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425、社死与反社死(修)

425、社死与反社死(修)


  网络上,有网友问,为什么好像全世界都有时间行者联合会的邀请函,自己却没有?

  其他网友评论:可能你不太重要吧。

  慢慢的大家也发现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到邀请的,一些表世界当打工仔、到了里世界继续踏踏实实当打工仔的人,就没有接到。

  而那些有名有姓,本身就非常活跃的时间行者,则基本上都接到了邀请。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活跃的时间行者没有接到邀请。

  有些是依靠自己时间行者身份红了之后,就开始卖假酒的,那货卖的酒,一瓶喝下去开车上路,交警都愣是查不出酒驾来。

  有些是红了之后,开始声称自己拿到里世界证券分析软件的,天天拉粉丝进群,做杀猪盘骗钱。

  还有些,则是干脆招摇撞骗。。

  什么人都有。

  所以,网民们也发现了这个规律,昆仑对于那些劣迹时间行者,是一个都没邀请。

  昆仑在国内的声誉,是郑远东他们一点一点用行动做出来的。

  就在其他时间行者组织都在与时间赛跑,生怕自己起步慢了的时候。

  昆仑却始终恪守着底线,绝不邀请心性不好的人加入,并始终强调纪律。

  于是,昆仑有没有邀请谁,成了这些网红时间行者们的官方认证。

  一时间那些骗子的评论全都炸了,这简直就是官方认证劣迹时间行者啊……

  也有骗子伪造短信,P图弄出个二维码,声称自己也接到了邀请。

  结果昆仑这边也是闲的,竟然还专门一个个辟谣,否认邀请了对方。

  当场打脸。

  昆仑在维护自己声誉这方面,确实是认真的。

  反正这次时间行者联合会邀请函,谁没有谁尴尬。

  倒是南庚辰感觉有点奇怪,他私下问庆尘:“尘哥,如果昆仑不邀请劣迹时间行者的话,那他们为什么要邀请你啊,这不是对其他时间行者不负责任吗。”

  毕竟,还有谁是人都没到,就开始惦记别人禁忌物的呢?

  庆尘面无表情的看向南庚辰,对方一脸认真的模样,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你修行到什么程度了?”庆尘问道。

  “尘哥,我现在已经晋升D级有一段时间了,可能下次穿越就能C级,”南庚辰一脸无辜的说道。

  庆尘愣住了:“……”

  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对这货的修行进度说什么了,另外,准提法……还真是个邪门的修行之法啊。

  南庚辰说道:“要不是小彤雲老跟着,我说不定已经C级了。后来我答应帮她写作业,她才同意不当电灯泡。”

  庆尘无语的看了南庚辰一眼:“谁让你帮小彤雲写作业的,她的作业要自己做。”

  南庚辰痛心疾首的说道:“我也不想啊,她非让我写的,不然就24小时跟依诺待在一起。之前我说让小彤雲留在18号城市的时候,她就非常不对劲,非要跟着我们俩去7号城市,一开始我还想不明白是为啥。后来我感觉,她跟着我和依诺去7号城市,就是算计好了想让我帮她写作业的。”

  一旁的小彤雲不乐意了:“那你也没做对啊!”

  庆尘:“……”

  小彤雲算计南庚辰这种事情,还真像是小姑娘能干出来的。

  但高中生做小学作业还做错,那可真是太秀了……

  这时,胡小牛突然来卧室找到庆尘:“老板,我可能要离开了。不是离开白昼,而是离开洛城。”

  庆尘笑了,似乎早就有预料:“你准备去哪?”

  胡小牛犹豫了一下说道:“生死关的每一项都太难了,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如果不经历长时间的训练,恐怕很难完成。而我要完成八项。所以,我打算回到海城,请全世界最好的极限运动教练,对我进行培训,我得与时间赛跑,每分每秒都不能懈怠。”

  其实,最好的教练是庆尘,因为他是真正走过骑士之路的人。

  但是胡小牛又很清楚,庆尘没这个时间。

  而且,骑士组织本就是分散在各地的,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路,修行之时很少同行,享受孤独。

  所以,他不能继续在洛城待着了,这里的一切资源都远逊于海城,而且他还要去世界各地一步步的挑战极限。

  这段时间,胡小牛眼看着身边的同伴们一个个晋升,南庚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晋升C级,连张天真都已经D级,小彤雲这个修行天才,甚至靠一己之力逼近了南庚辰的修行速度。

  胡小牛看在眼里,怎么可能不着急?

  他听说,李恪都已经离开了18号城市,踏上了远行之路。

  所有人都在进步,只有他还在停滞着。

  他必须往前走了。

  胡小牛低声说道:“这里很温暖。以前在家里,我的亲人们都很和睦,但是在这里有另一种感觉,大家嬉戏打闹,一起玩游戏,一起吃饭,一起战斗,这里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家了。可是,我总要走出去的,不能留恋这里的美好。老板你也说过,这是一条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一条。”

  庆尘笑道:“不用妄自菲薄,能走上这条路的人,本身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你拥有最强大的意志力,和最坚定的信念。”

  不是胡小牛平庸。

  能够徒手爬上青山绝壁的人,又怎么可能平庸?

  只不过,是胡小牛身边的人太优秀罢了。

  庆尘始终相信,这位同学早晚有一天可以完成八项挑战,打开自己身体里的那一道道基因锁。

  庆尘笑道:“让张天真跟你一起回去吧。”

  “啊?”胡小牛愣了一下:“他还要在这里帮你啊。”

  “不用的,”庆尘摇摇头:“你需要一个护道者。现在通讯如此方便,有什么事情彼此在群里说一声就行了,洛城去海城坐飞机也就1个半小时,坐高铁也就5个半小时。想见面的话,大家什么时候都能见。你和张天真在里世界还得跟着恒社,在一起也好彼此照应着。”

  “嗯,”胡小牛点点头。

  提到离别,所有人都会有些伤感。

  江雪为了给胡小牛与张天真送别,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小彤雲则把自己最喜欢的小兔子钥匙扣和小企鹅钥匙扣,分别送给了他们俩。

  刘德柱看着胡小牛说道:“有什么事了,给老板打个电话,咱白昼的人立马就能杀过去。”

  江雪红着眼眶:“休息的时候常回来玩啊。”

  南庚辰:“江雪阿姨,你今天做的鱼真好吃啊。”

  ……

  ……

  庆尘只是在洛城短暂停留后,便又离开了。

  白昼成员分成三组,一组是南庚辰、刘德柱,一组是罗万涯和他的家人们,最后一组则是庆尘自己。

  前两组是开车前往郑城的,庆尘则是独自一人乘坐高铁。

  这一次时间行者联合会,怕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要冒出来了,庆尘觉得,自己还是行走于暗处更好,这样才能避免白昼陷入被动。

  洛城到郑城的高铁只需要半个小时,庆尘检票进站后便去了厕所,待到他再出现时,已经换成了庆原的模样。

  此时,影子之争的候选者里,庆尘已经大概了解庆诗、庆闻、庆无、庆一、庆幸了,然而唯独这个庆原一直都没有出现过,甚至都没有去情报三处报道。

  这种感觉很不好,庆尘打算亲自找一找与对方有关的线索。

  所以,这也是他此行前往郑城的目的。

  对方躲着无所谓。

  庆尘换上对方的面孔,如果有人见过庆原,那就很可能主动跟他搭茬。

  庆尘现在,要找一个表世界认识庆原的人出来。

  对于他来说,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线头,就能抽丝剥茧了。

  坐上高铁之后,庆尘拿起手机刷新闻。

  结果正刷着呢,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学长,咱们是25C、25B、25A,往中间走。”

  庆尘不用回头都知道,这是团子……

  那么与团子同行,应该就是孙楚辞等人了。

  庆尘乐了,这世界还真小,或许他与这些人确实有缘分?不过,这些人来洛城干什么?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座位,26C,刚好就在对方的座位对面……

  此时,孙楚辞等人背着书包过来坐下。

  团子一边放行李一边说道:“学长,咱们这次来洛城也没见到庆尘,就这么回去了吗?”

  孙楚辞笑道:“人家是白昼的大人物,哪有空搭理我们,既然回了表世界就别去打扰人家的生活了。有些时间行者把里世界、表世界分的很清楚,一般回到表世界后就会专心享受生活。”

  庆尘愣了一下,对方竟然一坐下就开始讨论自己。

  这就是传说中的当面在背后议论吗。

  团子他们说话的声音挺小的,但庆尘这听力,你就是把声带忘家里,他也能听到你说的什么。

  “好吧,”团子叹息道:“反正距离穿越也没多少天了,说不定在里世界也能看到他。别说哎,我感觉表世界的好多明星都没他好看,如果能每天看他几眼还挺养眼的呢。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抱到他大腿啊,就为了这个颜值,也得抱他大腿啊。”

  孙楚辞无奈的笑了笑:“你之前也不是花痴啊。”

  “那不是没有见到庆尘吗,”团子大大咧咧说道。

  团子不算好看,算是一位颜值相对平庸的女孩。

  很瘦,皮肤也黑黑的,性格很像一个男孩,所以才愿意跟孙楚辞他们一起跑荒野上,穿衣服也很像假小子。

  团子想了想解释道:“其实我也不是看重颜值啦,主要是每次回想起他在荒野上救咱们的那一幕,就感觉非常刺激,那是电影里才会有的画面啊。”

  一旁,一位同行的男生,压低了声音惊叹道:“还有他离开烧烤店的那一幕,哇,一群人簇拥着他离开,我感觉就像是在看李政宰演的《新世界》!下属帅气的推门而出,两排黑西装小弟给那些闲杂人等震慑的不敢说话,太震撼了!”

  庆尘安静的坐在位置上,表情有些微妙。

  当面听着别人的“背后议论”,似乎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

  有被爽到。

  这时,团子兴致冲冲的说道:“对了!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是时间行者吧。哈哈,下次我们再见到他,就故意问他是不是时间行者,看看他会怎么撒谎?感觉很有意思。”

  庆尘:呵呵,现在知道了。

  他打量着团子,心说这货还有这种小心思呢,竟然想看他庆尘的社死现场……

  庆尘看着小声交谈的孙楚辞等人笑着说道:“你们是时间行者吗?”

  “啊?”团子惊了一下。

  孙楚辞也愣住了,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不是。”

  他觉得,自己等人说话那么小声,车上有这么吵,对方应该没有听到才对。

  这该不会是在诈他们吧?

  庆尘笑着说道:“真的不是时间行者吗,我还以为是一起去参加时间行者联合会的同伴呢。”

  孙楚辞他们面面相觑,对面这个年轻人,竟然主动坦白了自己的时间行者身份!

  这样一来,他们也不装了。

  孙楚辞好奇道:“你是洛城本地的时间行者吗?”

  “是啊,”庆尘笑着说道。

  团子来了兴趣:“那你认不认识白昼的人啊?”

  庆尘笑着说道:“听说过,但不是很熟,他们很神秘的,很少在外界留下什么信息。”

  “奥,”团子有些失望。

  庆尘笑着问道:“怎么,你们认识白昼的人吗?白昼可不是谁都能认识的。”

  团子不服气道:“我们认识啊,我们跟白昼的庆尘可熟了!”

  她还想往下说,结果被孙楚辞踩了一下脚背。

  庆尘笑意更浓:“那你们应该也算是大人物吧,要不要换个联系方式,以后我在洛城出什么事情了,可以联系你们。”

  团子犹豫了一下:“我们不在洛城,我们是郑城的时间行者,本来是要来洛城玩的,结果因为那个时间行者联合会,提前回郑城了。我们只看了龙门石窟和古墓博物馆,都还没机会去白马寺呢,听说白马寺跟其他的寺庙不一样,如果你买不起门票,只需要跟检票的和尚说一下自己的困难就不用你买票也能进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庆尘点点头:“白马寺相对大多数寺庙而言,更纯粹一些。”

  孙楚辞忽然问道:“你是洛城哪个学校的学生吗?”

  庆尘解释道:“我是洛城外国语学校的,跟白昼好几个成员算是校友了。”

  孙楚辞问道:“教学楼旁边的那个厕所是什么颜色的。”

  庆尘笑了:“公共厕所可不在教学楼旁边,离的十万八千里远,同学们可没少吐槽学校的设计。”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5951210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