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465、生路(修)

465、生路(修)


  庆尘静静的靠着石壁。

  将自己的听力发挥到了极致,并在心中不断的计算着什么。

  怎么办?

  这一次,似乎连庆尘都没有什么解围的好办法了。

  其实庆一和庆立低估了狼群的数量,他们判断狼群有一百多头,但庆尘的判断……是四百多头。

  李玉暴起发难时,庆立和孙楚辞为了阻挡狼群,那一通火力压制消耗了不少弹药。

  这山坳里剩下的弹药,就算枪枪命中,也只是刚刚能把狼群团灭掉。

  但外面的威胁可不止是狼群,还有操控狼群与李玉的人。。

  这可能是一个有计划、有目标的组织。

  庆尘现在有三个判断。

  首先,执行计划的人应该不是庆原,对方制造傀儡没那么快、没那么容易,不然在郑城的时候,对方完全可以有更多手段。

  其次,李玉成为活死人之后来到山坳,却依旧很精准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说明……

  将他制作成活死人的人,起码是营地里知道他与经纪人矛盾的人。

  最后,以行为逻辑来看,李玉是一个普通人,他就算从背后偷袭,当值的难民总共9人,他不可能全部杀死。

  即便偷袭孙楚辞成功,也最多是制造一个试探的机会。

  庆尘觉得,如果他是操控李玉的人,并能在外面获得李玉的视角。

  那么留李玉在山坳里观察情况,远比送死有用的多。

  留着李玉,对方可以知道山坳里有没有内讧,还有没有食物,还有没有弹药,这不比送死有用?

  但是庆尘反过来想,自己一定就比对方聪明吗?自己能想到的,或许对方也能想到。

  那么是什么让对方觉得,李玉这个内应视角并不重要?

  除非,那个将李玉做成活死人的人就在山坳里。

  庆尘思索着。

  这个人一定亲眼目睹了经纪人谋杀李玉的过程,那么线索就锁定在当时李玉身边的那群人身上。

  庆尘不动声色的观望着所有人,他暂时还无法判断到底谁是那个人,也可能是他判断错了。

  山坳里的篝火,在清晨时熄灭了。

  木柴已经烧完,大家却无法走出山坳寻找新的燃料,狼群并未走远。

  没有食物,有人饿的眼冒金星,但只能看着庆一等人吃饭。

  清晨时李玉杀人的变故,让所有人惊魂未定。

  “好热!”一名剧组的工作人员站起身来,竟是在这天寒地冻的温度里,将自己身上的冲锋衣给脱掉了。

  这一幕给其他人看懵了。

  却见那人迷迷糊糊之中将衣服脱的只剩下内衣,然后歪倒在地上死去。

  有人凑过去一看,对方死亡后竟然保持着奇怪的微笑神情,格外渗人。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在笑?”

  先是李玉这个活死人杀人事件。

  如今又有人突然喊热,然后微笑死去。

  一时间山坳里所有人都惊恐起来,他们看向山口外,总觉得那里有着神秘且未知的恐怖。

  然而庆立、庆尘他们知道,这就是冻死前的征兆。

  人在冻死之前,中枢神经系统被抑制,会发出错误的“反常热感觉”,导致冻死者不觉得冷,反而很热。

  很快,人便会在朦胧的温暖感中死去。

  这也是很多人冻死者会在死后,脸上保持着奇怪微笑的原因。

  庆立冷声道:“这是冻死的正常现象,不要一惊一乍的,你们冻死也大概率是这个样子。”

  他这么一说,大家反而更慌了。

  庆尘靠着石壁坐着,他也饿,但是没什么办法。

  他看向对面,却见闫春米正窝在角落里,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偷偷往嘴里塞着,然后又低下头不让别人看见自己咀嚼的动作……

  山坳里,还是有人偷偷带着一些食物的。

  只不过,这才第一天,真正的危机并未到来。

  当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将被困死在这里的时候,恐怕山坳里的秩序便不会再存在了。

  就连庆一的随从,也未必会继续忠诚。

  第二天。

  冻死了11人。

  他们的衣服被人扒走,几名强壮的男性把自己穿的里外三层,终于暖和了一些。

  庆一不屑于做扒人衣服的事情,倒也不管。

  只要这些人别招惹到他,爱干嘛干嘛。

  在此期间,庆尘发现庆一竟是一直都在闭目修行,连觉都不睡了。

  当山坳里有篝火的时候,大家虽然离得很远,但看一眼篝火,起码心里有点念想。

  而现在,那点念想都没了。

  山口外的狼群还在守着,丝毫没有离去的迹象。

  难民中,除了庆一以外,只剩下极少数人还藏有食物。

  这天半夜,有人在睡梦中被捂死了,不知是谁抢走了此人怀里藏了好几天的饼干。

  山坳里的秩序在一点一点崩坏。

  一开始有人还只是试探,但后来他们发现庆一、庆立也不管之后,便有些放肆了。

  有人扒走死人的衣服待价而沽,甚至还专门找了剧组里的女配角,问对方愿不愿意交换这些保暖的衣物。

  庆尘开始虚弱起来,走路时都有些走不稳的样子。

  众人也不知他是饿的还是病了。

  半夜时有人悄悄摸到他身边,想要趁他迷糊的时候,将他身上的衣服扒走,却被刘利群及时发现,并带着场工给对方撵走了。

  第三天。

  又死了21人。

  庆尘更加虚弱了,刘利群今天也带着场工去抢衣服了,不过他们抢回来之后,竟是先给庆尘裹在了身上。

  而庆尘……依旧在装病,同时冷静的观察着山坳里所有人的反应。

  他希望可以揪出山坳里可能存在的内应,这样才能在杀出去时没人从背后捅刀子。

  可是,也不知是庆尘判断错了,还是对方的演技太好。

  庆尘始终没能找到线索。

  今天,连庆一那边的食物都有点不够了。

  按照庆立的估算,他们最多再撑一天时间。

  庆立小声对庆一说道:“少爷,我们得突围了,对方想杀我们的话其实未必要真的打进来,只需要在外面一直围困着,再过两天我们自己就会死掉。所以必须突围,只有这一条活路。”

  庆一点点头:“再等等,再等两天我就有机会突破C级,到时候我活下来的概率会更大一些。”

  庆立眼睛一亮:“少爷您要突破C级了?这么快吗?”

  庆一说道:“在湖畔的时候,先生给我灌顶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努力消化他给我灌注的真气。”

  如今庆尘的骑士真气已经从云雾变成溪流。

  对于他自身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庆一这样接受灌顶的人可就有点麻烦了,那‘溪流’从神台灌注进身体后,根本没法立刻转化成自己的实力,而是需要不停的修行气脉,才能一点一点的吸收。

  这两天里,庆一别的事情一点没做,全在心无旁骛的修行。

  他没有放弃过生的希望,只想尽快到达C级,可以活着离开。

  护道者有些羡慕,他是基因战士,庆一的父亲许诺过,如果庆一能够顺利通过影子之争第三轮,就给他下一支基因药剂。

  到时候晋升B级高手,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庆尘听到两人的谈话时还挺欣慰的,原本他还担心庆一面临逆境时会气馁,现在却发现并没有。

  只不过,庆一如果打算明天天亮就突围的话,留给自己抓内应的时间就不多了。

  山坳里已经病倒了一大片人。

  这里的秩序,已经逐渐走向崩坏了。

  此时,庆一等人依旧没人敢冒犯,孙楚辞七人小团体占据了一个角落轮流守夜,因为有武器的关系,也没人敢惹。

  场工这边多亏刘利群镇得住,也非常团结。

  其余的人,斗殴、争夺衣物是常有的事。

  倒是闫春米这位鹞隼有点倒霉,睡一晚上能有三四个人朝她那边摸过去。

  还有不少人对她虎视眈眈着。

  庆尘知道,今天死的21人里,起码有4个都是死在闫春米手里的……

  这时,一名剧组的男配拎着一件厚重的冲锋衣来到宋袅袅这边,说道:“宋袅袅,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当我女朋友,这件衣服就送给你。”

  庆一愣了一下,然后看向庆立。

  男配,卒。

  庆一嘀咕了一声:“连先生的……都敢惦记?活腻了啊。”

  他看向庆立:“把食物给咱们的人都发出去,还有孙楚辞他们。跟他们说清楚,等会儿天亮的时候我们就准备突围了,他们能跟上就跟,跟不上我们也没办法了。我还是没能突破C级,但不能再等了。”

  庆立低声问道:“宋袅袅那边怎么办,我看她和她的经纪人应该是跟不上我们的。”

  庆一想了想说道:“先保证自己活着再说。”

  然而就在此时,庆立突然出手,一手刀砍在了庆一脖颈上。

  行家出手,当即便让庆一晕了过去。

  庆尘皱起眉头。

  只是,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庆立已经对庆一的另外几名随从低声说道:“把少爷的衣服换下来,我换上他的衣服,你们一半留在这里保护他,一半人跟我出去引开狼群。一旦狼群被我们引走,你们就从另一个方向背着少爷离开,听懂了吗?”

  随从们面面相觑,艰难道:“听懂了。”

  庆尘愣住了,这庆立竟是觉得他们根本不可能杀出重围,所以打算用自己这条命给庆一换条生路。


  (https://www.biqudu.com/137_137176/5917659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