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

306、雪山里的火塘,和火塘旁边的少女(修)


  庆尘走过长长的甬道,在屋中拿了一支最顺手的枪械,灰烬-012,弹仓9发子弹,5.6毫米口径。

  便于携带。

  待到准备好之后他也没有贸然出门,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回归。

  他两只手中各握着一支新的基因药剂,一支是FDE-005,一支是FDE-004。

  原本庆尘以为,李长青给他的那支箱子里,只有剩下没打的002与001,却没想到这女人出手如此阔绰,说送一套,就连庆尘用不到的也一并送了。

  正好,FDE-005给表世界李东泽,FDE-004给刘德柱。

  至于李东泽给胡小牛带回来的那支,可以卖给张承泽了。。

  如今,白昼组织已经拥有了完整的修行之法,即便大家走不了骑士的路,也可以修行准提法。

  基因药剂对他们来说,已经意义不大。

  庆尘看了一眼时间,还有片刻。

  这时,他突然看到客厅桌子上的果盘,里面的苹果因为摆放太久的缘故,竟是风干成了苹果干。

  看着苹果,庆尘突然想起那位荒野上的少女来,也不知道对方在做着什么事情。

  ……

  ……

  西南雪山的冬季,好像并没有受到季节变换的影响。

  住在这里的荒野人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气温,冬季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么难熬。

  反倒是春夏季节,雪山上的冰雪融化会带来汛期,河流水位上涨,导致他们的生活居住面积减少。

  此时,一队人正开着越野车,正行驶在崎岖的小路上,驶进雪山。

  明明已经是深夜了,这里的天色依然没有完全黑暗下来,白皑皑的雪在夜里仿佛会发光。

  车辆颠簸时,车里的那群荒野人脖颈上,用麻绳连成一串的指节骨撞在一起,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总共32辆皮卡车,前面二十九辆的车斗里都满载着猎物与皮毛,其中还有一头硕大的野牛尸体。

  野牛的犄角上有着暗红色的纹路,眉心处还有一抹朱红色,仿佛一只闭合的天眼。

  那是某位火塘神子完成成年礼时捕获的猎物,从某个禁忌之地中猎取到的。

  在这二十九辆车后面,还有三辆车满载着柴油,以及零零碎碎的现代科技物品,那是他们去劫掠联邦生产基地后的战利品。

  在那一堆杂物上,正坐着一位小麦肤色的少女,正裹着厚厚的皮袄子,怔怔的望着远方壮阔的雪山。

  这时,月亮反射到地球天光被折射下来,照在那座孤零零的雪山上。

  雪山上面像是被人点亮了一盏灯,久久不息。

  而那雪山的尖尖藏在云里,让人十分好奇雪山之巅会是什么模样。

  车厢里,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年回头喊道:“以以你看到了吗,那是我们的圣山,据说神明便是从那里降生的。那一天苍穹之上有一只巨大的、被光芒环绕着的手,将婴儿放在雪山之巅,然后神明便在群山之中长大。”

  说话的这位就是刚刚完成成年礼的神子,某位长老的儿子。

  而坐在车斗里的女孩并没有回应,她只觉得这种传说有些离谱,一个婴儿被放在雪山上那不就冻死了?

  而且,那婴儿在雪山上面吃什么长大啊,吃雪吗。

  小以以并没有回应神子的话,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她望着雪山出神,心说这雪跟那位少年的皮肤一样好看啊。

  那雪山藏在云层里的尖尖,也跟那少年一样神秘。

  车里的神子见以以不理自己,便挠挠头问道:“要不你来车里坐吧,车里还有空位置呢。”

  小以以说道:“不用,谢谢。”

  说着,她从皮袄子的兜里掏出最后一颗苹果来。

  那苹果都有点风干了,小以以却始终舍不得吃,每当她想念家乡与某个人的时候,就会拿出来,闻一闻上面的苹果味。

  仿佛那味道就能带她回到某个夜晚的篝火旁,那个少年与中年人刚刚来到他们营地,问他们可不可以借宿在不远处。

  不过,秦以以一直与别人不同,她遇到那位令人惊艳的少年,并未黯然失色,而是想尽一切办法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能不能拥有,得试过再说。

  荒野上的儿女,向来敢爱敢恨。

  她也是因为这个想法,才来西南雪山寻找火塘的。

  车子慢慢行驶在路上,当他们驶过一条细细的山口后,雪山里的景象豁然一变,竟郁郁葱葱了起来。

  这是一条深邃且开阔的山谷平原,庞大的地壳在这里撕裂开来,因为太过开阔,于是形成了平原一般的深谷。

  在这深谷里,一条温吞吞的河流横穿而过,冒着热气。

  那分明是从地底涌出的地泉,那蒸腾的水汽扶摇直上,在山谷上方形成一片终年不散的云雾。

  小以以好奇的看着山谷,心说这也太辽阔了,不考虑气候的话,在这里种个几千亩的农田恐怕都不成问题。

  山谷温润,比外面的温度高了十度不止。

  令人惊奇的是,那温热的河水竟然还没有硫磺的气息,小以以看见有妇人从河边打水回去,看样子整个火塘的生活用水都来自这里。

  山谷平原里建着一排一排的木屋子,看起来还挺精致,屋里有人透过窗户看见车队回来,便欢天喜地的往外跑,有年轻人,有小孩。

  车队还没停,只是缓缓行驶着,他们围着车队又蹦又跳又笑,还好奇的打量着车斗里那个陌生的面孔,秦以以。

  火塘部落的老人、妇人,就站在原地乐呵呵笑着。

  那位曾带队去002号禁忌之地的长老,下车后便匆匆往山谷平原的深处走去,那是大长老的居所之处,他要把禁忌之地里,一些奇怪的事情告诉大长老才行。

  “嘉措阿哥,后面那位姑娘是谁啊?”一个小孩看着神子问道。

  神子嘉措一只胳膊靠在车窗上,笑道:“那是一位想来火塘的姑娘,只是在雪山里迷了路。”

  问话的小孩子看了一眼神子嘉措,然后又看了一眼车斗后面,仿佛对一切都很好奇的秦以以:“阿哥,她好漂亮啊。”

  嘉措将手伸出窗外揉了揉小孩子的脑袋笑道:“你才是个小牛犊子,懂什么漂亮不漂亮。”

  对于联邦人的审美来说,秦以以并不算特别漂亮,只因为她的肤色偏黑,鼻子两旁还有一点点细微的小雀斑。

  联邦人以白为美,盛大的节日里甚至会将脸上涂上厚厚的妆,让肤色纯白一片。

  但是,在火塘人眼里,秦以以漂亮极了,是少数的美人。

  神子嘉措想到这里,想要偷偷回头去看秦以以,却忍住了。

  小孩子看向秦以以,直白的问道:“姐姐,你有喜欢的人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不可以等我长大了娶你。”

  秦以以看着车旁那个头顶玛瑙配饰的小屁孩,想了想说道:“有了。”

  “好吧,那我再问问隔壁阿珍去,”小屁孩有些失望。

  秦以以哭笑不得,这个部落的感情都如此随便吗。

  这时,坐在车斗里的秦以以,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她默默望向某处远方的房屋门前,那没有木柴却依旧摇曳着火焰的火塘。

  火塘由黑色的石头堆砌,也不知道石头从哪里来的,竟能黑的如此纯净无暇。

  不知为何,秦以以只看了火塘一眼,便确定那令她心悸的力量就来自那里。

  随着车队继续往山谷平原深处行驶,那心悸的感觉便越发强烈。

  此时,带队长老已经掀开门帘进入大长老的屋中。

  一位老人闭眼坐在地毯上打坐冥想,冥想着的时候,便开始有些犯瞌睡了。

  “阿大,我回来了,”带队长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庆氏大房失信了,我带着那么多风隽花的花粉,都没能撑到他们要杀的人进入禁忌之地腹地。”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联系他们了吗?”

  “联系了,”带队长老莫名其妙的说道:“我们任务失败后又在联邦境内待了几天,结果看他们的新闻才发现,远来庆氏大房要我们杀的人已经死了。但是,所有人都说是我们杀的……庆氏大房也如约的把这一批军械交到了荒野人手里。”

  老人想了想:“这不挺好吗?”

  “好是好,”带队长老疑惑道:“但问题是,这事并不是我们干的啊,我总觉得有些蹊跷。”

  “没什么好蹊跷的,央措啊,人生就是难得糊涂……你不经意间收获的,可能都是神明想要赐予你的,”老人和着稀泥说道。

  “行吧,”带队长老央措牙疼道:“感谢神明。”

  此时此刻,庆尘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就当了一把火塘部落的神明,如果知道的话,估计还会觉得挺过瘾呢。

  然而就在这说话间,门外一阵热浪掀了起来,硬生生将大长老的门帘都给掀飞了。

  大长老眼中冒出精光,他透过敞开的门帘看向门外的火塘,却见一位陌生的女孩正慢慢走近。

  随着那女孩越近,火塘里的火焰便越发旺盛。

  带队长老央措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原本老态龙钟的大长老,已经如雷霆般闪身来到了火塘旁边。

  大长老认真的观察着火焰,而里面则隐约间显露出一个人影来。

  那人影不是别人,赫然是秦以以。

  只不过火焰里的秦以以不再穿着一身破皮袄子,而是如战神般威风凛凛的站着,手中还握着一柄长刀。

  大长老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屋中墙壁上悬挂那柄长刀,与火焰里展露出来的一般无二:“完了,神明让我送刀!我的刀!”

  下一刻,火焰里的画面一变,女孩的身上开始有图腾纹路出现。

  大长老愣了一下:“外来的神子!”

  他愕然看向对面的秦以以,而女孩身上已经有黑色神秘的图腾,在不断的蔓延着。

  她背后,骤然有法相张开,一头艳丽的朱雀拖着长长的尾翼朝天上飞去,一声清脆的鸣叫响彻山谷平原。

  可是,那火焰里的光影还没结束,那火中少女身边,竟又出现了一个少年,静静的站在那里凝望着大长老。

  火光摇曳,大长老愣了片刻:“这谁啊?以前火塘里也没出现过两个人啊,不会是神明本人吧?”

  带队长老央措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啊这!”

  ……

  ……

  回归倒计时归零。

  世界陷入黑暗,又重新亮起。

  庆尘还在表世界渑城的酒店里,他身旁不远处,江雪也还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臂落下。

  “江雪阿姨,这七天还好吗?”庆尘笑着打招呼。

  明明大家都还在这个屋子里待着,却已经七天没见过面了。

  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江雪笑道:“我这次穿越后,装载机械肢体的手艺又进步了,可以独立完成一些四肢的装载技术。”

  庆尘好奇道:“里世界到底是用什么将机械肢体与肉体连接在一起的?”

  江雪回答道:“仿生纳米机器人,这才是机械肢体最关键的部分,小家伙们依靠人体生物能存活,连接着机械肢体与人体。”

  “原来如此,”庆尘点点头:“江雪阿姨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可能等天亮就回洛城。”

  “好。”

  庆尘转身来到隔壁,南庚辰也回归了,正盯着表世界的李东泽。

  李东泽看着庆尘短时间内出去又回来,有些好奇道:“你们是不是刚刚回归,我在网上看到过,说你们时间行者有双倍的时间……有件事情我能不能跟你们商量一下。”

  庆尘看了他一眼:“你说。”

  “是这样的,”李东泽斟酌了一下语气说道:“里世界的李东泽,地位是不是很高?高到大家需要争夺我的地步。”

  “你倒是还不傻,窝在酒店的四天里,终于想明白了?”庆尘问道:“所以,你之前几天一次次逃走,其实是想主动去洛城,穿越成为里世界的李东泽吧?”

  表世界李东泽说道:“这样,咱们做一笔交易,你们把我送去洛城,到时候我穿越成为李东泽,可以给你们高额的报酬。如果我还是一个高手的话,还可以给予你们一些保护。”

  庆尘叹息,这货在安全之后,果然还是躲不过成为时间行者大佬的诱惑。

  之前对方是被迫顶替李东泽,而现在已经是主动想要顶替李东泽了。

  不过他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部分人面对这种诱惑,都会忍不住动心,这是人之常情。

  换做是庆尘自己,就能保证不动心吗?

  庆尘对门外跟来的江雪说道:“给他转账10万,作为……以后延续后代的补偿费用。”

  所谓延续后代,就是冻精的医疗费用。

  然后庆尘对表世界李东泽说道:“给你三十分钟的时间,自己解决一下,算是给自己留点希望。”

  然而就在此时,李东泽听了这话立马跑到窗户边上,拉开窗户便要跳下去。

  “算了,抱歉,”庆尘叹息着把对方给拎回来,他直接将李东泽按在了床上,然后一把将手里的FDE-005号基因药剂扎在了他的屁股上。

  “嗷!”表世界李东泽叫了一声。

  然后便开始漫长的疼痛期。

  庆尘将对方手脚捆缚住,又在表世界李东泽嘴里塞上了毛巾,任由对方度过这漫长的‘消化’基因的过程。

  其实,原本庆尘说天亮才回洛城,是因为他给表世界李东泽留一个冻精的机会,然后再打基因药剂。

  最后再留给对方一笔钱。

  但现在他觉得不用了,既然自己没法做个好人,那当一个坏人也无所谓。

  庆尘看了一眼南庚辰说道:“走吧,渑城距离洛城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连夜回家。”

  “这个人怎么办?”南庚辰好奇问道。

  “没事,我给昆仑发消息,让他们帮忙处理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庆尘说道。

  南庚辰撇撇嘴:“干嘛对这种人这么好,纯粹是浪费一针基因药剂啊。”

  庆尘看了南庚辰一眼:“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让自己问心无愧。”

  就像他教李恪的道理一样,骑士所做之事从来都不需要向外人交代什么,给乞丐钱,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内心得到宁静。

  不要总想着拯救世界这样的大事,遇到事情了就凭本心去做,不会有错。

  床上的李东泽,绝望的看着庆尘与南庚辰开门离去。

  高速公路上,坐在后排扣手机的南庚辰忽然说道:“尘哥,你看他们在何小小群里讨论李氏的事情呢。”

  庆尘打开手机,却见闯王说道:“要发生大事情了!各位注意!李氏突然将联邦集团军中的嫡系子弟调离工作岗位,就我所知,起码有8位子弟请了探亲假,由集团军派浮空艇送回18号城市。”

  “要发生什么了?”李四好奇道。

  “这还猜不到吗?”闯王不耐烦的解释:“李氏那位老爷子日子不多了,这些做孙子的肯定要回去治丧啊,参加葬礼,争夺家族权力!不光是我这么猜测,很多人都这么说呢!而且,神代与鹿岛控制的集团军部队,已经向南方开拔,以演习为名做出挑衅试探,联邦内战资料片要开始了!”

  群里所有人顿时一惊,他们等待已久的大事,终于要来了吗。

  那位老人的生死,牵动了太多人的神经。

  很多人都清楚,当他去世的那一天,整个联邦将掀起惊涛骇浪!

  庆尘看着群里的消息一阵无语,包括李束在内的这些嫡系子弟,分明是回来拜师的,哪是什么治丧、夺权啊……

  他没想到,自己收徒弟这件事情,竟然还能引起这么大的影响。

  要是以后历史资料里记载,本次内战起因是他收徒后触动了神代、鹿岛敏感的神经,然后导致大战迸发。

  那就有点搞笑了……

  ……

  提前写完提前更新。

  五千字章节,今日万字已更,还佛系人渣老板一更,这位老板的债已还完!

  求月票啊啊啊啊!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6059186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