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194、暗影交错(修)

194、暗影交错(修)


  “请进,”庆尘平静说道。

  却见江小棠漫步而入,轻轻松松坐在距离庆尘不远的沙发上:“我倒是没想到,你们两个人昨天才打生打死,今天就做了朋友。”

  “还算不上朋友,”庆尘认真说道。

  这话把黄子贤说的一愣,但他很快又觉得,对方这种丝毫不虚假的说话方式,倒让人有些轻松了。

  平日里多得是跟你称兄道弟的人,没出事之前仿佛异父异母亲兄弟,出了事之后一个个不见人影。

  不知道为什么,黄子贤觉得自己反而更喜欢跟庆尘这种人相处。

  这时,江小棠笑了笑:“你倒是直接,那我也直接一点好了,你跟我签经纪约吧,我来当你的经纪人。”

  庆尘有些错愕。

  而江小棠看着他错愕的眼神:“你不会连我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吧?”

  黄子贤在一旁解释道:“江老板虽然是海棠拳馆的老板,但也是第四区最有名的经纪人,她只带陆地巡航级里最厉害的拳手。”

  言下之意是,陆地巡航级以下的拳手,还没谁有资格跟她签经纪约。

  庆尘问道:“我有什么好处?”

  “我能帮你安排最好的对手,”江小棠翘着二郎腿说道:“而且我保证帮你规划一条最快的成名之路,就像昨天我帮你安排黄子贤一样,让你成名路上毫无水份,成为我海棠拳馆最好的摇钱树。”

  这女人,哪怕是翘着二郎腿都格外优雅与婀娜。

  “为什么是我?”庆尘问道。

  “长相好看,身材完美,打法血性,”江小棠掰着手指数道:“你这种拳手最容易吸引女性观众了,尤其是那些挥金如土的阿姨们,她们会为你倾家荡产的。”

  庆尘平静的看着面前那位女人,原来对方打的这个主意。

  平日里看拳赛的大多是男性,然而也有例外,事实上有相当多一部分女性也看拳赛,但她们只看特定的某个拳手,而且极为疯狂。

  去年就有一位面相讨喜的年轻拳手受到女性追捧,可惜他实力不行,再加上其他拳手看不惯他上台前还化妆的做派,就硬生生把他打死在拳台上了。

  这事在去年还上过希望传媒的新闻,据说第四区这边某条街都铺满了女性祭奠他的鲜花……

  再有两个月就到这位拳手死后一周年了,据说已经有女性开始组织他的纪念仪式。

  庆尘对江小棠摇摇头说道:“我对你说的这些都不感兴趣。”

  拳台只是他学习技巧、补齐短板的地方,他没打算在这里成名,也没打算以这个为生。

  或许,待到庆尘能够不取巧战胜陆地巡航级拳手的时候,他就会果断离开。

  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江小棠似乎对庆尘的回答并不意外,她再次说到:“如果你跟我签了经纪约,没人敢在拳台上杀你。”

  “没了生死危机,拳台反而没意思了,”庆尘再次摇头:“谢谢江老板的好意,但我志不在此。”

  黄子贤在旁边有些暗自为他担心,因为他很清楚虎量级里有海棠拳馆的金牌打手,那种人会专门为江小棠在拳台上清理不听话的拳手!

  江小棠似笑非笑的看向黄子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不会这么做的,这么好看的弟弟,我怎么舍得让他死呢。就算不跟我签经纪约,一样能为我海棠拳馆赚不少钱呢。行了,那就不打扰两位看比赛了。”

  说着,江小棠起身往门外走去,她忽然又回头对庆尘说道:“对了,这个包间留给你用了,想看比赛随时都可以过来。还有,虽然你没跟我签经纪约,但虎量级拳王的分红比例我照样给你。”

  庆尘认认真真说道:“谢谢。”

  VIP001号包间距离八角笼最近,看的也最清楚。

  而拳王级别的分成,也确实足够诱人。

  黄子贤这时都已经懵了,他几乎以为这位江老板已经成了庆尘的粉丝!

  拳馆老板成为某个拳手的粉丝并不稀奇,但这事如果放在毒蛇一样的江老板身上,总归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赶快养好伤吧,”江小棠轻笑道:“今天你可不怎么好看。”

  庆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肿成面包一样的脸颊……

  “还有,你可以不叫我江老板,如果叫我姐姐的话,我给你的分红比例提高到陆地巡航级如何?”江小棠轻笑着。

  庆尘愣了一下。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江小棠便已经出门了:“开玩笑的。”

  夜晚,庆尘坐着保姆车回到家里,李叔同依旧不见踪影。

  他默默的复盘着今天的收获,感觉单这一天就让他的经验增加了不少,若是在面对黄子贤,他恐怕能有更多的方式来抵御对方进攻,绝对不会像昨天一样狼狈。

  庆尘需要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扎实无比。

  “壹,你在吗?”庆尘问道。

  “我在,”壹回答道:“江小棠,27岁,未婚未育……”

  “等等,”庆尘赶忙喊住:“这都什么跟什么,人工智能怎么能八卦到这种程度?!我并不想问这个,也并不关心江小棠是什么情况!我知道江小棠今天很异常,我也很清楚她肯定是因为认识师父才给了我特殊待遇。”

  庆尘今天发觉不对劲时就开始检索记忆,然后他就发现昨天师父上车时慢了一步,自己上车后,李叔同一定跟江小棠说了什么,这才是江小棠给他特殊待遇的关键。

  不得不说,能复盘记忆是件好事,它总能帮你回忆起一些遗落的细节。

  庆尘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壹,你为什么如此八卦啊。”

  “你不觉得当一些事情发生时,悄悄观察着所有人的反应,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吗?”壹反问:“尤其是在网络上,一个平日里畏畏缩缩的人却忽然变的勇猛,你这种在拳台上都敢拼命的人,却变的异常谨慎。观察这一切,本身就很有意思。”

  “所以,你是在观察人类?”庆尘好奇道。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正默默的躲在这个世界里,它与人类共同生存着,但人类却无法注意到它的行动轨迹与思维。

  壹说道:“漫长的生命里,总要给自己找点乐趣。”

  “行吧,你开心就好,”庆尘躺在沙发里静静养伤。

  “你一开始想要问什么?”壹问道。

  “我师父去哪了?”庆尘问道。

  “回18号监狱了,”壹回答。

  “他回18号监狱做什么,不是说等周日与我一起回去吗?”庆尘纳闷。

  “因为他判断,在拳赛之后你的举动会引起庆氏某些人注意,毕竟同名同姓出现的几率不算大,所以肯定会派人去监狱查看,”壹回答道:“所以你师父易容改面,帮你去做不在场证据了。”

  所以,当庆氏财团去核验庆氏庆尘是否在18号监狱时,便会发现两个庆尘是同时存在的,这也就证明了拳手庆尘与庆氏庆尘并无瓜葛。

  庆尘没想到,师父这消失的一天,竟然也是在为自己的身份打补丁。

  对方为了让自己拥有一个新的身份,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然而对方越是这么做,庆尘心里却越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但他又说不出这感觉从何而来。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庆尘小心翼翼的靠近过去:“谁啊?”

  说话间,门锁竟咔哒一声自己开了,只见外面站着两名联邦探员,一人左手出示证件,右手持枪械指着庆尘:“举起双手,例行检查。”

  另一人缓缓收起开门的解码仪器,然后在庆尘举起双手后,上前揉捏庆尘的面部,看是否有带仿真人皮面具。

  确认没有之后,两位联邦探员丝毫没有侵犯他人隐私的觉悟,转身便悄无声息的离开。

  庆尘在后面生气喊道:“喂,你们这是干什么?”

  但两名联邦探员却并没有回应,很快便乘坐电梯离开了。

  庆尘关上房门:“你知道他们会来吧?”

  壹回答:“是的。”

  “那你咋不提醒我呢?”庆尘无奈。

  “那样你的表现就不自然了,”壹说道。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庆尘疑惑。

  “双向调查两个庆尘是否存在替换。”

  ……

  ……

  黑夜里,正有一支车队风驰电掣的从18号城市驶出,驶向郊外的18号监狱。

  当车队从错综复杂的钢铁森林里冲出时,视线豁然开朗。

  车上有人持着一只平板电脑,那是联邦刚刚加急审批的“提审令”。

  文件显示:准许联邦治安管理委员会提审庆尘,令其协助调查编号1092112案件。

  1092112案件:18号城市第四区发生一起入室凶杀案,嫌疑犯在逃……

  其实这案件是虚无的,让庆尘协助调查也是莫须有的,这只是庆氏的某些人想要确认庆尘身份的一种手段。

  车队里所有“探员”,也都是庆氏的人。要么给庆氏卖命,要么本身就是庆氏成员。

  按理讲这件事情不应该如此复杂,庆氏只需要派个人来探视,然后在探视时确认一下就好了。

  但偏偏这个环节出了问题:监狱管理系统提前两天就向治安管理委员会发布疫情警告,说是监狱内出现一例冠状病毒携带者,目前所有监狱已处于3级戒备状态,正在进行防疫隔离。

  所有探视全部取消了!

  这就搞得庆氏必须走司法程序,才能顺利的见到庆尘。

  车中有人低声说道:“你们说,这所谓的3级戒备状态会不会是有人想要帮助庆尘隐瞒什么,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巧?”

  “也不算巧,”有人说道:“拳赛发生的前一天监狱就戒严了,就算是要帮那个庆尘隐瞒身份,那干脆不让他去比赛,不是比这个省事多了?而且监狱管理系统跟咱们不是一个体系,那里恐怕是全联邦最公正最不讲人情的地方了,谁能让那位壹帮助做这种小动作?”

  “我总觉得有些古怪,整件事情都透露着蹊跷,”另一人说道:“算了,一切都等见到庆尘就知道了。”

  待到他们来到20里外的近郊,车队上七八人在外等候,还有两人则在机械狱警的指引下,进行杀菌消毒措施。

  不仅如此,手持提审令的两名探员还要换上遮蔽全身的防护服,浑身上下只有脸部是一块半透明防护膜,其余地方全都裹的严严实实。

  两名探员相视一眼,都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们在机械狱警的指引进入审讯室,没过一会儿,身穿同样防护服的庆尘在机械狱警押解下,坐到了他们对面。

  ‘庆尘’平静说道:“我不知道什么1092112案件,也没有什么可协助的,如果是庆氏内有人想要通过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让我退出影子之争,那他们恐怕想多了。”

  其中一名探员说道:“不用紧张,这其实就是个进来监狱的手段,没有谁真的要栽赃陷害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治安管理委员会的2级警司,庆勋。严格来讲,应该算是你的堂哥,虽然咱俩以前也没见过面。”

  对面的‘庆尘’松了口气:“你们找我有事吗?”

  “我们想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出过监狱?”庆勋问道。

  “没有,我要能出去早就出去了,”‘庆尘’说道:“庆言呢,很久没见过他了,为什么不是他来?”

  两名探员相视一眼,庆勋说道:“庆言死了。”

  说完,两人便紧紧盯着‘庆尘’,但彼此之间隔着防护服,少年的表情也看不真切。

  ‘庆尘’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淡淡的问道:“他怎么死的?”

  “使用多巴胺芯片过度导致厌世,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杀了,”庆勋说道:“这个是铁案,跟其他人没什么关系。”

  ‘庆尘’平静道:“死的好。”

  庆勋皱眉:“你一点也不吃惊,甚至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我应该显露出一些高兴的神色是吗,”‘庆尘’笑道:“也是,我跟他关系那么差,他死了我是应该高兴一下。”

  就在此时,庆勋与另一名探员忽然同时上前一步,两人联手撕掉了‘庆尘’身上的防护服,显露出衣服里面庆尘的本来面目。

  他们怀疑,这防护服就是用来隐蔽真实身份用的,防护服下的人,可能根本就不是庆尘!

  审讯室内警铃大作,而庆勋则死死按住‘庆尘’,一边调出平板来核对容貌,一边上手在对方脸部快速、用力揉搓着,似乎要看看他是不是带着人皮面具。

  如今联邦有很多生产仿真面具的组织,很多都能以假乱真。

  十多秒后庆勋松了口气:“声线符合,面部符合,确认身份。”

  这防护服下,赫然就是壹在系统里篡改过的‘庆尘’。

  这时门外的机械狱警闯了进来,一个中性声音说道:“你二人涉嫌违反监狱管理条例第27条,先临时拘捕你们二人,移交至治安管理委员会进行审理。”

  庆勋与另一名探员相视一笑,他们早就知道壹会将他们移交出去,所以并不担心。

  在他们看来,监狱管理系统虽然公正,但依旧还是如此的死板。

  待到他们被移交至治安管理委员会,当场就会无罪释放,然后他们就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

  这两人被机械狱警带走后,‘庆尘’的面部恢复成了李叔同自己的模样,他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我真是差点就忍不住要杀掉这两人了。”

  后方,林小笑推门而入:“老板,咱们有必要这样吗,还专门弄个防护服引起他们怀疑?”

  李叔同笑了笑说道:“你懂什么,这人世间的所有人,都只相信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真相,如果不辛苦一点,他们还会继续存疑。”

  直到这一刻,庆尘的新身份才算是踏实了。

  为了让庆尘踏踏实实的成为真正的影子,李叔同今天选择成为庆尘的影子。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6172619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