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301、秋叶别院的新主人(修)

301、秋叶别院的新主人(修)


  “鹿岛财团控制的时间行者,应该厉害不到哪里去,但这是相比我而言的,”李东泽问壹:“小老板现在才只完成一项生死关,想从他们手里劫下表世界的我,也不容易吧。”

  “已经完成第二项了,”壹说道。

  李东泽的地位,以及他与李叔同的关系,让壹可以不用保密。

  “这么快?”李东泽有些诧异:“他才刚攀上青山绝壁不久啊。”

  “你忘了吗,时间行者拥有双倍的时间,”壹说道。

  “那也太快了,这一次他完成的哪一项?”李东泽这次真有点好奇了。

  “终极信任,”壹回答。。

  “那玩意看起来简单,但实际很危险啊,当初老板挑战这一项的时候,就差点沉水里没起来吧?小老板怎么样?”李东泽问。

  “没事,完成终极信任那天晚上,他还一口气弄死了九十多个杀手,”壹回答。

  “就他一个人?”

  “对,就他一个人。”

  李东泽愣住了。

  他拿起吧台上的那杯琥珀色威士忌一饮而尽。

  刚刚壹对他说,小老板对敌人还是挺凶狠的,李东泽那时候心想,小老板现在那么弱,能凶狠到哪里去。

  而且,他知道庆尘在八角笼里打了那么多场,也只打死过一个人。

  但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个凶狠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等!”李东泽突然抓住一个重点:“小老板可以在表世界完成生死关?!表世界有没有禁断之海?!”

  “先不讨论这个事情,”壹说道。

  “好,”李东泽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他太了解骑士了,所以很清楚骑士需要什么!

  壹说道:“不过,他去救表世界的你时,是身上带着伤的,按他往日里那性格,肯定不会插手。”

  壹开始帮庆尘卖人情了。

  “小老板有没有说这个人情该怎么还?”李东泽在手机上打字。

  “他没说,”壹回答。

  李东泽想了想又打字:“小老板有没有什么缺的东西,或者我亲自走一趟禁忌之地,给他找点什么?”

  “没有。”

  “那要不我把自己的禁忌物给他?”李东泽打字说道:“虽然只能看天气预报。”

  “不用,”壹回答道:“他说,你都喊他小老板了,他帮你是应该的。”

  李东泽挑了挑眉毛,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跟随着李叔同很多年的元老来说,知道庆尘是以后的继承者,是一回事。

  打心底里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当李东泽发现庆尘不知不觉中救过自己一次,便下意识的想要还上这个人情。

  说到底,还是没有把庆尘真的当做老板。

  而庆尘需要自己来完成这个过程,李叔同是帮不了他的。

  李东泽想了想:“那就先不说欠人情的事情了。”

  壹:“不过,他知道你从苏行止那里拿走了一批基因药剂,所以找你要一支FDE-005基因药剂。这是为了帮你消除后患用的,所以得你自己出。”

  “消除后患?怎么消除,”李东泽不解。

  “基因战士是无法被顶替的,你知道吧,”壹说道。

  “当然,”李东泽点点头。

  “所以,基因战士也是无法穿越别人的,”壹说道。

  李东泽顿时明白庆尘要干什么了,对方是要把表世界的李东泽给变成基因战士,这样一来两个李东泽的基因再也无法匹配。

  别人也就无法再利用那个表世界的李东泽做文章了。

  改名字和整容,这两样有人试过,是无法阻止顶替事件发生的。

  很多联邦民众在得知顶替的机制后,都想去联邦户籍署修改名字,改成长一点的,不容易和表世界重复的。

  有人还专门发了分析贴,说五个字以内的名字,都有可能重复,毕竟神代那边存在五字姓名。

  所以,要改的话,就改成六字的最保险。

  一时间,各地的联邦户籍署门口都排起了长队,结果还没等大家改名字,就又爆出新闻,一位居姓男子,把名字改成‘居然是个天才’后,依然被顶替了。

  上周联邦还有新闻说某富豪给自己整了容,结果整容第二天便被顶替。

  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唯一能阻止顶替的,只有改变基因这项最根本的东西。

  很多人开始怀疑,其实基因相同才是唯一的顶替条件,其他的都只是表象。

  当然,对于李东泽来说,小老板要是能帮忙直接杀掉更好,毕竟还能省下一支基因药剂。

  里世界和表世界的思维,在这里才能体现出最根本的不同来。

  饶是李东泽这种跟随李叔同多年的人,对生命的敬畏也一样很少。

  因为他们见过太多事情,也是在这种环境下生长起来的。

  “小老板的思路倒是开阔,”李东泽想了想:“行,我这边会在他下次回归之前准备妥当,谁来取都可以。”

  “交给胡小牛即可,”壹说道。

  李东泽想起前几天刚刚来找自己报道的胡小牛、张天真:“小老板看人倒还可以,我试了一下他们俩,一正一奇有点互补的意思,像是老板身边的叶晚和林小笑。可惜了,小老板身边还没有我这样的人才,光有林小笑和叶晚是不够的,苏行止就更不用说了。”

  壹沉默半晌:“苏行止烦你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听说小老板之前去了苏行止那里?”李东泽问道:“就因为这点破事,他竟然动用加密频道,跟我嘚瑟了两天。”

  “然后呢,”壹纳闷:“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你帮我问问小老板,什么时候来恒社坐坐?”李东泽说道。

  壹:“……人类的攀比心,这么重吗。”

  李东泽没有回答,他掏出自己那块复古的怀表看了一眼:“雪要停了。”

  壹:“你每次转移话题的手法,能不能有点进步。”

  ……

  ……

  回归倒计时160:00:00.

  李长青一大早便不知去了哪里,只给庆尘留了一条信息,说是出去处理事务。

  偌大的飞云别院,就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庆尘已经打完基因药剂,那些仆役也没回来工作。

  李长青昨天晚上帮他跟山长李立恒告假,休息一个星期。

  庆尘想了想,索性无事,稍微洗漱了一下,拎着一张小马扎便往龙湖方向走去。

  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尽量避免被很多人看见,也不用一直待在飞云别院中。

  到了龙湖的时候,老叟竟然已经早早坐在断桥上。

  “您今天怎么到的这么早啊,”庆尘好奇道:“您是知道我告假了,猜到我会一大早过来?”

  “说的跟我专门在这里等你似的,”老叟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喜欢钓鱼。”

  “钓鱼到底有什么意思?”庆尘不解:“想吃鱼直接捞上来不就好了。”

  老叟看着宽阔的湖面,想了想说道:“我以前喜欢钓鱼,是因为我老婆总喜欢唠叨,那时候我就躲到这龙湖,这样可以一个人静静的想点事情。你还小所以不懂,男人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

  “啊?”庆尘愣了一下。

  却听老叟继续说道:“早些年的时候,我的一个小儿子老惦记这龙湖里的鱼,但每次来偷鱼的时候,都会被我抓个现行。外界都说我视龙鱼为宝贝,但其实不是。龙鱼总共就18条,被他吃完就没了,外面的鱼太凶,我又不想养。所以我主要是担心这湖里龙鱼都被糟蹋光了,我就没有钓鱼的借口了。”

  庆尘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财团的大人物思维为何如此古怪。

  “那您怎么舍得给我吃呢?”庆尘也感觉很好奇,李氏好像人人都知道龙鱼很宝贝,但对方却舍得让自己连吃三条,今天是第四条。

  老叟慢慢悠悠的说道:“老伴儿几年前就走了,也没人唠叨我了,所以不需要再找借口躲她了。来这龙湖原本是为了躲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走了以后我每次来龙湖,想的反而都是她,奇了怪了。我大儿子这几年总是劝我学其他几个老东西续命,我每次都说算了吧,她还在下面等我呢,别让她等太久了。”

  庆尘愣了半晌,老叟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煽情的意思都没,就是很稀松平常的样子,像是在说今晚要吃什么似的。

  仿佛死亡跟吃饭也是一样的,到饭点了就该去吃饭,没什么稀奇。

  “您不害怕死亡吗?”庆尘疑惑:“我觉得自己挺勇敢,但是面对死亡依然会害怕。”

  庆尘是一个很诚实的人,所以他承认自己站在70米高的蹦极塔上,背对着未央湖时,是有过恐惧的。

  然而就像他自己给王甲乐说过的话一样,你的身体已经准备好,如何选择都看你自己。

  老叟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害怕死亡,这一辈子过去见的事情太多,反而更害怕其他的东西。”

  “您害怕什么?”庆尘问道。

  老叟看着湖面,想了想说道:“我怕看见诚实的人被迫说谎,我怕正直的人被迫弯腰,我怕理想主义者看见理想破碎,我怕听见谎话连篇者的最后一句真话,我怕明哲保身者突然仗义执言,我怕曾遭理想背叛者,最终为理想而死。我怕看见懦夫最后的勇气,还有叛徒的冲锋。”

  “我不明白,”庆尘摇摇头。

  “小子,”老叟笑了笑:“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或许就明白了,这些才是人世间最催人心肠的事情,与它们相比,死亡并不算什么大事。”

  “或许我有一天会明白,”庆尘说道。

  庆尘聪明,但人情世故这方面并不是聪明就能懂的,要真见过才行。

  很多年后的某一天傍晚,庆尘回想这个清晨,才明白老叟在这一天就把人生的悲欢离合,几乎都讲给他听了。

  “对了,”老叟说道:“你从飞云别院搬出来吧,李氏在距离飞云别院不远的地方给你这位讲武堂的教习先生,准备了一座单独的别院,叫做秋叶别院。虽然有点小,但是肯定够你住了。”

  “教习先生的待遇这么好吗?”庆尘问道。

  “当然,”老叟说道:“李氏还从没有亏待过教习先生的先例,长幼有序是这个家族的根基。”

  长幼有序……

  庆尘忽然回忆起对方刚刚说过的一句话:大儿子总是劝他续命。

  如今外界传闻,李氏大房那位第二代掌权者,此时已经派军队到半山庄园布防,随时准备完成权力交替。

  按理说,这位大房的掌权者应该是最希望老叟死掉的吧,但听老叟的意思,内情好像跟外界传闻的完全不同。

  这怕不是给谁准备的一份大礼吧。

  不过庆尘并不在意,他也无意参和到这些事情里,还是那句话,白昼尚且年幼,稳住别浪才是最重要的。

  “那座别院已经打扫好了,你今天就搬过去吧,”老叟说道。

  庆尘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对方这么急切干嘛,难道是特别希望自己搬离飞云别院的意思?

  等等,老叟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咳咳,我等会儿就搬过去,正好也没什么东西可带,”庆尘说道。

  “用不用给你安排仆役?”老叟问道。

  “不用,不方便,”庆尘直说了。

  “对了,我给你的修行之法,研究明白没有,”老叟若无其事的说道。

  “没有,那玩意太深奥了,我脑子都快榨干了也研究不出来啊,”庆尘说道:“但我听说吃鱼补脑,如果今天能吃条龙鱼,应该能研究明白。”

  老叟翻了个白眼,然后将鱼竿一扯。

  却见那原本平静的湖面,一尾硕大的龙鱼被钩了出来。

  待到庆尘将龙鱼提在手中,老叟挥挥手说道:“拿着龙鱼赶紧滚蛋,今日缘分已尽。”

  庆尘欣喜的收起马扎夹在腋下,转身便离开断桥。

  只是走了几十步后回头去看,那老叟独自坐在断桥上,也没再甩钩,只是这么静静的坐着。

  看起来有些孤独。

  ……

  ……

  庆尘没有食言,他确实是离开龙湖后便在仆役指引下,搬到了秋叶别院。

  这别院与其他住所相比,简直小的有些离谱,别人都是琼楼玉宇,他这则是一个小小的简朴四合院。

  四合院外面一排排柳树,只有一条小路通往这里,幽静极了。

  四合院里面,院子正当中有一张浑然一体的石桌子,旁边还摆放着一张躺椅。

  庆尘用手指从躺椅上抚摸过去,确实是打扫干净了的,一点浮灰都没有。

  只是,这张躺椅被磨的特别光滑,似乎是以前有人用过的。

  庆尘疑惑,这秋叶别院曾经的主人是谁呢?秋叶二字似是与秋叶刀有关,不会是师父当年的住所吧。

  可是,李叔同在李氏地位应该很高啊,怎么会住这么小的院子。

  庆尘在周围打量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能证明主人身份的东西,他索性躺在那张躺椅上,摇摇晃晃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从上午到中午,从中午又到傍晚。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格外喜欢此时此刻的安宁,不需要去面对人际关系,也不需要考虑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傍晚,秋叶别院外面传来脚步声。

  庆尘依旧闭着眼睛。

  咚咚咚,有人敲了敲院门:“先生,您在吗,我能不能进来。”

  “门没关,进来吧,”庆尘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是李恪。

  少年李恪进门后,客客气气的说道:“我听说您因为身体不适跟山长告假了,就去飞云别院探望。结果,您和长青姑姑都不在,还是一名暗桩告诉我,您搬到了秋叶别院。”

  “嗯,”庆尘在躺椅上摇摇晃晃的问道:“我没什么大事,看完就回去吧。”

  “先生还没吃晚饭吧,我去给您做饭,”李恪说着,便进了东边的厨房。

  却见这位只比庆尘小三岁的少年,认认真真的把蔬菜从冰箱里拿出来,然后开始择菜,淘米。

  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财团子弟。

  而且,李恪作为大房嫡系,在整个李氏都有这非常高的地位。

  可就是这么一位天之骄子,此时却来给庆尘做饭?

  庆尘发现,李恪对这里非常熟悉,他突然问道:“其实,这秋叶别院也是你打扫的吧,蔬菜肉类什么的,也都是你准备的。”

  李恪想了想说道:“抱歉先生,我刚刚撒谎了。其实我早上就知道您要搬来这里,不过这次太仓促了不是我一个人打扫的,还有我的仆役。不过您放心,以后我都亲手打扫,另外您的脏衣服就放西厢的衣篓里,我来给您洗。饭的话,我来给您做,您放心,我做饭的手艺还可以,起码不难吃。”

  庆尘突然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李恪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来做这些呢,”庆尘好奇问道。

  “爷爷说,想学真本事就找您,”李恪诚恳道:“不过您放心,他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我相信我的诚心可以打动您。这次没有说谎,爷爷说,我能不能学到全看缘分。”

  庆尘明白了,合着这位李恪还是那位老叟最喜欢的孙子,所以直接给这小子指了一条明路!

  难怪自己当讲武堂教习之后,李恪这小子便跟变了个人似的贴了上来。

  原来是有高人指点。

  看样子,老叟是希望李恪成为骑士?

  但李恪这小子看起来人很正直啊,怎么成为骑士。

  庆尘想了想看向李恪:“但如果你只是做这些杂务,凭什么认为我会把真本事教给你?能做杂务的人多了,仆役也能做。说说吧,你还能做什么?”

  李恪认真思索片刻:“我能帮您揍庆一,您放心,他看不出来什么的。”

  庆尘叹息,他没想到,这小子倒是一下就掌握了骑士的精髓……

  ……

  5200字章节,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晚上11点还有一个大章,今天不给老板们加更,给单身狗们加更。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60635390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