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190、我不杀你

190、我不杀你


  拳坛新星把曾经的虎量级拳王给打哭了!

  一时间这条消息不胫而走,甚至短短一分钟内就传遍了整个第四区的黑夜。

  原本正在夜店、夜宵的夜生活人群,看到手机上的消息后竟是纷纷往海棠拳馆赶去。

  车辆轰鸣着,海棠拳馆今晚变成了第四区最亮的那颗明珠。

  “你把敌人打败了”和“你把敌人打哭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前者属于正常世界、正常人的逻辑,而后者却总归透露出一点荒诞与俏皮。

  所以不怪大家大惊小怪,实在是“庆小土”把黄子贤给打哭了这件事太不可思议。

  别说观众们震惊了,就连庆尘自己也很震惊!

  之前他就知道骑士真气很凶残,但也没想到自己的骑士真气如此凶残。

  师父李叔同的真气可让人体内产生烧灼感。

  师伯陈家章的真气可让人产生呕吐感。

  中了这两种真气虽然会很难受,但问题是对战斗力的削弱并不算恐怖。

  然而庆尘的骑士真气就有点诡异了,那眼泪都把眼给糊住了,以至于黄子贤完全看不清庆尘的进攻路线。

  战斗时最重要的就是视野,没了视野连路都走不稳,想要继续生死厮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世上能听声辩位的人,实在太少了。

  不过,庆尘大概估算了一下,自己大概打进黄子贤体内足有三分之一的骑士真气,对方才产生反应。

  想要把这么多的骑士真气灌注对方体内,至少需要五六拳才行。

  此时,黄子贤一边后退拉开他与庆尘的距离,一边揉搓着自己的眼睛,尝试让自己重新恢复视线。

  可不管他如何揉搓,眼泪都止不住。

  但在这种状况下,庆尘依然没有轻易上前结束战斗,他缓缓走在八角笼里观察着。

  只见这位厉害的对手哪怕眼睛已经看不清状况,但双臂依然悄无声息的摆出了防御姿态,那防御姿态与庆尘在表世界视频上见过的柔术如出一辙。

  黄子贤这是在等着自己送上去,哪怕硬挨自己几拳,然后对方就有机会对自己使用近身绞杀的技巧。

  那一刻对方就算看不见自己,也一样有绝地反击的机会。

  黄子贤还没有放弃。

  庆尘心说,可能这才是一个,只属于野兽的世界吧。

  顶级掠食者们逡巡在这个世界之中,只有足够凶狠才能活下去。

  曹巍如此,黄子贤也是如此,庆尘未来要面对的很多对手都是如此,他必须提起十二分精神,让自己更加冷静、凶猛,才能活下去。

  这时,黄子贤不再揉搓眼泪,而是任由眼泪横流。

  他将自己的呼吸放长、放缓,静静等待着、聆听着八角笼里的脚步声。

  可是下一刻,庆尘的脚步声忽然消失了。

  所有看台上观众们的眼中,八角笼里的少年正以一种诡异的步伐来回移动着。

  庆尘光着脚,用叶晚教给他的步伐变换着方位。

  彻底悄无声息。

  彼时庆尘学习这个技巧的时候,还以为是里世界强者都会,但后来他才发现并不是谁都能拥有李叔同这样的师父,也不是谁都能让叶晚这样的巨擘来当陪练与教习。

  刹那间,庆尘一拳从侧面击打在黄子贤右肋。

  黄子贤根本没察觉到庆尘的靠近,当他想要去捉住庆尘手臂时,却发现对方一击之后早已远走。

  黄子贤内心惊异,他为何一点都听不到那少年的脚步声!

  对方一百多斤的人走在八角笼里,为何会没有声息!

  一击,又一击。

  庆尘一点一点瓦解着黄子贤的战斗能力,这位对手嘴里也有鲜血呕出,半跪在八角笼的边缘。

  这时,看台上观众们也意识到黄子贤败局已定,有人开始兴奋的站起身来高喊:“杀了他!杀了他!”

  冷漠的钢铁森林里,那些观众、赌徒被压抑已久的兽性在这拳场里释放而出。

  他们希望今晚八角笼里有人死亡!

  没有工作人员制止,他们似乎已经得到了授意,不去阻拦庆尘在八角笼里杀人。

  然而庆尘却突然对黄子贤轻声说道:“倒下吧,我不杀你。”

  刹那间,已经重伤濒临崩溃的黄子贤终于支撑不住,他倒在地上喘息着,最终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知道原来八角笼多么残酷。

  如果你是输家,那就真的有可能会死。

  所有人都等着庆尘杀了黄子贤,但他没有动手。

  庆尘看向场外裁判平静说道:“结束了,宣布吧,我不杀他。”

  裁判犹豫了一下,直到他耳麦里传来命令,才像主持人点点头:“宣布。”

  主持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庆小土,获胜!”

  庆尘今晚的定级赛便算是通关了,之后与陆地巡航级的赛事,将由他自己选择是否参加。

  看台上的惯例开始了,那些没有押注庆尘通关的赌徒们,一个个把手里的票券,愤怒的掷向黄子贤。

  天空中飘舞的票券就像是盛大典礼中,礼炮迸发出的纸花。

  接下来,该轮到押中的赌徒们高举票券欢呼了。

  但是大家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没有可以高举的票券……

  一般情况下,看台上的赢家与输家会形成鲜明对比,有人欢喜有人愁。

  然而这场比赛后的看台就很奇怪,大家全都很愁。

  压根没有赢家……

  直到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那位一点都不积德的中年人,竟是把那些押注通关的票券给几乎收完了!

  而另一边李叔同已经将所有票券兑换完毕,让拳馆把钱转到了庆尘名下李氏科技发展银行的账户里。

  赢得的数额比想象中要多一些,因为还有不少人是在赔率一比十七时买的,最终到账数额为1326万!

  李叔同今晚通过骑士传统的一波操作,直接让庆尘跻身富豪行列。

  当然这跟真正的富豪没法比,但在学生时代里能拥有一千多万,庆尘在学校里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

  可能很多人都曾想过,如果自己在学生时代就成为富翁,那得是种怎样的体验?

  包间里,李依诺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江小棠踩着高跟鞋进来笑意盈盈的说道:“听说依诺小姐找我?”

  “嗯,”李依诺说道:“今晚因为我一句话,多赚了不少钱吧?我看你刚出包间,通关的赔率就降了4个点。”

  江小棠笑道:“那当然是托依诺小姐的福了。”

  “既然我帮你赚了钱,那我也提个要求,”李依诺转头看向江小棠,对方的红唇在昏暗光线里显得格外诱人。

  江小棠说道:“别说一个要求,依诺小姐就算是提十个要求我也得答应。”

  李依诺指着八角笼里正喘息的庆尘说道:“往后,他想打拳赛就让他打,他如果不想打,你也别使什么手段。”

  有人说,不管你什么时候看见海棠拳馆的那位美女老板,对方都是笑意盈盈的,但对方这时却收敛了笑意:“依诺小姐,海棠拳馆也是开门做生意的,有好拳手自然会让生意更好。”

  “怎么,你不同意?”美少女壮士坐直了身子。

  江小棠平静说道:“那倒不是,我想说最终还是得看庆小土自己的意思对不对,我也不会逼迫他什么,但我相信海棠拳馆一定能有吸引他过来的东西。”

  李依诺笑着站起身来,她走过江小棠身边时意味深长的说道:“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说完,她便带着南庚辰、李彤雲离开。

  路上李彤雲还担心问道:“依诺姐姐,那位小土拳手好像受伤了,他会不会有事啊?”

  “不会,”李依诺揉揉小彤雲的脑袋:“那些伤看着吓人,但也都是皮外伤而已。”

  江小棠站在空无一人的包间里,默默的透过玻璃窗看向八角笼里,她笑了笑,然后摇曳着腰肢走出去,拐了两三个弯后走进另一包间。

  这里,之前弃赛的中量级拳手周墨被人死死按着跪在地上。

  江小棠一句话也没说,从黑西装下属的手里接过两柄匕首,稳稳的刺进了周墨的腹部。

  女人看着对方痛苦的表情,平静说道:“别怪我,江湖规矩就是这样。你可以不接海棠拳馆的比赛,但你既然接了就不能临时反悔,如果没点惩罚,这让外人怎么看我?”

  周墨虽然疼痛难忍,但并未抱怨:“我知道规矩。”

  “所以命根子还是太重要了,”江小棠轻笑起来:“相比碎了命根子,你还是更愿意挨这一刀。”

  说着,女人对下属说道:“行了放开他吧,让他自己走路去隔壁的医院急诊,记住,进医院之前匕首不能拔出来。”

  海棠拳馆就有医务人员,这里甚至可以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

  但周墨必须去外面的医院治伤,因为这样外人才能看见他接受惩罚。

  这就是江湖规矩。

  此时,八角笼外主持人神情激昂的说道:“拳王阿凡的通关之路,今晚又在海棠拳馆重现,我相信所有跟我一起见证这一刻的观众,未来一定不会忘记今天我们共同经历的一切……”

  庆尘面无表情的朝外面走去,他现在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要散架了似的。

  除了双臂已经开始肿胀以外,庆尘两侧肋部也都是一片青紫,还有大腿外侧也被黄子贤的扫腿给踢的红肿起来。

  庆尘半边脸颊都是血迹,肿的很高。

  不要命的打法固然凶猛,但打完之后也是真疼!

  他一瘸一拐的走向更衣室,台下的工作人员立马凑了上来:“小土同学,海棠拳馆已经为您准备了专属的更衣室,而且医务人员已经等在那里了,您父亲也在。”

  “好,带我过去,”庆尘说道。

  这场定级赛打完,一切都不一样了。

  按照工作人员介绍,往后他再想来拳馆都不用自己麻烦,只需要一个电话就会有拳馆的保姆车前去接送。

  更衣室里放着水果果盘,里间还有专门的豪华洗浴室。

  这是真正摇钱树才有的待遇。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6174797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