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82、满级大号在新手村

782、满级大号在新手村


北坡营地里,许多人看着有人滑雪俯冲下来,人都给看傻了。2

        大部分人在这里能适应高原反应就不错了,活着就是所有人的目标。

        然而就是大家都还在艰难求存的时候,忽然有人滑雪从山上下来···

        嘉措身边的巡逻队员赞叹道:“好厉害。”

        然而,老周有点生气了:“又是这群玩极限运动的!”

        ’

        这些年聚集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有登山客,还有玩极限运动的滑雪客。

        许多滑雪客已经不再满足阿尔卑斯与北海道的粉雪了,不够刺激。

        他们开始挑战更加极限的东西。

        尤其是在波兰冬攀远征队的安杰伊巴吉尔,从珠峰K2点滑雪下山之后,更是点燃了无数的极限运动玩家的滑雪热情。

        他们在这里不顾各个登山队的劝阻,偷偷上山,然后一跃而下。

        并将这种行为,视作自己的最高荣誉。

        这些年,死掉的滑雪客,比登山客还多。

        但问题是他们爽了,登山探险队可就苦了,一支登山队如果今年进山的时候死了人,来年可是要交更多保证金的,还会被重新审核资质。

        所以,大家虽然佩服他们的作死精神,但这种行为必须制止!

        领队老周穿着羽绒服,稍显笨拙的朝滑雪客冲过去。

        巡逻队的嘉措跟在旁边,好奇问道:“老周,这是你们营地里出去的?”

        “不是我们营地的,我们营地有专门的人看着呢,没人能擅自上山滑雪,”老周摇摇头:“不过,隔壁还有一个营地呢,说不定是他们那边的,大不负责任了。连人都看不住,他是怎么把滑雪板给带上来的?!”

        此时,庆尘正在营地边缘脱下脚上的固定器和滑雪板,他回头看向山上,却见珠峰在黑云中朦朦胧胧。

        七天之前,他在上面杀了亚瑟和李允则二人,一跃之下完成了冰之固结的生死关挑战,刚完成就又穿越了,以至于回来的时候他还没下山呢。

        说实话,这次穿越还是有很大收获的。

        庆氏完成了肃清计划,他也帮助自己亲生父亲完成了退休工人再就业计划,一切都很完美。

        唯一不完美的是……秧秧人呢?!

        庆尘抬头看向天空极目远眺,寻找着秧秧的踪迹,想让女孩带他一起飞回内地。

        然而他一抬头,却看见秧秧笑眯眯的飞在苍穹上,对他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系按有继续走,丝笔没有  米按包的意思·……

        “埃?你别走啊!”庆尘嘀咕道:“你飞走了,我可怎么回内地啊!”

        这里连个公交车都没有,自己想要回内地得辗转好久,搭好几趟车才行啊。

        这不是尴尬了吗?!

        庆尘某一刻觉得,这位女孩恐怕是在报复他去相亲的事情呢。

        又或者,对方在遵守与秦以以的某个约定?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老周的声音:“哎,那個小孩,你是哪个营地的?不是说了不准上山滑雪吗,你怎么上去的?!”

        庆尘回头看去,立刻笑了起来:“我是从南坡过来的。”

        老周与嘉措面面相觑!

        庆尘倒是没有丝毫隐瞒,毕竟在一群登山者面前隐瞒也没什么意义。

        然而,他刚说完,老周和嘉措就愣住了:南坡过来的?!你特么糊弄谁呢!

        老周在想,如果真如这个少年所说,对方是从南坡滑雪过来的,那首先就得先登顶珠峰啊。

        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孤零零顶着黑风暴爬珠峰,最后还能活着滑雪下来?谎话都不会编!

        不是老周他们看不起庆尘,而是黑风暴到现在都还没结束呢,没人能上山,夏尔巴人也不行。

        事实也确实如此,上一个回归周期里,要不是庆尘施以援手,连夏尔巴人都差点死在南坡希拉里台阶。

        一个普通的登山客这时候想登顶?压根不可能。

        所以,庆尘刚说完,老周和嘉措就认定他在说谎了。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你父母要是知道你跑这里来玩命,他们得多担心!”老周说道。

        庆尘看着两人的表情,微笑道:“你们什么相机,我有一个事情  。当日有回内地的车?”

        说着,他拿出两根一百克的金条来,折合人民币八万多块钱,作为车费已经是非常昂贵了。

        老周没好气道:“就烦你们这种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富二代,有钱就能去山上滑雪吗,你的领队难道没有警告过你?隔壁那个登山公司是不是收了你不少钱?这不是坑所有登山队吗。”

        然而嘉措根本没在意老周说什么,他此时眼里只有那两根金条!

        这是个豪客啊!

        嘉措说道:“我们要回RKZ,你可以搭我们的车。”

        庆尘思索,RKZ有个和平机场,他倒是可以从那里飞

        走:“行!”

        这时,嘉措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不过我们要绕一段路,回RKZ的路上得先去驱赶一波盗猎者,恐怕要耽误个五六天时间。”

        庆尘问道:“那还有其他的车吗?”

        嘉措急了:“其实你在这里等着,下一批物资车过来也是七天以后了,所以哪怕我们绕路,你也能提前一天抵达RKZ的,所以跟我们走肯定是最快方法。”

        嘉措没法不急,等这笔钱赚完,他们巡逻队就可以贷款换一辆新皮卡了。

        他们现在的车又破又旧,有时候看到盗猎的人都未必能追上。

        那些盗猎的倒是特别有钱,平日里回到内地时,钱都是用麻袋装的,一个个挥金如土。

        相比之下,巡逻队完全是凭借着责任感硬撑着。

        老周在一旁皱眉道:“嘉措,我有一句话要说明白,我虽然看不惯他,但你们是去追盗猎,万一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怎么跟他家人交代?”

        嘉措回答道:“现在刚刚入春,盗猎的应该还没那么猖狂,我们能应付。”

        老周说道:“那也是要见血的,上次你还说盗猎的人里有特别厉害的人物呢。一蹦三四米高。”

        嘉措说道:“怕什么,蹦的再高还能不怕挨枪子吗,上次是离得太远了,这次只要让我打中他,他肯定死。”

        其实嘉措想到那个盗猎者时,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可为了赚钱,他也只能假装硬气。

        其实嘉措想到那个盗猎者时,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可为了赚钱,他也只能假装硬气。

        老周叹息道:“关键是你们在无人区带着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会不会拖你们后腿?”

        然而庆尘并不在意这些,他将金条扔给嘉措:“放心,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一切听你们指挥。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走!”嘉措喜笑颜开的招呼队友:“杂(ga)娃,货卸好了没有!”

        皮卡那边的孕娃喊道:“卸好了,撒时候走嘛?”

        嘉措喊道:“现在就走!”

        庆尘好奇问道:  “你们很缺钱吗,难道有人拖欠你们巡逻队工资?”

        嘉措摇摇头:“没人拖欠工资,就是我们这工作比较危险,有队友牺牲了,他们的场恤全就那么一占占  活差的队友就要凑钱养活他们的家人。现在,二十多口人指望着我们吃饭呢。来,你坐副驾驶去,咱们出发。杂娃你下来,你去坐车斗。”

        庆尘笑了笑:“我坐车斗里就行,更自由一些。”

        嘉措愣了一下,他思索片刻对尔娃说道:“你也坐车斗里面去,照顾一下咱们这位客人。”

        一边说,他一边给娃使眼色,两位巡逻队的成员走到旁边,嘉措对孕娃小声说道:“你看好他,这小子有点傻大胆,脑子有些不正常,估计是钱多烧的。之后要是遇到了盗猎的,你可千万盯住他,别让他给咱们添乱子。”

        尔娃点头:“知道了!”

        嘉措对庆尘热情,那是看在金条的面子,但他们要做的事情确实危险,嘉措也不能让庆尘干蠢事,影响他们的正事。

        皮卡轰隆隆的上路了,庆尘眼睛膘向杂娃怀里猎枪:“能让我看看吗?”

        说实话,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简陋的枪械,看着那枪械表面被抚摸秃噜的木皮,庆尘甚至怀疑这枪会不会打一下就散架了。

        然而孕娃却将猎枪死死抱在怀里,生硬的说道:“你,城里人,不会用这个东西,危险。”

        杂娃看着庆尘的眼神格外警惕,就像是看着敌人。

        庆尘乐呵呵一笑:  “你枪法怎么样?

        杂娃说道:“我枪法是队里最好的,10米之内,连硬币那么小的目标我都能打中。”

        “那确实是挺好的,”庆尘点点头。

        倒计时111:00:09。

        巡逻队一路从北坡营地深入内地无人区,直到第三天才终于重新看到绿洲。

        这两天尔娃和庆尘也混熟了,除了还是不让庆尘摸枪械之外,跟庆尘简直无话不谈。

        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先前数个月的高强度战斗后,偶尔经历这么一次表世界野外冒险,反倒让庆尘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

        他在5号城市的事情也快要做完了,等离开那里之后,就要立刻从西南北上,寻找一个混进禁断之海彼岸的机会。

        到时候,庆尘就又要过上刀尖舔血的日子。

        既然这样,那就跟着巡逻队好好散心,在战斗之前调整好身体与心情。

        此时,孕娃看着熟悉的环境说道:马上就到扎西大叔那里了,有好吃的。”

        “扎西大叔是谁?”庆尘好奇问道。尔娃说道:“他是这里的守备员,负责长年住在山里,只要巡逻队有一个人在这里,盗猎的就不敢那么猖狂了。而且,扎西大叔在这里搭了营帐,我们巡逻队进山之后也可以在这里吃顿热乎饭。”

        “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庆尘来了兴趣。

        “奶皮子,他家的奶皮子和把羊肉特别好吃,”孕娃憨厚的笑着,脸上被高强度紫外线晒的通红。

        然而下一刻,车队里忽然传来嘉措的吼声:“扎西的营帐倒了,快,加速去看看怎么回事?”

        庆尘远眺过去,却见一个帐篷垮塌在地上,帐篷外面的锅碗瓢盆散落一地。

        他们自家养的羊,也全都被杀死在羊圈里了。

        嘉措下车后狂奔过去,众人把帐篷扒开,赫然看到里面的扎西夫妻二人,被人打得奄奄一息。

        嘉措急声问道:“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

        扎西缓缓睁開眼睛:  “是德吉,他从监狱里出来了。这一次他带了二十多个人一起进山,还放話让我告诉你,这次你要追进去的话,必死无疑。”

        嘉措紧锁着眉头,这是盗猎者对巡逻队宣战了!

        “德吉又是谁?”庆尘在一旁小声问道。

        尔娃说道:“德吉是嘉措大叔前些年親手抓进去的人,因为盗猎被判了,他弟弟很厉害,也是我们一直在抓的盗猎者。”

        话音刚落,几十米外的山坡上有人冒头,庆尘眼疾手快的拉过杂娃。

        却见尔娃原本所在的位置身后,一团烟尘被子弹激起。

        嘉措大喊:“隐蔽!隐蔽!狗日的在这里埋伏我们呢!杂娃,杂娃你没事吧!”

        杂娃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我没事!”

        嘉措再次大喊:“那个城裡的娃娃你不要动,小心对面一枪打死你!”

        可就在他一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庆尘已经半跪在地上,端举着以德服人扣动板机了……

        巡逻队员看着以德服人巨大的枪身,心中发誓这一定是自己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枪械。

        嘉措忽然想起庆尘先前说“我是从南坡过来的”,然后突然就觉得这少年可能没有说谎!

        仅仅两枪,盗猎者便死了两个人,对方听着枪声都惊了,这特么还是枪吗,这分明是炮啊!

        杂娃躺在掩体山坳后面,怔怔的看着庆尘:“你······”

        庆尘咧嘴笑道:“满级大号偶尔回趟新手村,好像还挺有意思的。待在这里别动,我去把他们全都抓回来。早点抓住他们,咱们也好早点去RKZ,我时间还挺宝贵的。”

        话音未落,庆尘的身影已经蹿了出去,杂娃吼着:“队长,他让咱们在这里别动啊,怎么办?”

        嘉措想了想:“那就待在这里别动···

        …”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82897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