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295、最低调的援军(修)

295、最低调的援军(修)


  从庆尘在蹦极台上进行狙击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人在偷偷的打量着战场。

  那是狙击手最光辉的时刻,也是庆尘视野最开阔的时刻。

  所以,才有了后面演戏的那一幕。

  大战结束,庆尘背着傀儡走了很远,绕了很多路,才终于确定对方没有再跟着。

  他藏在阴影里拿出手机,发了一个定位出去。

  20多分钟后,一辆轿车停在路旁,江雪慌慌张张的打开车门走下来:“小尘,你没事吧?”

  江雪坐在车里时只穿一件紧身的高领毛衣,她连羽绒服都没顾着披上,便下车来搀扶庆尘。

  此时雪花飞舞落在她的披肩长发上,格外眩目。。

  “江雪阿姨,我没事的,麻烦你跑这一趟了,”庆尘笑了笑。

  “不麻烦,不过还好我出发的早,不然下大雪就直接封路了,”江雪说道:“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我说不定可以过来帮帮忙。”

  庆尘微笑着,虽然白昼组织已经成立,但时至今日他最信得过的人,依然还是小彤雲、江雪、南庚辰三人。

  下午他通知刘德柱的时候,便一起通知了江雪。

  但江雪没有乘坐高铁,而是驾车走高速过来,总共用了五个小时的时间。

  也就是半个小时前,她才刚刚赶到。

  车是上个月赚了第一笔钱买的,是庆尘交代她买的,毕竟万一真有什么急事,他们也可以乘坐车辆离开洛城。

  这样可以避免过安检与刷身份证。

  但这辆车江雪一直没开过,就停在小区的停车位上,甚至没有人知道那是江雪新买的车。

  “江雪阿姨,酒店开好了吗?”庆尘问道。

  “开好了,咸城最好的酒店,”江雪说道。

  “还有换洗衣服帮我带了吗?”庆尘又问。

  “带了带了,”江雪这时候才发现,庆尘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而这少年也在轻微的颤抖着。

  太冷了。

  庆尘在这已经‘零下’的温度里,从70米高空一跃如水。

  在冰冷的河水里杀了十名杀手,又在外面经历了一场与C级高手的大战。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根本无暇关注自己的身体。

  而现在,他迫切的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换一身干燥的衣服。

  这也是他需要江雪过来接应的原因。

  而且,此时在外人眼中庆尘应该腹部受伤了,这时候一定需要有人照顾,并取出腹中的子弹。

  虽然‘基因战士’庆尘的身体素质肯定比普通人强不少,但很多事情是他自己无法独立完成的。

  所以,庆尘就需要江雪来到咸城。

  陪着演戏,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为什么能活下来,为什么会失去行踪,又去了哪里,谁在帮助他。

  这时候,没人会关注一直都很低调的江雪,所以,以对方的身份开房也大概率不会引人注意。

  江雪说道:“可是,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回洛城?”

  庆尘摇摇头:“我在路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似乎被人控制了,这个人很重要,所以在咸城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劳烦一下江雪阿姨,在咸城多待两天。”

  “嗯,听你的,”江雪扶着庆尘坐上车子。

  到了酒店,她直接带庆尘来到开好的行政套房里,然后将浴缸里灌满温热的清水。

  庆尘环顾四周,忽然发现他叮嘱江雪办的事情,对方从来都没有保留。

  平日里江雪是勤俭持家的,能省则省,哪怕成为时间行者有钱后也是这样。

  结果庆尘让买车,她就买车,庆尘让她去酒店开房,她就开了最好的房间。

  庆尘吃力的将外套与上衣脱掉,而后直接坐进了浴缸之中。

  江雪看着他红肿了半边的胳膊与肩膀,胳膊上分明还有个拳印,已经青紫到发黑了。

  她怔然道:“小尘,你晚上都经历了什么?”

  “没什么,”庆尘笑了笑:“白昼组织一直被有心人盯着,有人想把我给找出来杀死,我就给对方一些问候。”

  江雪当然知道,这所谓的问候并不简单。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才是那个从穿越初始便陪着庆尘一路走来的人,她知道老君山上发生过什么,也知道庆尘吃过多少的苦。

  现在,既然庆尘活着回来,那被他问候过的人,应该更难受吧?

  江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浴室,她隔着门说道:“我这次还带了里世界的跌打损伤药,等你洗完澡了我给你涂抹上。”

  “没事,我自己能涂,”庆尘想了想说道:“谢谢江雪阿姨。”

  江雪又问道:“我让酒店送餐上来,你想吃什么?”

  “一碗牛肉面吧,”庆尘轻声说道。

  “好,”江雪说道:“我把浴室门带上了,你把所有衣服都脱掉吧,好好暖一下身子。”

  “嗯,”庆尘回应道。

  房间里突然沉默下来。

  庆尘坐在浴缸里感受着温热的水,将温度一点一点传导到他身体之中,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感觉今晚的事情,好像真的已经过去了。

  少年在浴缸里思索着今晚的收获,首先是完成第二项生死关所带来的惊喜:

  第一点是他级别已经晋升为D级巅峰,此时他就算直接去挑战所有陆地巡航级拳手,也能稳赢不输。

  第二点是骑士真气再次壮大,一口气使用的秋叶刀达到了十枚左右,而不再是之前寒酸的三四枚。

  锋利度,也不是之前能比拟的。

  第三点是骑士真气支撑的水下呼吸,这点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是基因锁带来的变化。

  其次,提线木偶又得到了献祭,第二支分岔已经达到了9米,这是庆尘献祭杀手与张三所致。

  在献祭张三的时候,庆尘曾犹豫过,但他想到自己狙击枪是禁忌物的事情已经明牌,那么这些献祭的尸体,应该会被认为是‘以德服人’的收容条件。

  反正外界也不知道‘以德服人’其实是没有收容条件的。

  所以庆尘离开蹦极塔的时候不止是献祭了张三,还献祭了蹦极塔里的所有尸体,颇有种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思。

  最后的收获是,白昼组织重创了幻羽,庆尘相信这个藏在阴影里搞小动作的人,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元气。

  接下来,就是他想办法把对方给揪出来了。

  屋里沉默的气氛中。

  江雪坐在外面突然问道:“对了,白昼组织的老板其实是你吧?”

  庆尘好奇问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江雪隔着浴室的门说:“别人成立的组织怎么会莫名其妙把我拉进去,除了你和小彤雲,也不会有人那么放心的把钱放在我这里,而且……你也不是甘心给别人做手下的人啊。”

  不得不说,江雪是非常聪慧的,直接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整个白昼组织的700万运营资金都放在江雪那里,她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在做决定?

  庆尘问道:“那江雪阿姨你怎么没早点问我呢,可以私聊拆穿我啊。”

  “看你一会儿扮演老板,一会儿扮演冰眼,还挺有意思的……”

  庆尘忽然想到江雪躲在屏幕后面,窃笑着看自己角色扮演,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这就是社死吗……

  原来南庚辰当初的感觉,就是这样啊……

  庆尘心里思忖着。

  “你也不用担心啦,我不会说出去的,”江雪笑着说道:“而我会帮你把钱管好的,你说需要花在哪里,我就花在哪里。”

  庆尘见江雪没有纠缠此事,慢慢松了口气。

  他某一刻在想,当自己遇到真正的危险时,有一个人愿意从遥远的地方赶过来无条件帮你,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

  “对了,”江雪问道:“群里的小富婆是谁呀,我总觉得对她很熟悉,她也好像见过我,但是她始终没有承认。”

  说实话,庆尘这时候很想拉着小彤雲一起社死,但最终还是说道:“那个……她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同学,你们应该是没见过的。”

  “这样吗?”江雪有些疑惑。

  门铃响了,外面传来服务员的声音:“您好,送餐服务。”

  “先别开门,”庆尘平静的低声说道。

  江雪听见浴室中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没过多久,庆尘便已经换好衣服出来。

  只见他谨慎的站在门缝处,然后轻轻的打开一条缝隙。

  那位服务员笑道:“先生,是您点的夜宵吗。”

  “嗯,送进来吧,”庆尘说着拉开了房门,浑身肌肉都时刻紧绷着,准备迎接一切可能到来的危险。

  然而,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虚惊一场,服务员送完餐便出去了。

  看样子江雪过去的低调是有用的,起码这时候没人注意到她已经抵达咸城。

  这时,庆尘的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赫然是小彤雲发来消息:“庆尘哥哥,我妈妈已经接到你了吗?你有没有事情呀。”

  “接到了,”庆尘回复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小彤雲发完这四个字后犹豫了一下:“你们今晚都待在一起吗?”

  庆尘一时间不知道小彤雲为何会这么问,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彤雲又说道:“庆尘哥哥放心,如果你受伤了,我妈妈会保护你的,她现在手臂的机械肢体很厉害的。”

  “谢谢,早点休息吧,”庆尘回复道。

  江雪一边吃饭一边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庆尘想了想:“好好睡一觉,我们再在这里停留一天,先是参加数学竞赛,然后解决一件事情。”

  “还要参加数学竞赛?”江雪愣了一下。

  “我需要一个机会告诉所有人,我受伤了,但还活着,”庆尘认真解释道:“所以,明天需要麻烦江雪阿姨找一个轮椅推我过去。”

  “为什么还要去参加数学竞赛,万一有人看你伤重想偷袭怎么办,”江雪问道。

  庆尘笑着看了她一眼:“我等的就是这个。”

  江雪想到对方刚刚才从冰冷的湖里钻出来,左臂又受了重伤,都这样了还要保持着周密的思虑,她感觉到一阵心疼。

  “我也不劝你,”江雪低声说道:“阿姨会协助你的。”

  “谢谢,”庆尘展颜笑道。

  “对了,等会你睡床上,我就睡在外面的沙发上,有什么事情你叫我就好,”江雪说道。

  “嗯,”庆尘没有推辞,行政套房里只有一张大床,里面是卧室,外面多了一个会客厅,所以必须有一个人睡沙发。

  总不能两个人都睡床上。

  而且,庆尘知道自己现在拗不过江雪,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他给自己左臂涂抹了一些药膏,然后躺在床上用右手拿起手机。

  这时候,何小小的群聊不知何时已经沸腾了。

  一个名叫“zard1991”的ID在群里描述着:“今天的事情要从白昼组织与幻羽的恩怨说起,中午,白昼组织里的核心成员庆尘来到咸城参加数学竞赛,而幻羽从别出得到这个情报后,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机立断决定对他下手,以围点打援的方式,对整个白昼组织进行围剿!”

  庆尘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货绝对是幻羽那边的,起码保持着某种联系,不然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但是,此人好像又不完全是幻羽那边的,因为这‘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描述,感觉幻羽看了之后,会气的冒烟吧。

  庆尘回忆了一下,上一次何小小说每人分享一条情报的时候,这位‘zard1991’分享的消息很鸡肋:16号城市治安管理委员会有1302人。

  这个情报你说它不合格,它确实是个情报。

  说它合格,你也不知道这情报到底有什么用。

  如果通过它来判断zard是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吧,这也可能是对方用来误导大家的。

  此时,群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明真相的人问道:“庆尘是谁?”

  Zard:“就是老君山上那位击毙所有歹徒的杀手啊,太酷炫了!我给你们说,这位庆尘同学非常厉害,在蹦极塔上一人一刀挡住了所有冲向他老板的歹徒,这才叫时间行者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辈时间行者的楷模啊!”

  Zard:“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这位庆尘同学一个人面对数十人,竟然还活下来了。不仅如此,他还蛰伏在蹦极塔上,伺机重伤了幻羽这边的高手张三!对了,就是之前这个群里被踢出去的!”

  庆尘看到这里时,已经感觉非常纳闷了,这Zard到底特么是哪一边的?

  闯王:“你他娘的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Zard:“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你管着吗?”

  闯王:“……”

  却见青宝又问:“那白昼组织是什么?”

  “白昼组织的大本营应该在洛城吧,”Zard说道:“核心成员……呀,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反正挺厉害的。说完庆尘,这边再说那位白昼老板。”

  Zard:“各位是不知道,要说庆尘是白昼的一员虎将,那么白昼这位神秘的老板就是天神下凡了。只见他在夜幕里携带着一杆黑色的反器材狙击步枪,竟是六秒连开十二枪,打掉了天上的十二架边界无人机。”

  闯王:“等等,谁他娘的能把边界无人机那么大的东西带回来?”

  Zard:“呀,说秃噜嘴了。我们继续说白昼组织啊,你们知道不,当白昼老板杀完所有杀手,他在通讯频道里对幻羽说:白昼向各位问候。卧槽,太帅了,我现在好想加入白昼,请问群里有没有白昼的大佬,让我加入你们的组织吧!”

  闯王:“等等,今晚两边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

  Zard:“白昼这边两人,幻羽这边九十多人,幻羽这边团灭。”

  幻羽:“你有完没完了?”

  Zard:“正主出来了,撤退!”

  庆尘原本情绪很紧张的,结果这一幕愣是把他给看乐了。

  此时他已经确定,这Zard恐怕就是今晚在未央湖公园里,暗中观察自己的人。

  可问题来了,对方难道不是幻羽的人吗,为何如此跳脱,好像幻羽本人都不好辖制他似的。

  这就有点奇怪。

  然而,群里所有人已经被Zard透露出来的消息给震惊到了。

  2人VS90人,结果人多的那边团灭了?

  这特么是什么概念?

  实在拍电影吗,这两人是有主角光环还是怎么的,就硬死不了?

  说实话,大家甚至在脑海里都无法想象今晚这战斗是怎么回事,已经超出大家的想象力了!

  幻羽说道:“给各位透露给信息,白昼老板手里的那杆反器材狙击步枪是禁忌物,想要禁忌物的可以去找他了。”

  群里再次寂静下来,压根没人接这个茬。

  刚刚Zard才说过白昼组织多厉害,结果你就怂恿大家去夺禁忌物,傻子都知道你想干什么啊。

  这个时候,只有青宝还在问:“我想知道庆尘和白昼老板现在是什么状况,受伤了?伤的重不重?他们在哪?”

  Zard:“最后补一句:我也不知道啊,跟着跟着就跟丢了,这位白昼老板特别警惕,稍微靠近点就感觉自己可能要死,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庆尘应该死不了吧,腹部中了一枪,但不是致命位置,以超凡者的身体素质来看,只要当场没死的话,后续都大概率死不了。不说了,再次撤退!”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6070884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