里11点,正是里世界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街上川流不息,却有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警车为这支车队开道。
行人们纷纷让路,议论着这支车队到底要去哪里。
最中间的轿车上,中年妇人庆芸坐在后排,她对副驾驶位置上的秘书说道:
“现在就向陈氏申请政治避难,请求他们开放7号城市的航空管制,我们要降落到那里去。另外,等会儿抵达航空港之后,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卫戍部队集结了没有?!”
秘书回应道:“卫戍部队已经集结,正在开赴航空港为您开辟道路,航空港内的甲级浮空飞艇也淮备好了,随时都能起飞。“
然而就在他们抵达航空港的时候,秘书忽然惊呼:“老板,陈氏竟然拒绝了您的政治避难请求!对方回复,无意介入庆氏内部纷争,请您积极配合庆氏的内部稽查。
梦“什么?”庆芸抬高了嗓门:“我对陈余一心一意的付出,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抛弃我?!”
“老板,现在怎么办?”秘书焦急问道。
“先登上浮空飞艇再说,反正这西南是不能待了,去18号城市,再不行就去20号城市,我只要活着就是政治筹码!”庆芸说道。
车队抵达航空港,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淹没了他们的说话声。
庆芸身穿米色风衣,快步走上淮备好的浮空飞艇。
然而还没等后面的人上来,浮空飞艇竟然直接关上了舱门,并缓缓升空。
庆芸愣了一下,她看着舰仓内悠闲坐着的庆坤,还有庆坤身边的无面人部队,
微微眯起眼睛来:“你什么时候到的4号城市?!”
“我也是刚到不久,”庆坤乐呵呵的说道:“饭都没来得及吃呢。“
说着,竟然有无面人部队从舰仓里走出来,手里还端着托盘:“老板,饭做好了。”
庆坤笑道:“谢谢。“
面色狰狞恐怖的无面人,去浮空飞艇厨房里给自家老板做了顿饭,杀人的手拿起了菜刀,总觉得有些诡异。
但庆坤和无面人部队好像都习以为常了。
庆芸冷声道:“你怎么会亲自来,不怕死在这座城市吗?”
庆坤吃了一口蛋炒饭,口齿不清的说道:“我儿子拜托我,千万别给你跑了,
我答应了他,为了维护当父亲的尊严,这不就得亲自来盯着吗?得亲眼看到你被抓住,
我才能放心啊。“
说到这里,他朝无面人挥挥手,无面人部队的队长立刻心领神会,端来了一杯水·老板噎住了。
庆坤抹了抹嘴说道:“而且,你儿子庆闻活着的时候就老是欺负庆一,逼得那小子主动交出不灭胸针给你儿子当保护费。当时要不是家主交代了,我当场就得把你儿子弄死。现在嘛,虽然你儿子已经死了,但我这个做老子的,得帮儿子把气出了。庆芸从舰仓的窗户往下看去,却见一支部队正快速包围航空港,而她的秘书与随行人员则慌舌的四处逃窜。
完了。
逃不走了。
“你们要秘密处决我?”庆芸冷声问道。
“你太高看自己了,真以为自己有什么影响力吗,还秘密处决你,”庆坤失笑道“我是要抓你回去公开审判,让所有西南百姓看看你为了一个小白脸,出卖了多少家族利益。庆芸,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不灭胸针偷偷送给陈余,若是影子当初连他一并杀了,哪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
庆芸铁青着面色:“那老东西想要把庆氏变成他自己家的东西,你难道就不急吗?!”
庆坤想了想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这一脉其实本姓罗吧,是私生子这一脉的。
你知道我们老祖宗罗岚怎么说的吗,守好先祖庆缜的血脉就够了,别的都不用管。
说实话,其实外界都觉得你们这些人光鲜亮丽,但你们一直都没接触到庆氏真正的核心。
所谓庆氏真正的核心,就是庆缜、罗岚这两兄弟留下的嫡系血脉,他们才是真正的庆氏,庆氏这颗参天大树的主干。
至于其余旁支,不过是在漫长岁月里生长出来的枝丫而已。
“当然,最核心的原因,其实还是我儿子想要支持庆尘,就这么简单,”庆坤说道。
庆芸愣了一下:“你竟然听一个毛头小子的决定?他才多大?!”
她曾经拉拢过庆坤,只因为庆坤手里的资源和军队都很关键。
但庆坤一直在拒绝她,甚至态度一直很不好。
曾经的庆芸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庆闻欺负过庆一,而庆一又替父亲做了选择!
可庆一才14岁啊!
哪有大人做决定时,听小孩子意见的?
庆坤不乐意了:“我儿子那么聪明,我听他的有什么不行。人生就是一场豪赌,我赌一个儿子开心的选项不行吗,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活该你儿子被人弄死。
说着,这位糙汉子竟然拿起手机拨出电话:“喂,儿子啊…抓住了抓住了,
哈哈哈,你老子我亲自出马,还有抓不到的人吗?你就是想要陈余,我也给你抓来啊。
当然,你肯定不会给你老子提这么离谱的要求。”
庆芸:"
她很清楚,到她被抓的这一步为止,家主应该已经完成了所有肃清计划,庆氏已经改头换面了。
庆坤起身,面色渐冷:“把她给我控制起来,回5号城市吧,迎接一个新的时代银杏山下,大局已定之后宾客们被纷纷放行。
此时他们出去哪怕传递消息也为时已晚。
该走的走,该散的散,所有人匆匆离去,唯独李可柔与闺蜜守在山下,站在春季料峭的晚风里。
她是个普通人,所以寒风一吹便稍微缩起了身子,野心家忽然出现这副模样,
倒是显得没那么坚强了,反而有些弱不禁风。
闺蜜在她身旁说道:“走吧,人什么时候见不到,今天晚上太冷了,咱们先回去。”
李可柔摇摇头:“你先回去吧,我要等着。我和你想的不太一样,有些人你就必须守着才能见到,错过一次可能就错过一辈子了。机会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
想要成功,不肯吃苦不肯付出怎么行。“
闺蜜叹息:“那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先走了。“
李可柔看着银杏庄园的夜色,哑仆们似乎得到了命令也没来驱赶她,只是陪着她默默等待。
她思索片刻,竟开始拿出手机学习手语。
毕竟,以后肯定要经常和哑仆打交道了吧,哑仆跟她交流的时候可以照顾她,
拿起液晶板在上面写字。
但问题是,她学习手语后,哑仆们一定能感受到她的尊重啊。
这些家主身边的近侍都是很重要的!
看手机学手语时,哑仆们好奇的看着她笨拙比划,不过学霸就是学霸,短短的几十分钟就学会基础手语了,进步惊人。
哑仆们暗自惊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可柔忽然看见哑仆们退下了。
她一回头,赫然见庆尘从山路上拾级而下。
李可柔见他下来,立马展颜一笑:“今晚的你特别厉害。
庆尘摇摇头:“不是我厉害,是山上那位老爷子太厉害,我自己并没有做什么。李可柔笑着说道:“今夜之后,你就是联邦最闪耀的新星了,风头说不定能盖过陈余。对了,你今晚住在哪里,我去给你铺床。”
庆尘:“??”
这位野心家的前半句还很正常,就是平铺直叙的赞美,可到了后半句,就不太正常了。
没等庆尘回答,她便自顾自的说下去了:“还有,我听说你是从今晚才开始住在这里的,那肯定会给你淮备新的毛巾、浴巾,我得去给你洗一洗,不然毛巾、浴巾上面都会有浮毛,对你的身体和呼吸道不好。”
说实话,庆尘真的要惊叹了。
这位野心家说要辅佐他,就真的是全方面辅佐,事业、生活,面面俱到。
一个庆氏公立大学的天之骄子,高知家庭的千金,竟然愿意放下身段帮他铺床、迭被子、洗毛巾,还能给秧秧伺候月子…绝了。
说实话,庆尘都怀疑,这是山上那位老爷子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孩。
相亲的第一场,各种奇葩涌现。
到了第二场,明显秧秧和秦以以才是主角,但这位女孩却被安排在秧秧、秦以以两人之前出现。
遇见秧秧、秦以以后,相亲也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就看那位老爷子算无遗策的样子,庆尘觉得李可柔出现在第二场相亲的顺序,
绝对是被精心安排了的。
而且,今晚老爷子也提到过,接下来要让李可柔给他当秘书。
说明,这女孩是真的入了老爷子的法眼。
庆尘看着夜风中的女孩,思索片刻说道:“我能明白你想要什么,也能明白你身处这个社会,想要出头就必须依附于我的心思。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真的很厉害,
那你就算不委身于我也一样可以做到。好好当秘书吧,但你从一开始就要给自己定位成“机要秘书”,而不是‘生活秘书'。你要学着去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
而不是来处理我。等你做的好了就外放去掌管项目,总有一天你也能独当一面,到时候你不必为谁而活,可以为自己活着。”
这就是庆尘的决定了,李可柔确实是个人才,但时代给了她局限性。
如果旧的世界注定死去,新的世界一定会到来,这样自强的新女性野心家,一定能在新世界里有一席之地,而不是一直留在他身边。
庆尘离开了,留下李可柔一个人独自站在原地。她看着庆尘背影,意识到对方终于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却顺带着将自己给推远了。
不过,庆尘所描述的未来,令她有些心动。
“不依附于谁也能成功?”李可柔若有所思。
思索片刻之后,她竟然抬腿朝庆尘跟了上去:“那也不耽误我给你铺床啊。“
庆尘:“…人才。”
倒计时归零。
回归。
世界陷入黑暗。
世界重新光明。
倒计时168:00:00。
国内。
珠峰北坡山脚下,那些打算从北坡登顶的登山客们,一个个扎起了五颜六色的帐篷。
登顶珠峰的出发地分为南坡与北坡,南坡尼泊尔境内商业化程度高,登顶难度小北坡商业化程度低,登顶难度大。
只不过,到了这个季节,两边都聚集了大量的登山客,并在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商业链条。
此时已经是深夜,几辆破旧的皮卡车驶入营地,从上面跳下来几个身穿藏皮袄的汉子,往营地里卸着物资。
这是山脚下的无人区巡逻队,本是专门打盗猎的队伍,此时夏季来临,也做起了运输的生意。
无人区巡逻队是靠工资养活的,可薪水微薄,总得找点外快才能多些油水。
来登山的都是有钱人,只要能把物资运到山上,一包薯片一包锅巴一瓶可乐,
随随便便都能赚个几十块钱单价,你要是能在这里给他们摆一桌火锅,挣上几千块都不稀奇。
一位登山探险公司的领队见到巡逻队,立马冲一个中年汉子笑着迎去:“嘉措,
你可算来了,我还担心你再不来,营地里就要断掉补给了呢。“
名叫嘉措的中年汉子诚朴道:“路上遇到大雪封山,我们绕了很远的路才过来的。不过马上就要走了,路上我们没有看见羚羊的踪迹,它们很可能遇到了盗猎的。
我喊了镇上的其他人给你们送物资,不会耽误你们登山的。背领队愣了一下:
“盗猎的又偷偷跑进来了?”
“嗯,”嘉措点点头:“他们跟着羚羊的迁徒脚步走,我们就得跟着他们走。
有牧民掩护他们,我们找起来要花一番功夫。不多说了,我们卸完东西就离开,对了,
你们车队里有多余的柴油吗,匀我们两桶,之后镇上的人会带新的补给你们。”
领队赶忙说道:“有,这就去给你们抬。”
然而就在此时,几人都忽然听见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有经验的人轻咦了一声:“怎么像是滑雪板在雪地上摩擦的声音呢?声音是从北坡顶上传下来的。”
领队摇摇头:“谁会跑这里滑雪呢,太找死了吧。“
可话音刚落,所有人转头看去,赫然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踩着单板冲下,以极快的速度冲入了营地之中。
领队怔怔的看着,并缓缓抬头望向远处的世界屋脊:“这货不会是从珠峰上面滑下来的吧?!”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843332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