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786、这谁看了不迷糊?

786、这谁看了不迷糊?


20号城市里的蜂螂开始泛滥了。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蜂螂,数都数不清。

        城市居民们发现螳螂开始攻击人类,他们甚至看到有人浑身都被蜂螂包裹着,哀嚎,惨叫。

        蜂螂进化出了锋利的口器,一口咬下去,被袭击的人身上滋出血来。

        画面极为狰狞可怖。

        这让所有人陷入恐惧,仿佛10号城市的灾难要在这里重演一样。

        要知道,10号城市的灾难之后,1200万人可就只剩下600万人了!

        一时间,大人物们纷纷呼叫卫戍部队救援,百姓们则纷纷抱团往城外跑去。

        可很快大家就意识到不同了。

        这些蜂螂……竟然并不攻击平民。

        有人在长街上喊道:“大家别慌,先不要慌!你们发现没有,它们攻击的都是高种姓,根本不官我们这些低种姓啊!刚刚路口死的那个人我认得,他是神代的走狗!”

        慢慢的,城市各个角落的百姓都发现了这个规律!

        密密麻麻的蜂螂过境,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可对那些缓缓站定的居民视若无睹,丝毫不感兴趣。

        “什么情况,蜂螂为什么不攻击我们?它们跟神代有仇吗。”

        “不知道,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等等,这会不会是家长会在报复神代啊?神代毁了10号城市,他们就用同样的方法来摧毁神代?”1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这种可能,可他们怎么做到的呢?”

        话音刚落,街上有人看见一个白人赤裸着上身,哀嚎着从一栋大楼里跑了出来,他身后还有蜂螂紧紧跟随着。

        最终将他活活咬死!

        白人死后,蜂螂并未攻击其他人,而是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虽然蜡螂也不能找到所有高种姓、白人,但哪怕杀死一半也足够让百姓们提气了。

        他们忍不住猜想,会不会是…··

        家长会回来了!?

        就在20号城市的百姓们,即将对神代、王国忍无可忍的时候,家长会终于在他们内心的期盼中,回归了。

        拉面摊的老板站在蜂螂群中忍住恶心,激动的给所有亲朋好友发去消息:不要慌,城里忽然冒出来的蜂螂,是家长会弄出来的,它们不会伤害平民!!

        这条消息快速传播出去。

        在北方六座城市里,家长会的一切新闻都会得到快速传播与转发,这就是家长会当初留下的民心与根基。

        也就是这个时候,希望传媒的高文忽然发文,对10号城市灾难进行了详细的解密:神代千赤死后,神代财团将他的尸体放置在10号城市下水道里,最终被蜂螂与老鼠分食。

        老鼠造成了10号城市的灾难,而蜂螂则已经被家长会控制。

        如今20号城市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而且,本次袭击目标就是要将那些目无法纪的白人,全部杀死!

        这下,20号城市百姓们终于知道真相了,他们开始不再害怕蜂螂,甚至还忍住恶心跟它们打了几声招呼···

        百姓们认真观察着脚下,却见那些蜂螂如潮水般从井盖里涌出,有大有小。

        大的如脸盆,小的如指甲盖,大的掩护小的,就像是战场上坦克掩护着步兵··

        说实话,他们明明很开心看到家长会回来,并为大家挺身而出。

        可问题是,现在这又激动又恶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神代发现不对劲时,蜂螂潮已经泛滥,他们奋力抵抗,可抵抗能力却很快被瓦解。

        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当初10号城市居民所感受的恐惧。

        蜂螂袭击的地点很多,但格外精准: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所有分部,卫戍部队营区,神代所有成员的住所,只准高种姓进出的场所。

        某一刻法外狂徒蜂三走在长街上,他格外感谢神代的高种姓制度,这种制度直的帮他将神代成员、神代走狗全部聚集在一起,非常好找。

        他来到20号城市的这段时间里没闲着,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就是为了确定这些攻击目标。

        小三明白,他才是家长计划里最重要的一环,只有他成功了,家长最后的计划才能完成。

        想到这里,小三已经忍不住幻想着回到表世界鲸岛,该如何跟家人们喝酒吹牛了。

        卫戌部队营区里,正有指挥官怒吼着:“快把门关上,拿喷火器过来!子弹没有用!”

        普通枪械打人类还行,面对这种密密麻麻的樟螂群,你哪怕打完一梭子,视觉里的蜂螂都不会有明显减少,甚至看不出与先前有什么区别。

        所以只能用RPG、空爆弹、喷火器。

        眼看着卫戌部队营区的闸门放下,士兵去取库房里的喷火器,结果蜂螂群到了闸门面前时,音然只是稍作停留,便忽然振翅而起。

        却见它们轻而易举的飞上天空,如乌云般重新落下。

        卫戌部队士兵看着这乌央乌央的一幕,整个人都开始崩溃了,这特么开穿墙挂了啊!

        蜂螂不仅长出了咬人的口器,还特么会飞,这谁看了不迷糊?!

        说实话,当初10号城市进攻人类的如果是蜂螂潮,而不是鼠潮,家长会能不能守下来还得两说。

        尤其是在这种能够飞上30层高楼的蜂螂面前,你躲到哪里都不好使啊!

        只是短短的五分钟便让卫戍部队营区沦陷,那些士兵只能仓皇着继续向建筑内退守,毫无办法。

        20号城市里的政要们可比10号城市的惨多了,卫戍部队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哪还有空管他们?

        没人想到,那看似庞大的神代财团麾下重镇,竟然以这种方式开始沦陷。

        从今夜开始,家长会不再是一个民间组织,而是一个正缓缓崛起的崭新的庞然大物,一个能够重创财团根基的庞然大物。

        所有人都必须重新审视它的存在。

        也就是这个时候,20号城市西南角还没有被蜂螂群肆虐,但停靠着王国‘君临号’空中要塞,已经开始对所有轮休成员发出集结命令。

        要塞里,被完全毁容尼基塔狰狞坐在指挥席位,要求所有轮休成员必须在30分钟内抵达空中要塞。

        随后,他们将重新升空。

        先前空中要塞甲板上的那次爆炸,导致原本美貌动人的尼基塔浑身灼伤面积达到89%,若不是她身为A级超凡者,恐怕早就器官衰竭而死了。!

        如今的尼基塔再也不复美貌,她将自己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也带着闻县,等付有痊息后进行主阻租入纳木反肤。

        她打开手机,冰冷的看着手机里庆尘的照片,眼神中充满了恨意。

        一个女人若是心中只有仇恨,那她将会愿意拉着全世界陷入火海。

        风情街的某个店铺里,庆尘手里提着一个昏迷的白人,不慌不忙的走在走廊里。

        这个店铺里已经没有人了,所有人都被蜂螂潮吓走,唯独留下空荡荡的屋子与庆尘。

        他给庆忌打去电话:“风情街169号,来接我。”

        下一刻,庆忌将暗影之门开在风情街上,寻着169号门牌走了进去。

        庆尘见他进来,好奇问道:“你来的

        这么快…·所以你以前是来过这条风情街的对吗。”

        庆忌瞥了他一眼:“董事局主席干嘛关注这种小事?走吧。

        说着,他撑开暗影之门,带着庆尘回到了5号城市的银杏庄园里。

        他们面前,已经重新设好了神经元接驳设备。

        四周无人,除庆尘、家主、庆忌以外,没有人知道这里正发生着什么。

        庆尘将手里的白人塞进了机器,庆忌好奇道:“你要剥夺他的所有记忆,然后伪装成他?”

        “嗯,”庆尘点点头:“想要潜入禁断之海彼岸,得有个新的身份才行。王国的空中要塞里,应该有非常严密的安保措施才对,想要渗透其中光有一张脸可不行,得知道他们的所有密令。到了禁断之海彼岸如果想融入那个社会,还得知道一些社会关系。”

        原本庆尘的计划里,并没有掠夺记忆这一环,但既然有了机器,自然要利用上。

        庆忌启动设备:“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就不多劝了,但说实话,你已经有如今这般身价,还敢去亲身冒险,这点我倒是佩服的。”

        庆尘如果留在这里,那他就是庆氏未来的一家之主,掌握着恐怖的权柄。

        如果庆尘死在禁断之海彼岸,那他就只是一具枯骨罢了。包

        正常人是绝对不会去冒险的。

        庆尘摇头否定道:“如果禁断之海彼岸的罗斯福家族足够强大,那如今的庆氏在他们面前,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到时候连庆氏都没了,庆氏家主的虚名又有什么用呢?开始吧。”

        设备启动,可是异变突生,却见那神经元接驳设备的线路里爆出火花来。

        紧接着,里面的芯片与主板也全部损毁。

        “坏了?”庆尘皱眉道:“昨天掠夺记忆之后,还有谁曾有机会接触到这台机器?”

        庆忌平静道:“一名专门负责看护设备的哑仆。”

        “他在哪?”庆尘问道。

        “他今日负责轮值,去老爷子屋外看护着,”庆忌说道:“老爷子有危险。”

        ·····

        ·····

        此时此刻,屋里的老爷子说道:  “换些新茶进来。”

        门外的哑仆听了赶忙去准备老爷子最喜欢的大红袍,他双手稳重的端着托盘往里面走去,看着那位背对着自己的老爷子,眼神忽然变了。

        可老爷子却说道:“奇怪了,我想不通你是什么时候找到的机会,竟连我身边的哑仆也能被你制成傀儡。”

        那哑仆身形稍顿,却笑着缓缓站直了佝偻的身子:“您可真聪明,这些年来给我压迫感最强的就是您了。上上个月,我只是稍微露出点马脚,就被您给连珠串似的杀了一千多个傀儡。当年我就不太敢接近您,生怕被看出异样,却没想到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没瞒过去。”

        傀儡用了“您”字,他是打心底里佩服这位老人。

        若不是这位坐镇银杏山上,并在8年里接连不断的追查与他有关的线索,恐怕这庆氏早就易主了。

        傀儡好奇道:“您是如何发现我呢,又是如何找到那些傀儡的呢,我自认为如今已经没什么线索留在外面了··我有一个猜测,说出来您看对不对。”

        老人平静道:“但说无妨。”

        傀儡思索道:“过去几年时间里,虽然您一直在找我,但那些线索已经全都被我斩断,应该找不到才对。事实也证明,那些年里您没能给我造成什么重创……但是,18号监狱破灭之后,底下的禁忌物ACE-002天地棋盘不翼而飞,监狱里的庆尘成为骑士却假死脱身,李叔同的同伴被庆氏影子部队所救,这一切联系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交易……”

        傀儡思考的速度似乎有点慢,像是需要将很多信息汇总到一起,然后集中处理,虽然汇总信息的能力强大,但CPU却有点老旧。

        他最终判断道:“您和李叔同应该有交易吧,我猜交易的内容可能是:您帮李叔同救下朋友,而他要做的则是让庆尘成为骑士,然后当神明权杖号天基武器落下,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禁忌物收容器,他将为您取来天地棋盘?紧接着,您靠天地棋盘找到了我,并一口气杀了我一千多个傀黑  所以我猜测,你之所以能毫无痕迹的杀掉我一千多个傀儡,靠的就是那个天地棋盘?它到底是什么作用?”

        老人反问:“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提问的?”

        傀儡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若有所思:“您的哑仆分为两批,一批是负责外勤的,他们永远没机会接触到您的300米内,也没机会接触食物。另一批则像是物理隔绝似的,永远不踏出银杏庄园半步·……这是在防我吧?没错了。”

        傀儡:“我来的目的当然有很多……我原本是想继续隐藏这具傀儡的,但今天早上开始就有哑仆盯着我了,紧接着我便来被安排来了这里。所以想在这具傀儡被杀之前跟您随便聊聊。当然,能杀掉您是最好的,我本来想下毒,但这杯茶您肯定是不会喝了。”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7580158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